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20章 心理束缚
    “不是吧!我虽然读的书不多,但《演员的自我修养》和《我的艺术生活》好歹也看过,我怎么不记得斯坦尼说过演员需要解放天性?请问斯坦尼在什么地方,或者哪本书,多少页说过演员需要解放天性?”说到这里,张然一拍自己背着的电脑,冷冷道,“我电脑里有斯坦尼全集的电子书,你翻给我看,斯坦尼什么时候说演员需要解放天性了?”

    白凡平一怔,想了想,辩解道:“斯坦尼是没有直接说过要解放天性,但他提到天性了。难道斯坦尼没有直接要求解放天性,我们就不能这么做?如果这样的话,表演理论还怎么发展?”

    张然道:“当然可以,但这里涉及到一个基本问题,什么叫天性?为什么要解放他?如果连这个基本问题都解释不清楚,那你这个说法肯定有问题。请你告诉我,什么叫天性?”

    白凡平道:“天性就是人的本性。人是自私的,对钱财对权力是贪婪的;人是利己的,因此对阻碍自己发展的人必然是残暴的、冷酷的;对异性是有占有欲的,甚至会表现为疯狂的,野蛮的。但是这些平时被道德、纪律所束缚,得到了理智的抑制,谁也不敢逾越这条红线。但现在作演员了,要是剧本中创造各式各样的人物,可能是个极残酷的人,甚至是不知廉耻的人,要在戏里说出一些平时不敢说的话,做出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怎么办?就要把自己身上这些生来就有,一直被道德所抑制的天性释放出来!天性释放出来后,他就能在自己身上找到那些人物的种子,就自然而然的能够成功扮演这类人物了!”

    “人人都说这个圈子脏,现在的演员常常被扣上‘、自大、无情’等帽子,我算是找到根源了!如果我们这些做老师的不能教学生责任、公正、善良,而教他们贪婪、自私、冷酷,这个圈子怎么会不脏?”张然非常愤怒,指着白凡平咆哮道。

    白凡平吓得连退几步,一张脸苍白无比:“张然,这是严肃的学术问题,你不要乱扣帽子!”

    张然没有理他,转头看着自己的学生,严肃地道:“演员就是一个普通的职业,并比不其他的职业高尚,也不比其他职业低贱。将来你们是要做演员的,肯定会遇到很多的不公平,遇到许多肮脏的事!”张然右手握拳,用力的捶打了锤自己的胸口,坚定地道,“但我希望你们记住,只要心中有光明,演艺圈就不会黑暗!”

    “是,老师!”班上的学生凝视着张然的眼睛,神情坚定地道。

    张然和白凡平的争论引起了游客的围观,他们争的东西很多人不明白,不过张然这番话是听明白了,纷纷鼓起掌来。

    人群中一个圆脸少女对一个大眼睛的少女道:“北电这个老师说得真好!”

    大眼睛少女点头道:“是啊,就像武侠片里的大侠一样,大义凛然的!”

    张然冲班上学生点点头,扭头看着白凡平,冷冷地道:“白老师说是学术问题,我们继续来讨论。你说残暴、自私、冷酷是天性,那善良、仁慈是不是天性?人之初,性本善。你不会不知道吧?当你教会学生残暴、自私的时候,是不是就抹杀了他们内心善良、仁慈的天性?同样的,害羞是不是一种天性,怯懦是不是一种天性?一个害羞的姑娘,通过解放天性变成了大大咧咧的男人婆,这是不是抹杀了她作为演员最大的特质?”

    “我什么时候教我们班学生贪婪、自私、冷酷了,你纯粹是污蔑!我讲的是一种理念,事实上我不会让学生去做违背道德的事。我只是希望他们放开被束缚的天性,在表演时能够自如一些!”

    张然摇头道:“让学生自如表演这是对的,但跟天性有什么关系?我接触的斯坦尼体系的流派很多,方法派,斯特拉技术、麦斯勒技术等等,从没不存在解放天性的说法。”

    白凡平反驳道:“你说的是美国,跟中国的情况不同,美国人的家庭环境、教养条件非常开明、民主,小孩的天性没有受到太多的压抑,成年后基本保持了开朗、开放的天性,这样的人几乎不需要刻意的解放天性练习。这也是为什么好莱坞的演员、西方一些国家的演员先天就比我们的演员演技高明一大截的原因,这些国家的演员表演起来要比我们自如得多。”

    张然道:“感官和自我表达能力受到限制,在全世界都存在。比如美国的中产阶级,对自发的情绪反应感到可耻,不要哭!不要笑得那么大声!不要尖叫等等。当他们需要在舞台上抒发情绪时,往往要比底层困难一些。不过,这些可以通过训练让他们改变。”

    白凡平笑了:“这不就是解放天性吗?”

