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26章 同门
    3月11日下午,张然在一家咖啡馆里与冯远怔见面,谈剧本合约。

    “冯远怔老师,我可是你的粉丝,《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这部戏很棒,你把安嘉和这个人物演活了。”张然对着冯远怔竖着大拇指,说道,“安嘉和的人物心理铺垫得太细致了,尤其是安嘉和打完梅湘南后又情不自禁地拥抱她的一幕,把人物的矛盾心理生动的刻画了出来!”

    冯远怔显得有点意外:“安嘉和本身是一个优秀的人才,但却有心理障碍,对妻子的怀疑实际是一种爱,只是有点偏于极致。导演,你很懂表演!”

    张然站起来,用脚后跟蹲下,身子紧缩着,单脚站立,两手像鸟的翅膀一样扇动着,紧接着他用力向前一跃,然后像鸟儿一样稳稳地落地。

    冯远怔一怔:“这是格洛托夫斯基动作训练的飞翔姿势,你怎么知道?”

    张然没有解释,笑了笑,站起身,演着头对着天花板发声:“啦—啦——”

    冯远征彻底愣住了,站来的姿势、共鸣腔的位置,发声的方法,这是典型格洛托夫斯基的发声训练法,而且就声音和气息来看,功底不浅。

    张然停止发声,重新坐下,见冯远怔看着自己怔怔出神,笑着道:“在国内格洛托夫斯基流派的传人本来只有你一个,现在多了一个。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算是同门。我一直想跟你见面,现在算是找到机会了!”

    冯远怔不解地道:“你不是美国回来的吗?怎么会格洛托夫斯基的东西,美国那边好像不流行这个吧?”

    “确实不流行,会这个的不多,主要是格洛托夫斯基的训练太苦了,简直是苦行僧式的训练,一般人坚持不下来。”

    “你能把格洛托夫斯基的东西练到这种程度,应该做演员才对,怎么做起了导演?”

    张然摇头道:“在美国我能演什么呀?陈冲演技好吧,还当过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女主角,名气又大,她在美国演过什么角色啊?在美国就算能演戏,演的也不是我想演的角色。如果我继续读书,读戏剧史或戏剧理论,读到博士毕业都三十多岁了,然后呢?搞戏剧研究?一部戏出来我评论,这戏很美国。我一个中国人说一部美国戏很美国?吃饱了撑的吧?”

    冯远怔叹了口气道:“我的情况跟你差不多,在德国的时候,有一天演出完,在剧场的酒吧里,我拿着一杯酒跟同剧团的德国同事聊天,正聊得高兴,突然有人在我旁边坐下来,那你为什么在这里演戏?我说,我在这里学戏剧,能演戏对我是个机会,多好啊。那个人就说,你一个中国人在德国演戏,你知道有德国演员演不上戏吗?你是中国人,回中国演戏去啊!后来我才知道他也是一个演员,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演上戏了。可以说大家都是凭实力,但是当个演员还要遭受敌意,我开始怀疑自己在德国演戏的意义,最后决定回来。”

    张然颇有感触地道:“是啊,在国外演戏太不容易了。不过我老师倒是希望我学下去,当初我放弃表演,她劝过我好久,最后相当生气。直到去年国庆节,我去找她,告诉她我现在也在教表演,她的气才消!”

    格洛托夫斯基流派的东西,很多都靠老师的经验和理解,言传身教特别重要。有点像中国的师徒关系,因此把传人看得特别重。

    冯远怔的神情突然有些黯淡:“我的老师也是,当时很生气。已经十多年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张然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些令人不快的过去,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其实我一开始也考虑过你,但你稍微年轻了一些。陈为和安嘉和有相似的的东西,有些演员演了一个成功的角色,对近似的角色往往是排斥的,害怕自己被类型化,就没有找你。现在原来的演员演不了,所以又来找你了。”

    对于冯远怔的演技张然绝对信任,这是一个演技极其出色演员,你个给他一个重要角色,他能把人物演活了。你给他一个只有一场戏的小角色,他也能演出彩来。《天下无贼》的劫匪,《非诚勿扰》的娘娘腔,都是一场戏,但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样的演员很少!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播出后,冯远怔车胎经常被扎,常有人在他身后指指戳戳,甚至有观众直接动上了手。不过作为演员,他觉得这是自己的成功:“我确实不想被类型化,不过我是专业演员,只要角色好,我并不排斥!”

