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75章 礼服
    其实就表演本身来说,张然并不比其他演员强,尤其是王朝这种演了十多年话剧和电视剧的演员。

    张然能赢除了小品本身质量高之外,很重要一点是他和学生为了让表演更加真实,真的饿了一整天,这种专业精神打动了评委。评委们都是专家,但也是有情感的,因此在第二轮的观察人物练习中,他们给张然打出了让人震惊的高分。

    不管如何,张然他们还是靠实力取得的冠军,没有任何疑问。

    不过在第二天晚上的个人赛中,张然没能维持好运。个人赛以即兴表演为主,这时小品演员的反应能力,以及话剧演员的舞台经验就发挥作用了;而张然舞台经验终究还是太少,最终他只获得了第四名。

    张然并没有因此感到难过,因为他等到了自己一直在等的消息,东京电影组委会通知他,电影《爆裂鼓手》入围东京电影节了。

    东京电影节是国际a类电影节,所谓a类电影节就是竞赛型非专门类电影节,这种电影节对电影的类型没限制,不管哪种类型的影片都可以报名参赛。a类电影节因为没有限制,参赛和展映的影片多,是各国电影人沟通交流的平台,因此影响力比较大。

    张然他们上次参加的奇幻电影节属于b类电影节,是竞赛型专门类电影节,报名参赛的主要是科幻片、奇幻片、恐怖片,因为有类型限制,参赛的影片相对较少,也缺乏大腕,因此影响力相对比较小。

    东京电影节虽然远逊戛纳、柏林、威尼斯这三大,但作为亚洲最早最大的a类电影节,还是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的。出席这样的盛会着装上必须重视,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国际笑柄。因此张然在接到电影节的通知后,拨通了张婧初的电话,让她回北平一趟。解决服装的问题。

    张婧初接到张然的消息不敢耽搁,给剧组说了一声,就回坐上了返回北平的飞机。

    当她在机场降落的时候,张然和李小晚已经等在那里了。

    “你怎么在这里?”张婧初看到张然。惊喜地跑了过来。

    “等你啊!”张然笑着说。

    张婧初听到张然这么说心里特别高兴,是想我了吗?不过张然接下来的话,让她明白自己想多了:“我们已经和服装设计师约好了,赶紧跟我们走吧!”

    张婧初幽幽地道:“去哪里做啊?”

    “玫瑰坊!”

    出了机场,上了荣信达的车。张婧初不解地问道:“干嘛非要去做衣服。多浪费钱啊,直接借不行吗?”

    对于明星来说,出席小型发布会、见面会等不太重要的场合,穿自己的衣服,自行搭配就可以,而东京电影节这样的重大场合则必须穿礼服。作为明星,你不能一件礼服反复穿,必须每次出镜不能重样,否则就会引来无数的嘲笑。花几万、几十万买件衣服只穿一次,那实在太不划算了。因此明星的礼服基本上都是借的。

    明星借衣服大致有几种途径,一是从设计师那里借,很多服装设计师有很多礼服可以借给演员,像刘诗诗就经常穿兰玉的服装;第二种是通过服装编辑,或者专门的造型工作室借,国内几位一线服装编辑像苏芒、张宇,只要她们出马,就没有借不到的衣服;第三种是直接跟品牌的公关部联系,借这牌子的礼服,当然顶级品牌只有大牌明星才借得到。名气不够是借不到的。

    “当然不行,咱们是去a类电影节,全球媒体云集,你往那里一站就代表中国。不能马虎的!”张然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看着张婧初,微笑道,“出席这种电影节忌讳很多,着装上有两大忌讳,第一条不能穿山寨服装。品牌把你拉进黑名单是小事,更重要是整个时尚圈会跟你划清界限。演员主要收入靠什么?广告和代言,一旦时尚圈跟你划清界限那么就很难拿到顶级代言了!”

    国外穿明星穿山寨服装后果比较严重,像科特妮-洛芙参加帕里斯-希尔顿的生日宴会时穿了山寨香奈儿,被拆穿后,她接到了数十个终止各种商业合作的电话。国内情况要好一些,但也有影响,刘一菲就因为穿过山寨礼服,导致很长一段时间时尚资源不好。

    张婧初第一次听到这些,津津有味地问:“第二个是什么?”

    “第二就是注意撞衫。为什么呢?因为明星只要撞衫,就会被拿来比较。哪怕她是斯琴高娃,你是章紫怡,根本没有可比性,但只要你们穿了同一款衣服,就会被比来比去。每次盘点明星撞衫事件,你们的照片就会反复出现。当然,撞衫这种情况很难避免,很多明星都遇到过,但能避免的还是要尽量避免,尤其是重大场合。千万不要幻想着自己能跟大明星撞衫,根本不可能,大品牌的服装是不会借给小明星的,名气不够根本借不到,顶级明星很多时候穿的是高定,这东西就一套,不可能同时穿在两个人身上。”

    张婧初好奇地问:“什么是高定啊?”

