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58章 电视剧杀青
    时光就像指尖的细沙,不经意间悄然流逝,一晃就到了七月底。☆→,

    《黎明之前》剧组已经连续拍摄了三个月,整个拍摄走向了尾声。张然虽然是后加入的,但经过两个月的磨合,跟剧组成员已经培养出了默契,拍摄越来越顺利,一个镜头基本上都是一两条就过。

    三十号下午,剧组开始拍最后一场戏,顾晔佳死亡一场戏,也是整个电视剧中最动人的一场戏。

    二十号的时候,张建东就打算拍这场戏,但张然表示反对,要求把这场戏放到最后拍。他觉得杀青时大家即将离别,拍这种生离死别的戏,演员更容易入戏。

    看着剧组工作人员开始搬运设备,张然将陈道名和左小清叫了过 来:“这场戏是全剧最动人的一场戏,要求情感的真实,咱们不走戏,直接来!你们没问题吧?”

    陈道名和左小清对视了一眼,都点头表示没问题。他们明白张然的想法,这种需要动真情的戏,最好一次就拍好,次数多了会失去新鲜感,投入度会越来越低。不走戏直接来对演员的要求很高,但他们觉得自己能行。

    张然看着陈道名,强调道:“道名老师,这场戏情感一定要真,要把你内心的情感释放出来!刘新杰是卧底,没有任何人需要知道他的名字,对他自己来说也不重要,但是对他心爱的女人来讲太重要了。我们每一次跟别人告别,都想留给别人一个电话可以找到我;如果不能留下电话,那我会给你一个相片,让你记得我;如果连一张相片都没给你的话,那我至少给你一个名字,好让你知道自己在想的是谁。人的情感到极致的时候的留下的就是一个念想。而刘新杰没能把名字告诉自己心爱的女人。她至死都不知道刘新杰的真名,这真的太可悲了。”

    “放心吧!”陈道名淡然一笑,然后看了一眼左小清,“小清,这场戏除了‘我知道你是031’这句台词外,你剩下的台词是什么?”

    不等左小清回答。张然制止道:“她的台词我故意没写出来,现在也不能告诉你,这样在拍的时候才能在现场给你足够刺激。”

    说完,张然转头看向左小清道:“小清姐,台词你自己设计,说一句跟你们俩感情有关的话,然后让他抱紧你就可以了。这场戏你不要哭,要控制情绪。当你台词说完的时候,你要慢慢控制呼吸。把死亡的状态传递给陈道名老师,后面的戏交给他就行了。”

    左小清看着张然轻轻点了下头,这场戏拍完整部戏就杀青了。她知道以后大家再合作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吸了一口气道:“我会演好的,导演!”

    张然冲左小清笑了笑,他相信左小清能演好的。原版《黎明之前》顾晔佳的扮演者海清是个败笔,顾晔佳是女地下党员,又是一名清纯女教师。但海清三十多岁,太过成熟了。她演的顾晔佳给人的感觉完全是结婚几年的小媳妇。左小清要好很多,只有二十五岁,不管是年龄,还是形象都更加合适。

    半个小时后,副导演过来提醒,演员、灯光、摄影、录音组全部准备好了。可以正是拍摄了。

    张然喊了一声,工作人员都走上了岗位。陈道名和左小清坐进车里,陈道名紧紧地搂着趴在自己怀里的左小清,脸靠在她的后背上。

    张然环顾了周围一圈,见剧组所有人都向这边望来。他冲张建东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发令了。张建东是总导演,最后一场戏还是交给他来执导比较好。

    张建东拿起步话机,开始发令:“各位准备好,下面我们开始实拍。开机!”

    摄影师开动摄影机:“已经开机!”

    张建东又道:“打板!”

    摄影助理拿着打板,对着摄影机,喊着这个镜头的序号和场次,然后敲下了场记板。

    张建东发出了最后一个命令:“开始!”

    随着张建东的口令响起,陈道名慢慢地抬起头,他看到海清背上的枪伤,还有鲜血。他被吓到了,仔细看了看,又摸了摸左小清背上的枪伤,是真的中枪了。他惊恐地把左小清翻过来,只见左小清的嘴唇发青,脸色苍白如纸,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

    陈道名紧紧地抱着左小清,脸贴着她的额头,眼泪流了出来。

    张然盯着监视器的画面,盯着陈道名的眼睛。他看到陈道名的眼珠红了,知道陈道名是真的哭了。这就是他要的,真正的投入,真情的流露。像陈道名他们这种资深的演员,技巧太娴熟,往往演的痕迹比较重,不会轻易投入情感,因此往往比较匠气,不够动人。

    陈道名抱着左小清,轻声问道:“他们说的是真的,是吧?”

    左小清睁开眼睛,艰难地道:“只是,我没想到,你就031。”说着,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滑落:“新杰,那朵玫瑰花好美。”

    陈道名已经完全入戏,此刻他就是刘新杰。当他听到这句话,顿时悲从心上来。他第一次和顾晔佳见面的时候送了她一朵玫瑰花,她说的就是那朵玫瑰花。

    左小清闭上了眼睛,整个人显得非常的虚弱,艰难地道:“新杰,抱我!”

