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52章 解决办法
    陈道名是一个特别认真,恨不得将剧本中的每个标点符号都拷问一遍的演员。↗,但此刻,听到完张然的人物心理分析,他发现自己对角色的分析还不够深入。

    他分析到了谭忠恕安装窃听器不是为了策应刘新杰,而是为了监督,也分析到了谭忠恕并不是真的怀疑刘新杰。但他没有往摩西行动上想,更没有想到木马计划。

    张然却都考虑到了,这也是陈道明愣住的真正原因。

    陈道名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禁对他刮目相看,找到知音一样,赞道:“你说得对,是我疏忽了!”

    张然报以微笑:“除了人物心理,你的表演方式我也不是很认同。你刚才的表演过于严肃了,刘新杰不应该这么严肃,尤其是在谭忠恕面前,应该像个弟弟一样,撒娇耍横!”

    陈道名和张建东的分歧就是这个,他没想到张然也这么说,当即反驳道:“不,虽然你是编剧,但我认为你对刘新杰这个人物的理解有问题,一个地下工作者,在那样的环境下,不应该这么轻浮!”

    两人当即争论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肯让步。

    两人争了好几分钟,谁也无法说服谁。张然建议道:“陈老师,咱们谁也没法说服谁,再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看不如这样,按你的想法拍一遍,然后按我的想法拍一遍。”

    此话一出,张建东的脸上就变了。如果能这么干他早就干了,还会等到现在么?这个办法在其他剧组可行,但在《黎明之前》剧组行不通。和陈道名对手戏最多的是陈保国,一场戏两种拍法,陈保国他能答应吗?到时候陈道名没安抚好,又把陈保国惹火了,这戏还怎么拍?

    张建东刚要开口叫停,却听张然又道:“不过一场戏两种拍法,增加拍摄成本倒无所谓。关键是对其他演员不公平,要陪我们拍两次。我看不如这样,让普通观众来决定!我们拍电视剧本来就是要给观众看的,观众喜欢哪种方式。我们就按哪个演,你觉得怎么样?”

    在场众人都是一怔了,让观众决定,这怎么让观众决定啊?

    陈道名也有些诧异:“不知道怎么个让观众决定法?”

    “我们用四天的时间拍一集的内容,我把内容剪辑好。然后到街上去找一百个普通观众,把两集内容相同,但表演方式不同的戏放给他们看。等他们看完,让他们做一个问卷调查,谁得的票高,后面的戏就按谁的方式来拍,你觉得怎么样?”

    张然虽然说话的语气平淡,但张建东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着的强烈自信,那是一个导演对自己的作品的强烈信心。

    张建东见识过张然的能力,既然张然有信心。他觉得这事肯定没问题,不由笑了。这些天他被陈道名搞得焦头烂额,要是能让陈道名吃一次憋他是非常愿意看到的。

    昨天晚上,张然在看了陈道名修改的台词后确信了自己最初的判断,要说服陈道名这种对作品理解很深,又有不同看法的人非常困难。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事实摆在他们的面前,因为事实大于雄辩。正是明白这一点,他才提出这个建议。他知道以陈道名的高傲性子,要是输了一定会认,一定会按照自己的要求来演。

    “这个办法能行嘛?”陈道名不由打量了下张然。他感觉到了张然身上的自信。这个年轻人丝毫不惧他,反而想和他较量一下,这让陈道名觉得很有趣,很久没遇到敢这么对自己的人了!

    “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我发现好莱坞电影在拍完后会邀请观众参加试映。观影结束后,组织者会请参与试映的观众填写调查问卷,然后电影导演会根据问卷对电影进行必要的调整。说实话,我觉得国内的影视从业者真的应该向他们学,了解一下观众的想法,这样电影才能走出困境。”张然笑着解释道。

    “你说得不错。就按你说的办!”陈道名呵呵笑了起来,觉得这事挺有意思,“不过这事涉及到其他人,光我答应是没用的。”

    张然知道他说的是陈保国,要把戏拍两遍会涉及到其他人,别的都好说,就是陈保国比较麻烦。陈保国腕不比陈道名小,要让他答应陪陈道名拍两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张然曾经听说过一件事,在拍某部电视剧的时候,有一个演员特别爱改戏,甚至他把结局都改了,还要求陈保国配合他再演一次。陈保国直接就毛了,老子凭什么再来一次?这次的事也是这个道理,以他的火爆性格,说不定要翻脸。

    不过张然敢出这个主意,自然有他的道理。他走到陈保国身边,压低声音道:“保国老师,你想看道名老师输吗?”

