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34 杀青
    北电标准放映厅里,剧组的工作人员正忙碌着。此时此刻,拍摄工作已经到了最后一个镜头,只要过了这个镜头,《爆裂鼓手》的拍摄就顺利完成。

    这个镜头是周正用鼓槌指挥整支乐队演出,征服了陈为,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合力表演的镜头。标准放映厅的舞台上,乐队的成员都拿着各自的乐器,等待着演奏的开始;周杰轮满头大汗坐在架子鼓的后面,双手握着鼓槌,脸上挂着笑,显得信心十足;冯远怔站在舞台的中间,暖黄的灯光从他的头顶打下,双眼处在阴影中,看上去有些狰狞。

    舞台下面的观众席,坐了几排群众演员,都是北电的学生。这种镜头可以用长焦距、大光圈把背景虚掉,不需要整个剧场坐满观众。

    在舞台的前方有两台摄影机,赵飞扛着一台拍摄周杰轮,另一台由摄影助理扛着拍冯远怔;张然没有看监视器,而是盯着两位演员看。

    冯远怔目光温和,脸上的表情除了满意还是满意,他冲周杰轮微笑;周杰轮也在微笑,他知道自己表现不但征服了老师陈为,现在的评委也都看到了,自己的梦想就要实现。

    冯远怔双手向前一挥,乐队开始演奏,周杰轮使出全部的力量疯狂的敲击着鼓面,鼓槌在他手中上下翻飞,大滴的汗水从头上滴下。

    赵非扛着摄影机,先从冯远怔的后背拍摄了他向前挥手这个动作,然后把镜头向前推,向周杰轮推去。整个镜头先是冯远怔的近景镜头,然后变成表现周杰轮和冯远怔关系的过肩镜头,最后推成了周杰轮的近景镜头。

    整个镜头从冯远怔挥手,到周杰轮手持鼓槌全力击下,一气呵成,简直完美无缺。张然非常兴奋,大喊一声:“停!”

    整个剧组都停下来,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张然的身上,等着他给出结果。张然看了一遍监视器,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宁皓,宁皓笑着朝张然露出一个笑容,点点头,表示声音和画面都没有问题。

    “这个镜头过了!”张然站起来,大喊一声。

    整个剧组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大家拼命鼓掌,霎时间整个片场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

    这部片子从筹备到开机经历了太多波折,投资人撤资,演员退出,开拍后周杰轮演不出应有的效果,其他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都积压在剧组身上。经过了无数的艰难险阻,现在电影终于拍完,那份激动简直难以抑制。

    “终于拍完了!”张然内心犹如海潮,波澜起伏。他拍拍宁皓的肩膀,然后跟整个导演组的人一一握手:“这些天,辛苦了!”

    众人一边握手,一边回应道:“导演,你也辛苦了!”

    跟导演组的人握万手,张然走到赵飞面前,跟他握了握手:“赵老师,辛苦了!”

    赵非握着张然的手,笑道:“本以为回国拍电影会轻松些,没想到你小子要求如此之高,都快赶上伍迪艾伦那变态了。”

    国内电影拍摄很多时候是架在三脚架上,镜头不会动。好莱坞电影则大多采用肩扛,故而好莱坞电影的镜头往往会带有轻微的晃动。这样更加符合人的视觉特征,人不会绝对静止,是会动的,采用肩扛的方式拍摄出来的画面会真实。

    张然不但要求采用肩扛的方式进行拍摄,而且对灯光的要求特别高,他把每一个镜头都当成一幅画处理。为了达到他的要求,赵飞真的费了不少力气。

    “下次我争取向他靠拢!”张然哈哈一笑。赵飞不愧是跟大师合作过的摄影师,通过跟他的合作张然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时,宁皓拿了一个喇叭过来,递给张然,让他讲两句。张然看看周围的剧组人员,看看周杰轮,冯远怔他们这些演员,美术组、录音组等等,他对着喇叭大声道:“各位,我讲两句!”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张然的身上。

    导演是一个技术活,不同出身的导演,往往带有不同的特点。导演系科班出身的,基本不会干涉摄影进行取景,摄影师主要和导演沟通拍摄的镜头够不够讲故事用,光圈,焦距,灯光都不用不管,全部交给摄影指挥。如果是摄影出身的导演,摄影师则会沦为掌机,导演会直接给摄影和灯光师下指令。

