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29章 表演之路错了
    一曲唱毕,现场爆发出巨大的声响。山呼海啸的欢呼声,震耳欲望聋的掌声,铺天盖地的向四周蔓延开,以至于剧场的墙壁的在微微颤抖。

    “里维斯!!!”

    “里维斯!!!”

    基努-里维斯看着台下沸腾的人群,热泪盈眶,从天狼星成立到现在,他们的表演从没有获得过如此热烈的掌声。可惜,乐队马上要解散了!他微微叹了口气,带着微笑向所有人挥手表示感谢,然后和乐队成员走下了舞台。

    张然和程虎来到后台时,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神情忧伤的基努里维斯,像是沉浸在回忆中;而天狼星的另外两位成员在慢慢地收拾乐器,他们的神情也有一些落寞。

    程虎走过去,给了里维斯一个拥抱,大声叫嚷着:“基努,你们的表演棒极了!”

    里维斯像个腼腆的大男孩似的,羞涩地笑着:“谢谢,老虎。你能来看天狼星的表演我真高兴。不过等这次巡回演出结束,乐队就要解散了!”

    “真可惜!”话是这么说,但程虎没有一点遗憾的情绪都没有。他觉得里维斯还是适合做演员,在音乐上真的没有一点才华。他没有忘记来的目的,赶紧介绍道,“这是我朋友张然,他是一个导演,想见见你!”

    “你好,里维斯先生,我是张然。你们的表演很有趣,我很喜欢最后一首歌!”张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脸上挂着浅浅地微笑。

    里维斯打量着张然,见他不过二十四五岁,觉得应该是刚从学校毕业的新导演,可能比较喜欢自己的电影,是专门来看自己的,握住了张然的右手:“你好,听到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张然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名片!”

    里维斯接过名片一看,《时空战士》制片人兼导演,微微一怔。这不是自己推掉的那部吕克贝松监制的电影吗?他知道张然是为什么而来,尽管程虎是自己的朋友,但还是摇头道::“电影剧本我看过,但我不想演这部戏。我永远希望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拍不同类型的电影,我不是很希望重复自己,好像麦当劳、三明治……人们都很喜欢,但我不想做。你是老虎的朋友,我们也可以成为朋友。但对这部电影我没法答应!”

    张然知道会这样,不急不缓地道:“里维斯先生,我知道你是在艺术上有追求的演员,你不在乎钱,经常去演一些小成本电影,甚至里面演个配角都乐意。不过我觉得你对表演陷入了一个误区,你认为只有通过尝试不同的角色才能提高自己的演技,所以不断尝试不同的角色。这不对!其实相对于做不同的尝试,对人物内心的发掘更重要。我可以帮你,让你在演技上有所突破!”

    里维斯自然不信。自己遇到的大导演多了,他们都没能在演技上对自己有特别大的帮助,更何况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导演了。如果张然不是程虎的朋友,里维斯估计理都不会再理:“你认为,你,以及你的这部电影能够发掘我的演技?”

    张然自信地道:“作为导演,指导演员演戏非常重要。不过绝大部分导演并没有学过表演,很多导演能够看出演员的问题,但不知道如何帮演员,如何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不一样。我是学表演的出身,系统的学过表演,也上过话剧舞台。到现在为止,我只拍了两部电影。却让两个演员获得了国际电影节的影帝。在指导演员上,我有绝对的信心。我知道你的问题在什么地方,能够帮你!”

    里维斯听到张然带出了两个电影节影帝,有些吃惊,这确实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成绩,问道:“那我的表演问题在什么地方?”

    张然直接道:“你的表演之路走错了。”

    里维斯一怔。这个答案出乎他的意料,他本来以为张然会说,你对人物发掘不够,没有进入人物内心之类的话,不由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张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你没有系统的学过表演,在拍电影之初遇到的几个导演都喜欢方法派的表演,科波拉、格斯-范-桑特、凯瑟琳-毕格罗都是,所以你的表演也在往方法派上靠。方法派有个理论叫情感替代,比如当演员需要感受角色恐惧时,可以通过回忆自己童年时一段受惊吓的记忆进行替代。这在美国表演界争议非常大,批评非常多,因为人都是有隐私的,有些东西我们不愿意碰,有些伤痕我们不愿意触及,而情感替代不断令演员打开自身的创伤记忆,会对演员自身产生伤害。

    梅丽尔-斯特里普就是方法派的反对者,她在瓦萨学院读本科时开始学习表演,毕业后考进了耶鲁戏剧学院。在耶鲁,她的老师罗伯特-刘易斯是方法派的重要人物,也是演员工作室的创始人。斯特里普在接受训练的过程中对一些训练非常排斥,尤其是情绪记忆,她认为自己的隐私受到了侵犯。虽然她接受了方法派的训练,但她并没有成为方法派演员,而是沿着表现派的路线往前走,现在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员之一,甚至被称为方法派终结者。

