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10章 梦话
    陈正宏见张然对自己的新戏有兴趣,有些意外,却又是求之不得。张然的学生他都认识,印象也都相当不错:“你真的肯让他们出来接戏?”

    张然笑着道:“大一不准接戏,不过大二有合适的戏,我是愿意放他们出去的。你们东阳正雨的戏我信得过!只是黄圣衣肯定没办法,隔段时间有一部电影的女主角在等着,她没有档期!”

    如果张然没记错的话明年年初《功夫》选角就会开始,并且很快就会开拍。如果黄圣衣接了这个戏,那么很可能就错过《功夫》了。

    黄圣衣诧异地看了一眼张然,有一部大戏等着我?难道张老师的新戏准备找我当女主角?

    “那太可惜了!”陈正宏一声叹息,赶紧从包里取出剧本递给张然道,“这是新戏的剧本,你帮我看看,要觉得你班哪个学生合适,你给我说就是了!”

    夏晓玲的眼睛都直了,自己好不容易在争取到一个演小配角的机会,人家请黄圣衣演女主角还被拒绝了,我为什么就没有这么牛的老师呢?

    “那我拿回去看看,要是有合适的学生,我给你说。”张然倒也不客气,既然有机会,他还是希望给学生铺点路,更重要的是他想用陈正宏这部戏试验一下自己的构想,笑呵呵地道,“后天看片会,咱们详细聊聊!”

    陈正宏点头道:“那行,我们到时候聊!”他知道张然是在带学生体验生活,不想被人打扰,“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体验生活了,你们忙,我们先走了!”

    直到陈正宏他们开着车离去,夏晓玲才回过神来,然后匆匆地往学校里面走,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黄圣衣了。

    黄圣衣知道有电影在等着自己,心里喜不自胜。更加卖力的招呼着顾客。

    摊子前的学生们见到这一幕更加确信,黄圣衣他们卖的是正品。顿时变得踊跃起来。更重要的是小样的价格特别划算,比在专柜买要便宜很多。就拿面霜来说,5g的面霜小样只要3块钱,在专柜买一盒50g的面霜要80块。

    晚上七点收摊的时候,几个女生一算账,小样卖了将近一半,一共赚了433块。一个人能分70块。

    黄圣衣十分得意,走起路来都目不斜视,神采飞扬,好像怀里揣着500万似的。

    张然对她们的表现很满意,可惜这个生意不能长久,手里的小样卖完就没了,不可能跑去再找自然堂要。当然这不该他操心,他只需要做好监管,保证整个活动顺利进行下去就行。

    回到青年旅馆。郭珍和姚欣桐交了房钱,直接回房间了。张然他们则需要登记,不过这时一个问题摆在了张然的面前。他预定了六间房,现在五间住满了。也就是说他得跟三个女生住一间。

    其实这本来也没什么,青年旅馆混住很正常,跟火车软卧车厢其实是一回事,火车睡卧铺分男女吗?只是这话要说传去就难听了,作为品行端正的社会主义好老师,他觉得能避免的还是尽量避免。

    张然在前台问了一下,服务员告诉他,其他房间已经满了。张然没有别的办法,不可能还去在肯德基熬一宿。只能这样。

    捧着毯子来到自己房间,张然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置。感觉还不错。房间摆着三张上下铺的木床,有电视,有桌柜,还有独立卫生间,整个房间非常干净。

    张然把毯子放在靠门的下铺,刚要铺,看到刘一菲把床单放到了旁边床的上铺,赶紧道:“包子,你去找王洛丹,跟她换下床位,你就住王洛丹她们房间。”

    刘一菲跟黄圣衣、王洛丹最熟,这两天又跟边萧萧混熟了,处得相当好,不过其他人并不熟悉:“师父,我跟邓邓姐和萧萧姐是一个小组的,我要和她们住在一起!”

    张然摇头道:“不行,这寝室有男的,你住不方便!”

    刘一菲道:“有什么不方便的,邓邓姐她们都住这里!”

    张然皱眉道:“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她们跟你不一样,要是你妈知道了,还不拿把菜刀把我砍死啊!”

    刘一菲抗议道:“我妈妈才不会那么野蛮呢,再说了,她又不知道,我不会告诉她的!”

    张然想了一下,也没再坚持,刘晓丽好歹也在美国呆过,不会那么封建的,就道:“那好吧,不过你晚上睡觉不准打呼噜啊!”

