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33章 咆哮吧,杰轮
    周杰轮倒在地上,大口喘息着。这一通撕打下来,他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就像跑了五千米似的。不过他觉得很痛快,这几天来淤积在内心的郁闷都发泄了出来。

    张然慢步走过去,伸手想把周杰轮拉起来,但周杰轮并没有抓他的手,而是自己站了起来。

    张然见周杰轮还要撕打,笑着摆手道:“杰轮,休息一会儿!”

    周杰轮听到这话,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气喘匀了,他注意到张然脸上青了好几块,有点不好意思:“一会儿还打啊,导演?”

    张然揉了揉自己生疼的腮帮子,道:“不能再打了,再打我就要进医院了。你小子下手太狠了!”他只有开始两三拳拳用的力气比较大,后面都收力了,但周杰轮情绪上来了,完全是真打。

    坐在地上休息了几分,张然站起来,对着周杰轮说道:“下面我们来做格洛托夫斯基的虎式练习。冯远怔老师让你做过风筝式、猫式动作练习,虎式练习差不多,不过训练爆发力上的作用更明显。这个训练方法源自于瑜伽的虎式,现在你按我说的来做,双膝跪地与肩同宽,小腿和脚背尽量贴在地面上,大腿与小腿成直角;俯身向前,双手手掌着地,指尖向前,手臂垂直地面,同时使脊椎与地面平行,调整呼吸。”

    周杰轮按照张然所说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抓住地面,整个造型看上去极像一只老虎,威风凛凛,虎虎生威。

    张然等周杰轮讲造型摆好,继续进行指导:“现在开始吸气,脊椎下沉,形成一条向下的弧线;抬腿,并让它在身体后侧笔直伸展,不可摆向侧面;同时抬头,视线向斜上方,抬高下巴,伸展颈部;呼气,把腿收回,膝盖向头部靠近,抬起脊椎,使成拱形;同时低头,收回下颌,膝盖尽量靠近下颌!”

    指导周杰轮进行了两分钟的呼吸,张然双手一拍,也趴在了地上,双眼死死地盯着周杰轮,面部表情极其狰狞,就像一头恶狼:“你是老虎,我是你敌人,现在我要抢走你的一切!现在对着我咆哮!用力咆哮!”

    周杰轮趴在地上,盯着张然问道:“学老虎叫吗?”

    张然保持着凶神恶煞的模样,大声道:“无所谓,喊也好,叫也好,吼也好,怎么样都可以,总之将你心里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情绪冲我释放出来!”

    周杰轮酝酿了一下情绪,冷冷望着张然,双手紧紧地抠着地面,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振嗓大吼:“啊——啊——啊——”

    他声音很大,很有穿透力,顺着山风传出很远,荡起阵阵回声。

    张然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大声道:“很好,很好!我是你的敌人,我要抢走你的一切!再来!用尽你全部的力气,再来!”

    “啊——”

    “啊——啊——”

    等周杰轮嘶吼了几次,张然突然站起来,大声道:“杰轮,现在你来唱一支歌,就唱你那首《蜗牛》吧!”

    周杰轮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感觉太跳跃了:“为什么突然要唱歌啊?”

    张然解释道:“这是为了让你声音松弛,也是为了让你情绪松弛下来。一个演员有爆发力还不够,你还得学会控制,情绪一定要能收能放,放了收不回去,就显得歇斯底里,跟精神病似的,表演就过火了!”

    周杰轮明白了,咆哮马的电视剧他不是没看过。他深吸一口气,神情地演唱起来:“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

    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随着轻轻的风轻轻的飘

    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

    ……”

    等周杰轮到一半,张然突然拍了拍手,大声道:“现在虎式练习,你是老虎,我是你对手,对着我咆哮!”

    周杰轮当即趴在地上,双手按着地面,像一头发怒的老虎,对着张然振嗓咆哮:“啊——啊——啊——”

    下午四点,张然和周杰轮回到剧组所在的宾馆。

    刚走宾馆大堂,就遇到宁皓和黄勃从楼上下来。黄勃看到张然脸上的青紫,吓了一大跳,赶忙问道:“导演,你们让人打劫了,劫财还是劫色?”他知道张然是带周杰轮出去训练了,训练怎么会搞错这幅模样,显然是出事了。

    张然摇着头,一脸的无奈:“我带杰轮到公园去特训,走到半路遇到了一群大妈粉。他们看到杰轮就激动了,嗷嗷地冲了过来。我一看这情形不好,站了出来准备保护杰轮。结果被那群大妈太彪悍了,把我痛打了一顿,给打成这样了。当然杰轮就更惨了,他被拖进了小树林轮了!”

