<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58章 希望能够跟你合作
    莱昂纳多在《泰坦尼克号》之后,经历了一段低潮期,今年凭借《猫鼠游戏》和《纽约黑帮》重新回春。对莱昂纳多来说,最重要的是跟斯科塞斯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接下来他会拍斯科塞斯的新片《飞行家》。

    斯科塞斯号称电影社会学家,他给莱昂纳多的印象比较严肃,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气场,但此刻他却看到斯科塞斯跟一老一少两个亚洲人交谈甚欢,笑得像个孩子般开心。他没想到斯科塞斯还有这样的一面,觉得好奇,忍不住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斯科塞斯看到莱昂纳多哈哈笑了起来,为张然和山田洋次做起了介绍:“我想这位你们应该不陌生吧?莱昂纳多!”然后又向莱昂纳多介绍道:“这位日本导演山田洋次,这位是中国导演张然!”

    山田洋次笑着冲莱昂纳多点点头,张然则将手伸到了莱昂纳多面前:“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迪卡普里奥先生。”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莱昂纳多微笑着和张然握了握手。现在的莱昂纳多还很年轻,笑容阳光迷人,实在太帅了,难怪不受奥斯卡评委待见。

    寒暄之后,四个人坐了下来。斯科塞斯看着张然,道:“张,继续讲你的故事吧!真是非常有趣,没想到你也打算拍飞行家的故事,我真想听听中国的飞行家跟美国的飞行家有什么不同。”

    莱昂纳多诧异的看了张然一眼,心里有些同情,斯科塞斯是殿堂级的导演,美国现在还活着的导演中除了科波拉,地位最高的就是他了。张然的题材竟然跟斯科塞斯撞到了一起,那无疑是玻璃和钻石的区别,只怕信心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我的故事虽然也叫《飞行家》,但和斯科塞斯先生的《飞行家》完全不同,故事是这样的……”张然没有废话,直接就切入了主题。把他脑海之中的故事缓缓讲了出来。

    莱昂纳多原本是带着同情在听,但随着张然充满激情的讲诉,他被带进了故事中。他没有到过中国,对中国也不太了解。但他依然被故事打动了。那是希望,那是梦想,那个一个男人抛弃一切,用生命将梦想点亮的故事。

    张然讲得激情澎湃,越说越开心。到后来甚至是手舞足蹈,简直不是在讲诉,而像是在表演。

    等张然把故事描述完毕,半个小时过去了,但莱昂安多丝毫没有觉得时间的流逝。在这个期间,他连香槟都没有碰一下,只是静静的听着,完全沉浸在了故事中。

    此刻,莱昂纳多忍不住道:“真是一个好故事,非常有感染力。可惜故事发生在中国,不然我可以出演!”

    斯科塞斯看着张然,有些诧异:“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故事,你为什么不直接拍这个故事呢?”

    张然苦笑地摇头:“当你心中有一个特别想表达的故事,那个故事凝结着你的心血、认识、思想等等,你肯定不会轻易动手,而是希望把各方面都做到完美,对我来说这个故事就是这样!现在我还没有能力把想要的东西完全展现出来,所以只能把这个故事放一放!”

    山田洋次赞许地点头:“你是对的,虽然电影是个遗憾的艺术。但要拍的话就一定要拍好,否则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他拍《黄昏清兵卫》花了十多年的功夫才完成电影的构思和各种准备工作,从故事内容到背景考证,从人物设置到场景布置……因为镜头里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摆设都要原汁原味的。这简直是在研究历史,而且还要把历史活生生地呈现出来。

    斯科塞斯也点头道:“如果无法表达,那把剧本放一放是对的。对导演来说阅历很重要,当你有了足够的阅历再拿出来,一切就会变得容易了。”

    张然看着两位大师,微笑着道:“今天机会难得。能够遇到两位大师,希望能够你们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启发!”

    作为导演不应该是封闭的,交流非常重要。斯科塞斯一直认为在电影的世界中他己是个学生,坚持从老片中汲取营养;山田洋次在拍《黄昏清兵卫》前专门向黑泽明请教过,进行过大量的讨论。他们两个微笑着点头:“当然可以,先谈谈你的想法吧!”

    张然没有胆怯,挺直了腰板,自信而沉着地开口道:“电影的构图我是这样想的,把宽银幕电影宽的部分截掉,让电影的画面变成正方形。采用正方形构图画面会比较挤,以此来表演现实和生活对人物的挤压。等到电影的最后,当主角驾驶着飞机向天空飞去的时候,电影的画面就像卷轴一样,慢慢向两边展开,以此来表演冲破束缚,获得心灵的自由。电影的构图我想好了,但色彩、光线、影调等方面始终没能找到自己满意的表现方法!”

    斯科塞斯和山田洋次对视一眼,采用正方形构图倒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把画面像卷轴一样向两边展开,真的是神来之笔,充满了想象力。莱昂纳多则吃惊的看着张然,原来电影的镜头还可以这样用啊!

