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26章 不懂时尚
    出言讽刺的人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金发女郎,长得倒是不错,不过她那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人很不舒服:“你们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们觉得自己有资格对艾丽萨博的裙子指手画脚?”

    王大仁沉着脸道:“劳伦,任何一个作品设计出来,就要接受大众的品评。你可以不同意我们的观点,但不能剥夺我们评价作品的权利。”

    劳伦是温图尔的第二助理,就像电影里描绘的那样给温图尔做助理压力非常大,甚至都有人都精神崩溃了。

    人压力大就得寻找发泄的途径,不然精神容易出问题。劳伦就经常借着温图尔助理的身份对其他人进行指责。王大仁这个实习生就是她经常挑毛病的对象,毕竟在这白人为主的世界中,王大仁这个华裔有点打眼。

    此刻,劳伦听到王大仁反驳自己,用尖利地嗓音道:“现在是工作时间,谁让你到处乱走的?还有,这个人是做什么的,谁让他进来的?这里是vogue总部,时尚的圣地,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吗?“

    王大仁知道劳伦逮着机会就要找茬,平时懒得理她,但现在竟然这么对自己的朋友,他有些生气:“他是中国来的设计师,设计非常棒,是格蕾丝让我带着他参观的!”

    听到格蕾丝让参观,劳伦自然不敢说什么。不过王大仁的态度让她很不爽,瞄了张然一眼,露出讥讽似的笑容:“中国是时尚的荒漠,中国人什么都不懂。中国来的设计师,难怪敢对艾丽萨博大放厥词,真可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挑衅地看了张然一眼。

    张然眉头一皱,嘴角露出冰冷的笑意:“是吗?我什么都不懂?”

    劳伦嘴角挂着轻蔑地笑意:“是的,我不认为你是优秀的设计师,难道你认为我说得不对?”

    王大仁脸色很难看。不过他没有发作,只是冷冷的看着劳伦。他知道张然有能力让劳伦闭嘴。

    周围的工作人员都饶有兴趣地准备看张然,他们都准备看张然出丑,在他们看来劳伦的话没错。中国就是时尚的荒漠,世界上真正有名气华人设计师就只有做婚纱的王薇薇。

    张然拿起一条印有黑线加红、黄、蓝、白组成的四色方格纹长裙,看着劳伦淡淡问道:“你说得不错,在中国我连三流设计师都算不上。你是vogue的编辑,应该很懂时尚。那么请告诉我这条裙子灵感来源是什么?”

    劳伦噗嗤笑出了声,周围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都窃笑不止,这个中国人真的连服装常识都没有,竟然号称设计师,太可笑了。张然的问题就像一个老外跑来问中国人,你知道《静夜思》是谁写的吗?就连王大仁都有些诧异,不过他知道张然不可能不知道蒙德里安裙,这么问一定有深意。

    1930年蒙德里安作了抽象画《红、黄、蓝的构成》。画作中,黑色线条将画布切分成几个大小不同的矩形。以红、黄、蓝、白四种简单明快的色彩填充,理性的几何图形与感性的色彩冲撞,塑造出冷抽象派梦幻而现实的氛围。

    1965年设计师圣罗兰开创性地将艺术引入时装。以蒙德里安的《红、黄、蓝的构成》为灵感,创作了著名的格子裙。后来这些裙子理所应当地进入了时装史的殿堂,并且有个专用名字“蒙德里安裙”。

    不要说时尚编辑,但凡对服装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劳伦脸上讥讽之色更盛,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张然,嘲笑道:“今年的巴黎时装周圣罗兰先生谢幕,重新演绎了蒙德里安裙,就有你手里的这条裙子。尊敬的设计师先生,我说得对吗?”

    “说得不错,从圣罗兰先生设计出蒙德里安裙开始。无数的设计师开始从艺术作品从吸取灵感。”张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重新拿起着一条裙子。问道,“那请问这条裙子呢,灵感是来自哪个作家的哪幅画?”

    劳伦傻眼了,如果让她评价裙子设计、造型、裁剪,都能说一大堆出来,但让她说这件衣服的灵感来自哪里,她又不是设计师肚子里的蛔虫。

    “怎么,作为vogue的编辑不会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吧?”张然看了劳伦一眼,淡淡地道:“灵感来自德库宁的《无题xxiv》,和缓的线条在分割的块面中游弋,纤细的彩带状的线条突出一种平稳的流动感,整个衣服的设计体现出设计师作为抽象表现主义创作的自由度,以及对材料厚薄度的考量,非常美的设计!”

    劳伦脸涨得通红,反驳道:“那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关心设计师的灵感来自哪里?我吃到一个好吃的鸡蛋,难道非要知道是哪只鸡产的吗?”

    张然这下算是抓住劳伦的小辫子了,你把脸伸过来,我不打岂不是对不起自己,冷笑道:“看来你把时尚当作了漂亮衣服。时尚是艺术,有设计师自己理念和想法。这件衣服图案选用德库宁的绘画,然后重新设计,好看的同时带有文化内涵!如果你还停留在漂亮就是时尚,那只能说你根本不懂时尚,你所喜欢的时尚非常表面和肤浅!真正的时尚在好看的同时又是有深度的!说实话,你不懂设计,对时尚的理解很浅薄!都说vogue是时尚圣地。今天来了才发现不过如此,让人大失所望!”

