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88章 雅蠛蝶
    坐在电车里,张然与身边的翻译卢东波漫天漫地的聊着。

    只是聊了一阵,张然就不想跟这个人聊下去了。动不动日本怎么样,中国怎么样。拜托,我是出来玩的,不是来听你秀优越的!

    看了几分钟窗外的风景,扭过头来时,张然现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少女长得颇像杨迷,就是脸比杨迷脸摇圆些,个子要矮一点。不过少女似乎有些不对,眉头紧皱,脸颊通红,白皙的肌肤浮现一层粉嫩。她的身子不自然地扭动,神色间除了厌恶之外,还闪过一抹惊慌。

    张然目光顺着少女的身子向下移动,看到一只男人粗壮的大手正按在她的臀部。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哦,这里是日本,用这些词语用得好像不对,应该说继承了日本淫民的光荣传统!

    张然目光后移,落在了色狼的身上,意外的是下手的人竟然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头整齐亮,脸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着西装,看上去相当颇为儒雅。这是传说中的斯文败类啊!

    中年男子和女孩贴得比较紧,他的脸向上仰起,看着车顶,仿佛眼前的少女根本就不存在。不过他的手在却一点点下向滑动,大有越过短裙,伸入内部的趋势。

    张然用胳膊碰了碰卢东波的胳膊,示意道:“有色狼骚扰小姑娘,车上有警察吗?”

    卢东波白了张然一眼:“你管那么多干嘛?”

    张然一想也是,其他人都不管,自己操什么闲心啊!他抬起头,看了少女一眼,见她眼眶泛红,面色娇润,透着一分楚楚可怜,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双眼中蒙起了一层雾气。

    张然终究看不下去了。走上去一把抓出男子的胳膊,大喊一声:“雅蠛蝶!”

    中国人基本都会几句简单的日语哟西、八格牙路等等,不过进入新世纪后雅蠛蝶后来居上,成为广大年轻人用得最多的一句日语。张然作为新世纪的好青年自然知道雅蠛蝶有住手的意思。

    不过他不知道雅蠛蝶虽然有住手的意思,但语气比较弱,表请求;表命令要说雅蠛撸。因此张然这一声“雅蠛蝶”把整个车厢的人都雷翻了,秃顶中年男人愣愣地看着他,一幅见鬼的表情。呐呢,难道我摸错了,摸到男人了?

    卢东波用手捂住脸,将头转道一旁,像是在说,我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

    张然见众人神情古怪的看着自己,意识到这可能有些不妥。可惜他不会日语,也没办法辩解,用英语呵斥道:“混蛋。竟然在车上骚扰小姑娘,想死吗?”然后冲卢东波喊道:“你翻译給他听!”

    中年男子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挣了一下,却不想张然的手如同铁箍扣在他手腕上,怎么也挣不开,唧里哇啦的叫嚷着,像是在辩解什么。

    张然听不懂,头冲卢东波喊道:“他说什么?”

    卢东波翻译道:“他说,你不要信口雌黄,不跟你这种没教养的家伙计较!”

    张然不跟他废话。用力一捏,中年男子顿时惨叫了一声,紧接着用祈求的语气叽里呱啦的说着。张然听不懂,问道:“他说什么?”

    卢东波翻译道:“他说他错了。请你原谅他,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说完,他补充道:“张然,放了他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警察来了。要去警察局做笔录很麻烦的,恐怕就没时间去黑泽明故居了!”

    张然听到这话,喝了一声“滚”,然后放开了中年男人的手腕。要是在国内遇上这种变态,张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这家伙,但毕竟是在国外,他不想惹出麻烦来,更不想耽误时间。

    中年男子如蒙大赦,他总算知道这青年是个凶神了。此时正好到了一个站台,车一打开,被吓破胆的中年男子夹着尾巴,连滚带爬的冲出了车厢。

    张然到座位坐下,感叹道:“大白天在车上骚扰小姑娘,日本人真变态!”

    卢东波一听这话,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中国就没有这样的人了?中国一样有!再说了,在中国遇上这种事你以为有多少人敢站出来,中国人出名的冷漠?“

    不就说了日本一句嘛,怎么跟踩尾巴似的?张然嗤笑一声:“你不敢就算了,但以己度人,说别人冷漠那就是你的错了。不知道你怎么这么大反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日本人呢!”

    卢东波脸涨得通红:“你,我不跟低素质的中国人说话!”

    张然觉得跟这种人真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道:“我承认我没素质,但我起码有骨头。我不需要你作翻译,赶紧走吧,跟你实在什么好说的,祝你在福岛找个好工作!”

    卢东波冷哼一声,你又不会日语,老子走了看你怎么办,当即站起来,向车厢门口走去。

    等到卢东波走出车厢,张然才意识到自己不认识路,找不到地方。无奈之下,他只能取出一个笔记本,用英语向旁边的人求助:“不好意思,你知道去这里该在什么地方下车吗?”