    张然诧异地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张婧初有点不好意思:“我土嘛!”

    张然无奈的摇头,现在国内明星时尚意识普遍比较差,甚至没有这方面的概念。比如高媛媛,后世以时尚闻名的她1年在柏林电影节出席一些酒会时竟然穿着运动服就去了。

    他解释道:“时装分两种,一种叫成衣,一种叫定制。成衣就是批量生产的,而定制则是根据顾客的尺码订做的。高定就是高级定制,真正的高定是由法国高定协会认可的品牌,全世界就十多个,法国十来个,海外品牌六七个。真正的高定要求很严格,必须在巴黎设有工作室;每个款式的服装件数极少并且基本由手工完成,服装必须量身定制;常年雇用3个以上的专职模特和至少2名全职员工;参加每年两次在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举办的发布会,每个系列需要发布至少 5件作品。如果你原来是高定品牌,但现在有条件达不到了,那么会被取消资格。因此真正的高定品牌就十多个!如果有一天,你能穿当季的高定礼服,就意味着你是一线明星了!”

    张婧初吐了吐舌头:“没想到穿个衣服还有这么讲究,好复杂啊!”

    张然笑着道:“娱乐圈和时尚圈从来不分家。这些你必须去学!”

    一个小时之后,汽车在红园胡同停下。车门打开,张然从车上走下来,抬头就看到了“玫瑰坊”三个字。

    玫瑰坊是郭佩的时装定制工作室,郭佩是中国最早做定制礼服设计师之一。她曾连续十年为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主持人和重要演员制衣,可以说是央视的御用了。当然,她最有名的服装要数时尚界奥斯卡215年met ball上哈雷那穿的那套颇像煎饼的龙袍了。

    张然对郭佩的礼服不是太感冒,她的设计比较爱堆砌中国元素,大花大朵大红大绿,直白而突兀,非常抢眼球,很适合春晚这种热闹喜庆的场合,但拿到电影节红毯这种时尚竞技场会显得比较俗气。只是现在国内做定制礼服的屈指可数,其他的还不如她。

    在车上。李小晚就已经和郭佩联系了,因此张然三人下车就看到了两个女人在门口等待。

    “小晚姐,好久不见了。”郭佩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女性,穿着一身长裙,看上去气质不错。

    “好久不见了,劳你下来迎接,实在不好意思,这次要麻烦你了。”李小晚笑着和对方拥抱了一下。

    “小晚姐,跟我就不要客气了。”郭佩笑了笑。

    李小晚笑着指指身后的张然和张婧初道:“这是张然导演,就是他的电影入围了东京电影节。这是张婧初。我们公司的演员,我们就是为她的服装来的。”

    “你好,我喜欢你为《大明宫词》设计的服装,非常漂亮。”张然笑着伸出手道。

    “谢谢。见到你非常荣幸!”郭佩先和张然握了握手,又跟张婧初握了握手,道,“我先带你们参观我一下我们工作室,然后我们再谈服装的事。”

    走进玫瑰坊总部,一楼是富丽堂皇的会客大厅。陈列着精美的高级订制服装;二层则设立了不同风格的试衣间,端庄雅致的中式风情、热情奔放的青春告白、尊贵奢华的贵族风范,为不同气质与风格的客人营造了无限遐想的空间。三层和四层则是玫瑰坊的灵魂,1多位高级设计师、绣工、打版师、工艺师等组成的专业团队,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伴随着优美的背景音乐,价值几万到几百万元的订制时装在繁琐的程序中一件件诞生。

    参观一番后,张然他们在会议室中坐下,开始和郭佩讨论服装的问题。张婧初现在还是土妞一个,对服装没有太明确的概念,她觉得郭佩陈列的定制服装都不错,都很漂亮,觉得随意借几套就行了。当然,她更关心张然的看法,毕竟女为悦己者容。

    张然实在是看不上郭佩陈列的那些服装,将自己包里的几张图拿出来,放在郭佩的面前:“你看下这个!”

    郭佩看了一眼,是服装设计手稿,皱了一下眉,这什么意思?到我这里来,你拿别人的设计,这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不过当她看清楚设计图的内容之后,表情顿时大变,紧跟着收敛起笑容,无比专注的看起来。

    郭佩的助理看不到郭佩手中的设计图,不清楚她为何会这样,非常诧异,这到底是什么,郭佩老师怎么会这种反应?

    就在这时,郭佩突然站了起来,手握着图纸,用发颤地声音问道:“这,这些服装是谁设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