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87章 不是冤家不巨头
    张然并没有和梁佳辉多聊,在约好明天见面后,就挥手道别,向剧场里走去。

    四人踏进剧场后,很快就有工作入员将他们引导到座位上。

    就在张然和周杰轮东拉西扯闲聊的时候,张知亮和余明海带着《带血的音符》剧组来到了现场,与张然他们各着一条过道的椅子坐下,张然想不注意都不行,就连周杰轮也望了过去,神情十分古怪。

    《带血的音符》入围的是亚洲之风单元,是为了振兴亚洲的电影制作,促进亚洲电影交流,从第十届起设立的一个奖项。今年入围的影片总共有15部,华语片除了《带血的音符》外,还有《扣扳机》、《三更》、《麦兜故事》。

    张知亮他们也没想到会坐在张然他们旁边,神情颇为尴尬,他们最不希望的就是跟张然他们碰面,眼不见为净。

    现在不但碰面了,而且还靠得特别近,不是冤家不巨头啊!

    谢霆封看了张然一眼,心里暗暗摇头,如果让他重来一次,他肯定会选择留在《爆裂鼓手》剧组。退出《爆裂鼓手》后,倒霉的事一件接一件,顶包案,被起诉,甚至不得不暂时退出娱乐圈。要是当初没有退出《爆裂鼓手》剧组,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

    比谢霆封更郁闷的是余明海,当初张知亮信誓旦旦的包子,自己肯定能入围东京电影节,张然没戏。现在张然不但入围了,而且是主竞赛单元,而张知亮入围的只是亚洲之风单元。他本来不想来的,但又不能不来,《带血的音符》投资1400万,靠内地和香江很难回本,必须到电影节来卖片。

    张知亮扫了一下张然,发现对方脸上带着笑意正在看向自己,内心顿时腾起一股火来。不要以为入围主竞赛单元就了不起啦,这不过是我玩剩下的!咱们走着瞧,我保证你什么奖都拿不到!

    两入只是互相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但目光交错间。隐隐有火花在闪现。

    几分钟后,以吕克贝松为首的评审团走进了剧院。当他们从张然旁边路过时,余明海跟其中一个人打了个招呼。那人冲张知亮一笑,然后向其他几位评委作了个介绍,几个人进行了短暂的交流。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张婧初脸色一变。压低声音道:“张知亮跟评委们看起来好像很熟啊?”

    张然点点头:“他跟李知毅是朋友,曾经一起办过电影公司,那个公司还有曾智伟、陈可欣!”

    张婧初脸色更难看了:“那我们的电影岂不是没拿奖的希望了?”

    电影节评奖并不是几个评委看完电影,直接投票这么简单,往往有一个交流过程。因为电影来自世界各地,评委也是来自各地,有很多涉及到历史文化的东西未必能够理解,因此交流非常重要。

    一部华语电影,如果有华人导演作评委,那他对电影的理解和感受应该比其他国家的导演要深。如果他帮忙阐述电影为什么要这么拍,为什么好,就能让其他评委更理解电影的内容,也就更容易拿奖。反之,如果评委中有人说坏话,那么拿奖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我们到电影节来主要是卖片的,能不能拿奖并不重要。金杯银杯不如观众的口碑,就拿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来说,当初在美国上映后媒体给出的评价相当糟糕,票房也一般。但观众很喜欢,imdb的评分高得吓人,到现在已经成为了经典!”张然心里有些窝火,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保持着笑意。

    来东京之前,张然从邱元旭那里听到张知亮和李知毅是朋友,他就知道会这样。张然对奖项并不是很在意,他拍《爆裂鼓手》是用来敲开制片人的大门,为自己后面的电影融资作准备。不过现在评委里面有李知毅,事情就很难说了。如果吕克贝松受李知毅的影响。对张然产生不好的印象,那么张然的计划就得推后几个月,等到圣丹斯电影节之后去了。

    这一刻,张然禁不住握紧了拳头,等着吧,等到电影上映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厉害的!

    冯远怔点头道:“张然是对的,不管电影,还是电视剧,观众喜欢是最重要的,真正的好作品是自己会发光的!”

    张婧初和周杰轮都在点头,但心里还是颇为不甘。如果电影不好拿不到奖自然无话可说,但电影明明很好,却因为有人使坏拿不到奖,心里无论如何都是有些不舒服的。

    张知亮始终注视着张然的举动,他以为张然会震惊,会愤怒。没想到张然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张知亮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觉得自己之前的一番表演算是白费了。

    评审团入场意味着开幕式即将开始,五分钟后,舞台上的灯光一暗,而舞台后方的大屏幕则缓缓亮起。

    东京电影节开幕式跟其他的电影节没有太大的区别,都非常简单。唯一的文艺演出是根据日本古典文学名著创作的组曲《源氏物语幻想交响绘卷》。

    在演出结束之后,观众通过大屏幕了解了15部参赛影片和其他几部参加特别放映的影片的概况。本届东京电影节评委会的五位成员在放映结束后登台亮相。他们是英国导演-卡迪夫、韩国导演朴赞郁、黑泽明的女儿黑泽和子、香江导演李知毅,以及评委会主席吕克-贝松。