    周杰轮一头黑线,直接给了张然一拳:“你才被轮了!”

    黄勃盯着张然的脸,仔细看了看:“真是让人揍了?”黄勃当时就爆了:“骂了隔壁的,导演告诉我是谁干的,我现在就去废了他!”

    宁皓也在一旁帮腔道:“对啊,太猖狂了,我们叫点人,去灭了他!”

    张然陪周杰轮练了一天,累得要命,也没心情继续开玩笑了:“是训练的时候弄的,没事的。你们去忙你们的,今天累坏了,我要回去休息了!”说完,直接往楼上走去。

    宁皓和黄勃面面相觑,表演训练又不是拳击训练,怎么弄的鼻青脸肿的,到底怎么回事?

    第二天一早起来,张然感觉浑身都疼,当然最疼的是脸。他来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差点没认出来,这造型去西游记演妖怪都不用化妆了。

    “打人不打脸,杰轮这小子下手也太黑了!嫉妒,绝对是嫉妒!”张然忍着疼洗漱完毕,然后把买好的云南白药在身上一阵乱喷,又抹在身上抹了一些药酒。

    一番折腾下来,疼痛减轻了不少。张然背着包,来到周杰轮的房门前,刚要敲门,周杰轮的助理就把门打开了。

    助理看到张然“啊”的叫了一声,随即抱怨道:“导演,你怎么化得跟鬼似的,不要吓人好不好?”

    张然十分无语,我化你妹啊,我这是被你们家周杰轮打的好不好?他走进房间,对周杰轮道:“杰轮,会对对联不?我给你出个上联。”

    周杰轮点头:“你出吧!”

    张然背着手走了两步,像就要吟诗似的:“你听清楚了,周杰轮在周杰家被周杰轮!”

    周杰轮一脚向张然踢过来,笑骂道:“去死吧,你才被周杰轮!”

    张然侧身闪开,哈哈笑道:“看来状态不错。走了,我们去训练!”

    ……

    三天后,拍摄重新开始。

    剧组的所有成员都已经就位,周杰轮和冯远怔也走到了摄影机的前面,站到了演区之内,所有的人都在等待张然的口令。

    张然没有急着发令,提醒道:“杰轮,我就是那个混蛋评委,现在我正监视器看着你,现在拿出你的力量来,用事实来证明你自己,告诉他你行!”

    周杰轮洋溢着自信的光彩,整张脸显得神采飞扬:“我知道,导演!”

    张然拿起步话机,开始喊口令:“开机!”

    “开始!”

    随着张然开始的口令响起,周杰轮和冯远怔开始进行表演。

    冯远怔神情冷漠地道:“首席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说着他往周杰轮的包上看了一眼:“而且我不会给一个脸鼓槌都不带的人!”

    ……

    冯远怔咆哮道:“5点半,还有11分钟,我的乐队就要上台了!那之前你没有带着鼓槌回来,或者你敢给我打错一拍!我会立马让你滚回后备队,让你给人翻谱子翻到毕业!等你从学校毕业的时候,让你老爹看起来都比你成功!懂嘛?要不然让李铭做首席,现在你选!”

    周杰轮眼神坚定,回答铿锵有力:“我是首席,这是我的舞台!”

    冯远怔大声咆哮道:“你只是十分钟了!”

    周杰轮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对自己充满信心,确信自己能保住了首席的位置。他转身跑出休息室,去找自己的鼓槌了。

    “停!”

    喊停之后,宁皓示意摄影和声音都没有问题。张然当即站起来,大声宣布:“这个镜头过了!下一个镜头准备!”

    这话一出口,在现场就已经响起来了一片掌声。冯远怔作为对手戏的演员第一个带头鼓起了掌,紧接着整个现场全都一片欢呼声。

    八天了,这场戏终于拍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周杰轮竟然展现出了很强的爆发力,接下来的戏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宁皓看着张然,满眼都是佩服。只练了四天,就能让演戏寡淡如水的周杰轮表现出这么强的爆发力,简直不可思议!

    周杰轮万分激动,这个镜头到现在拍了一百五十多条,简直就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现在他终于翻过去了。那种愉悦,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让他情不自禁的呐喊起来:“啊——”

    “杰轮,这场戏你演得爆发力十足,以后在遇到这种戏应该难不住你了!”张然走了过去,拍拍周杰轮的肩膀道,“这个镜头你的表现非常好。”

    周杰轮笑了一下,他明白自己能把这场戏演出来,完全是张然的功劳。一个导演为了引导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揍得鼻青脸肿,普通人绝对做不到的。他冲着张然,像学生一样深深地鞠了一躬:“导演,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