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48章 演出
    第一个登场的是《许三观卖血记》,选的片段是60年代,许玉兰被人写了大字报,说她是。白天在外面被批斗后,红卫兵要求许三观在家也要批斗她的一段戏。

    许三观由曹炳坤扮演,许玉兰由王洛丹扮演,三个儿子一乐,二乐,三乐戏份比较少,由贾奶亮和其他两个学生助演。

    舞台中间是一张桌子,曹炳坤坐在首席,大乐、二乐坐在左边,王洛丹和三乐坐在右边。

    许玉兰是一个有些泼辣的女人,经常坐在门槛上撒泼。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她被扣上了的帽子天天被批斗,被整得很惨。现在虽然是家里的批斗会,是为应付红卫兵的检查,但在儿子和丈夫面前被说是,她还是相当难堪的。

    王洛丹抓住了人物的心理状态,坐在凳子上,微低头做,神情十分难堪。

    曹炳坤咳嗽了两声:“我先说两句吧。他们说许玉兰是个,说许玉兰天天晚上接客,两元钱一夜,你们想想,是谁天天晚上和许玉兰睡在一张床上?”

    曹炳坤说完以后将一乐,二乐,三乐挨个看过来,三个儿子也都看着他。

    这时三乐道:“是你,你天天晚上和妈睡在一张床上。”

    “对。”听到这话,曹炳坤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他要的就是这个答案,“就是我,许玉兰晚上接的客就是我,我能算是客吗?”

    曹炳坤看到三乐点了点头,又看到二乐也点了点头,只有一乐没有点头。

    他嘴角抽动了一下,就指着他们说道:“我没让你们点头,我是要你们摇头,你们这两个笨蛋,我能算是客吗?”他见三个儿子都在摇头了,满意地道:“我当年娶许玉兰花了不少钱,我雇了六个人敲锣打鼓。还有四个抬轿子,摆了三桌酒席,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来了,我和许玉兰是明媒正娶。所以我不是什么客。所以许玉兰也不是。”

    这一段戏把台下的观众都看笑了,这许三观为了维护自己老婆真是费尽心机。

    但是胡君没有笑,他知道这场戏不好演,表面上看是喜剧,但真正要表现的是许三观对妻子深沉的情感。许三观是爱自己老婆的。老婆被污为,他无疑很生气,只是在这样的时期他根本无力在外人维护老婆的清白,只能用这种方法让儿子们相信母亲的清白。这场戏不能演得太过,那样显得太油,但又不可能太收,那样气氛就冷了把握上,这个很不容易做好。

    胡君对曹炳坤有印象,拍《时间囚徒》时他在剧组见过曹炳坤。见过张然让他们做训练,那时候曹炳坤还是刚刚入门的新手:“这个演许三观的学生进步好大,现在演起戏来真是像模像样了,就是还差点火候,再磨个一年半载都能进入我们人艺了。”

    冯远怔道:“这个班的学生不简单,多了我不敢说,等到他们毕业的时候,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学生有进我们人艺的实力。”

    胡君吃了一惊,北电中戏每年顶多就三四个拔尖的能进人艺,冯远怔竟然说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学生有这个实力。他觉得这话太过夸张。笑着摇头道:“张然确实很厉害,不过你这玩笑开大了!”

    冯远怔没有解释,有些话说出来是没人信的,但事实会让他们知道自己错得有多厉害:“你往后看吧。这真不是玩笑!”

    胡君自然不信,不过确实如冯远怔所意料的那样,胡君很快知道自己错了。再下来的表演中,不管是《过把瘾就死》《空中小姐》、还是《一半是还是,一半是火焰》张然班上的学生都展现出了极高的水准,好几个学生都展示出了不逊曹炳坤的实力。

    与胡君同样震惊的还有李小晚。她确实是想在张然班上选点苗子。当然她之所以想这么做,从根本上来说是想拉近跟张然的关系。实际上,她并不看好张然班上学生的表演,这才第二学期能演出什么来?而且张然整天在外面拍戏,哪有时间来管学生?

    但随着一个个节目的上演,李小晚一次次被震撼了。开玩笑吧,这是大一学生的水平?张然不是老在外面拍戏吗?这是怎么教出来的?

    李小晚真的无法理解,不由抬头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张然,想要问个究竟。

    张然感觉到了李小晚的目光,转头一看,见她目光中满是诧异,知道她在想什么,心里默默的想着,家长将孩子送到这里来,是对是对我们的信任,作为老师自然要殚精极虑,将每一个学生教好。收一个学生进来,就要对一个学生的前途和学业负责!

