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49章 你可得对我负责
    国产电影的节奏向来比较慢,像爆裂鼓手这种快节奏,充满对抗,让人觉得爽,觉得燃的电影大家还是第一次在影院里看到。因此,映礼结束之后,观众们一边往走,一边热烈的讨论着。

    “冯远怔演得太好了,太狠了。不过我觉得他在酒吧里的话特别有道理,‘不错’这个次太害人了!就像广告里说的那样,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对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想成功,又不想努力那是不可能的。这片子太精彩了,看得我热血沸腾,真的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现在脑袋里都是鼓声,心里还是很激动,电影最后拿几分钟的时候,血管都像要爆了一样!太牛逼了,从来没看过这么牛逼的国产电影!”

    整部电影虽然剧情比较简单,但留白比较多,而且电影采取的是半开放式结局,可讨论的东西很多。一些资深影迷就讨论起电影的细节,甚至电影的内涵来。

    “其实从电影的前半部来看,乐队的鼓手是有替补的。故事最后,老师明显是想整他,这点毫无疑问,不过当男主角离开后,明显还有另一个曲子要演奏,这个时候,老师的目的已经达到,理应开始真正的演奏,但这个时候没有替补鼓手,道理上是说不通。我觉得老师应该是故意激周旭的潜力没有安排替补,不然逻辑说不通!”

    “有道理,我就觉得奇怪,原来乐队都是有替补的,这怎么没替补,完全就是为了激周旭的潜力嘛!”

    “不对,老师明星就是要毁掉学生的。他们表演的时候老师就说了,他在演出之前告诉每个组员,观众席下有很多音乐公司的人,表演得好。从此飞黄腾达,搞砸了,那么就可以转行了。老师明显是真想毁掉男主角,只不过在过程中真的使男主越了极限。这完全是意外!”

    “这句话有可能是老师为了激周旭的潜力说的,电影的最后陈为和周旭两个人最后都笑了,明显是周旭理解了老师的苦心嘛!”

    而这时,张然坐在张婧初的车上,车厢里飘着许巍略带苍凉的歌声。今天是张婧初的生日。她希望能够张然单独呆着,没有坐公司的保姆车,也没有带助理,自己开着车来的。

    虽然离收到祝福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但张婧初心里还是有些激动,当然更多的是甜蜜。她看着张然,眼睛里透着笑意:“刚开始,我还以为你真忘了呢!没想到是骗我的,真的太开心了。这是我长这么大收生日礼物!”

    张然呵呵笑道:“其实那是我和大家一起为了你搞的庆祝,真正的礼物还没有给你!”

    张婧初眼睛亮了:“真的假的?是什么?”

    “就是我!”张然噘着嘴道。“来快签收吧!”

    张婧初笑了一下,猛的抱住了张然,接着她的嘴唇重重得吻在了张然的唇上。双人的嘴唇摩擦在一起,仿佛有电流在唇间流动。

    张然环抱住那靠过来的身躯,几乎要把那对柔软整个地融入到自己的怀抱中,用力地吻着。双唇贴合在一起,舌尖纠缠,两人的体温火攀升,释放出无尽的热情。

    吻了有三四分钟,双唇分开。张然仍是意犹未尽,内心更是蠢蠢欲动,甚至有点兽血沸腾,就道:“我今天去你那儿吧!”张然的房间太乱。用他自己的话说,充满了后现代的碎片风格,不好意思带张婧初去。

    张婧初听到这话,心跳有些加。不过还是点点头,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恩”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张婧初租住的小区停下。从车上下来。张然环头四顾,问道:“附近哪儿有药店?”他真的是临时起意,一点准备都没有。

    张婧初听到这话,关心地问:“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张然笑道:“舒服啊,一会儿更舒服,不过不能只顾舒服不顾后果吧!”

    张婧初愣了两秒钟才明白张然在说什么,脸就红了,轻轻地啐了一口。不过张然的话很有道理,不能不顾后果啊!

    两人出了小区,顺着街道往前走。时间快十一点了,药店都已经关门。好在小区附近有成人用品店,张然就走了进去。

    张婧初不好意思进去,站在店外向里面张望。

    张然进店就看到了摆着套套的柜台,扫了一眼包装盒,指着一盒套套,道:“这个来一盒!”

    售货员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大叔,打量了张然一眼,取出一盒,放在柜台上,问道:“要药不?增强战斗力的。”

    大哥,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松下,我这体格明显是奔腾啊,用得着吗?张然翻了一下白眼,道:“我还年轻,用不着,就这个!”

