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67章 太和殿朗诵
    从训练一开始,张然就打算带刘一菲出去,到古迹中去寻找古代的感觉。●⌒,不过现在是八月,天气太热,要是带刘一菲在外面逛一天就算她不中暑,估计也变成非洲包子了。因此张然打算等阴天的时候在进城,谁想一连等了三天才等到阴天。

    “妈妈,那我和师父进城去了!”刘一菲欢快地道。说着,她拽着张然朝门外走去,边走边催道:“师父,我们快走吧!”

    “张老师,你们路上小心点!”刘晓丽知道张然是带刘一菲去体验生活。如果她要去的话,也得换古装。她实在不愿意穿那么一身,而且她对张然也相当放心。

    “放心吧!”张然点点头道。

    在刘晓丽的注视下,两人走出了宾馆。刚出大门,刘一菲便舒了口气,兴奋的喊道:“师父,我好久没跟你一起体验生活了!”

    张然笑着道:“你这孩子,又不是出去玩,看把你高兴得!”

    刘一菲鼓着脸抗议道:“师父,我不是孩子!”

    两人在公交站牌前等了几分钟,一辆公交车驶了过来,二人走了上去。

    公交车很空,就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看到张然和刘一菲,拉拉母亲的衣袖叫道:“妈妈,仙女姐姐!”

    张然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纠正道:“错了,是神仙姐姐!”

    小女孩眼睛亮晶晶觉得,看上去特别机灵:“那你是神仙哥哥!”

    张然呵呵笑道:“我是神仙姐姐的师父,我是神仙老爷爷!”

    小女孩拆穿了张然的谎言:“才不是呢。老爷爷有白胡子,你没有!”

    小孩的母亲乐不可支。看着张然,问道:“你们是演员吧。这衣服真漂亮!”

    张然笑了笑,问道:“她是王语嫣,你觉得怎么样?”

    小女孩的母亲打量了刘一菲一番,只觉满眼惊艳,这姑娘真的太漂亮了,忍不住赞叹道:“像,真像,简直就像从书中走出来的!”说着,又打量了张然一番。道:“你演慕容复吧?”

    张然脸顿时垮了下来,我哪里像慕容复了?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郁闷地道:“难道你不觉得我很像令狐冲吗?”

    刘一菲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师父,总觉得只觉自己像大侠,可大家都觉得他的打扮像慕容复!她做了一个害羞地表情,轻声道:“表哥,你忘记你的复国大业了么?”

    张然伸手在刘一菲头上一敲:“竟然拿师父开玩笑,简直是越来越欠揍了!”

    不多时公交车到站了。张然和刘一菲从车上下来,来到路边拦出租车。

    路上所有人都回头看他们,有个中年大叔骑着自行车从旁边过去,回头一直看。而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也回头看刘一菲,结果两辆车撞在了一起,顿时人仰马翻。

    整个街上顿时响起了一阵欢快的笑声。

    这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张然赶紧伸手拦住。打开车门让刘一菲坐了进去,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去故宫!”

    司机在诧异中发动了车子。一边往前开,一边问道:“你们穿成这样是要去表演吧?”

    张然笑着道:不是,我们是宋朝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到这个时代来了!你看我们穿的都是宋代的衣服嘛!“

    出租车司机都喜欢侃,听到这话乐了:“你们宋朝出门做轿子,到了我们现代做出租车什么感觉?”

    “刚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妖怪,后来习惯了!”

    张然和司机东拉西扯的聊着,不多时,出租车在路边停下了。张然问道:“多少钱?”

    司机脑袋一摇:“二十两银子!”

    刘一菲噗嗤笑出了声。

    张然掏出二十块钱递给司机,义正词严地道:“二十两银子简直是抢劫,二十文差不多!”

    司机哈哈笑道:“别啊,你们这打扮一看就是大侠,大侠都是有钱人!”

    告别了出租车司机,张然和刘一菲沿着青砖铺成的道路,向着故宫的大门走去。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与张然他们擦肩而过时,看到刘一菲,整个人都痴了,手里的水啪的掉在了地上。眼看刘一菲远去,他在背后大喊了一声:“神仙姐姐,我是过儿!”

    这小子看书看岔了,杨过应该追小龙女才对啊!张然扭头,喊道:“杨过,你没机会了,龙骑士尹志平在此!”

    路上行人听到这话都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引起一阵爆笑。

    那个自称杨过的小年轻也忍不住笑了:“大哥,还是你厉害,我服了!”

    只有刘一菲不明白:“师父,你为什么要说尹志平是龙骑士啊,龙骑士不是外国的么?”

    张然抹了抹额头的汗,还是不毒害少年儿童的好,解释道:“混江湖的一般都有外号,比如混江龙,八臂哪吒等等,尹志平的绰号就叫龙骑士!”

    刘一菲看过《神雕侠侣》,不过对小说里面的很多东西记得不是很清楚,信以为真:“原来是这样!”

    一路之上到处都是游客,张然他们这一身打扮引得无数人侧目:“看,仙女!”

    “这衣服挺漂亮的,哪个民族的?”