    当表演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轮到《雷雨》了。四凤、周萍、繁漪、周朴园等角色轮流上场进行表演。张馨艺他们都有些紧张,《雷雨》演好难,要得到肯定更难,因为大家看过许多版本的《雷雨》,很多人自己都演过。

    不过在他们卖力的表演下,终于获得了场内观众的肯定,博来无数的掌声!

    显然易见,他们的表演成功了!

    崔新勤看着台上几个学生的表情,赞赏道:“《雷雨》这戏不好演,潜台词多,人物性格复杂,要演好不容易,这些孩子演得真不错!”

    “是啊,也不知道张然是怎么教的!”黄垒也是满脸的震惊,这到底是他们班学生天赋太高,还是张然太厉害呢?他看着崔新勤道,“崔老师,我看你们96级明星班的头衔有危险啊!”

    崔新勤淡淡笑道:“就演技来说他们班学生超过我们班学生不是问题,但演艺圈不是只有演技就够的,机遇人脉都很重要。演技好不好考努力,能不能红得靠机遇!”

    黄垒呵呵笑道:“你忘了张然是导演,前不久才让胡君在国外哪里一个影帝奖。只要他愿意,捧红两个学生应该不是问题。”

    崔新勤一怔,随即笑着摇头:“你这么一说,还真危险了!”

    时间过得飞快,演出渐渐走向尾声,台下的观众沉浸在表演中浑然未觉。

    在搭景的同学飞快的动作中,黄圣衣又一次走上台来报幕:“最后一个节目,小品《火龙驹》,表演者:曹炳坤、王思维、高航!”

    在场的观众听到最后一个节目,都正正了身子,准备看01表本的学生会演出一场怎么样的压轴戏。

    尤其是表演学院的老师们,他们更想看看这个作品如何。往年北电送作品参加小品大赛,都是各班出一个节目,评定之后在送去参赛,但这回系里看完张然的小品剧本,直接就拍板让张然班去参赛,他们心里颇为不服气。

    灯光暗了下来,然后表演开始。

    《火龙驹》是讲述了一群人、一匹救过他们命的受了伤的马儿火龙驹,以及马儿火龙驹拉的一车飞机配件之间的故事。

    这个作品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搞笑成分,而是沉重和悲凉,而这个故事只讲述了十几分钟,而这十几分钟就让在场的观众感觉到心潮澎湃、激动不已,这岂止是一个小品?

    当小品在一声枪声中结束,整个汇报演出也就结束了。

    观众席里有人直接站了起来,用着全身地力气鼓起掌来,然后是全场人暴风雨般的掌声与喝彩声!

    “真好!”

    “演得太好了!”

    现场的掌声持续不断的响着。台下的观众都非常激动,他们没有想到,能看到这么水平的演出,竟然会看到如此水准的表演。这是大一的学生啊,怎么能演到这种程度呢?在这热烈的掌声中,01表本的全班同学,纷纷从后台跑了出来,站在舞台中间向现场观众鞠躬致意。

    刘一菲一边鼓掌,一边对旁边的杨迷说道:“怎么样,我师父班上的学生课厉害吧?”

    杨迷有些羡慕,竟然能找到这么厉害的师父,不过她并不嫉妒。因为她打定主意三年后要考北电,那个时候张然很可能就是自己的老师。

    表演学院老师们看张然的目光都变了,一个个都是心悦诚服,目光里满是佩服,甚至是敬畏。这小品太符合小品大赛的风格了,绝对是切中主题。更重要的是三个学生演得也非常不错,演得真实精彩绝伦,放在大三大四的学生中也丝毫不逊色。

    张慧军在旁边连连点头,转头望着陈建峰,问道:“张然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竟然能编出这样的小品来,真不可思议,编得真好!让他们去参赛果然是正确的!”

    陈建峰对张然班学生的表现也相当惊讶:“是啊,张然真的是天才。他们才练了一个月,而且是在片段练习之余排练的,距离小品大赛还有三个月的时间。经过三个月的磨砺他们肯定能更上一个台阶!”

    张慧军点了点头,现在的水平已经不错了,再练三个月哪会是什么效果?他对小品大赛向来不感兴趣,作为北电的院长老是看到中戏的学生在大奖赛的舞台上露脸,很不是滋味,但现在他突然期待起三个月后的小品大赛来了。

    北电的学生还没有入围过小品大赛的决赛,这回有了张然编的小品,加上学生们的精彩演出,不但能出现,甚至有获奖的希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