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31章 黑手
    张然只觉郁闷无比,《爆裂鼓手》明明已经通过内容和技术审查,电影拷贝都送去洗印厂了。距离上映就一个来月,这时候通知电影不适合上映,这也太坑人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甚至上映后勒令下片的都有。纠结这个没有意义,关键是要搞清楚原因,再想办法解决。

    张然问道:“哪个领导,不适合上映的理由是什么?”

    邱元旭显得十分焦急:“总局的廖正刚副局长,说我们和当前的教育方针相违背,不适合上映,需要重新审查。郑冬天老师说,这其实是拖延战术。既不说这部电影禁止上映,也不通过,就是用无限期的延后来变向封杀。”

    听到无限延期变相封杀,张然想起了贾樟柯的《天注定》,那部电影本来已经过审,并拿到了龙标,但电影审查除了内容审查之外还有个技术审查。《天注定》技术上肯定是达标的,但总局就利用技术审查不放,既不说你达标,也不说你不达标,用无限期的延后来变向封杀。这样既缓减了舆论压力,又保护了一些不能说的东西,一举两得。

    对《天注定》采取这种策略倒也正常,毕竟电影触碰了一些现实的东西。可《爆裂鼓手》故事发生在香江,教育部门也没有意见,就是建议老师打学生的镜头删除,影响不好。张然他们已经删除了这些镜头,教育部门也同意上映了,怎么会出幺蛾子?

    张然沉吟道:“这事有点奇怪,怎么会这个时候突然要求重审?人家教育部门都没意见!”

    邱元旭叹了口气,道:“大概半个月前,有报纸发了一篇抨击《爆裂鼓手》的文章,说是对素质教育的反动,是法西斯主义教育理念。有不少媒体转载。当时我没太在意,电影已经通过审查了,这种文章对我们没什么影响。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

    挂掉电话后,张然打开网页,找到了那篇标题为《张然的法西斯主义教育》的文章。

    文章写道:“美国评论家格批判里芬斯塔尔根深蒂固的迷人的法西斯主义,说。法西斯主义美学产生于对控制、屈服的行为、非凡努力以及忍受痛苦的着迷,他们赞同两种看似相反的行为,即自大狂和屈服……

    《爆裂鼓手》中老师指导学生的方式极为恐怖,对技术的永不满足是好的,可为了技术辱骂学生。甚至对学生拳脚相向无疑不配为人师,而作为老师试图扼杀学生的艺术生涯更是骇人听闻。这样的教育是法西斯式的,是对学生精神的戕害。这种教育思想从本质来说,是封建时代的翻版,是对现代教育,对素质教育的一种反动,然而张然却对这种教育却大唱赞歌……

    张然是北电的老师,是班主任,我很想象这样的老师能够教育优秀的艺术人才。艺术家应该是独特的,有个性。有独立思想的,这种法西斯式的教育能够培养出独特的艺术人才吗……”

    张然心里不住的冷笑,老子什么时候大唱赞歌了?太无耻了!以前看到过有人给张一谋扣过法西斯美学的帽子,没想到自己会被扣上法西斯教育的帽子。拍个《爆裂鼓手》就法西斯了;要是拍《黄金甲》,岂不是希特勒在世?

    张然非常恼火,却没有乱了方寸,很快冷静下来。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发的这篇文章?如果是东京电影节期间发这篇文章正常,电影上映的时候发这篇文章也可以理解。怎么会这个时候发?

    没有别的解释,就是冲着《爆裂鼓手》来的。想找一个理由,把《爆裂鼓手》扼杀在摇篮中。对《爆裂鼓手》痛恨至厮,除了余明海他们,张然想不出别人!

    不过《爆裂鼓手》是北电青影厂的片子。北电在影视圈影响力非常大,审片委员会中北电的就有三个,敢禁掉北电的片子,必然会引起北电的反击。现在余明海却敢明目张胆的禁掉《爆裂鼓手》,说明对方有恃无恐,并没有把北电放在眼里。

    这非常不合逻辑。如果余明海他们有这么大的能量,完全可以阻止《爆裂鼓手》过审,在送审的时候直接枪毙掉,拿《爆裂鼓手》去国外去参赛的资格都没有。如果强行送到国外参赛,就是非法参赛,可以禁止张然在五年内拍片,那张然才是真的完了。

    到底怎么回事?

    张然沉吟半晌,也没有想通,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阎主任,我是张然,想问你个事!”

    那边接电话的是阎月明,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笑着道:“跟我客气什么,有什么事你问!”

    “不知道天宏影业幕后老板是谁,跟总局的廖正刚副局长是什么关系?”张然问道。天宏影业当初是阎月明介绍给自己的,对这家公司肯定比较了解。

    阎月明知道张然和天宏影业有矛盾,就道:“怎么出什么问题了?”

