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06章 男女合宿
    很多路人向这边看来,目光中充满了鄙视。

    中年人见状,满脸无辜地道:“各位评评理,我从这边路过,这个女孩非要给我塞传单,我看她怪不容易的,就收了传单,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手,她竟然说我摸她!我又不是故意的,怎么就成耍流氓了?”

    中年人话说得不卑不亢,极有调理,周围的人听了都觉得姚欣桐小题大做。

    姚欣桐委屈地道:“大家别听他胡说,他明明是故意,抓着我的手不放!我喊流氓他才放的!”

    中年男人提高嗓门,质问道:“你传单给我,我好心接过来,干嘛要血口喷人?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明白了,你这是碰瓷!说我耍流氓,然后想私了,故意要讹我钱是不是?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怎么做这种事?你对得起家里的父母吗?”

    姚欣桐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耍流氓摸自己的手,还诬赖自己碰瓷,心里委屈得要命,眼泪在眼眶打转:“你胡说,明明是你耍流氓!我才没有诬赖你!”

    张然本来觉得摸下手不是什么大事,姚欣桐这种娇气的女生就该多经历点事,这样才会成长。以后进了娱乐圈肯定会受各种气,各种委屈,佟丽娅那么漂亮都有人指着她的鼻子说,长成你这样还当什么演员。姚欣桐这么娇气,真的很难在这个圈子呆下去。

    尽管他很不喜欢姚欣桐的娇气,但终究是自己的学生,就像做家长的,对自己的孩子有再多不满,那也不容别人欺负。他看到中年男人得意洋洋的模样,有些搓火,走过去将中年男子的衣领攥在手中,单手将他拎了起来,狠狠地道:“你这个老不休,调戏小姑娘你还有理了!”

    “干什么?你放开我!”中年男人吓坏了。大叫起来。

    “下次再看到你调戏小姑娘,打断你的狗腿!滚!”张然松开了手,中年男人的脚重新落地。

    围观人吓了一跳,这人好强悍。单手将一个成年人拎起来?是练家子吧!姚欣桐捂住了嘴巴,简直惊到膜拜,张老师太恐怖了,力气好大,就像奥特曼!

    “你给我等着!”中年男子淋湿的裤裆。丢下一句狠话跑了。

    “张老师,刚才那个人耍流氓!”姚欣桐本来没哭,此时看到张然算是找到了靠山,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就像小孩子摔倒了,旁边没有大人,爬起来就自己又跑了,如果旁边有大人,肯定要哭上几声。

    张然最讨厌哭哭啼啼的了,大喝道:“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

    姚欣桐吓了一跳。不知道张然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凶,想哭又不敢哭,心里委屈得要命,站在原地不住摸眼泪。

    “别哭了,这么大的姑娘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把传单分我点,我帮你!”张然的声音再次响起,姚欣桐心里顿时心里暖暖的。虽然张老师凶巴巴的,但人还是很好的。

    张然直接从姚欣桐手里拿走了一大半传单,开始向路边的行人分:“阿姨,看看吧。家乐福打折了!”

    晚上八点半,张然带着两个女生来到华山路上戏门口时,不少学生已经在那里了。绝大部分人都没有了往日的活泼,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这一天他们从早跑到晚。真的累坏了!

    张然抬头看着上戏低调大气的校门,知道走进去,往左就是上戏的剧院,带着一个小巧的广场;再往前就是宿舍。

    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四年,这里有他的痛苦,也有他的甜蜜;有他的欢笑。也有他的眼泪。他很想进去走走,看看梧桐树,老洋楼,看一场话剧,重温往日的温暖。但终究没有进去,或许是近乡情更怯吧,他心里本能的有些畏惧。

    班上的学生66续续都到了。

    张然问了一下每个人的情况,几乎所有人都碰了很多的墙,不过也基本上都找到了活。要?王俊毅他们做起洗车工,洗了个小时的车赚了25块;曹炳坤在全聚德学过厨师,带着两个同学,在路边餐馆找到了活。

    大部分人都做得不错,基本上把住宿费赚够了,只有三个是例外,黄圣衣、边萧萧、刘一菲!

    这真的出乎张然的意料,黄圣衣好歹也是本地人,平常也聪明伶俐的,怎么会是这个结果?追问之下才知道,黄圣衣嫌打工太麻烦,就跟刘一菲和边萧萧用身上的钱批了几十块一元的小商品,跑到交大门口摆摊。三个美女卖东西,生意相当不错,没想到城管来了,所有的东西被没收了。她们再想去打工,已经来不及了!

