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32章 来啊,来啊!
    上午九点,张然背着包,敲开了周杰轮的房门。他昨天晚上就对周杰轮说过,今天要带他去一个地方进行特训。

    两人从宾馆出来,上了剧组为周杰轮准备的保姆车。张然给司机说了目的地,司机发动了汽车。

    一个小时后,汽车停住。周杰轮从车上下来,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一段长城。跟平常电视上看到的长城不同,眼前的长城十分破旧。

    这段长城不是旅游景点,没有游客,就只有张然和周杰轮两个人在爬。爬到山顶烽火台时,山风呼呼作响,放眼望去,长城首尾两端看不到头,漫山遍野一片苍翠,满眼都是绿色。

    张然坐在地上,打开背包拿出一瓶二锅头,拧开盖子自己先喝了两口,然后递给周杰轮:“喝两口酒,一会儿我们开练!”

    周杰轮不喜欢喝酒,但这两天因为戏演不好,心里很烦躁,当即嘴巴对到了瓶口猛灌了两口。酒精快速进入血液,热浪在体内涌起,他手里的酒瓶子朝张然的手递了过去。

    张然接过了酒瓶子,也猛灌了两口,皱着眉头道:“杰轮,你想把那场戏演好吗?”

    周杰轮坚定地道:“当然想,不然我也不会跟你到这里来接受特训。”

    张然看着周杰轮那种满是期待的脸,严肃地道:“我的训练方法有点特殊,可能会让你很不爽,甚至可能会让你受伤,你能接受吗?”

    一场戏拍了三天都没过,这让周杰轮感觉压力很大,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那场戏完美的演出来:“没问题,我能接受!”

    张然点点头,缓缓地道:“在我们心中肯定都有讨厌的人,甚至憎恨的人。我的办法很简单,你讨厌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讨厌他?你告诉我,然后我来扮演他,辱骂你,甚至是攻击你,总之我会尽最大的能量激发你心头的怒火,让你内心的力量爆发出来!”

    周杰轮一怔,有些明白张然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荒郊野外来训练了,皱眉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张然叹了一口气:“办法有,可以采用假面练习。有些人刚学表演的时候会紧张,情绪发挥不回来,就可以让他戴上不同的面具,然后引导他适应舞台,将情绪释放出来。不过这需要一个过程,没有半个月的时间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你也知道我们剧组预算有限,耽搁一天就要几万,半个月下来要几十万。”

    周杰轮知道电影的预算有限,钱都是张然借的。他也不想在这事上拖后腿,不过他对张然的办法有些怀疑:“这真的能行吗?”

    张然拿着手中的酒瓶喝了一口,点头道:“可以。这些天你演戏情绪出不来的时候,我总是让你去回忆过去的经历,从回忆中寻找相似的情感,这是方法派的技巧叫情绪记忆,或者叫情感替换。不过有些人把自己情感和经历隐藏得很深,很多东西他们不愿意触碰,当他们遇到的时候就自动避开了。比如一个演员要演车祸后内心的创伤戏,而演员本身又恰好经历过严重的车祸,听上去好像很好演,只需要调动当时的情绪来演就可以了。但事实上很难做到,因此车祸的进来对演员本身来说太痛苦了,他会回避这段记忆。这跟你的情况类似,所以只能由我来帮你发掘出内心的情绪!”

    其实张然他们这一派当初和斯特拉斯伯格分道扬镳,主要就是情感记忆。张然他们这一派认为演员进行情感替换应该有控制的使用,无限制的发掘会侵犯到演员的私人空间,一些比较极端的角色甚至可能给演员带来身心伤害。

    人总是有一些事情埋在心里很深很深,不愿意想起,也不愿意提起,而方法派的训练会不断地打破这个原则,这也是方法派在美国饱受争议的一个重要原因。

    张然现在采取的方法更极端,不是让演员自己发掘内心深处的情绪,而是让演员坦诚隐私,并且由他以更加激烈的方式进行发掘。如果祖师斯特拉,或者张然的老师玛丽-希尔知道了,估计会大骂他是不肖之徒!