    像小四这种三不沾的导演,拍摄的时候整个剧组都是围着摄影师转,或者围绕监制转,而导演要做的是什么呢?就是有电视台拍摄时候,有记者采访的时候坐在监视器前装模作样的喊“卡”,然后把演员叫过来说两句,好像真的是他在执导似的。

    张然又不同,他跟那种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导演类似,对电影的各种技术都非常精通,用余光就能判断摄影机位置对不对,灯光的色温对不对,演员的情绪到位没有。在这种导演手下干活压力比较大,他们太专业了,懂得可能比你都多,为了避免挨骂剧组所有成员都会默默地使出自己所有的力气,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其实在脾气方面张然是难得一见的温和,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很少会骂人,哪怕ng一百多次,他也没有发脾气,而是思考着该用什么办法进行引导,让演员更好的把这场戏演好。

    对着这样既专业和温和的一个导演,剧组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由衷的佩服。

    张然拿着喇叭,躬身道:“各位,《爆裂鼓手》的拍摄工作全部结束了。这些日子,大家从早上忙到晚上,实在是辛苦了!”

    剧场成员们没有说话,都用掌声进行回应。张然继续讲道:“准备电影从筹备开始,到今天杀青,其间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这部电影就不可能完成,所有我要对大家说声谢谢!”

    拍电影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大家只看到荧幕上精彩的画面却不知背后的付出,而剧组的工作人员往往都是默默无闻。剧组的人都拼命的鼓掌,掌声之热烈,简直可以把楼顶掀翻。

    张然提高嗓门道:“我们的电影有一个重要的对手,张知亮的《带血的音符》。当初大家选择留下,选择相信我,对此我深表感谢。等到几个月后,电影上映的时候,当你们真正看到这部电影,我相信大家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因为这会是一部非常出色的电影,真的非常非常出色!到时候,我们电影一定会击败他们,我们的电影无可阻挡!”

    说到这里,张然高声宣布道:“今天晚上剧组安排了杀青宴,大家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大家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大家欢呼成一片。

    如果是新人比较多的剧组,在杀青的时候,往往会因为大家马上就要分开,女人会哭,男人也会有些感伤。但《爆裂鼓手》剧组不同,剧组的成员都是青影厂的,是《时间囚徒》的老班底,就连演员都有很多熟人,所以除了周杰轮在内的少数几个人有些感伤外,大部分都是欢乐的。

    杀青宴就在张然他们住的宾馆进行,这样有一个好处,喝多了可以直接回房间睡觉。杀青宴非常热闹,就连张婧初他们这些拍完自己戏份离开剧组的演员都赶了回来,一百多号人坐在酒桌前说笑着,场面十分热烈。

    张然被一帮人团团围住,不停地敬酒,其他的工作人员、演员们大家也都互相敬酒。张然知道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剧组在余明海撤资的那天就散了,因此他来者不拒,不停的跟人碰杯喝酒。

    “导演,这次来拍电影我真的学到了很多。真的非常感谢!”周杰轮端着酒杯,百感交集地道。

    张然听到周杰轮这么说高兴,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醉眼微醺地道:“不用感谢我!其实我该感谢你,要是你不来演,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合适的演员!”说完,张然悄悄附在周杰轮的耳边道:“说实话,我请你完全是冲着你的名气来的,没想到你演得这么好,你演得真的很好!”

    周杰轮笑逐颜开地道:“导演,我们这部电影会报名参加金马奖吧,等你们到台北来,我带你们到处去玩!”

    张然对金鸡、金马没太大的兴趣,拿这些奖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不像电影节的奖项,拿了奖能多卖钱。不过考虑到要是能拿奖,对剧组工作人员也是一次肯定,起码大家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白费,他觉得还是报名的好,笑着道:“会报名的,你很有机会拿最佳新人哦!”

    周杰轮笑着摆手:“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的那点演技我还不知道嘛!”话是这么说,眼睛里却有隐隐期待之色。

    这场酒喝得十分痛快,到后来大家完全放开了,周杰轮更是直接跳到桌子上,拿着酒瓶唱起了《双截棍》。周杰轮的助理脸都绿了,赶紧把他往下拉,这要是让媒体记者拍到,形象就全毁了。

    杀青宴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剧组将近一半的人倒在了桌子上面,张然自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