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70章 真正的高手
    “我知道啊,常队长!”王思维蹲在地上,抬起头向前看了看,对着曹炳坤艰难地道,“可是你看这方圆几十里连个猎户都没有,冰天雪地也见不着个活物,咱总不能说捧着雪球蛋子当戗面馒头吃?真要了命咧!”

    曹炳坤也知道现在情况危急,拍了拍王思维的肩膀:“你先稳住大伙,我到前面的林子里去看看,能不能打到一只狍子回来”

    “好!”王思维站起来,向旁边走去,准备安抚其他人的情绪。

    曹炳坤站起,准备去林子里打猎,可他刚走两步,脚下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张然微微皱了皱眉头,三个学生表情、语言、内心状态都不错,但人物给人的感觉总是差点意思。这个小品讲的是46年,东北航校在千里雪原转移的故事,人物的状态是饥寒交迫,又冷又饿,曹炳坤他们三个没有演出那种状态来。

    “队长,常队长!”王思维喊叫了一声,赶紧过去搀扶着曹炳坤,苦笑道,“常队长,你说你咋也卧倒了呢?”

    高航从舞台的旁边跑过来,看到曹炳坤躺在地上,叫道:“常队长!俺的娘呀,队长咋啦?”

    就这时,王思维发现曹炳坤脸上惨白,嘴唇发青,满头是汗,痛苦地捂着右下腹,意识到情况不对,当即叫了起来:“张老师,曹班的情况不对,他好像生病了!”

    张然心一沉,赶紧走上舞台,见曹炳坤脸色白得吓人,问道:“曹炳坤,你哪里不舒服?”

    曹炳坤眉头紧皱,艰难地道:“张老师,我肚子疼,真的好疼啊!”

    王思维赶紧补充道:“曹班昨天肚子就有点疼,但小品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他害怕耽误排练。就一直在坚持!”

    “你们这群笨蛋,比赛重要还是性命重要?简直不知道轻重,榆木脑袋!”张然有些恼火,骂声了一声,他见曹炳坤的情况很严重,当机立断道,“必须马上去医院!高航。你去叫黄垒老师开车到表导楼门口等我们,让他送我们一下!”

    高航“恩”了一声。直接跑去找黄垒了。

    张然和王思维搀扶着曹炳坤从楼上下来,走到门口的时候,黄垒已经将车停在门口了。

    “去最近的医院!”张然上车就扯着嗓子吼,“有多快开多快!人命关天!”

    黄垒没有多问,飞快地开起来。车上,大家神情都有些凝重,非常担心。途中张然用曹炳坤的手机给他家里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事情说了一下,并告诉他们现在要去的是哪家医院。

    汽车风急火燎地开到医院。张然将曹炳坤背进医院,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医生,急诊,急诊!快!快!”

    急诊室里出来两个白大褂,推着一张病床过来,道:“把病人放在床上!”

    没有多的话,几个人合力将曹炳坤放在病床上。然后目送医生推着曹炳坤进来急诊室,就在门口等着。

    无形的压力压在众人心头,就像压着一块石头,膈得心里难受。等待的时间不长,但张然他们却觉得分外漫长,不时的伸长脖子看向急诊室。

    半个小时后。医生才从急症室出来,问道:病人家属,病人家属呢?”

    张然赶紧站了起来:“我是病人的班主任老师,他怎么回事?”

    大夫40多岁的年纪,神情十分严肃:“叫病人的家属来,交钱,签手术单。”

    张然听到手术。心猛的一沉,看着大夫,小心问道:“什么手术,到底怎么回事?”

    医生神色严肃地道:“急性阑尾炎,随时有穿孔的可能,必须尽快做手术。”

    张然听到说是阑尾炎松了一口气,这病就是一个微创手术,做完一个月不到就可以痊愈。当即道:“我们去交钱,你们准备手术的相关事宜!”

    半个小时后,一个中年男子跑进来了,他来到急诊室门口,一脸的焦急:“曹炳坤呢,曹炳坤是在这里?”

    张然知道是曹炳坤的家人来了,赶紧道:“你是他父亲?我是张然,曹炳坤的班主任。”

    曹炳坤的父亲神情紧张地问道:“张老师,您好,不知道曹炳坤到底是什么病?”

    张然安慰道:“别担心,并不是什么大病,就是阑尾炎,现在医生正在做手术的准备。”

    曹炳坤的父亲听到是阑尾炎顿时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张然,感激地道:“张老师,谢谢您,今天真的麻烦您了!”

