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36章 连续攻击
    “我是《夏天里的春天》导演兼编剧,我花了一年时间完成的剧本,其间得到了陈正宏的大力支持,这部戏本来已经在开始选角。¥f,但张然看中了这个项目,随后事情生变,他先是要让剧组用他的学生,然后提出要自己出任制片人,并要求重新招人写剧本,到后来干脆把我踢出了剧组……”

    导演刘毅在媒体人黄小鱼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控诉张然利用圈内的关系把自己踢出了项目,霸占了原本由自己编剧并执导的电视剧。

    其实换掉刘毅并不是张然的意思,张然只是让陈正宏找人修改剧本,而陈正宏让张然推荐,他就推荐了北电的薛晓露老师。薛晓露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编剧之一,后世她凭借自己执导的《北平遇上西雅图的》在圈内打响了名声。陈正宏跟薛晓露本来也熟,在聊剧本的过程中,他发现薛晓露对拍摄很多很好的想法,比刘毅要强,当即决定换人。

    事情发生的时候张然正在美国忙自己的电影,完全是躺枪。

    陈正宏站了出来,对刘毅的话进行反驳:“《夏天里的春天》编剧并不是刘毅,根本不存在花三年完成剧本这件事。换导演跟张然无关,是我的意思。我认为刘毅对偶像剧,对时尚的理解不足,他以前从来没有单独执导过,没有足够的能力执导这部戏……”

    不过刘毅马上进行了反驳:“我理解陈总为什么要这么说,张然是北电的,北电在影视圈影响太大。甚至连审片委员会都有他们的人,要是得罪了他们。电视剧就不要想过审……”

    李云聪和林慧茹这么说,现在刘毅也这么说。张然和北电完全成了众人口中的恶霸。大部分媒体都在了刘毅这边,对张然大肆评判,认为他是娱乐圈的毒瘤,不配作为老师。网络上网友也都站在了刘毅一边,矛头都集中在张然身上,大有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架势。有谁敢为张然说一句,立马会被打成“张然的狗”、“张然的狗腿子”。

    陈正宏面对这种情况完全无能为力,只能不停的在媒体上公关,让他们减少报道。并且组织人发帖为张然挽回名誉,可是效果甚微。

    陈正宏不是没见过通过舆论整人,去年军旗门赵微就让人整得痛不欲生。这回虽然声势不如军旗门,但针对张然的攻击却是一波接一波。他给张然打了个电话:“张然,这次的事都是我的责任,害你受了连累!我已经决定起诉刘毅,让他为自己言行付出代价!”刘毅这事自己才把张然牵连到了,他必须要有个态度。

    张然显得很淡定:“换导演是很正常的事,只不过被不有心人利用罢了。如果没有这件事。还会有其他事,本来就是冲我来的!”

    陈正宏没想到张然现在还能保持冷静,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要是需要我做什么,打个招呼就是了!”

    张然知道陈正宏是想帮自己。笑道:“当然,不过现在这些都是毛毛雨,大招应该还在后面。我们还是静观其变,等到他们露出破绽再说!”

    与此同时。张知亮关掉了网页,网络上如潮的骂声让他像吃了人参果似的。每个毛孔都透着爽气。他看了一眼余明海,发现余明海依然表情沉重,建议道:“余总,我看事情发酵得差不多了,该进行第二步了吧?”

    余明海扫了张知亮一眼,轻轻摇头:“再等两天!”

    两天之后,天涯八卦有人再次发帖爆料,帖子的题目非常吸引人的眼球《我来揭开北电张姓流氓老师的画皮》。

    爆料贴提供了好几张qq聊天截图,按照爆料人的说法,聊天记录中的一方是北电某姓张的男老师,而另一方则是他班上的一名女学生。

    从爆料人提供的聊天截图可以看出,记录的主要内容大致是,女学生期末考试没及格,向老师求情。不过,该老师回应的措辞显得十分暧昧,例如“老师想和你做个知心朋友,不想做师生关系。我把你当做我妹妹,你把我当做大哥哥,可以吗?”

    不仅如此,随着聊天的深入,老师的言语变得更加地露骨:“下体有点涨了,有点不好过!我想干你!”

    在对话之中,女生拒绝了老师的过分要求。这个时候,该老师的措辞强硬,直接开始威胁,例如“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要是不答应,就不要想及格”、“等你毕业的时候,拿不到毕业证”等措辞。

    爆料贴看似不点名,但张然最近正处在风口浪尖。这稍微关注点娱乐新闻的人,听到“北电张姓男老师”很容易猜到是在说张然。帖子的内容太过火爆,内容太过无耻,迅速被各大论坛转载,新浪、腾讯直接放在了娱乐版的头条,将张然推到了风口浪尖。不明所以的网友们,开始疯狂抨击张然。

    “张然这种披着老师名义的禽兽,如不判刑也应踢出教育系统,让他摆地摊谋生,最后让城管临时工打死街头!”