    你和斯特里普一样,内心对情感替代是抗拒的。不过斯特里普有非常扎实的表现派基础,她吸取了一些方法派的东西,然后沿着表现派的路往前走,而你一开始接受的就是方法派的东西。虽然排斥情感替代,但表演还是方法派的东西。你使用方法派的技法,却又无法深入内心,因此你的表演总是流于表面,无法表现出人物深层的情感。”

    里维斯完全听傻了,看着张然怔怔出神,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事情确实就像张然说的那样,以前和那些大导演拍戏的时候,总是对里维斯说,基努,你要深入人物的内心,你要从自身的经历去寻找相似点。他们总是试图发掘他的内心,但他不愿意去回忆过去的不幸,对他来说那太痛苦了。

    不过里维斯性格内向。不太愿意和别人交流,也不愿意袒露自己内心的痛苦,所以导演们认为他的表演不够深入,却不知道真正的症结所在。张然之能说出这些来。倒不是他比科波拉这些大导演厉害,而是因为他的老师曾经说过里维斯走错路了。结合老师的话,再结合里维斯的经历一分析,答案一目了然。

    张然看到了里维斯眼中的震动,嘴角的笑意更盛:“里维斯先生。你总是演不同的角色,就是想突破桎梏,寻找自己的表演之路。不过你的问题是路走错了,演不同的角色也不起作用。如果你不进入人物内心,表演始终是流于表面的。要进入人物的内心不一定要采用情感替代的方法!这部电影,杰森这个角色和尼奥有相似的地方,但内心要比尼奥复杂,也比尼奥难演,他是一个内心有些焦作,甚至痛苦的人物。我可以帮你作出一些突破。对人物的内心作一些深入的发掘。如果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不管是对你的表演,还是对你的演艺之路都会是一个突破!”

    里维斯问道:“你是表现派的?”

    张然笑着摇头道:“不,我是方法派的!”

    里维斯无语地看着张然,你都说我学方法派是走错路,结果你自己都是方法派的,这不是戏弄人嘛!

    张然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微笑道:“方法派很多分支,方法派和方法派也是不同的。你之前遇到的是斯特拉斯伯格那一派,也就是演员工作室出来的。他们的影响力很大,美国的方法派他们的人最多;我们这一派叫做斯特拉技术。你可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过马龙-白兰度,你肯定知道。是的。马龙-白兰度是我们这一派的,还有罗伯特-德尼罗、沃伦-比蒂等等!”

    里维斯没有学过表演理论,对表演体系,以及表演体系在美国的发展并不清楚,不过张然说的人都是大名鼎鼎,不可能不知道。问道:“你们都是方法派,有什么区别吗?”

    张然知道自己拿下里维斯了,笑着解释道:“斯特拉斯伯格的理论重点是情绪记忆,即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去塑造角色,其中情感替换的作用非常关键。而我们虽然也会使用情感替代,但比较节制,对我们来说表演的核心是最高任务和贯串动作,确定了任务,可以用情感替代去适当调整。不用情感替换也没问题,还可以通过外部动作来带动人物的内心。举个简单的例子,阿尔帕西诺是演员工作室出来的,帕西诺演戏就是从自身进行的经历进行发掘,寻找相似点,依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去驾驭角色;而德尼罗是我们这一派的,他的表演是对通过对人的全方面分析,然后将自己全身心地融入到角色当中。你能看到他们两个的区别,德尼罗的方法对你来说无疑更合适!”

    说到这里,张然认认真真地盯着里维斯的脸:“里维斯先生,很多演员都是在四十多岁完成脱变,并最终成熟的。这个阶段一过,到了五十多岁戏路会越来越受限制,很难在拿到好角色,再想突破就非常困难了。德尼罗、帕西诺他们都是伟大的演员,可你看这几年他们有什么好作品吗?你是有才能的,我能够帮你,愿意试试吗?”

    马修麦康纳是有名的花瓶演员,到了四十岁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的演艺生涯没有希望了,反正不会有大出息。他在这时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两年后,马修麦康纳凭借《林肯律师》回归荧屏。一改往日的浪漫喜剧样子形象,成为了干练、沉着、洒脱、不怒自威的律师。凭借这部电影麦康纳成功转型,并在两年之后拿到了奥斯卡影帝。

    现在的里维斯跟麦康纳有些相似,麦康纳能做到的里维斯未必不能做到。张然到不认为自己的电影能够帮里维斯转型,至少这部不可能。不过自己能够让他有所突破,找到正确的方向。

    里维斯盯着张然看了好一阵,突然笑了:“你说得太好的了,我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这部电影我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