    劳伦已经完全惊呆了,呆滞地看着张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话也没法反驳。周围的众人也惊讶地看着他,这人见识不凡,说不定真是厉害的设计师!

    王大仁很想大笑,但拼命忍住了,只是那憋笑的模样看上去很滑稽。白痴,用你的那一点浅薄的见识去挑衅一个天才,真是自取其辱!

    张然的头微微扬起,整个散发出一种傲气,冷冷地道:“我是时尚荒漠来的人,可惜你连我都不如。告诉你吧,中国人玩时尚的时候你祖父都还是液体!”

    如果刚才关于时尚的论述是在嘲讽,那么现在这番话就真的是直接打脸了。劳伦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憋得通红,双眼瞪圆。简直像要把张然生吞了。

    张然转头看着王大仁,满是遗憾地道:“本来想好好参观一下,但没兴致了。就像正在吃一块美味的蛋糕,突然发现蛋糕上有一种苍蝇,太倒胃口了,我走了!等你把服装设计好,给我打电话!”

    又是一巴掌。太他玛解气了!王大仁一张脸都快笑烂了:“没问题,我送送你吧!”

    劳伦被张然损得无地自容,等到张然他们离开才回过神来。她看到众人同情地看着自己,更是气急败坏,大声吼道:“看什么,你们都很闲吗?”

    张然走出vogue,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他知道攀高踩低对时尚圈来说是常态,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温图尔面对服装设计师经常臭着一张脸。就像谁欠她一千万似的。不过等到她去见vogue的客户,立刻变得和蔼可亲,笑容满面了。

    张然停下脚步。看着王大仁道:“你是个有追求的人,我相信你在vogue呆不久。如果将来你有做自己品牌的想法。我能够给你提供资金。”

    张然知道一个新品牌要做起来非常困难,在国内至少要养五年才能把一个牌子做起来。在做起来之前一直都是亏钱的状态,没有几百万根本做不起来。在美国要不了几百万,几十万肯定是要的。

    王大仁没想到张然会突然说这个,微微一怔,他从帕森斯退学,进入vogue其实就是有这方面的想法,笑道:“好的,到时候我一定来找你!”

    张然淡淡一笑。自己找王大仁的真正目的算是达到了。这时电梯到了,电梯门打开。他就迈步走了进去。

    王大仁觉得张然这个人有点看不透,不过他知道这个人确实很厉害,有资金也有人脉。自己要做个人品牌确实可以跟他合作,等到电梯门关上,王大仁回到办公室中。

    ……

    vogue的一间办公室里,安娜-温图尔和带着留着销魂小胡子的男子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对时装稍微有点认识都会认识这位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迪奥的艺术总监海盗爷约翰-加利亚诺。

    加利亚诺跟温图尔关系很好,当初他落魄的时候,连车钱都是温图尔借给他的,后来他执掌纪梵希和迪奥也得益于温图尔的推荐。现在,他刚刚从中国回来,这之前他在中国呆了三周,汲取了很多的灵感,想跟温图尔分享。

    “中国的颜色给我留下了尤其深刻的印象,魔都是一个极端的摩登都市,然而只要开二十分钟的车,你就来到了乡村。我们就坐在我的车里,过了一片可能几百年都没变过的山野。女人们穿着美丽的衣饰在田地里耕种,这个场景看起来又真实又虚幻。在这段旅途里我感到了太多次灵魂的震动,真的太美了!”

    温图尔微笑道:“看来明年迪奥春夏时装周,应该会有大量的中国元素,一般非常美妙,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加利亚诺微笑着道:“是的,相信到时候你会大吃一惊。”

    “约翰,我们刚拍了一组大片,是你的风格,我带你去看看。”

    “当然。是格蕾丝的负责的吗?如果是她负责的肯定没问题。”

    温图尔点点头,带着加利亚诺向格蕾丝的办公室走去。走过服装组,加利亚诺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几张设计图,微微一愣,眼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光芒,随即拿起了设计图。

    温图尔见加利亚诺反应很奇怪,问道:“怎么了约翰?”

    加利亚诺没有回答,眉头深锁,目不转睛的看着手里的设计图,似乎没有听到温图尔的问题。

    服装组的人都认识加利亚诺,见他拿着设计图沉吟,在旁边窃窃私语:“那是谁的设计图?竟然能让加利亚诺看得这么入神。”

    另一个低声道:“好像亚历山大-王的位置,那个人挺有才华的,格蕾丝很喜欢他。”

    加利亚诺看了好几分钟才把设计图看完,扬了扬手里的设计图,激动地喊道:“这是谁设计的,设计师是谁?安娜,你知道这些服装的设计师是谁吗?”(未完待续 。)

    ps:  最近的章节可能有点无聊,不过这些都是为大战的双方准备子弹,大战很快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