    “我知道了,没问题。”周杰轮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张然喝了一口酒,把酒瓶递给周杰轮,缓缓地道:“不着急,我们先聊会儿。我先来说说我的经历吧,以前我是一个不良少年,以前在我们那一片,其他的家长都拿我做反面典型教育孩子……”

    他慢慢地讲诉着自己的经历,要想别人向自己敞开胸怀,自己就得先向别人敞开,不然他没法保证周杰轮会真正向自己吐露心声。

    周杰轮默默地听着,他没想到张然会经历这么多事情,会遇到这么多挫折。跟张然一比,自己真的幸运多了。就像这部电影,一开始投资人撤资,演员退出,现在又卡在了自己身上。

    等张然讲完,周杰轮开始讲自己的经历。成名前,他没钱,没名,没女友;而且因为在单亲家庭长大,他性格沉默而孤僻,走起路来更是低着头;他逛街买不起昂贵的,却也看不上便宜的;家里唯一的收藏品就是母亲买给他的吉他和自己弹断的一根根琴弦。他第一次参加选秀节目,评委批评他唱歌口齿不清,话说得非常难听,让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张然和周杰轮慢慢的聊着,不多时,一瓶二锅头喝完了。

    张然将空酒瓶放进包里,看着周杰轮,说道:“杰轮,我先向你道歉。下面我要做的并非我的本意,完全是为了激发你的内在情绪,你不要怪我!”

    周杰轮郑重地点头道:“我不怪你,来吧!”

    张然盯着周杰轮,指着自己的鼻子,神情严肃地道:“现在我就是说你口齿不清的混蛋评委,现在我就你面前,你来揍我,先给我一拳。来,握紧你的拳头向我打来!”

    周杰轮一怔:“真打?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现在我就是那个混蛋评委。”张然见周杰轮还是不动,嘴里露出了一丝轻蔑,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说道,“周杰轮,你唱的都是什么呀,我根本听不清楚,你这是唱歌吗?口齿不清,你唱什么歌?”

    周杰轮本来心情就不爽,听到这话顿时勾起了他不愉快的回忆,脸顿时黑了。他并不是暴力分子,张然的话虽然难听,让他很不爽,但真要让他打人,他还是做不到。

    张然见周杰轮不动,尖酸刻薄地道:“就你的口齿根本不适合唱歌,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大舌头?你的应该去医院看看,让医生治好你的大舌头,再出来唱歌,不然你唱的就是大舌头之歌!”

    周杰轮的脸色越来越黑,怒火在心中沸腾,拳头不由握紧了。

    张然脸上的不屑之情更浓了,肆无忌惮地嘲笑道:“你这是什么脸色?还握拳了。好啊,有种你来打我啊!说你大舌头那是安慰你,说实话,你唱歌结结巴巴的,简直就像结巴在唱歌!”

    “去死吧,混蛋!”周杰轮心头的怒火彻底被点燃烧,他大喊一声,举起拳头一拳向张然打来。

    张然没有躲闪,任由这一拳打在自己的脸上。虽然他是在扮演评委的角色,但骂得实在太难听了。要是不让周杰轮打两拳出气,万一周杰轮一怒之下罢演,那就麻烦了!

    这一拳很重,疼得张然眼泪差点掉出来。他抬起右手,一拳打在了周杰轮的脸上,将周杰轮打倒在地。他往旁边吐了一口唾沫,大声吼道:“来啊,来打我啊!我就是那个看不起你的评委!现在他就在你面前,来啊,你来啊!”

    啊——

    周杰轮喊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张然的脸上又是一拳。

    张然看到周杰轮的拳头已经朝他的脸轰了过来,他侧身一让就避开了。

    周杰轮咆哮着,又是两拳朝张然的脸轰了过来,他的动作很快,力量很大,但都让张然避开了。

    “该我了!”张然出手擒住周杰轮的手腕,对着周杰轮的肚子就是一拳。他没有打周杰轮的脸,接下来周杰轮还要演戏,要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还演个鬼啊!

    周杰轮闷叫一声,身子一躬,倒在了地上。他捂住着肚子,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张然冲趴在地上的周杰伦拍拍手,大声嘲笑道:“这就不行了?太差劲了!来啊,你这个唱歌结结巴巴的白痴,你根本不配唱歌!我给你零分!”

    “去死吧,你这个混蛋!”周杰轮大喊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像头狼似的,直接向张然扑了过,直接将张然掀翻在地,然后一拳打在了张然的脸上。

    张然痛得龇牙咧嘴,眼见周杰轮的拳头又打过来,他举手拨开,然后用来一拉,把周杰轮摔了出去。他从地上爬起来,冲周杰轮大喊道:“很不错,就是这样!继续来!”

    “去死吧,混蛋!”周杰轮大声吼叫着,像疯子似的,扑向张然。

    他真的很愤怒,非常愤怒,怒火烧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现在他只想做一件事,打倒眼前这个该死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