    交了钱,张然把东西往口袋里一塞,转身出门。

    张婧初的房间布置得不错,风格比较简约,蓝白的色块把整个空间营造得格外温馨自然,梦幻的色彩带来无限遐想,非常自然,非常清新。毕竟张婧初在考进中戏前学过好几年的美术,基本的审美能力还是有的。

    不过张然哪有心思欣赏房间,急不可耐的捧起张婧初的脸,覆上她柔软的嘴唇,用力的吻起来。

    想到接下来要生的,张婧初心里跟小鹿一般,有些惊慌,不过更多的是蜂蜜般的甜蜜,热烈地应着。

    只是当然张然脱掉她的外衣,把手伸进衣服里的时候,她突然又紧张起来,捉住了他的手:“等一下,我想去洗澡!”

    “好,你去吧!”

    张婧初那着一套白衬衫走进浴室,她喜欢穿衬衫。很快,里面传出水声。

    张然站起身,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了摆在上面的素描本,慢慢翻开,里面是一张张人像,全是一个人,就是张然自己。最后一页。是一个在电脑前忙碌的背影,旁边写着,明天是我生日,不要忘了哦!

    卫生间的门很快打开。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氤氲的雾气之走来,仿佛天上的仙子踏云而来。

    男人最无法抵抗女人做的事就是是看着女友穿着宽宽大大的衬衫,不经意地散出刚睡醒般的慵懒姿态。当张婧初穿着宽大的白衬衫走进房间的时候,张然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张婧初长披在肩膀上,带着水珠。衣襟的缝隙处,隐约能看得到耸起的雪白肌肤。其实并不是需要脱到一丝不挂才是性感,也不是搔弄姿才是诱惑,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是最诱人的。

    张婧初看到了目光有些呆滞的张然,脸红得犹如桃花,她已经有些不敢看张然了,走到床边坐下来,轻声道:“看什么呀,你不去洗吗?”

    “洗,当然洗。洗更健康嘛!”张然说了一句,站起身走进了卫生间里。

    空气中,还残留着洗液的清香。热水淋下来,张然的神经都不由自主的舒缓下来。

    张然以极快的度洗完,穿着拖鞋到了房间。

    见张然走出来,张婧初瞄了一眼张然,很快收了目光,脸色烫,心脏几乎快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了。

    张然走到床边,捧起她的脸亲吻在一起。而张婧初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沉醉地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张然轻含着张婧初的耳垂,双手温柔而缓慢地在她身上划过,他的手指好像有电流似的。让她的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像被点燃。

    在张然的挑弄下,张婧初很快就抑制不住情绪。张然俯下身,正要施展,她突然带着粗气叫道:“张然!”

    “怎么了,不会是压你头了吧?”

    “不是,你的腿压住我手了。”

    “啊。不好意思。”

    “张然!”

    “我又压哪儿?”

    “不是,你忘记带那个了!”

    “哦,差点忘了!”

    “啊!”

    猛烈的冲击中,张婧初紧紧地抱住了张然,在他的肩头上狠狠咬了下去,撕裂的疼痛让她泪眼朦胧。还好张然有足够的经验,亲吻着她的唇瓣,揉捏她的背部,让她慢慢放松了下来,然后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撞击,逐渐攀上高峰,最后释放出无穷无尽的能量。

    第二天早上。

    张然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阳光透过窗帘照射了进来,明亮而温暖。他用手背挡住自己的双眼,感受到身边的动静,嘴角扬起了笑意。

    这时,张婧初正凝视着张然,迎上张然的目光,竟然有点慌乱。

    张然伸手轻抚她的脸颊,将几缕乱拨开,轻笑道:“我这个黄花大小伙落到你的手里了,以后你可得对我负责!”

    张婧初忍俊不禁,在张然的胸口砸了一拳:“赖皮,这该是你说的话吗?”

    张然伸手拦住张婧初的腰肢,一双在她身上作怪:“我不管,你要给我一个交待!”

    张婧初打了一下他的手,笑道:“别闹,快起来!”

    张然得意地道:“不起来,人生得意须尽欢,从此君王不早朝!”

    张婧初伸手掐了张然一把,笑着道:“幸亏你不是皇帝,不然肯定是个昏君!”

    两人搂着说了好一会儿话,张婧初开始穿衣服,张然就看着她,欣赏着她身体的曲线。窗户投射进来寸缕阳光之中,她的身体反射出迷人的光彩,让张然生出画一张美人起床图的冲动,口里吟道:“一双明月贴胸前,紫禁葡萄碧玉圆。夫婿调酥绮窗下,金茎几点露珠悬!”

    张婧初虽然不知道这诗具体是说什么的,但听上去色色的,知道是在调笑自己,飞快的将衣服穿了起来,将胸前的曲线遮掩了起来。

    张然不禁叹息了一声:“还没看够呢,一双明月就消失了,整个世界一片黑暗啊!”

    张婧初这下明白张然刚才念的是什么了,拿起在枕头在张然的身上打了两下,然后将地上的裤子捡了起来,弯腰套上。

    没有风景可看,张然遗憾地掀开被子,穿上裤子,下床起身。

    被子一掀开,张婧初就看到床单上痕迹,赶忙把被套和床单一起拆了下来,抱到卫生间开始清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