    紧接着的流程是播放开幕影片《少数派报告》,在正式播放影片前,导演斯皮尔伯格和主演汤姆-克鲁斯出现在舞台上,与大家见面。让张然诧异的是上台为斯皮尔伯格和男主角汤姆-克鲁斯献花的女孩身着一身旗袍,竟然是《天上的恋人》的女主角董洁。

    张然不由暗自感叹,谋女郎的光环确实不一般,董洁还只是拍一部并不成功的《幸福时光》便有这样的待遇。这事要是搁在十年后,范彬彬在电影节给斯皮尔伯格献花,估计《范彬彬艳压东瀛,与斯皮尔伯格亲切交谈》的通告很快会出现在各大媒体上。

    第二天上午,张婧初和冯远怔坐飞机回国了。《爆裂鼓手》首映在11月3号,在一周后。张婧初的《少年天子》拍摄正式关键时期,冯远怔也有演出,时间比较紧,所以他们两个都先回去了。等到首映他们再赶回来。

    张然和梁佳辉来到宾馆的咖啡馆,找到了位置,坐着聊电影。梁佳辉普通话说得不错,跟他交流起来一点障碍都没有,不像跟谢霆封交流必须用英语。不然就没办法交流。

    跟梁佳辉聊了一会儿,张然道出了自己的目的:“其实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一部电影,有一个角色比较适合你,希望你能够出演。”

    梁佳辉不置可否地道:“不知道故事内容是什么?”

    张然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故事的背景是这样的,300年后的未来,因为地球人口膨胀,以美、中为首的大国带领下,人类组成了新的政府。英文和中文成了通用的语言,人类必须向太空寻求可以殖民的星球。我们这个故事发生在太空移民150年之后。实际上太空移民是阴谋。人类根本没有向太空移民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找不到移民的星球。这些人其实不是向太空移民了,而是通过太平洋上的众生门,转移到类似平行世界的空间中去了。这个秘密,以及众生门掌握在一个五人委员会的科学家团体手中。这五个人中有华人,有白人,也有黑人,你要演的角色是其中一个科学家,江哲心博士。故事是这样的……”

    简单讲了一下故事的内容,张然把剧本取出来。放到了梁佳辉的面前。

    梁佳辉被张然描述的世界吸引了,当即接过剧本慢慢翻看起来。像他这样从影二十年的老演员,对人物,对角色判断是相当快的。当他看完剧本,已经明白自己要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了。

    演这个角色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只要给他时间,完全可以组织十几种不同的演法,现在他想要知道的是,导演希望表达什么。

    梁佳辉将剧本隔在桌子上。问道:“你为什么要拍这样一个故事?”

    张然看过梁佳辉的一个采访,梁佳辉说过,我们应该拍我们中国的电影,把一部中国的电影带到西方的世界,让西方的观众去欣赏。知道梁佳辉有很强的民族、家国情怀。其实不只梁佳辉有,很多老一代的香江明星都这样,比如张国荣。张然非常认真地道:“首先是故事精彩,我喜欢这个故事。其次,我想呈现一些不同的东西。这些年来,中国电影向全世界呈现的有两样东西,功夫和贫穷落后。我希望呈现我们这个民族的另一面,呈现一些现代的东西,一些未来的东西。一个民族不能只有过去,没有未来!”

    梁佳辉微微点头:“那为什么要拍成英语片?”

    张然苦笑道:“00年吕克贝松成立了一家欧罗巴电影公司,目的是争取更大的创作自由,以及对抗好莱坞,但欧罗巴出品的电影全是英语片,而不是法语。法国人向来以法语为傲的,吕克贝松拍的却是拍英语片,很奇怪对吧?其实很简单,拍法语片除了法国,其他地方很难取得票房,而拍英语片可以请好莱坞明星,市场也更好,票房会更好。我也是相同的原因,这个故事拍成华语片回不了本,更重要的是故事涉及政府阴谋,国内过不了审的。”

    一般的戏梁佳辉会仔细研究,剧本、投资、剧组班底、片酬、拍摄时间等方面进行综合考虑,但张然的话打动了他,直接就答应了:“没问题,我演了。”

    “真的,那太好了,你可是江哲心的不二人选,相信这会是一次愉快的合作!”张然有些意外,他还没开始劝说呢,这就成了。

    梁佳辉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个差不多的小笔记本打开,随即又取出一支非常派克钢笔来:“那我们来聊一下江哲心这个人物吧?”

    张然突然笑了,他经常拿梁佳辉喜欢写人物小传,喜欢作笔记来教育班上的学生,现在算是见到真人版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