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31章 爆发力
    转眼已经是4月11号,剧组的拍摄出奇的顺利,到现在所有的戏已经完成一半多。正常情况下再有七八天就能完成拍摄,远远要比预期的速度快。

    现在要拍的是陈为带在乐队参加比赛的一场戏,男主角周旭迟到了,陈为要换掉周旭。这场戏是电影一个转折点,是周旭和陈为冲突的开端。

    现在整个乐队的人都在休息室里等待着,黄勃和王云两个替补也在一旁坐着。道具组布置好了房间,灯光组在赵非的指导下布好了光。

    拍摄正式开始。

    这场戏的第一个镜头拍摄相当顺利,拍了三条,张然就站起来拍手:“好,这个镜头过了,下一个镜头准备!”

    剧组成员迅速动了起来,开始为下一个镜头作准备。

    拍摄很快开始。

    镜头中,冯远怔神情冷漠地道:“首席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说着他往周杰轮的包上看了一眼:“而且我不会给一个脸鼓槌都不带的人!”

    周杰轮看一眼自己的包,发现自己的鼓槌不在,想了一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即道:“我忘在车上了,我马上去找!”说完,周杰轮过转身,准备回去找鼓槌。

    但冯远怔不给他机会,冷冷地道:“我们已经开始热身了!”

    周杰轮听到这话,有些愤怒:“我就不能用一下李铭的鼓槌吗?”

    冯远怔冷冷地道:“周旭,你已经不是首席了!”

    周杰轮听到这话,大声反驳道:“我怎么就不是首席了?你不能这么干!”

    冯远怔脸一沉,提高嗓门:“不能?”

    周杰轮大声道:“对,不能!”

    冯远怔火了,自己是乐队的掌控者,权威不容置疑,大声呵斥道:“你脑子进水了吗?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你以为你是谁?信不信我马上叫你滚蛋!”

    在原版《爆裂鼓手》中,魔鬼教师老师弗莱彻的脏话极多,动不动就奔下三路。如果像原版那样,电影绝对过不了审,因此陈为并不是一个脏话连篇,而是一个说话特别损的老师。他往往通过“在你身上我发现达尔文进化论是错的”之类的话对学生进行嘲讽,是那种能让人郁闷得吐血的老师。

    不过有一点冯远怔跟原版是一样的,那就是爆发力。冯远怔本身是个爆发力特别强的演员,而这一场戏他也将自己的这一特别完美的呈现了出来,以至于现场不少人都为止一震。

    周杰轮被冯远怔的气势所慑,明显一怔,然后大声反驳道:“首席是我争来的!”

    “停!”张然叫了停。周旭在陈为手下混了这么久,他早就习惯陈为的说话方式了,不会是这种反应,这个镜头必须重拍。

    这只是一次小失误,张然也没想在心上,但他没想到这只是灾难的开始。

    “杰轮,台词的重音不对。再来一次!”

    “杰轮,你的首席位置是牺牲很多宝贵重要的东西换来的,现在要被别人抢走,你能接受吗?不能。你要大声的质疑他!重来!”

    “你要质疑陈为的决定,所有要抢走你首席位置的都是你的敌人。面对敌人,你的表现太温柔了。重来!”

    “再来一次。”

    这个镜头一直拍到十一点半,生活制片过来通知张然餐车到了,还是没能通过。

    张然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看剧组成员,见大家都有些疲乏。于是笑了笑:“今天上午就到这里,大家先吃饭!”他见周杰轮脸色有点难看,过去拍拍肩膀,安慰道:“不要放在心上。还记得第一天的拍摄吗?当时我们也拍了很多条,下午再来就是了!”

    周杰轮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勉强笑道:“我没事。你说得对,下午我肯定能演好。”

    吃过中午饭,张然将周杰轮拉到一边,讨论这场戏要怎么演。

    早上张然已经给周杰轮分析过很多次人物的心理,周杰轮的表演也都是按照张然说的再演,但他的表演过于平淡,总给人差一口气的感觉。

    这和周杰轮的性格有关,他性格内向,比较淡定,因此演戏有点温吞水的感觉,缺乏强烈的情绪。这一点跟谢霆封恰好相反,谢霆封情绪比较激烈,不过他不会控制,情绪释放出来,有时候收不回去,让人感觉过火。

    张然看着周杰轮那张略带不安的脸:“杰轮,你的表演其实没有问题,主要是你的情绪不到位。我需要从人物的身上看到一股劲,一股狠劲,一股为了首席可以不惜一切的狠劲。你想,周旭为了打鼓放弃了女朋友,跟他人的关系也很糟糕,可以说音乐就是他的一切。这样一个人,谁威胁到了他的首席,那谁就是他的敌人。这股劲很重要,如果没有这股劲,人物的行为就不可信!”

    周杰轮点头:“我知道,为了首席的位置不顾一切,放弃女朋友,跟家人冲突,所以哪怕面对的是老师陈为,他也敢反驳。这一段要演得很有力量!”

