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03章 出发魔都
    吃过早饭,张然慢悠悠地走进表导楼,走进了01表本的教室。

    班上一半的学生已经在教室里,都换上了戏服,等着交作业。

    他们一直知道张然厉害,但东京电影节之后他们才发现张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东京电影节两项大奖,更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捧出两个影帝了,就连周杰轮这个没演过戏的,都备受好评。

    张然曾经对他们说过,好好学习,不要急着出去拍戏。只要你们好好学,别人不找你们拍,我找你们拍!所以班上的学生都跃跃欲试,准备在张然面前好好表现。

    此刻,他们看到张然进来,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对着张然叽叽喳喳地说不停:“张老师,你来了!”

    “张老师,《爆裂鼓手》在日本好受欢迎哦,给我们讲讲电影节的事吧?”

    “对啊,讲讲吧!”

    张然在学生们面前向来随意,就聊起自己在电影节的所见所闻。很快就把班上的学生侃得晕头转向,山田洋次、吕克贝松,这都是大神级的人物啊,张老师古人厉害……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张然下一部电影成本9000万美元,不但会请吕克贝松做制片人,而且打算请基努里维斯、阿德里安布劳迪,恐怕就更无语了。

    没多久,班上的学生到齐了,李心悦和周正也到了。张然就和两位老师坐在一起,开始检查学生的作业

    表演系学生交作业往往需要准备道具,需要布景,准备录音带。01表本大一的时候也会布景,也有音乐,但现在这些都被张然禁止。让学生单纯的表演,用外部动作、内部动作、语言来表现人物,呈现故事,他是在按照贫困戏剧在要求学生。

    学生一组一组轮流上台表演,演的都是指定小说、话剧的片段。其他的学生演得不错。就是王洛丹和贾奶亮的表演让人难以满意。贾奶亮演戏向来浮夸,这次犯人表演却扭扭捏捏,畏手畏脚,他扮演的人物明明是怒气爆发。竟然让他演得平淡如水。

    张然有些恼火,这种戏都演成这样,显然没有下功夫。他的脸沉了下来:“叫道:”贾奶亮,你搞什么鬼,演的什么玩意?你告诉我。人物的心里状态是什么样的?”

    “愤怒!”

    “愤怒到什么程度?”

    “想打人!”

    “从大一到现在,我反复强调,表演不能演情绪,要组织出具体的动作。既然你愤怒得想打人,那就把相应的动作拿出来,你就打呀!你怕什么?王洛丹是老虎吗?”

    “那我打了?”

    “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啊!”

    贾奶亮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酝酿好情绪,冲王洛丹大喊一声:“你这个贱人!”

    说着,他抬起巴掌就朝汪珞丹扇去,可他的手掌距离王洛丹的脸还有二十多厘米的时候就收力。轻轻的在王洛丹的脸上摸了一下。

    张然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贾奶亮,你这是打人啊?有你这样打人的吗?你这演得是愤怒的丈夫打老婆吗?你演得是西门庆调戏小姑娘!”

    班上的学生笑成一团,“被调戏”的王洛丹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贾奶亮这小子平常就很猥琐,配合他刚才的动作确实有西门大官人的风范。

    贾奶亮虽然脸皮厚,此刻却是一张脸通红,辩解道:“张老师,你说王洛丹这小身板,我要是一巴掌过去,她还不给打坏了。”

    张然一向反对演假戏,他希望看到真实可信的表演。打耳光这种戏他希望来真的。当然,真打并不意味着真的要结结实实的抽在脸上,要是一巴掌把对手戏的演员脸打肿了,那接下来的戏就不好演了。他说的真打是打人者要学会收力。同时被打者也要学会配合。这样三分的力量打在脸上,能演出十分的效果来。

    传统电影里的耳光戏,受舞台剧影响,一般都玩假打蒙太奇,即一方扬手假装一巴掌打过去,一方则不无夸张地一捂脸。此时,镜头一转,被打者脸上就会夸张地出现事先做上去的五根手指印,血红血红。改拍录影带之后,耳光戏在表演上就广泛地采用了反切法,就是打耳光的演员先把手贴在吃耳光者的脸上,然后用力向外抽开,剪辑的时候倒过来播就行了。

    不过拍戏的过程一旦打了六七条之后通不过,往往演员比导演更急,就会主动建议不如来真的。当然来真的也很麻烦,三线打一线,片酬低的抽片酬高的,就比较微妙。比如一个四线小演员要打刘德华的耳光,绝对是诚惶诚恐,他会考虑很多,万一刘德华打疼了,万一打重了,那后果会不会很严重?不敢轻易下手。

    贾奶亮和王洛丹没有演过打耳光戏,拿捏不好倒也正常。张然当即上台给贾奶亮和王洛丹讲怎么打,怎么配合,然后让他们重新来。

    贾奶亮重新酝酿情绪,喊声一声“你这个贱人”,一巴掌向王洛丹扇过来。这一次他没有收力,狠狠地扇了过来,只是他的巴掌离王洛丹的脸有五六厘米远,扇的完全是空气

    张然真的是有抽贾奶亮的冲动,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贾奶亮,你演得还能再假一点吗?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不会暗恋王洛丹,舍不得打她的吧?”