    晚上九点,手术室的红灯熄灭。曹炳坤被推了出来,医生宣布道:“急性阑尾炎穿孔,还好送得及时,现在已经没啥大事了。”

    曹炳坤的手术很成功,没啥大碍,半个月就能痊愈,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

    只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王思维和高航有隐隐的失落。他们排练这个小品排练了几个月,眼看马上就要比赛了,曹炳坤却住院了,这下一切都汤了。他们很看重这次机会,希望能在央视露脸,希望能引起各大剧团的关注,可是现在一切都完蛋了。

    张然感觉到了王思维他们的失落,很理解他们的心情,他也不愿意大家的努力白费,现在这种状况只能找人代替曹炳坤。曹炳坤是一个特别有责任心的人,如果因为他的原因导致节目表现不好,他会非常自责的,因此必须找人来代替曹炳坤,而且必须找一个拥有足够水准的人来代替。

    张然班上倒是有几个实力不输曹炳坤的男生,只是比赛在即,从时间上来说,根本来不及,这事真的有点麻烦!

    第二天中午,张然和赵珂提着水果来到医院,探望曹炳坤。

    当他们走进曹炳坤所在病房,曹炳坤正和他的父亲在一起,看到张然他们进来,赶紧招呼道:“张老师,你们怎么来了?”

    张然看了一眼曹炳坤,见他气色正常,问道:“来看看。曹炳坤的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你们跟他聊!”曹炳坤的父亲走了出去。

    “张老师,赵珂,谢谢你们!”曹炳坤对走到床边放下水果篮的张然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张然问了一下曹炳坤的情况,见他情绪不高,笑着道:“班上其他同学都打算来看你。不过我没让他们来。特别是我们班女生,她们一来整个病房就跟进了一群麻雀似的。影响其他病人休息。最重要的是,你们家家长一看这么多漂亮女生,会想,咦,哪个是我儿媳呢?”

    曹炳坤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不过这一笑,牵扯到了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

    赵珂笑道:“张老师。听起来你好像感触挺深的,应该是有过经验?”

    张然白眼一翻:“什么叫有过经验,简直是经验丰富。不说过去,就是现在我回家,有女的给我打电话,我妈都会问半天,简直都快被烦死了!”

    赵珂笑道:“难怪春节的时候。你都不让我们给你拜年,原来是这个原因!张老师,今年春节的时候,准备接受我们班女生的祝福!”

    张然把脸一板:“谁敢?期末的时候我先扣二十分,写五万字的人物小传!”

    曹炳坤知道张然他们是想都直接开心,心里有些感动。振作精神问道:“张老师,班上怎么样,没什么事?”

    张然道:“这不是该你操心的,现在你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把病养好。”

    曹炳坤笑了笑,问道:“王思维和高航他们,没事?”

    张然知道曹炳坤会问这个问题。笑着安慰道:“挺好的,你放心!至于小品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找到人代替你了。你不要难过,以你的条件来说,以后肯定会有更好的机会的!”

    曹炳坤心里难过,眼圈有些红了:“我不能参加没关系,只是王思维他们为这个小品排练了几个月,结果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是我拖累了大家,害得他们也不能好好表现,我们和中戏打赌,看谁更厉害,这下肯定要输了。都怪我,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是我拖累了大家!”

    张然安慰道:“什么叫拖累?生病这种事谁能控制,难道想不生病还能不生病么?别胡思乱想了,这不是你的错。再说了,地球没有谁都照样转动。难道你以为你不能演,这个小品就没人能演了,你不演我们就赢不了中戏了?你太小看我们这个班了?”

    曹炳坤对班上同学的实力很了解,他知道好几个同学都不比自己弱,可关键是没时间:“只有五天比赛就开始了,且不说总政、空政这样的专业剧团,就是中戏只怕也赢不了!”

    张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们找了一个真正的高手来代替你,他不但对剧本熟悉,而且演技很好,只要他出场,我们就不会输!”说着,他看向赵珂道:“赵珂,你说对?”

    赵珂笑着点头:“是真的,张老师找的那个人真的非常厉害,绝对是万中无一的高手!”

    曹炳坤哪里肯信,苦笑着摇头:“你们就别安慰我了,我们班的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到哪儿去找这样一个人啊!”

    张然指着自己的鼻子,淡淡笑道:“我去!你觉得怎么样?不用担心了?放心,有我出马,王思维他们肯定能发挥得更好。这次我们不但要参赛,而且要拿奖,你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小品大赛并没有限制年龄,参赛的基本都是专业演员,包括很多上过春晚的老面孔,甚至还有严顺开这样从艺几十年的老艺术家,张然参赛自然没有问题。

    曹炳坤开心的笑了,有张老师出马,自己真的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虽然自己不能参赛很遗憾,但至少没有拖累王思维他们,他心里的自责烟消云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