    “应该是是朝鲜族的吧?”

    “应该是和服!”

    路上游客的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不住的议论着。许多人都说是和服、朝鲜服,少数民族的衣服,甚至有人直接跑过来喊“啊里哈噻哟”。

    张然心里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悲凉。他实在像不明白这到底是怎回事,如果是曲裾被认成和服倒也正常,两者确实比较像。但他和刘一菲穿的跟朝鲜服跟和服一点都不像,难道这些人没有看过古装片吗?

    刘一菲感觉到了张然的不快。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张然冲她笑笑。这些东西没法向一个孩说,压低声音道:“听说故宫有些地方比较阴森,以前闹过鬼,一会儿你可不要乱跑啊!”

    刘一菲跺脚道:“师父,你讨厌,故意吓人!”

    几分钟后,两人便到了故宫大门。掏腰包买票这种事不好让刘一菲去,张然掏出钱包,来到售票窗口排队买票。

    买了票。两人便一起穿过端门从故宫的南大门午进入了这片巍峨宏大的古代建筑群。刚一进去张然就感受到了一股浑然天成般的雄浑气场。不愧是帝国的中心,让人一去就能从中感受到一股庄严肃穆之气。

    第一个大殿是太和殿,俗称金銮殿,高28米,面积80多平方米,是故宫最大的殿堂。在湛蓝的天空下,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屋顶,显得格外辉煌。殿檐斗拱、额枋、梁柱,装饰着青蓝点金和贴金彩画。正面是12根红色大圆柱。金锁窗,朱漆门,同台基相互衬映,色彩鲜明。雄伟壮丽。

    太和殿前广场上游客很多,许多拿住小旗的导游在不住的解说着。张然是带刘一菲来感受寻找古代氛围的,眼前到处都是人。什么感觉都破坏了。因此他带着刘一菲直接向着大殿而去,准备到后面找人少的地方。

    只是大殿前的游客一看到张然和刘一菲。顿时议论起来。有人直接大喊:“快来看呀,日本人。穿着和服的日本人!”

    张然感觉到自己心中有一口气,一口血气,一口怒气,当今世界上哪个会将自己的服装误以为是其他民族的?他很愤怒,但不想解释,如果解释下去,今天就什么都做不了了,他拉着刘一菲直接往大殿走。

    快走到太和殿前台阶时,一个小孩跑到张然的面前,笑着喊道:“八格牙路!”

    周围的游人爆发出一阵哄笑,大部分人只是觉得好笑,不过也有一些人看张然的目光隐隐带着敌意,显然他们真把张然当成了日本人。

    张然感觉自己心中那口气慢慢地燃起升腾的火焰,将整个人点燃,直至热血沸腾。他紧紧地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扎进肉里也不肯放松。他知道自己可能会被认为是炒作,可能会被看成神经病,但他必须做点什么。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太和殿前的台阶上,看着台阶下的游客,朗声念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只要读过书的人都知道,这句诗是出自于《诗经.秦风》,名字叫做《蒹葭》,特别是那后面一句,流传极为广泛。众人意识到自己搞错了,这个年轻人不是日本人,只是他们都觉得他的举动有些可笑。

    张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远处的宫墙,继续朗诵道:“当我登上那古老的城墙,当我抚摸着腐朽的柱梁,当我兴奋的倚栏远望,总会有一丝酸涩冲上喉头,总听到有一个声音大声的说,记得吗?你的祖先名叫炎—黄”

    张然的声音不急不缓,不像普通朗诵那样作神情状,像是在讲诉自己的一段经历,但他的声音极有穿透力。即便是在这种喧嚣嘈杂的情况下,依旧是穿透了层层阻碍,清晰地传入了众人耳中。

    不过当他说到“炎黄”二字时,用足了力量,就像积蓄了足够力量的炸弹,啪的一下爆开,喧嚣的太和殿前突然间就安静了许多。

    众人都是一震,望向张然的目光里,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有人跟我说,曾经有一条大鱼,生活在北冥那个地方,它化作一只巨鸟,在天地之间翱翔。巨鸟有如垂天之云般的翅膀,虽九万里亦可扶摇直上。圣贤赋予我们可以囊括天宇的胸襟,为我们塑造一个博大恢弘的殿堂……”张然不紧不慢地朗诵着《为汉服浅吟低唱》。这是一篇关于汉服的文章,当初他读完很感动,便记了下来。

    在场游客中喜欢历史的不少,虽然张然刚开始朗诵的时候他们也在笑,但此刻他们都收起来了着看热闹的心态,一脸严肃的望着张然,仔细倾听着他朗诵的内容。他们知道张然不仅仅是在朗诵,而是在讲诉一段漫长的历史。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庄子,不知道嵇康,但是随着张然的朗诵,他们眼前打开了一幅幅画面,一个年轻男子在刑场上弹琴长啸;一个中年男人在月下高歌吟唱……

    一个年轻人,身着一袭白色长袍,站在古老的太和殿讲诉着一段漫长的历史,直到很多年以后,这一幕依然铭刻在很多人的心底,挥不去,忘不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