    贾奶亮听到这话顿时急了:“张老师,你别乱说,丹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喜欢打女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打就是了!”

    表演重新。

    贾奶亮酝酿好情绪,眼中闪现着愤怒的火花,大喊一声“你这个贱人”,一巴掌向王洛丹扇过去。

    这一回,贾乃亮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扇在了王洛丹的脸色,耳光无比响亮。教室里的其他人都被震住了,贾奶亮这厮太禽兽了,真下得去手啊!

    王洛丹完全被打傻了,捂着脸,泪眼朦胧地看着贾奶亮说不出话来。

    贾奶亮也有些傻了,立刻蹲下。不住的求饶:“丹丹,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没事吧?刚才,我太投入了!”

    张然看着贾奶亮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才是贾奶亮的浮夸风格,像他这种愣头青演戏不懂得控制,特别容易过火:“贾奶亮,要注意控制,王洛丹的脸都给你打肿了。”

    贾奶亮自知理亏。低头道:“张老师,我以后会注意的!”

    王洛丹虽然脸火辣辣的疼,但并没有怪贾奶亮的意思:“张老师,你就别怪他了,我没事,这不都是为了拍戏嘛!”

    张然听到王洛丹这么说,微笑着点头。虽然班上的学生演技都还很嫩,但专业精神有了。这一点很重要!只是他看着王洛丹脸上清晰的巴掌印有些犯愁,明天还要进行生存体验呢,站起来道:“贾奶亮带丹丹去医务室。脸上的肿得赶紧消掉,不然明天就麻烦了。”

    贾奶亮和黄圣衣带着王洛丹去医务室消肿去了,其他人继续表演。

    直到十二点半,所有的作业才检查完,学生们纷纷结伴相吃饭去了。临走的时候,张然告诉他们,下午两点准时到教室,有重要安排。

    张然带着李心悦和周正到了食堂三楼的呱呱食街,一边吃饭,一边聊接下来的安排。

    带学生们到魔都进行生存体验开学的时候张然就跟李心悦和周正讲过。并且商量过具体的步骤,只是因为曹炳坤住院,拖到了现在。

    下午两点,学生来到教室集合。都好奇地看着张然,不知道他有什么重要安排。

    张然见学生们一脸期待,打开包,从包里取出一叠火车票来。这些车票是昨天在工作室的时候,让邱元旭帮自己订的。他看着班上的学生,缓缓地道:“这是今天晚上七点半前往魔都的火车票。是为我们大家准备的。接下来的十天,我们需要将在魔都进行生存体验。”

    听到晚上去魔都,整个教室顿时沸腾了。

    贾奶亮抢先问道:“张老师,什么是生存体验?”

    张然解释道:“很简单,大家每人带二十块钱,在魔都生活十天。我一直对大家讲,观察生活不如体验生活。有些东西光观察,没有体验,那是没有效果的。不过现在我要对大家说,体验生活不如真正地生活。上学期观察生活练习的时候大家都到外面打过工。但我们现在要做的要困难很多,你们得像普通的打工者那样去求职去工作。你们只有二十块钱,如果你们做得不好,那只能露宿街头,你们会面临真正的生存压力。这回,你们要真正的走进生活,去体会生活的酸甜苦辣,而不是像从前那样轻松。”

    听到二十块钱,在魔都生活十天,学生们并没有觉得有多困难。黄圣衣就是魔都的,不少人在魔都有同学。大家就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商量着带什么东西,到时候怎么玩。

    “圣衣,你可是地主,到时候可要带我们到处看看,外滩、东方明珠,还有魔都有什么好吃的你也要带我们去尝尝!”王洛丹拉着黄圣衣的胳膊欢天喜地地道。长这么大她还没去过魔都呢,正好利用这次机会去好好转转。

    “没问题,我带你们到场逛逛,先去外滩、南京路逛逛,然后带你们去城隍庙吃好吃的,晚上丹丹你就住我家。”黄圣衣拍了拍胸口,豪气十足地道。难得全班同学到魔都去,肯定要好好招待,她可不是小气的人。

    “对啊对啊,圣衣,机会难得。这次我们顺便把家长见了嘛!”王俊毅笑嘻嘻地看着黄圣衣,厚颜无耻地道。

    “滚!臭不要脸的,谁跟你见家长?”黄圣衣直接给了王俊毅一脚。

    其他人都笑做一团,王俊毅这家伙,除了贾奶亮,就数他不要脸!

    李心悦见学生们一个个兴奋不已,就跟要出门旅行似的,轻轻摇头。你们高兴得太早了,你们以为只是二十块钱生活十天那么简单?还有很多条件你们张老师都没有说出来呢!到时候有你们哭的。

    张然拍拍手,示意学生安静:“现在大家回去收拾东西,每人就带一身换洗的衣服,不要大包小包的,我们不是去旅行,除了换洗衣服和生活必需品,其他的都不要带。两个小时候之后,我们在操场集合!现在解散!”

    哗啦

    学生们都站起来,欢天喜地地往教室门口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