    张然郁闷地道:“刚才接到青影厂的电话,说《爆裂鼓手》被收回去重审。本来已经通过了审查,现在突然要重审,这要是没人捣鬼根本就不可能。除了天宏影业的余明海我想出其他人!”

    阎月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缓缓地道:“天宏影业真正的老板叫陈子文,他父亲是叫陈柏槐。上个月陈柏槐成了市里的副市长,主管文化,总局的廖局长跟陈柏槐是同学!张然,有些事情不要逞强,退一步海阔天空!”

    张然明白了:“谢谢,阎主任。等我回来请你吃饭!”

    挂了电话,张然沉着脸坐在办公椅里思索着对策。陈柏槐这名字张然非常熟悉,上一世他刚到北平那年,陈柏槐被情人检举,从而被双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现在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听过天宏影业这个名字了,当陈柏槐垮台,天宏影业这个公司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家的后台是副市长,而张然只是一介草民,跟天宏影业较劲无异于以卵击石。阎月明让张然不要逞强。无疑是为张然作想。

    只是对方已经三番两次下黑手,就算张然退一步,人家会领情吗?今天禁掉《爆裂鼓手》忍了,那么接下来会禁掉《时空战士》。在接下来的三年多里,张然的电影都没法在国内上映。到了这个地步,张然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硬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老老实实不能避免挨揍,正人君子难以保家卫国。你向我出拳,我就给你一刀。只有让对方知道疼,知道北电不好惹,他们才会有所收敛!

    余明海仗着后台硬,以为能目空一切,可他还是小看北电了。北电不只是在审片委员会里有人,北电师生中卧虎藏龙。和北电真正的牛人比起来,陈子文不过就是一个渣。

    作为重生者,张然自然知道99级就有那么一位。所以从《时间囚徒》开始。张然参与的每部影片都把他拉了进来,《时间囚徒》他演服务员,《黎明之前》演阿九,《爆裂鼓手》中他和黄勃演周杰轮的竞争对手,就连接下来这部科幻片张然也为他准备了一个角色。

    如果他出手的话,陈子文不过是跳梁小丑。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张然不会把这位搬出来,毕竟人家很低调的。

    想到这里,张然握拳在桌上砸了一下。余明海咱们走着瞧!

    张然拿起电话,拨通了里维斯的号码:“基努,你的中国之行可能要提前,具体的时间等我安排好再通知你!”

    里维斯笑着回道:“没问题。我喜欢中国文化,很期待中国之行!”

    放下里维斯的电话,张然又拨通了邱元旭的电话:“邱厂长,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做,等我回来。我需要三四天的时间作些安排,等我回来咱们再商量对策!”

    四天之后。张然买好回国的机票。走之前,他交代给尼尔和公司几个管理人员一些事情,当晚就坐上了回过的飞机。

    抵达北平时,国内时间已经下午,冬日的午后阳光明媚。

    因为在飞机上补了一觉,张然整个人十分精神。

    陈宁宇开着车来接张然。相对于《爆裂鼓手》,张然更关注3d故事板的进展,回来之前,他就让陈宁宇来接自己。

    一个月前,陈宁宇到美国,把张然找的十个特效骨干接回了国。因此,张然见到陈宁宇之后,首先就问了下这些人的情况。

    陈宁宇对这些人相当满意,他们都参与过电影的特效制作,经验比较丰富。天工重彩给这些人开了与美国相同的薪水,给了他们更高的职位,而且又有大项目参与,他们没什么不满意的。毕竟现在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的特效公司越来越多,而且当地在税收和补贴方面都有不少优惠政策。如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当地政府会给特效公司经营成本30%的补助。同样的项目,好莱坞报价100,加拿大敢报70,好莱坞特效公司在价格上完全没有竞争优势,现在美国特效的工作并不好找。现在他们都已经安顿下来,对这个新环境很满意。

    到了天工重彩,张然直接查看项目的进展情况。结果让人满意,从美国找回来的这十个人特效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有他们的加入整个进展比较顺利。本来张然应该请大家吃个饭,但现在他有更要的事等着,只能延后。

    回到青影厂,张然找邱元旭,开始商量对策。在听完邱元旭的看法后,张然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这事得找韩山平,一会儿我打电话,约他明天见面!”

    邱元旭一怔:“韩山平只是中影的老总,卡我们项目的可是总局的副局长,找他有用吗?”

    张然自信地道:“中影集团的老总是个肥缺,能坐稳这个位置,后面没人可能吗?他在总局里的势力不只一个副局长那么简单!”

    邱元旭还是有些怀疑:“话是如此,可他凭什么要帮我们?《爆裂鼓手》虽然是中影发行没错,但中影并没有出钱,电影不过审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损失,怎么可能为我们出头?”

    张然神秘一笑:“我为他准备了一份无法拒绝的大礼,一份政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