    陈保国见张然向自己走来,本来想说,老子可没心情陪你们胡闹。现在一听这话,不由眼前一亮,陈道名跟张然这个小年轻打赌,真要是输了,那可好看了,以后自己随时可以拿这个打击他了。压低声音问道:“你小子真能赢他?”

    张然微微点头道:“那是当然,不然我也不会提出这个建议,直接按他的理解拍就是了!”

    陈保国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个道理,嘿嘿笑道:“好,我答应了。不过你不能输啊,要是你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然压低声音道:“保国老师,你就瞧好吧!”

    陈保国微微点头,决定助张然一臂之力,用他的大嗓门喊道:“道名啊,看在张然的面子上我就答应了,配合你多演一次!”说完,冲张然挤了挤眼睛。

    张然也眨了眨眼睛,示意道放心吧,心里觉得好笑,这位大叔四五十岁的人了,平常看上去霸气十足,没想到还有孩子气的一面。

    陈道名闻言不由一怔,三言两语就把陈保国说服了,张然是怎么做到的?

    张建东直接傻眼了,陈保国可都不是好说服的主啊,张然就这么轻易把他说服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张然走到陈道名面前,看着他微笑道:“道名老师,保国老师我已经说服了。那我们就说定了啊!”

    陈道名诧异的看着张然,不解地问:“你到底是怎么说服保国的?”

    张然没有隐瞒,直接道:“我告诉保国老师,我能赢你。道名老师,知道这个答案后,你还敢比吗?”

    陈道名跟陈保国认识十多年了,对他的性子相当清楚,摇头笑道:“我说呢,这个保国就是想看我出丑!你倒是机灵,算是把保国的性子摸透了!你也不用激我,我既然答应和你比那肯定会你比。不过你输定了,你太年轻,根本不懂观众!”

    张然信心十足地道:“道名老师,要说对知识分子的了解我可能不如你,但要说对普通观众的了解,你真不如我!多说无益,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先按你的理解来一遍!”

    陈道名点了一下头,向表演区域走去。

    张然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道:“好了,各组准备好,我们准备开拍了!”

    整个剧组重新启动,张建东很安静的看了张然一眼,他对张然是越来越佩服了,这小子真的不简单!

    “过了,下面按张然说的拍。”张建东将这场戏又拍了一边之后,高声宣布道。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建东拉着张然问道:“你怎么知道陈道名会同意?“

    张然笑着解释道:“其实戏霸分两种,一种是真戏霸,完全是为自己考虑,他们改戏是增加自己的戏份,或者增添自己这个角色的光彩;另外一种是从角色出发,对角色有不同的理解,本意是希望整个戏更好。道名老师是第二种,他希望戏更好。谁的戏更好,由谁来作出评价?当然是观众了,所以他一定会答应!”

    张建东觉得张然的分析很有道理,笑道:“没想到你对戏霸挺有研究的!”

    张然淡淡笑道:“我以前是学表演的,我们那一派认为演员必须要彻底研究角色,应当考虑到角色所处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会给角色带来怎样的影响。大量的研究能让演员对这个角色理解透彻,不过也经常会对剧本产生不同的看法,所以我们那一派戏霸很多。如果我演戏的话,估计跟他们一样,也是戏霸!”

    这真不是开玩笑,罗伯特德尼罗就是个喜欢改台词,恨不得将剧本中的每个标点符号都拷问一遍的演员。跟他合作过的电影人经常性提起他就大爆粗口“去他个狗娘养的”,《妙想天开》的导演吉列姆对他的看法是:“我们想掐死他。”

    马龙白兰度更是有名的戏霸,《现代启示录》的时候,因为剧本和表演的分歧,他和科波拉差点打起来。他和罗伯特德尼罗合作《大买卖》时,白兰度公然和导演撕逼,直接让德尼罗来执导他的戏份。

    张建东有些诧异:“可你不是在美国读书的吗,美国那边也有戏霸?”

    张然呵呵笑道:“姜纹在国内算是有名的戏霸了,拍《寻枪》的时候,陆钏都被他逼哭了,不过在美国这样的戏霸多了!伊斯特伍德,你知道吧?”

    “当然,我喜欢他的《荒野大镖客》!”

    “1984年拍《黑色手铐》的时候,导演理查德-特高控制不了伊斯特伍德,完全被架空了,他这个导演形同虚设。于是乎后来,导演工会专门颁布了一条伊斯特伍德法则,禁止演员开除导演并自行接管导演的工作。”

    张建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有些吃惊,不过他更关心比赛的结果:“不过你真有把握能赢陈道名?”

    张然十分肯定地点头道:“当然了,观众想看完全不同的陈道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