    张然觉得她们这个想法挺不错的,光靠个人,光靠打工很难完成最后的任务,必须联合集体的力量,必须动脑子才有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不过张然也不点破,这些需要他们自己去悟,笑着对班上的学生道:“现在咱们去找住的地方。在交大那边一家青年旅馆,最便宜的六人间三十块一个床位!干净卫生,可以洗澡,是最理想的住所了。你们出去找事做,肯定得干净整洁,脏兮兮的谁会雇你们。这也是我唯一能帮你们的,其他的只能靠你们自己。”

    班上很多学生都不知道什么是青年旅馆,张然简单给他们介绍了一下。

    青年旅馆以薄利多销为经营原则,一个房间里面会有几张上下床,像大学宿舍一样,不同的是你的室友,可能是男的、女的、法国人、美国人等等。

    旅馆的设施简单温馨,而且一切都是自助式的,最主要的是价格很便宜,因此青年旅馆很受喜欢新鲜、自由又囊中羞涩的年轻人,背包客等人群的青睐。

    张然所说的青年旅馆离得不是很远,不过走路还是要走半个小时。虽然大家白天忙了一天,都非常累,但没有人提出坐车,为了省一块钱,都宁愿走路过去。

    四十分钟后,张然看到了路边的旅馆,蓝色招牌上写着“梦旅人”。他招呼一声。大踏步向旅馆里走去。

    走进青年旅馆,张然看了一眼,前台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年轻的服务员。他走过去冲中年男子点点头。然后说道:“我们是从北平来的,可能要在这里多住几天。今天住三十个,你们还有房间吧?”

    “有房间!这么多人,你们是来旅游的吧?”前台的中年男人看了一下张然身后的人群,笑着冲他眨了一下眼睛。怎样。我演得还不错吧?

    张然做事向来有计划,带学生到外地自然不敢马虎,在住宿上肯定要保证学生的安全。去东京前他就联系了这家青年旅馆,并且预付了定金。昨天他再次给旅馆打电话,说明今天到,让旅馆方面留六个房间,并讲明了原因,让对方配合自己。

    当然,这些他不会告诉班上的学生,要是告诉学生。那他们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不会感觉到有压力了。

    张然冲旅馆的老板一笑:“对,旅游的!”然后转头道:“黄圣衣、边萧萧、刘一菲,你们三个先等着,其他人过来登记住宿!”

    青年旅馆一般需要自己铺床,这家也是如此。学生们登记完,服务员开始给大家毯子。同时,中年男人告诉大家,旅馆有厨房、有洗衣机,有电脑可以上网。不过上网要收费,一小时五元。

    老板交待完,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摆在大家的面前,青年旅馆很多都是混住。这家也是。入住的三十个人中,有十四个女生,十六个男生,也就是说,有一间房将是两个女生和四个男生混住。

    女生自然不愿意跟男生混住,王洛丹第一个道:“我不跟男生住一间寝室!”

    “男生不爱干净。臭死了,我不要跟他们住!”

    “张老师,你住哪间,我”张馨艺本来想说,我跟你住一间。当张然冰冷的目光扫过来,让她浑身一冷,赶紧闭上了嘴巴。

    男生们也都不乐意,当然大部分都是嘴上不乐意,心里是激动不已!竟然是男女混寝!太刺激了!

    北电对学生公寓还是管得比较严的,女生进男生寝室问题不大,男生进女生寝室真的是机会不大。没想到这次出来,竟然安排男女混寝,简直太令人激动了!

    不少人都在心中大呼,张老师万岁!

    只是男生们不敢表现出来,班上小辣椒太多,动不动就是掐掐功,要不就是白骨爪,下手太狠了。贾奶亮义正词严地道:“张老师,我不要跟女生合住,这太不方便了!孔子教育我们,食色,性也,啊,不是,男女授受不亲!怎么能住在一起呢?”

    “对啊,我也不要!”

    “要是我女朋友知道我跟其他女生住一个寝室非打死我不可!”

    张然见们学生吵成一团,都在那里推辞,就道:“你们都不愿意住,那只能我来点了!”听到张然要点人,男生们都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的望着张然,就像一群等待喂食的鹅。张然的目光在女生中扫了一眼,李心悦家里都是当兵的,赵珂也是部队出来的,没那么多讲究,当即道:“心悦,你跟赵珂住混合寝室,怎么样?”

    李心悦和赵珂都没意见,她们一个是老师,一个是班长肯定得带头。男生们听到李心悦住混合寝室就激动了,据调查男生暗恋女老师的过三成,在o1表本这个比例应该过五成。男生们一个个都快将脸伸到张然的面前了,生怕张然不点自己的名字。

    王俊毅眼珠一转,大声叫道:“张老师,佛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既然大家都不愿意住,那还是我来吧!”

    “张老师,我愿意,我来!”

    “我,张老师,王俊毅睡觉打呼噜,会影响李老师休息的。我睡觉睡得跟死猪似的,绝对不会制造半点噪音,绝对不会影响李老师休息!”

    张然对这群家伙无语了,刚才还假装不愿意,现在生怕自己不点名,喝道:“都给我闭嘴!”他打定主意吵的一个不选,偏偏不让他们如意,当即点道:“周正,你带个头,曹炳坤,高航,张海,你们三个跟周老师一起住混合寝室!”

    三个被点到的男生面带微笑,没有被选中的幽怨地看着张然,张老师,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啊,我很你!(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