    陈道名紧紧的抱着左小清,用自己的脸使劲蹭她的头,他知道她快不行了,但他真的不希望她就这么死去。

    左小清再次艰难地说出了最后一句“抱我”,然后控制自己的呼吸,开始装死。

    陈道名紧紧地抱着左小清,脸贴着她的额头,眼泪不住往下掉,哽咽着道:“每次见你的时候,我分不清自己是谁。”

    说到这里,他有点说不下去了,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你,知道我叫刘新杰。也知道我是031,可你还不知道。”他的嘴唇颤抖着,眼泪不住的往下掉,简直说不出话来:“我的真名字!”

    陈道名想把将自己的原名说出来,他张开了嘴,但“刘智友”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这一刻。他感觉到怀着的女孩已经没有反应,已经死了。

    就像张然说的那样,他甚至没能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心爱的女子,就看着她这么死去,这实在太可悲了。陈道名泣不成声,哭得几乎快背过气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举起拳头一拳一拳的砸在方向盘上。

    咚咚咚

    现在的人都被惊住了,张建东也相当吃惊。陈道名是真的拿拳头往方向盘上砸,而且砸得非常用力。

    张然非常理解陈道名的举动。陈道名已经完全进入角色,心爱的女人就这么死了,他真的是痛不欲生,因此只能采取这种发泄似的举动,以皮肉的痛苦来缓解内心的痛苦。

    陈道名一连砸了六七拳,才收回拳头。他紧紧地抱着左小清,呜呜地哭了起来。

    “停!”张建东对陈道名的表演非常满意,站起来喊了一声。示意表演可以结束了。

    张然快步走过去,想看看两个演员的状况。他看到左小清脸上全是泪水。皱眉道:“小清姐,你怎么哭了,不是让你别哭吗?”

    “我没哭,是新杰的眼泪!”左小清还没有完全从角色中走出来,把陈道名当成了刘新杰,不过说到这里。她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虽然我演的角色死了,但我是个活人,我能感受到刘新杰强烈的感情,听到他声嘶力竭的哭喊。听到他大力砸车的声音,但我不能哭,不能流眼泪,那真的非常非常痛苦!”

    陈道名却是是极有经验的演员,出戏很快,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他就缓过劲来了,看着左小清,安慰道:“哭吧,别憋在心里,哭出来好受点!”

    左小清听到这话,抱着陈道名,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呜呜地哭起来:“真的太难受了,太痛苦了,我好讨厌这种戏!”

    张然看了一眼汽车的方向盘,发现方向盘上竟然被砸出了一个坑,不由问道:“道名老师,你的手没事吧?”

    陈道名顿时感觉到一阵剧痛涌上心头,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再看自己的手,已经肿了起来。

    这时,张建东向录音和摄影进行了确认,没有问题,他大声喊道:“这一个镜头过了,《黎明之前》所有的戏都拍完了,正式杀青了!”

    听到正式杀青,剧组工作人员都高兴坏了。整个片场顿时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众人都尽情的鼓掌欢呼,掌声和笑声响彻云霄。

    张建东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脸上带着笑容大声宣布道:“咱们这部戏正式杀青了,大家可以好好的轻松一下了,不过晚上剧组安排了一个杀青宴,大家一定不要忘了!”

    杀青宴就在酒店的二楼进行,没有记者,也没有邀请其他人,都是剧组的熟人。大家举杯对饮,场面十分热烈。

    张然班的学生很活跃,不住的向陈道名、陈保国这些前辈敬酒。这两个月,他们受到了前辈们很多的关照,从前辈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今天这场戏,陈道名在方向盘上连砸六七下,导致手部骨折,他们切实体会到了什么叫投入。

    陈道名左手端着茶杯,严肃道:“你们有个好老师,你们要听他的话,好好跟他学!”

    学生们对此非常认同:“那是当然,张老师是最好的老师,我们肯定会好好学习的!”

    陈道名不喝酒,也不喜欢酒局。不过他很欣赏张然,跟张然合作两个月,他颇有收获,将张然拉到一边说话:“我见过有天赋的导演,也见过非常努力的导演,但有天分的往往不够努力,而努力的又往往天分不够。像你这样,既有天分,又努力导演,我只见过一个,张一谋!不过他有一点比不上你,他没有你懂表演,我相信你将来的成就一定会超过他!”

    张然笑着摆手:“我的天分根本没法和张一谋导演相比,他第一部电影就拿到金熊奖了。我差得太远,只能靠勤快来弥补自己天分的不足!”

    陈道名这么清高的人都对张然颇为推崇,其他的人自然更是如此。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找张然喝酒,各种各样的理由都出来了,想抵挡都抵挡不了。

    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喝下去,喝到最后酒宴是怎么结束的张然都不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