    张然继续道:“因为我希望通过这个剧本,将现实的冷酷与人物梦想的冲突展现出来,深入挖掘故事所蕴含的深意……”

    在张然讲诉自己的想法时,斯科塞斯和山田洋次不时的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他们两个虽然都是黑泽明的粉丝,但文化背景、电影风格差别很大,都有自己的艺术理念。斯科塞斯就像他的电影那样直接,语速很快,说话像打机关枪。有不同看法的时候,跟张然互不相让,简直像在吵架。而山田洋次说话比较委婉,提看法是旁敲侧击。

    斯科塞斯和山田洋次是旁观者,以张然不同的角度在看这个故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不少建议和看法让张然豁然开朗,灵感就此产生。

    这是一场头脑的风暴,更是一次灵感的碰撞,产生了无数的火花!

    在酒会时间里,章紫怡认识了不少知名的导演与演员。其中一些导演提出有机会合作的建议。虽然不知道是出于客套,还是真的有此想法,但这也足以让她觉得兴奋。

    打进好莱坞,成为国际巨星。是她最大的目标,她觉得自己来参加酒会的目的基本达成了。

    当酒会即将结束的时候,章紫怡走了过来。她是跟张然一起来的,肯定得跟张然一起走。古堡在城郊,她也没办法去拦出租车。

    这时。张然站了起来。跟两位前辈大师交流了一晚上,他收获相当大,由衷地道:“斯科塞斯先生,山田先生,谢谢!”

    斯科塞斯却摇了摇头:“我已经老了,现在拍电影已经没有从前的创造力,不过跟你这样的年轻人交流也给我很多启发,带给我很很多新鲜的东西!你的故事很棒,你也非常出色!等到你的《飞行家》首映,我一定会走进电影院。如果你的电影在美国首映。我一定会到现场来。”

    张然感觉到斯科塞斯言语中有一点失落,他知道导演一旦过了六十岁往往就开始衰退,作品也开始变得匠气。即使是斯科塞斯这样的大师也是如此,虽然他这两年的作品依然保持着很高的水准,但明显不如巅峰时期的作品那么让人惊艳了。

    山田洋次微笑道:“非常期待这部电影面世的那一天!”

    张然信心十足地道:“我也期待着那一天,如果可能,我会邀请你们参加首映的!”

    在张然他们交流的过程中,莱昂纳多一直安静的听着,其间有好几个美女过来找他搭讪,他都笑着拒绝了。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听着。张然他们三个谈论电影的那种状态,让他想起了小时候见过的那些地下艺术家,疯狂而又充满激情。他就像小时候那样,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目光里满是敬意!

    莱昂纳多是在洛杉矶的地下艺术世界中长大的,甚至连他的名字莱昂纳多都是源自于莱昂纳多-达-芬奇,因此,他对着艺术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他没有看过张然的电影,但通过张然和斯科塞斯他们的交流,他觉得这是一个艺术家。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魔力。告别在即,他真诚地道:“张,希望有机会跟你合作。我是说真的,我知道因为《泰坦尼克号》让很多人认为我是个很商业的演员,但我真正喜欢的是艺术电影!”

    章紫怡吃了一惊,她听人说过莱昂纳多非常挑剧本,拒绝过《永远的蝙蝠侠》、《星球大战前传》在内的众多的电影。现在他竟然主动表示愿意跟张然合作,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张然有点惊讶,莱昂纳多在这里坐了两三个小时,根本就没说几句话,他万万没想到莱昂纳多会主动提出跟自己合作。

    莱昂纳多见张然看着自己不说话,又道:“你是一个非常有才华、有想法的导演,如果能够与你一起工作,那将是一段很美妙的经历。”莱昂纳多的话可不是简单说说的,他也不是随意想想的,他是真的很欣赏张然!

    章紫怡再一次吃惊了,她没想到莱昂纳多竟然又提了一次。如果第一次可能是出于礼貌,那接连说两次就不可能是出于礼貌了,他是真的很欣赏张然,真的想跟张然合作。像莱昂纳多这么挑剔的人,居然在短短时间内就被张然征服,这怎么能不让她惊骇?

    张然知道这两年莱昂纳多一直在挣扎,不肯沉到商业的大河里。伍迪-艾伦的《名人百态》里的配角他演,《唐的梅子餐厅》这种新导演的片子也演,只要他觉得足够艺术。难道他认为我是艺术片导演吗?

    如果有机会和莱昂纳多这样的明星合作,张然自然不会拒绝,微笑道:“我喜欢你在《不一样的天空》中的表演,对于演员来说,最难的事情之一就是演那些有精神问题的角色。经常能在里面看到表演的痕迹,无论他们表现得多好。但是在这部电影中,我没有看到表演的痕迹。你并没有去表演这个角色,只是允许这个角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然后再去适应这个人。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跟你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