    旁边的中年男人看了一下,手里比划着,叽里呱啦的说着日语。

    张然听不懂他的说什么,又问另一边的乘客,还是听不懂。张然有点无奈,看来只能去坐出租了。他刚把笔记本合起来,准备放进包里,却听到一个细细的女声用英语道:“那个,我能看下你要去的地方吗?”

    张然抬头一看,正是那个长得很像杨迷的女生。日语元音只有五个,日本人又习惯用片假名来标注外来语,因此日本人说英语口音有点重,不过眼前这个少女英语说得不错。张然赶紧打开笔记本,将地址指给她看:“就是这个地方!”

    少女带着一丝羞怯,到张然身边坐下。她的双目,第一时间便对上了张然的眼睛。少女心中不争气的一跳,脸颊上羞红又卷土重来,用日语说道:“那个,刚才谢谢你!”

    张然微微摇头。用英语道:“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下车就是最好的感谢!”

    少女仔细看了看笔记本上的地址显得惊讶:“东京都荏原郡大井町115o番地,这是很久以前的地址吧?现在没有郡,都改成区了。”

    卢东波也是这么说的,但具体的地址张然不记得了:“这是黑泽明导演的故居。我在网上查到的就是这个地址。”

    “黑泽明导演啊,我们事务所有一个前辈是黑泽明导演的崇拜者,他应该知道具体的位置在哪里,我给他打个电话,请稍等!”少女给张然说了一声。取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少女叽里咕噜的说一阵,挂掉电话对张然道:“在品川区东大井三丁目18番附近,前辈说位置比较偏,不好找,我带你去吧!“

    “会不会耽误你?”

    “没关系,今天我正好没事,可以带你去!”

    “那就麻烦你了,来认识一下,我叫张然。”张然介绍完。用笔在本身写下“张然”两个字,指着道,“张然!”

    少女从张然手里拿过本,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雀跃地道:“我叫柯塔卡娃克柯,你可以叫我克柯!”

    柯塔卡娃克柯,听上去倒像俄国人的名字,不过汉字却是“北川景子”。张然念了一遍感觉读音怪怪的,问道:“刚才你说问事务所的前辈,你已经工作了?”

    北川景子摇头道:“我是学生。不过我现在加入星尘团事务所了,正在努力学习表演,准备成为演员!”

    张然听到加入事务所准备成为演员,第一反应是东京热。第二反应是加勒比,不过马上反应过来肯定不是,如果真是做这个的,绝对不好意思大声说出来的。

    他从前学表演的时候,看过一些关于日本表演的介绍,知道日本基本上是布莱希特体系和本民族各种表演理论的天下。以表现派为主,斯坦尼体系在日本的比重不大。表现派演员的表演更适合戏剧舞台,放在影视上,在处理人物感情激动时,斧凿痕迹可能会有点重,这就是很多人认为日本演员表演浮夸的一个重要原因。

    张然笑着道:“听说日本的表演是布莱希特体系和本土戏剧融合的产物,不知道你们的表演训练主要练习什么?具体的步骤是什么?”

    北川景子听到张然要跟自己交流表演训练,她不由打量了张然一番,二十五六岁,高大英俊,看去倒是很像演员,好奇地问道:“你是演员吗?”

    张然摇头道:“我以前学过表演,现在是老师,从事表演教学。我对日本的演员训练挺感兴趣的,不知道你们都训练些什么?”

    北川景子想了一下,道:“我不知道其他人学什么,我们的话主要训练身体和步伐,随着音乐重复踏步、转身,有时则彻底放松倒在地上。这些动作看起来简单,其实非常困难。”

    张然有些好奇:“你能示范一下吗?”

    北川景子有点犹豫,车上这么多人,要进行表演,她实在有些磨不开,看了张然一眼,低下了头。

    张然看出她不好意思,很多没有表演经验的人都会这样,就道:“你把这里当成舞台,如果面对路人都无法自然的进行表演,那上了舞台也很难表演的,在舞台上表演可是有几百双演技看着你哦!你把这个当成一次磨练,试试吧!”

    北川景子觉得有道理,便站了起来,双脚并为八字,右脚弯曲往右踩,然后左脚往右拖与右脚合并,形成o型腿的姿态,蹲下,起身站直;紧接着用左脚重复刚才的动作。

    张然注视着她的动作,感觉很像电影中日本艺妓的表演。不过他明白这些动作的意义:“这些动作是训练演员重心和呼吸。”

    北川景子点头道:“老师说,演员不仅有一个观众能够看到的身体,还有三个看不见的身体,重心、呼吸、能量,要想增强身体的能量,就要增强这三个方面,才能增加演员的身体质感。”

    张然听到三个看不见的身体,顿时笑了:“这是铃木忠志的铃木训练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