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28章 天狼星的谢幕演出
    基努里维斯酷爱摇滚乐,自组了一支天狼星乐队,定期进行排练。在演戏之余他甚至会从影坛上消失一段时间,跟着天狼星乐队做巡演出。

    拍完黑客帝国后两部,里维斯又带着他的乐队开始了训练演出。今天演出的剧场是芝加哥的一间老剧场,舞台是木板搭建的,因为年代久远呈现出古老的灰褐色。

    剧场能容乃上千人,此刻已经是座无虚席。黑客帝国红透了半边天,大家都是冲着里维斯而来的。现场甚至有观众穿着黑风衣,戴着黑墨镜,完全是黑客帝国中尼奥的装扮。

    张然坐在观众席中,看着空旷的舞台,等待着表演的开始。在他的左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电影的武术指导程虎。

    普通人听到程虎这个名字可能比较陌生,不过在武指行当里,他却是大名鼎鼎。参与了霹雳娇娃、黑客帝国、杀死比尔在内的众多影片,除基努里维斯之外,卡梅隆迪亚兹、乌玛瑟曼等好莱坞大牌都是他的“徒弟”。

    张然知道程虎跟基努里维斯关系很好,后世里维斯执导的太极侠就是由程虎主演,这部电影也是专门为程虎拍的。正是知道这些,所以在电影被里维斯拒绝后,张然立即联系了程虎,希望他加入自己的团队做武指。当然,张然并是不指望程虎去说服里维斯,只是想通过程虎跟里维斯见面。

    程虎对基努里维斯非常了解,见张然胜券在握,不由问道:“你真有把握说服基努?”

    张然信心十足地道:“我们这部电影也不是非他不可,如果没有把握,那我肯定不会来浪费时间。我知道里维斯表演的问题在哪里,我能够帮他解决这些问题!”

    程虎有些怀疑,里维斯遇到的大导演不少科波拉、贝托鲁奇、格斯范桑特、凯瑟琳毕格罗,可他演技一直那样。这些大导演,甚至大师都没做到的。张然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导演怎么可能做到。

    当然,张然现在是自己的老板,程虎也不会说出来:“其实基努演戏很用心,为了更好地塑造医生角色。他跑到医院里给医生当助手;为了演木材厂工人,并6续走访了拍摄基地附近的酒吧,观察剧中角色的言谈举止。不过他的演技一直得不到承认,不知道怎么事,可能太帅了吧!”

    张然撇了撇嘴。帅确实是帅,但演技也确实很烂,解释道:“你说的这些正好说明他的演技之路走错了。对了,你看过天狼星乐队的表演吗?听说非常烂,以至于观众会往台上扔东西!”

    程虎笑着道:“看过,其实没传说的那么糟糕。拍黑客帝国的时候,有一天劳伦斯也带了乐队来,两个乐队还来了场pk。劳伦斯的乐队更强调打击乐,是那种重金属乐,里维斯的乐队更注重对节拍的糅合。天狼星因为不太出去表演。就为基努服务,有点跟不上潮流。”

    现场观众突然爆出一阵欢呼声,张然抬头一看,主持人上台了。主持人也知道观众是冲基努里维斯来的,没有废话,大声宣布道:“先生们,女生们,今天让我们请出真正的巨星和他的乐队,他们就是基努里维斯和他的天狼星乐队!”

    在主持人话音一落,早就等候在一旁的基努里维斯和天狼星乐队便大步走上舞台。此时歌迷的叫喊声整齐划一,一些年轻的女孩把胸罩扯了出来,拿在手里疯狂的挥舞着。

    “里维斯!!!”

    “里维斯!!!”

    “里维斯!!!”

    天狼星乐队的三位成员走到了舞台中间,主唱站在竖立着的一把话筒架之前。而右边背着贝斯的正是里维斯。跟黑客帝国中光鲜的大帅哥形象相差很大,此时里维斯的打扮有点邋遢,胡子拉碴,松垮垮的外套,脚上的皮鞋也是旧的。

    啪啪啪

    强烈的掌声爆开来,如同海啸呼啸而来。一女粉丝的尖叫声简直可以震碎玻璃。以至于张然不得不堵住自己的耳朵。

    乐队的主唱挂着吉他,站在话筒架后面,双手握住了话筒;里维抱着贝斯,右手看似很慢,但实际迅捷的在琴弦上拨弄了起来。

    一个乐队的水平,往往从前奏曲就能看出来。天狼星第一歌前奏一响起来,张然就开始摇头,这个乐队的水平不怎么样,稀松平常,尤其是里维斯的贝斯玩得很一般。

    天狼星的主唱抱着话筒演唱起来:“我想那是对距离是那么遥远”

    确实如程虎所说,天狼星是那种老派的乐队,不是狂风暴雨的重金属,也不是犹如吟唱的迷幻风格,是那种八十年代的风格。乐队主唱的声音也非常一般,更重要的是他唱歌没什么感情,给人的感觉太过平静。其实不管唱歌,还是演戏,你得有感情,如果不投入感情是很难打动人的。

    很多歌迷对天狼星的表演有点失望,这水平真的太一般了。不过到场的大部分都是基努里维斯的粉丝,对他们来说能看到自己的偶像唱歌就很满足了。至于唱得好不好,并不是很重要。

    “基努,我爱你,我爱死你了!”