    “我才不打呢!”刘一菲冲张然作了个鬼脸,高兴的整理起自己的上铺来。

    等床铺好,张然到其他寝室转了转,问了问班上学生今天的情况。这一天的情况,比昨天稍微好点,但并没有改善太多,都是在发传单、促销之类的工作,大部分人在外面跑辛苦一天,只是挣够了食宿的费用,距离150差得很远。

    只有曹炳坤他们组的情况好一些,他带着自己组的几个同学跑到外滩卖起来水。旅游景点的水比较贵要卖两块一片,而从超市批发只要几毛钱,卖一瓶水能赚一块多。不过现在十一月,天气比较冷,卖水的生意也不是特别好。如果放在七八月份,生意应该会很火爆。

    回到寝室的时候,三个女生正在商量明天去哪里卖小样的事,最终她们决定去华东师大。不过她们也意识到卖小样不是长久之计,卖完就没了,于是又开始商量小样卖完该做什么。

    到了十点,女生们要洗澡换睡衣,张然就被赶出了寝室。

    张然也没什么事做,在前台问了一下什么地方能上网。在服务员的指引下,他来到后面的电脑房上午。里面有六台电脑,有两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在上网。

    张然打开邮箱看了看,没有新的邮件,就打开网页查看起最近两天的新闻来。

    最近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新闻,张然看了一会儿,便离开电脑房。他回到寝室的时候,黄圣衣正在给刘一菲吹头发。刘一菲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暖风吹在头顶的舒爽,惬意感染上心头。

    黄圣衣看到张然。就道:“张老师,来帮你的宝贝徒弟吹头发吧!”

    张然哼了一声:“她又不是才五岁。还要别人帮她吹头发!”

    刘一菲冲张然作了个鬼脸:“我才不稀罕呢,臭师父!”

    张然不理她,坐在自己的床上,翻看剧本。

    “茜茜,好了!”黄圣衣挽着她柔顺的头发,好似流瀑般放开,手感很舒服。她伸手将电线拔了出来。绕好,交给了刘一菲。

    到了十一点,张然关掉房间的灯,让三个女生睡觉,他自己则拿着剧本和凳子在房间门口看剧本。

    剧本的情节很简单,李春天从加拿大回国修美术,与三个美术学院的学生高原、司徒南、彦真,成为欢喜冤家,友情。爱情就此上演。

    很狗血的故事,不过偶像剧基本上都这样,没有不撒狗血的!

    其实国产偶像剧最大的问题在于服装寒酸、场景布置简单、人物造型土、人不够帅。《一起去看雷阵雨》主角穿美特斯邦威就不说了。《奋斗》算是质量比较高的剧,但里面的服装同样不怎么样。尤其是马伊丽,她演的夏琳还是学服装设计的,但服装品味却只能用雷人来形容。事实上,《奋斗》里的服装都是演员自己的,和大部分国产电视剧相同,剧组不愿意在服装方面多花钱。

    相反韩国在时装和造型方面是真的舍得花钱,就拿《来自星星的你》来说,女主角全智贤有145个造型,男主角换了118套衣裳。两位主演的家中布景超过500万人民币。主演的车全是梅赛德斯-奔驰。服装上,更是全线大牌。

    不过。国产偶像剧不行也不能完全把责任归到服装搭配上,国产剧有审查制度。一部剧从拍摄到播出,最快也要半年的制作周期,就算是选择当季最流行的元素,等到电视剧播出的时候就过时了。而韩剧是边拍边播,走在流行前沿是顺理成章的。

    张然想用这部戏做个试验,从欧美直接引进服饰对电视剧进行包装,看看观众的接受程度,看看是否能够营造出一两个爆款,为以后做影视衍生品开发练兵。

    在美国电影的票房只占电影全部收入的20%,真正赚钱的是衍生品。在美国电影衍生品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包含形象授权、玩具、服装、饰品、游戏等上下游全产业链。2009年,北美电影总票房105亿美元,而好莱坞授权开发商品的产值高达90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的贡献来自于衍生品;《冰雪奇缘》中爱莎公主穿的裙子一年在美国的销售量达300万条,片方光靠卖裙子就能挣到4。5亿美元。

    只是国内要做电影衍生品很难,张然重生前国内也没很好开发衍生品的商业案子。不过张然有信心,只要自己的平台搭建完毕,就可以将众多的产品整合在一起,形成完整的系统。

    看完剧本,时间已经快两点了。万籁俱寂,整个世界都已陷入安眠。

    张然扫了眼四周,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轻轻搁下凳子,来到自己的床铺前。他衣服也不脱,直接揭开被子躺了进去。

    就在此时,刘一菲说话了:“师父是大骗子!”

    张然以为她也醒了,便道:“你这臭丫头是不是欠揍啊?”

    刘一菲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两秒钟后她又呢喃地道:“师父,你陪我一起卖冰糖葫芦嘛!”

    张然一怔,明白原来是在说梦话。这丫头这么喜欢卖冰糖葫芦啊!

    隔了两秒钟,刘一菲又道:“师父,你陪我嘛,要是你陪我卖冰糖葫芦我就亲亲你!”

    张然一头黑线,这丫头,胡说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刘一菲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洗脸,同时对张然道:“师父,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你猜我梦到了什么?”

    张然不假思索地道:“梦到你跟我一起卖冰糖葫芦!”

    刘一菲手一颤,手里的洗面奶掉在了水盆里。她从卫生间里探出头,诧异地问:“师父,你怎么知道?”

    张然笑道:“我听到你说梦话了!”

    刘一菲愣在原地,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梦中师父不跟自己去卖冰糖葫芦,自己亲了亲师父,他就跟自己一起去卖冰糖葫芦了。自己不会说出来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