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20章 采访
    如果张晓明背上有个降落伞,他都能直接跳机,这脸简直快丢到太平洋了!

    本以为记者认识自己,想从自己这里打探新戏的消息,哪里料到人家根本就不是冲自己来的,而是冲这个戴墨镜的混蛋!

    这家伙也姓张,也是导演?张扬?不对啊,张扬没这么高,也没这么年轻啊!这家伙到底是谁啊?张晓明怔怔着看着张然,心里不住猜测他是谁。

    此刻,张然也有些愣神,不是吧,竟然被认出来了?我没这么大名气吧!他有些担心,媒体向来没节操,搞不好一篇《张然大闹飞机》的报道就出炉了。

    女记者见张然看着自己不说话,以为他在拒绝,再一次自报家门,道出来意:“张导,我们是《北平娱乐报》的记者,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空姐见是记者采访便停住脚步,看着张然,如果张然拒绝,那么她请可以请两个记者回到自己的位置,不要打搅别的乘客。如果张然愿意接受采访,那她也不好干涉。

    乘客看看张晓明,又看看张然,原来这位是导演,而且听上去名气不小,假李鬼遇上真李逵了,这事有点意思!

    “你眼睛太尖了,这样都能被认出来!”张然摘下墨镜,虽然他不喜欢胡乱报道的媒体,但他并不想给人留下耍大牌的印象。

    此刻,张晓明终于看清了张然的长相,眼睛瞪得老大,脸上一阵火热。他感觉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原以为只是一个普通乘客,没想到眨眼间这家伙就变成了国内瞩目的新星导演。你说的你好歹是个名人,又是在国外拿大奖的导演,你不坐头等舱,跑我们经济舱来凑什么热闹,这不是坑人嘛?

    张晓明哪里还有脸再停留,跟张然一比自己真的不够看,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女记者微笑着道:“张导。您在东京电影节拿了最高奖,很多媒体都等着采访您,可都找不到您的踪影,实在太低调了。现在《黎明之前》卖出了天价。媒体想采访您,还是找不到人。现在各个报社的记者,挖地三尺,想要把您找出来。您的资料我都可以倒背了,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丹丹。你暂时去这位记者小姐的位置坐,等她采访完了,你再回来。”张然拍了下旁边王洛丹的肩膀,示意她把位置让给女记者,免得她站在过道里,妨碍其他人。

    等王洛丹起身,张然笑着对女记者道:“你坐下问吧,能回答我肯定回答,不能回答的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说!”

    女记者见王洛丹给自己让位,微微一怔。她采访过不少人,尝过谷底滋味的艺人通常比较清醒,那些一夜走红的,容易走上自我膨胀之路。张然在她看来是走得比较顺的那种,名校毕业,回国拍电影又接连成功,再加上一直采访不到张然,她以为张然是那种特别难采访的人,没想到竟如此随和。

    女记者心中有些温暖,在王洛丹的位置坐下。将录音笔对准张然,问道:“张导,《爆裂鼓手》在东京电影节放映的时候引起了轰动,观众反响非常强烈。国内观众对这部电影非常期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上映?”

    张然微笑着回道:“电影由中影负责发行,上映的时间应该是在春节期间。本来想放圣诞节期间上映的,不过圣诞节期间有张一谋导演的《英雄》,《英雄》是航空母舰,我们的电影是小舢板。不敢和《英雄》一起上,就放在春节期间了!”

    机舱里非常安静,大家都在听女记者的提问,张然的回答。这时他们终于知道了张然的身份,小声议论起来,明星和导演在大家眼里总是很特别的,难免生出好奇之心:“那是张然,我特别喜欢《时间囚徒》,拍得真好!”

    “听说《黎明之前》卖了85万一集,这就是2000多万,太厉害了!”

    “这就是张然啊,我家女儿特别喜欢他,说是以后要考他的班,一会儿我去要个签名!”

    ……

    女记者问道:“张导!这几年国内电影市场比较萎靡,很多在国内拿奖的电影票房都比较惨淡,就连张一谋导演的电影的票房都很差。您这部电影和其他的获奖电影有什么不同吗?对票房有什么期待没有?”

    “张一谋导演,以及国内其他导演受欧洲电影,尤其是法国新浪潮的影响比较深。新浪潮最突出的就是反对理性,反对传统,反故事构架,注重表现人的主观体验和心理活动,对普通观众来说可能会比较沉闷。我的电影受美国电影比较深,比较注重故事,有商业上的考虑,可能更符合观众口味一点。至于票房,能够达到2000万我就满足了!”

    班上的学生都看过《爆裂鼓手》,在他们看来,真的是超级好看,超级牛的电影。听到张然才预测2000万,觉得太低了:“张老师,《爆裂鼓手》那么好的电影你的期待值才2000万,也太低了!至少报个5000万啊,不然显得你没信心!”

    “就是,怎么着也该报个一亿啊!”

