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97章 我顶你个肺啊
    雷鸣般的掌声海潮似的荡漾开来,简直可以将剧院的屋顶掀起。尤其是现场的观众,几乎所有的都站了起来,用掌声向冯远怔致意。

    《带血的音符》剧组陷入了沉默,张知亮更是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他妈怎么回事,他们竟然得奖了!这怎么可能?

    冯远怔虽然希望能获奖,但知道自己拿奖的希望不大。此刻,猛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询问似的看向张然,意思是说真是我,没听错吧?

    张然微笑着张开双手,给他来了一个拥抱:“没错,就是你!看来我们都小看评委们了,他们都是艺术家,对一部作品肯定有自己的看法,怎么可能轻易被别人左右自己的观念!咱们拿这个奖是众望所归,你听这掌声!”

    张婧初和周杰轮也过来跟冯远怔拥抱,冯远怔人很好,在表演上教会了他们很多。现在冯远怔得奖,他们都为他开心:“远怔哥,你拿奖了,恭喜!”

    与张然他们拥抱之后,冯远怔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会心的笑容,走向颁奖台。

    冯远怔从詹妮弗-杰森-李手中接过最佳男演员的奖杯,无数往事浮上心头,感慨地道:“能够拿到这个奖项,我要感谢很多人,感谢张然导演,感谢婧初,感谢杰轮,感谢《爆裂鼓手》剧组的全体工作人员。不过我最想感谢的是我的老师,梅尔辛女士!

    十多年前,我在德国学格洛托夫斯基训练法,她就像妈妈一样对我多加关照。不过在德国我演不到想演的角色,我很迷茫。她觉得这根本不是问题,认为我可以教学。当老师。但我还是想做演员。终于有一天,我告诉梅尔辛,我决定回国做演员。她非常生气说。你走吧,走吧!回国之后我给她写过好几封信。她什么也没回。我知道她在生我的气,我也没有勇气去见她。虽然这里是东京,而她远在柏林,但我还是想对她说,妈妈,我爱你!”

    这番饱含着深情的感言打动了在场的很多人,其中一些女性眼眶都有些湿润了。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更加用力的鼓掌。整个大厅好似发生了海啸一般。

    冯远怔捧着奖杯如同凯旋的英雄回到座位,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可以对自己的老师说,我还是想做演员,我的选择没错。现在他有资格说这句话了!

    张婧初从冯远怔手中拿过奖杯,看了看,然后得意得冲张知亮他们晃了晃,我们得奖了,你们的阴谋诡计不起作用!

    《带血的音符》剧组成员脸色十分难看。《爆裂鼓手》错失观众选择奖时,他们一个个幸灾乐祸,现在脸色都火辣辣的。就像被人狠狠的闪了一耳光。张知亮抬头冷冷的注视着张婧初,阴沉的脸黑得快要滴出水来,眼睛一片血红。别高兴得太早了,走着瞧,有你们哭的时候!

    颁奖礼还在继续,接下来日本导演中江裕司凭借《冲绳小芙蓉》获得了最佳导演奖,以色列电影《折翼》获得了评委会大奖。

    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奖项了,最佳影片,金麒麟大奖!

    这时。评委会主席吕克贝松手里拿着一个信封走上舞台,他是最佳影片的颁奖者。

    此时此刻。整个大厅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几乎所有人的心跳走在加速。

    最紧张的无疑是《上帝之城》剧组。他们是呼声最高的剧组,可到现在他们只获得了一个观众选择奖,他们不想错失最后一个奖项,当然也是最大的奖项。

    其他一些评价不错的剧组也在暗自鼓劲,媒体评价并不能左右评委的判断,很多媒体评价不错的电影并不受评委的待见,因此各个电影节经常都是黑马不断,这自然也令他们抱着一份希望。

    张然是最放松的,能拿到最佳男演员奖已经是奇迹了,再拿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不是没拿过最佳影片奖,这次拿不到也没什么,张然相信自己未来会拿下很多最佳影片奖的。

    周杰轮没有多想,剧组已经拿奖了,他非常满足了。虽然《爆裂鼓手》不得不退出金马奖,很是遗憾,但金马奖能够跟东京电影节比吗?这可是国际电影节,世界的舞台。自己的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就登上了国际舞台,还拿了奖,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

    冯远怔虽然也看着舞台,但他的心早飞到其他地方去了。他想起当年在柏林求学的心酸,想起老师对自己的关怀,想起这些年来的努力,他内心激动得不能自持,不自觉便湿润了眼眶。

    张婧初看看台上的吕克贝松,又看看张然,她知道张然参加电影节就是冲着吕克贝松来的,在张知亮他们使坏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拿下这个奖,那就说明《爆裂鼓手》得到了吕克贝松的认可。因此,她心里对这个奖项充满了期待。

    希望我们能拿下这个奖项!

    张婧初双手合十,默默的祈祷着。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吕克贝松的身上,都在期待着他公布最后的结果。

    就在此时,吕克贝松终于拆开了信封,目光一扫,凑到麦克风前,大声宣布道:“获得第十五届东京电影节最佳影片的是,中国电影《爆裂鼓手》!”