    张然道:“表现自我困难不是天性被束缚了,束缚演员的也不是道德和法律,而是心理。比如你叫一个小孩表演,他可能演得很糟糕,但他能够认真的表演。当他长大了,知道什么叫演得好,什么叫不好,你让他当众表演她会想很多,演不好怎么办,别人笑我怎么办,杂念众生,他就不敢演了。我们要做的是清除杂念,把自我从心理束缚中释放出来。这个过程只能引导不能硬来,有很多学生属于心理脆弱型,强行打开他们的内心会让他们恐惧表演。我们学校的胡卫国老师就让一个害羞的女生歪着嘴、斜着眼、淌着口水在大家面前走来走去,结果女生一边演一边哭,这显然对女生的心理造成了伤害。”

    “那你告诉我,正确的训练方式是什么?”

    “有很多放开心理束缚的训练方法,比如面具练习就能让学生解放自己的情绪,让演员去除怕人看的自我意识。但这种方法不是为了让他按天性为所欲为,恰恰是要他按理想范本去扮本来不好意思扮的角色,做本来不好意思做的动作。我没有带面具,没办法做面具练习,这样!”

    说到这里,张然抬头在围观的人群中看了看,准备找一个陌生人来做示范,不想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当即招手道:“那个小妹妹,那个眼睛很大的,对,就是你,过来一下!”

    等大眼睛少女走过来,张然让她站在人群中间,对她说道:“帮我们一个忙,做个小实验。你就站在这里,站好就行,到我叫停为止!”然后扭头对班上的学生道:“大家评价一下这位小妹妹!”

    张然班上的学生顿时议论起来:“这个小妹妹长得真漂亮,特别是眼睛长得真好看!”

    “长得是挺漂亮的,不过头发染了几根黄毛,看上去跟不良少女似的!”

    “就是,都已经开学了,竟然没去上课,估计是逃学了吧!”

    ……

    在一片议论声中,少女开始脸上还挂着笑,看上去若无其事,但很快就有点手足无措,表情变得扭捏起来。被一群陌生人指指点点,就是脸皮再厚的人也会觉得尬尴。

    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张然感觉女孩有点承受不住了,把自己的电脑打开,看着女孩问道:“电脑上的小游戏扫雷,你会玩吗?”

    女孩点头道:“会!”

    张然笑道:“现在你来玩扫雷,如果你能玩通关,我奖你一个苹果!”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女孩白了张然一眼,接过电脑,放在地上玩了起来。

    张然班上的学生不知道张然为什么要这么做,都小声的议论着,不过这次女孩没有受影响,认真的玩着游戏。

    过了两分钟,张然一拍手道:“行,就到这里!”说着,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递给女孩:“谢谢你的配合,辛苦了!”

    “不需要!”女孩翻了一下白眼,走到一旁,跟自己的同伴站到了一起。

    张然看看白凡平,又看看两个班的学生,道:“同样的场景,大家同样在议论。开始那位小妹妹非常紧张,手足无措,但当我让她玩游戏她就不紧张了。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开始她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她就会想很多,杂念一多,人就紧张了;后来她的心思都在游戏上,没有那么多杂念,紧张自然就消失了。”

    张然把王洛丹手里的矿泉水瓶拿过来,然后用力摇了摇,道:“如果我们把自己看成一个容器,现在这个容器里面有半瓶水,相当于杂念,摇的时候就会响。要消除紧张,表现得自如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清空,一个是注满!”

    说着,张然拧开盖子,将水倒掉,重新摇了摇:“你看现在就不响了。所谓清空是什么呢?就是清除内心的杂念,清除那些捆绑我们心理的杂念。当然要彻底清除杂念很难,不过如果我们内心是平静的,就不会有那么多杂念,表现也就会相对的自如。很多优秀的演员,都是低调安静的人,他们在表演的时候就很自如,而表演训练正是要训练内心安静的力量。注满就是刚才那个小妹妹展现的情形,当我们的内心被剧本,被人物,被角色占满了,就不会有那么多杂念,就不会紧张了!”

    这番道理十分简单,不但两个学校的学生听明白了,就连围观的群众都一个个点点头。

    圆脸少女道:“原来是这样啊,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大眼睛少女点头道:“北电这个老师好厉害,以后我要考北电!”

    只有王洛丹泪流满面,那是我的水!

    白凡平见自己班上的学生都在点头,脸色非常难看:“张然,我们谁也无法说服谁,不如这样,9月有一个全国小品大赛。我们都报名,到时候比一比?哪个班的成绩好,哪个有道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