    “一亿太高了,会被当成神经病的。贾奶亮,你脑子男子进水了吧?”

    圈内人都知道张然是北电的老师,女记者自然也知道,听到贾奶亮他们称张然为老师,不由问道:“张导,这些是您的学生?”

    张然点头道:“对啊,这群猴子是我的学生!”

    学生们不干了:“张老师,在记者面前你应该保护我们的形象啊,就算不夸我们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也不能说我们是猴子吧?”

    “你是我们的老师,要是我们是猴子,那你就是猴王!”

    “对啊,你就是猴王!”

    女记者觉得这群学生十分可爱,笑道:“张导,您跟学生的关系真好,您是带学生们拍戏,还是其他的?”

    “不是,带他们进行异地生存体验!”

    “异地生存体验?”

    张然笑着解释道:“我们班三十个学生。他们每人带着20元的基本生活费,在魔都生存10天,包括住宿、吃饭等。钱不够怎么办?这就要靠他们的双手,去赚钱。在这十天里。他们得不到任何外界援助,还得赚够返回北平的飞机票!”

    女记者吃了一惊:“20元在魔都生活十天,这非常困难,还要赚够机票钱,简直不可能完成!他们完成了吗?为什么要组织这次活动呢?”

    “人很有趣。总要在苦难中成长、磨练,对演员来说尤其如此。如果一个演员的经历苍白如纸,你很难想象他会有出色的演技。要演一个因为失恋而伤痛欲绝的人,那么你起码得有感情经历,如果你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很难将那种状态真实的呈现出来!当然,你可以用技巧来代表,但这种替换的情感,和真实的状态还是有区别的!”

    女记者点了点头,张然的话很有道理。她看看周围的学生,问道:“我可以采访你们班上的学生吗?”

    张然笑道:“如果他们不拒绝,当然没问题!”

    听到女记者要采访,贾奶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咳嗽一声,想引起女记者的注意。

    不过女记者没理他,将录音笔对准了过道另一边的张馨艺,问道:“你们参加这次活动什么感受?”

    “以前在学校,花钱基本不算的。在生存体验的时候。早餐吃一只白馒头也要考虑考虑。第一天我去发传单跑了5幢20层楼房,2000多级台阶,300个房间。在一栋楼里,还被一个大婶指着鼻子骂。最讨厌你们这些发小广告的了!”

    “到魔都进行生存训练这些天,你们累吗?”

    “真的非常累,从来没有过这么累,开头每天回到宾馆是倒头就睡,到后面要好点!”

    “你们是北电表演系的学生,是天之骄子。可是老师让你们去打工,这么辛苦,还被人骂,你们觉得委屈吗?吃这么多的苦,家里知道吗?”

    “从内心来说,真的有点委屈,毕竟吃了那么多的苦。不过,作为演员来说这点委屈不算什么,这是一种修行,当然不可能跟家里说,怕他们担心!”

    “委屈的时候哭过吗?”

    “哭过,那天被大婶骂的时候没有哭,不过等背过身就哭了,真的很委屈。”

    女记者找了几个学生进行采访,了解大家对生存训练的看法,很快她又把采访的重点转移到了张然的身上。张然依然很配合,有什么答什么,尤其是面对《黎明之前》的问题,他回答比较仔细,这也算是帮陈正宏宣传。

    “张导,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采访结束,女记者和张然握了握手,随即又微笑着道,“张导,我是您的粉丝,可不可以跟您合张影?”

    “当然!”张然倒是有些意外,毕竟自己面世的作品少,不过既然是自己的粉丝,肯定要支持的。

    “张导,谢谢您!帮我和我偶像拍一张合影!”女记者站在张然身边,没有太多的动作,但脸上洋溢着开心激动的微笑。

    咔擦

    闪光灯一闪而过。

    女记者再次道谢:“谢谢,张导!”

    回到座位,摄影师好奇地道:“佳佳,没想到你是张然的粉丝,不过他长得还真的挺帅的,当演员绝对没问题啊!”

    “以前不是,但从今天起就是了!”女记者笑了笑道,“以前不是没采访过导演,像他这样导演,我真的是第一遇到!”

    午后时分,飞机在首都机场上空一阵盘旋,慢慢降落了。

    等飞机停稳,众人边说边笑地下了飞机,往出口走。

    出了机场,一股有些浑浊的气息扑面而来,北平什么都好,就是这空气的质量实在差了点。

    贾奶亮仰天长啸:“北平,我回来了!”

    周围的游客都诧异的看着贾奶亮,这小伙子长得倒是不错,可惜就是精神有点问题。

    班上的学生都将脸转到旁边,我不认识这厮!张然给了贾奶亮一脚:“别给我丢人现眼,赶紧滚蛋!”

    班上的学生排着队上了大巴,而张然则上了出租车。坐稳后,张然报出了目的地:“去中关村!”

    五个小时后,张然拿着特效工作室制作的部分视频资料登上了前往洛杉矶的飞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