    张然听到《爆裂鼓手》的时候愣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了冯远怔一眼,不想冯远怔也是一脸的茫然。他又向四周看了看,周围其他剧组的人都站了起立,看着自己,微笑着冲自己不断的拍手鼓掌。

    得奖了!最佳影片!在电影的世界里真的有奇迹!

    霎时间,张然只觉从头到脚被一阵电流激过,整个人都禁不住颤抖了一下。强烈的幸福感在内心爆裂开来,他举起自己的双手猛地站了起来,用力地挥了两下。如果不是在颁奖现场,他简直要大喊起来。

    “张然。拿奖了,我们拿奖了!”张婧初喊了一声,直接扑到张然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部电影,这个奖项真的来得太不容易了!

    “哈哈。在绝对实力面前,阴谋诡计是没用的!”冯远怔站了起来,给了张然一个拥抱,大笑着道。

    “导演,你太吊了!金麒麟大奖啊,我做梦都没想到!”周杰轮拥抱了张然一下,用力地鼓着掌。

    “我顶你个肺啊!”张知亮看着欢庆庆祝的张然,感觉自己好像被打了一个闷棍。郁闷无比,这小子竟然连最佳影片都拿下了!

    评委就五个人,其中李知毅站在自己一边,说《爆裂鼓手》的坏话,在这种情况下,怎看都不可能拿奖的。却没想到《爆裂鼓手》不但拿到了奖,而且拿到了两项大奖,其中包括最佳电影奖。这太出乎意料了!

    张知亮感觉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下不得,憋得人心里特别难受。他喘了好几口气。才平息过来。这太他妈难受了,他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其他剧组的人都在鼓掌,就连《上帝之城》剧组的人都在鼓掌。大厅内观众掌声就更加热烈了。大家都看过《爆裂鼓手》,他们喜欢这部电影!

    短暂的庆祝后,张然迎接着热烈的掌声,带着内心满满的激动,走上了东京电影节的颁奖台。

    看着年轻的张然,吕克贝松想起了从前的自己。岁那年,他凭着一腔热血拍成了第一部电影《最后决战》,并一举成名。他笑着拥抱了一下张然,道:“你的电影非常棒。我很喜欢!”

    “谢谢,吕克-贝松先生!”张然开心地笑道。对他来说吕克贝松这个句话。比金麒麟大奖重要得多。《爆裂鼓手》是他的敲门砖,现在他真的有机会敲开大门了。

    从吕克-贝松手中接过奖杯。冰凉的触感传入掌心,张然的心中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他站在话筒前,心潮澎湃。

    张然并没有准备获奖感言,不过对表演系老师来说这真是什么问题,笑着道:“几天之前,大家都在说评委们都不喜欢我们的电影,没想到会实在这个结果,简直像做梦一样。在这里我要感谢很多人,具体名字就不念了。感谢剧组所有的演职人员,没有你们的努力就不会有这部电影,这个荣誉属于我们大家!”

    说到这里张然顿了一下,看着台下的张知亮,微笑着道:“当然,我要特别感谢张知亮导演。虽然跟他合作的时间不长,但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没有张知亮先生,《爆裂鼓手》不会是今天这个效果,我也不可能拿到金麒麟大奖,谢谢!”

    说完,张然没有再废话,直接走下台,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此次东京之行,真的是风波不断。张知亮他们不断挑事,早已超出了张然容忍的底线。他是年轻人,有属于年轻人的脾气。你既然敢向我出拳,那么有机会我一定会打你的脸!更何况他已经将张知亮他们看成不死不休的敌人,竟然是敌人,有反击的机会,他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张知亮一张脸气得铁青,看着张然握着金麒麟奖杯,春风得意的向这边走来,觉得一口气直蹿脑门,说了一句“我顶你个肺啊”就眼前一黑,瘫倒在了椅子上。

    “说得对,真的应该谢谢他们!”周杰轮毫不掩饰地道。他说的是真的话,要不是张知亮他们,这部戏根本轮不到他来演。当然他不会感谢张知亮他们,凭借在《爆裂鼓手》中的表演,他是有希望拿下金马奖最佳新人奖的,现在全泡汤了。

    “好漂亮的奖杯啊,可惜不是纯金的!”不未等张然落座,张婧初迫不及待的抢过奖杯,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张婧初把玩了一番,正准备向张知亮他们嘚瑟一下。《带血的音符》剧组有人发出一声惊呼:“导演,导演,你怎么了?快来人啊,快叫医生!”

    张然看着人事不省的张知亮有些诧异,心想,不会是被我们的奖项给刺激的吧?这心理承认力也太差了吧?要是我学孔明,来个骂王朗,岂不是要搞出人命来?

    组委会的人叫来了救护车,众人七手八脚地把张知亮抬上了救护车。一片嘈杂声中,第十五届东京电影节落下了帷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