    张然听到他这么说,非常高兴:“《爆裂鼓手》的剧本你看了吧,我希望你能出演陈为这个角色,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角色很有意思,我接!”冯远怔并不矫情,直接答应了,然后又问道,“你是学表演的出身,不知道对这个角色有什么要求?”

    “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简单的当成坏人来处理就行了,其他的都交给你了,像你这样的演员根本不需要我来讲怎么演,不过有一件事可能要麻烦你!”

    “什么事?“

    “电影的男主角周杰轮是个歌手,从来没有演过戏。我希望你对他做一个短期培训,为期十五天,每天训练半天。我不需要他表现出多高的演技,只需要他站在镜头前能够从容的表演,不扫台、不背台就行了。”

    张然上一世看过冯远怔的采访,知道他后来给北电的学生上过课。第一次是给摄影系上,上了18天,那些学生从零表演基础,到18天以后他们在台上演《哈姆雷特》,当时震惊了北电表演系的老师。他们没想到一群没有表演经验的孩子在18天之后能够站在舞台上说话,他们演的都还是人物,哈姆雷特是哈姆雷特,奥菲利亚是奥菲利亚。

    冯远怔说过,北电一年级一年的表演课不如他一个月的表演课。这话虽然有点狂,但说的却也是事实。格洛托夫斯基的表演方法非常先进,张然觉得让冯远怔为周杰轮作短期培训是非常好的选择。

    “当然可以!”冯远怔没有拒绝。

    ……

    与冯远怔签下了《爆裂鼓手》合约之后,张然心中松了一口气,有冯远怔加盟,这部电影就没什么问题了。

    第二天下午,首都国际机场的候机厅。张然手里拿着一块写着“周杰轮”名字的牌子,静静地等待着。

    半个小时后,一架客机稳稳的抵达了首都国际机场,这是从台北直达北平的航班。看到这架飞机后,张然就将手中的牌子举了起来。

    在选角的最初,周旭这个角色在张然心中有两个人选,一个是谢霆封,另一个是周杰轮。两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谢霆封演技更出色,但表演有点过火;周杰轮在形象气质上更接近周旭,会爵士鼓,但演技不敢恭维,最终张然选择了演技更出色的谢霆封。

    现在谢霆封退出了剧组,张然又把目标转回到周杰轮身上。周旭这个角色性格比较简单,情感波折也不是很大,作为演员更多的不是靠演技,而是把握一种自然状态。演周旭这个角色,对周杰轮来说不需要太多演技,本色表演就行了。

    为了节省时间,张然直接找到黄垒,让他帮忙联系周杰轮。黄垒在台湾那边有关系,跟张晓燕情同母子,而张晓燕在台湾演艺圈的地位极高,是台湾综艺主持三王一后中的一后,有她帮忙联系周杰轮事情要容易很多。

    事实也确实如张然所料,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周杰轮就到北平来了。

    下了飞机,周杰轮心里有些忐忑。不过迎面而来的写着“周杰轮”三个字的纸牌,让他感到了一丝亲切。

    “你好,你是张然吧?我是周杰轮,我们通过电话!”周杰轮走过去,看着拿着纸牌笑容满面的张然,问了一声。

    “是的,我是张然!杰轮,欢迎到北平来!!”张然哈哈大笑着,然后给了周杰轮一个拥抱。

    虽然只是通过两次电话,但两个人对彼此的印象都很好,此刻更是有一见如故之感。

    张然带着周杰轮走出候机厅,上了租用的保姆车,缓缓驶离了机场。

    “酒店已经帮你们定好了。我先带你去酒店,今天你好好休息一天。明天我让剧组的人员带你到处逛逛。”张然看着周杰轮,笑呵呵地道。

    “我听你的安排,不知道训练什么时候开始。我没演过电影,怕演不好,我想尽快进行训练。”周杰轮看着外面的景色,听到张然的话,转过头微笑着说道。

    “训练后天开始,早上表演训练,下午的爵士鼓的训练。”张然听到周杰轮这么说,就把安排说了出来。

    “嗯,谢谢你了。”周杰轮客气地致谢。

    “不用客气!”张然将车窗打开,缓缓闭上眼睛,嘴角高高的翘起来,凉风轻拂他额前的几缕发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