    “里维斯,里维斯!”

    “基努,我要和你上床,来吧,来吧!”

    当整歌全部结束,里维斯疯狂的拨动琴弦,随即双手放开,停顿了三秒钟后。整个剧场顿时再一次的响起了比刚才更加狂暴的叫好声、鼓掌声,几里外都能够听到,火热的气氛让深秋的寒意烟消云散。

    如果第一歌还算凑合的话,第二歌就真的有点难听了。等到第三歌开唱,很多歌迷就有点已忍无可忍,至少张然觉得难以忍受,真的太难听了。

    台下的观众先是出嘘声,紧接着开始喝倒彩,到后来往舞台上扔东西。矿泉水瓶子、胸罩、还用各种杂物,到处乱飞。

    里维斯和天狼星的成员也不恼,脸上保持着微笑,继续卖力的进行着表演。他们表演了好几年。观众每次都是这个反应,早就习以为常。

    突然,一前一后的两个瓶子朝里维斯扔去,台下的女粉丝尖叫起来。里维斯身子一偏。闪开一个,紧接着手里的贝司一档,像一个真正优秀的棒球手一样把矿泉水瓶打了去,整个动作极其潇洒。

    台下的女粉丝觉得这个动作帅爆了,跟吃了春药似的。爆出一阵疯狂的掌声和欢呼声。

    张然本来觉得天狼星的演出无趣至极,看到这一幕觉得值了,哈哈大笑道:“老虎,看来你把他训练得不错。就他这个状态,简直不需要再进行武术训练,直接就可以进组了。”

    程虎有些得意地道:“原来他的肢体比较僵硬,而且年纪也大,刚开始压腿、拉筋的时候他叫得惊天动地,特训了四个月才变成现在这样。他有时候练着练着脾气就走了,我只好呆在现场等着。久了我习惯了。他一走我就喝咖啡。”

    等到第九歌唱完,基努里维斯右手用力一压,把琴弦全部压住,音乐声嘎然而止,然后在一片嘘声中走到了舞台中间。

    现场突然间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音,所有人都看着里维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里维斯站在话筒前看着台下的观众,幽幽地叹了口气:“感谢大家看天狼星的巡演出,我也知道我们的歌不那么好听。不过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演出,巡演出结束天狼星就会解散。可能我真的没有天分,所以还是安心做演员吧!最后一歌我来唱,卡朋特的supetar!”

    说完。里维斯轻轻拨动琴弦,用他那并不出色嗓子唱起来:“很久以前,那么遥远。在第二场演出前我爱上了你。你的吉他声,那么甜蜜清晰。但如今你已不在。空余收音机的响。你可曾记得你说过爱我,你说你会这样再来哦,爱人。爱人”

    聚光灯下的里维斯有些落寞,带着淡淡的忧伤,那是经历了无数的磨难,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忧伤。那忧伤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灵魂深处透出来的。

    张然知道基努里维斯是个很不幸的人,生父在他幼年时便离开,他跟着母亲四处漂泊;好友因为吸毒过量而死;女友珍妮弗于1999年生下他们的女儿,但不幸的是女儿出生时便是死胎;两年后,珍妮弗在车祸中丧生;而他从小相依为命的妹妹又得了白血病,因此有人说他是好莱坞的天煞孤星。

    他理解里维斯那些看似古怪的举动,不管是疯狂骑摩托,还是搞乐队,又或者拒绝大制作,其实所有另类行为背后藏着的是一颗受伤的灵魂。

    张然看着台上的里维斯,摇头道:“对演员来说,人生经历丰富是一件好事,很多演员都要经历过挫折才会成熟。不过里维斯遭遇的不幸实在太多,而且太惨,这些经历造就了他的气质,却也堵塞了他的演技之路。这歌让他唱得这么悲伤,是想起他的女友了吧?”

    程虎叹了口气道:“应该是,他和珍妮弗的感情很好,当珍妮弗车祸丧生后,他真的备受打击,悲痛到甚至说以后再不想结婚了。前不久,他还半夜里给我打电话,说他梦见珍妮弗了,然后他就在电话那头哭。”

    张然点了点头,越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其实当初张然学表演的时候,他的老师玛丽希尔讲到表演流派时就说过基努里维斯的表演走错路了。

    演出还在继续,里维斯缓缓地演唱着,歌声越忧伤,如诉如泣。当他唱到那句“你可曾记得你说过爱我,你说你会这样再来”时,像是勾起了伤心事,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现场来的大多都是里维斯的粉丝,知道他的不幸遭遇。听着他的歌声,看着他的眼泪,他们内心深处的琴弦被拨动,心碎不已,有些女孩甚至潸然泪下。

    看到粉丝们的反应,张然觉得基努里维斯虽然不算一个好乐手,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今天表演成功了!(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