    “无耻,一名号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干这种事简直无耻之徒。北电闻名世界,却出了这样的败类,应该把这种人绳之以法让他遗臭万年!”

    “这种人不配想受人权,法律有漏洞,国家要做到杀一敬百才有工效,要做到像这种人杂,从骨子里害怕,学古人,一人犯错诛连九族!”

    紧接着,各大媒体纷纷跟进,一致指责张然,简直是铺天盖地,就好像真的调戏了学生似的。网络中,原本还有少数几个为张然说话的,现在纷纷宣布与流氓教师张然划清界限。

    看着手里的报纸,张然神情冷得可怕,他已经意识到对方的真正目的了。对方的目的不光是要将自己搞臭。更是要将自己赶出北电。只要自己被赶出北电,那自己就成了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到时候只能是人人与人。

    沉吟了几分钟,张然拨通了张慧军的电话:“张院长。我是张然!”

    “张然,你怎么回事?”张慧军很生气,前段时间张然在东京电影节拿到大奖,为学校争得荣誉,但转眼就捅出这么大一篓子。当然作为一个老江湖,他不可能看不出最近的事是针对张然来的,“我不管别的,你告诉我,事情是不是真的?”

    张然斩钉截铁地道:“院长。你觉得我有那么闲吗?上课、写剧本、忙电影筹备,我连调戏自己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哪有时间聊qq,去调戏别人?院长,我用人格向你担保,此事绝对是子虚乌有。”

    张慧军微微点头:“我相信你没用,要公众相信你才行。学校会组织调查组进行调查,这是对你负责,也是对学生负责。也是对公众的一个交待,你不要多想!”

    张然苦笑着摇摇头,让学校相信简单,一调查就清楚。但学校的调查结果公众会相信吗?可能性很小,现在在公众的眼中学校就是我的帮凶。他呼了一口气,道:“我不会多想。这是应该的。”

    张慧军又道:“这事不光是对你本人的抹黑,也是对北电的抹黑。该报警的就要报警,该走法律途径的一定要走!”

    张然赶紧道:“院长。这警不能在北平报,而且光是报警没用,要找到相关证据才行,报警的事让我来处理!”

    张慧军“唔”了声,道:“那事情事就交给你来办,不过要快。记住,只要你本身是清白的,学校肯定站在你这边,咱们北电不是好欺负的!”

    挂掉张慧军的电话,张然马上拨通了邱元旭的电话,道:“邱厂长,现在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这件事你必须亲自跑一趟!”

    邱元旭马上道:“张然,你说!”

    张然直接道:“麻烦你去一趟琼州省……”

    当天下午,北电成立了调查组,对张然进行谈话调查,并对张然班上的学生进行了调查。张然很是淡定,张然班的学生则非常愤怒,这是哪个混蛋造我们张老师的谣?太可恶了!张老师怎么可能调戏班上的女生?班上的女生倒是很想调戏他,就是不敢,他太严肃了!

    第二天,北电通过媒体公布了调查结果,张然是个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网帖中发调戏女学生的人并非张然,而被调戏的也并不是北电的学生。但网友显然不认同这一结果,纷纷指责北电包庇张然,整个网络一片骂声。

    北平的一处别墅里,张之亮坐在宽敞奢华的沙发里,端着茶杯,悠闲的品着茶,神情中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余明海没有吭声,有些坐立不宁,心中忐忑难安。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张然的反应太过平静,整个事件只有荣信达、陈正宏,以及北电发了声明,张然却一直没有发声。他可不相信张然是个好对付的人,当初自己和张之亮就被他搞得灰头土脸。

    张之亮感觉胜券在握,兴奋地道:“余总,你简直是孔明在世,整个计划虚虚实实,步步为营,已经把张然逼到绝境。现在只要使出我们最后一招,张然就万劫不复了!”

    余明海神情冷淡,看着张之亮,没有说话。

    张知亮见余明海沉默不语,问道:“余总,怎么了?”

    余明海道:“我感觉张然的反应不对!”

    张知亮觉得余明海想多了:“张然现在能有什么办法?一个谣言是谣言,当所有的谣言都集中在一起那就不在是谣言,而是事实。再说了,那些本来也不完全是谣言,半真半假,就算张然出来澄清也洗不掉!现在是发动最强一击的时候了!”

    余明海眉头紧皱,一个多月前,余张知亮把张然带学生进行异地生存训练的报道给自己看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那个致命的黑点。当然,只靠那个黑点无法搞臭张然,但如果张然一身污水,本来名气就很臭,再把那个黑点抛出去,那张然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现在所有的铺垫已经完成,张然已经浑身脏水,在公众眼中他是流氓老师,好色成性。只要这最后的一张牌打出去,张然必然声败名裂!

    思索片刻之后,余明海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老王,那篇文章可以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