    张然道:“对,就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情绪特别激烈的时候,甚至都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同样的我们心中肯定会有自己特别讨厌的人,甚至是痛恨的人。你就把自己代入这个场景,想象一下,站在你面前的不是冯远怔老师,而是那个你最痛恨的人,然后将那种情绪释放出来!”

    周杰轮苦笑道:“我知道,也是这么做的。”

    张然道:“可是你的情绪不够强烈,那只能说明你对找的这个人还不够痛恨,你好好想一想,从你的内心寻找到一个你真正痛恨的,恨不得他去死的那种。”

    周杰轮点了点头,开始思考。

    下午一点半,拍摄重新开始,但周杰轮的表演还是不行。他的表情和情绪都有,声音也大,但就是情绪不够,缺乏足够的爆发力,太平淡了。

    所谓爆发力,简单讲就是情绪说来就来。一个演员演戏如果缺乏爆发力,那么整场戏就会像白开水一样寡淡无味。

    影史上几乎所有为人称道的表演,往往都和演员的爆发力分不开。比如张曼玉在《甜蜜蜜》中认尸的哭戏,以及最后跟黎明意外遇到的笑,两场戏,一哭一笑,一喜一悲,都展现出了极强的爆发力。

    爆发力可以分为两种,动态爆发和静态爆发。动态爆发带有外部的张扬,这种并不难;难的是静态爆发,没有外部动作,不是外化的,而是内心情感的爆发力。比如《钢琴课》女主角艾达被丈夫砍掉手指的一场戏,艾达是哑巴,她被砍掉手指后不能说话,没有夸张的动作,也没有浮夸的表情,但观众通过她的眼睛能真切的感受到她内心的愤怒与不平,这就是静态爆发的魅力,是从内心透出来的力量。

    周杰轮现在的问题就是内心过于平静,无法将内心的情感释放出来,整场戏演出来缺乏激情,特别温吞。

    这场戏一直拍到天快黑了,还是没有过。等到张然宣布今天的拍摄到此结束时候,不仅是张然的表情凝重,剧组所有人都表情凝重了。

    张然以为好好休息一晚上,情况可能会好转,没想到第二天拍了整整一天,效果依然不理想。张然甚至找了一瓶二锅头来,让周杰轮喝了两口,想让他放开自己,但依然没有效果。

    第三天情况依然没有好转,拍到后来周杰轮不但情绪出不来,整个表演反而越来越浮夸了。收工的时候,周杰轮的助理愤怒地质问张然,杰轮明明演得很好,为什么不能过?你这纯粹是折腾人!

    张然正为戏过不了恼火,你一个小助理还敢对我指手画脚,他当时就有骂人的冲动了。好在这时周杰轮走过来,对张然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把助理拉走了,否则真的可能当场就吵起来了。

    这一次张然真正感觉到了压力,电影拍不出自己想要的效果,更可怕的是他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他知道这么拍摄下去也不会有效果,宣布剧组休息一天。

    晚上张然拉导演组的人去吃火锅,把冯远怔也叫上了。冯远怔演戏十多年,对表演的认识比张然要深,也许他能有什么好的建议。

    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大家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勾肩搭背,喝得不亦乐乎,热情得像兄弟姐妹一般。

    喝了一阵,话题终于还是回到了电影上。冯远怔道:“周杰轮就是爆发的问题,其实他只要把格洛托夫斯基的风筝式、蛇形、虎式等32个热身动作练完,就能达到身体的极限。一个人只要能冲破自己的生理和心理极限,爆发力就相对容易出来了。”

    张然问道:“如果现在训练,让他能够很好的展现出爆发力来,需要多久?”

    “说不准,大概半个月左右。如果只让他做虎式训练,应该会快点。”

    “半个月太长了。”张然摇了摇头。他不是没有训练的方法,采用假面练习能将周杰轮的内心打开,展现出爆发力来,不过差不多也是半个月。

    冯远怔道:“主要是他性格太内向,是那种特别淡定的人,很多东西他都藏在内心深处,不会告诉你。他不告诉你,很多东西就根本没法入手,训练这种人的爆发力真的很困难!”

    张然叹了口气,他没想到周杰轮的问题会这么严重,本以为通过替换法,能够将他的情绪引导出来的。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他肯定让冯远怔在那半个月中重点进行爆发力的训练。

    冯远怔没有更好的办法,其他人则完全没有办法,在场的人都陷入了沉默。片子已经拍了一半,不可能换主演,要是训练十五天再拍,成本又会增加一大截。

    事情真的很麻烦!

    沉默了许久,张然抬起头来,沉声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用最暴力的方式打开他的内心,然后用虎式练习加以巩固!”

    如果有别的办法,张然是不愿意这么做的,但现在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amp;lt;/a&amp;gt;&amp;lt;a&amp;gt;&amp;lt;/a&am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