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19章 争论
    张然听到来人是中戏的,不由仔细打量了带队老师一番,三十几岁的年纪,留着寸头,看上去很精神,是个年轻的帅哥。再去看后面学生,形象气质都不错,不过除了一两个有点模糊的印象,其他的都非常陌生,也就是说这些学生未来能够出头的几乎没有。他有点同情这个老师,本来有个张馨艺,还跑自己班上了!

    在张然看中戏学生的时候,中戏带队的老师白凡平也在看张然他们。他看到张馨艺的时候他有些不快,看到黄圣依的时候彻底郁闷了。这两个学生都参加了中戏的艺考,表现都特别抢眼,作为主考官白凡平非常看好她们,结果她们都去了北电。

    白凡平看张然的目光有点不善,连带着对北电的学生也看不顺眼起来。白凡平扫了张然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就是北电的张然吧?”

    张然不认识白凡平,笑着问道:“我是张然,不知道您是中戏的哪位老师?”

    白凡平淡淡地道:“我叫白凡平,中戏01级1班的班主任。”

    张然知道中戏一些老师的名字,像常丽、张仁理、姜若俞等等,但白凡平这个名字他真没听说过。不过他还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白凡平老师,久仰久仰!你们今天也到动物园来上课?”

    “没课我会带着学生乱跑?我们中戏管得紧,可不像你们北电这么悠闲。”白凡平也在笑。不过是冷笑。

    张然眉头微蹙,这人口气未免太差了。就算北电中戏不太对付,那也是学生间,老师也这么做,未免有点可笑。他笑笑道:“看来你们也是动物模拟课!”

    “是啊,我们准备观察猴子。猴子最接近人,观察猴子方便为后面的教学打基础。”白凡平故作惊讶的看着张然,问道,“张老师也带学生进行动物模拟训练?”

    张然道:“是啊,我们也是动物模拟。”

    白凡平道:“那我们可真是来巧了。我们两个学校难得遇到,要不交流交流?”

    张然道:“好啊,交流交流!只是不知道怎么交流?”

    白凡平沉吟道:“我看这样吧,我们各上各的,让学生各自观察,到了下午的时候,让班上的学生模仿动物,看看谁模仿得更好!”

    张然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都知道中戏的学生舞台底子厚,正好向你们学习!”

    “那就这么定了!”白凡平摆了摆手,对自己班学生,道,“好了。下面准备开始进行动物模拟的练习,大家要仔细练习。下午的时候,咱们跟北电的同学比一比,我可不希望你们到时候丢中戏的脸!”

    “老师,跟北电有什么好比的,他们根本不是我们对手嘛!”有学生调侃道。

    “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和北电比?要比也是和二班比,跟北电有什么好比的!”

    “还是别比了,到时候打击到他们那脆弱的小心脏就不好了!”

    ……

    中戏学生嘻嘻哈哈地说笑着,根本没把北电的学生放在眼里。北电学生大怒,中戏有什么了不起的,有哪点比我们北电强,拽什么拽?

    “中戏就很了不起吗?”张馨艺直接就跳了出来,大声道,“我觉得中戏根本就比不上北电,中戏哪有我们张老师这么优秀的老师!”

    “就是,中戏请我去,我都不去。”黄圣衣附和着道。

    张然见班上学生跟中戏的学生要吵起来了,赶紧道:“好了好了,尊严不是靠嘴赢回来,是靠实力赢回来的。你们都过来,刚才我已经说过怎么观察了,现在开始观察!”

    班上的学生听到张然这么说,没有再理中戏的学生,认真观察起来。不过他们都在心里暗暗鼓劲,要好好练习,到时候让中戏的知道自己的厉害。

    中戏的学生见北电的学生开始练习,不敢大意。虽然嘴上看不起北电,但北电的实力摆在那,他们也认真的练习起来。

    白凡平没有闲着,一边纠正班上学生的动作,一边引导道:“现在你们在动物园里,面前就是猴山,现在你们要相信自己就是一只猴子,要彻底的相信。如果你连自己是猴子都能从心眼里相信,那你将来演其他角色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呢?”

    01表本的学生听到白凡平让班上学生相信自己是猴子,都吓了一跳,觉得难度太大了:“这个要求好高啊,我根本无法相信自己是猴子!”

    “张老师,这难度也太高了吧!”

    “是啊,人怎么可能彻底相信自己是猴子嘛!”

    张然眉头微蹙,信念感是七力四感之一,对演员来说非常重要,但信念感往往是和真实联系在一起的。就像张然让刘一菲做划火柴的无实物练习,必须让她真正的划过很多次火柴,知道火柴盒多宽,多高,多重,具体的流程是什么,才能把划火柴这个无实物练习做好。正常人不可能体验猴子的生活,也不可能真正体会到猴子的心理状态,自然也不可能真的相信自己是猴子。他摇头道:“谁让你们相信自己是猴子了?我可没这么说过!”

    王俊毅看着张然,迟疑道:“以前上培训班的时候,我们老师也说如果一个演员连自己是猪、是猴都能从心里相信,那就什么都可以演了!”

    张然不由提高了嗓门:“那是你们老师乱教,正常人怎么可能相信自己是一头猪?我看你们老师才是一头猪!”

    班上的学生咯咯笑了起来。汪珞丹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张老师,你也是王俊毅的老师,你怎么能说这么说自己呢?”

    张然瞪了她一眼,道:“我说的是哪个让王俊毅相信自己是猪的老师!”

    白凡平听到张然和学生一唱一和,对自己的教学“冷嘲热讽”,相当恼火,愤怒地质问道:“张然,你什么意思?”

    张然看了他一眼,觉得莫名其妙:“我没什么意思啊,白老师,怎么了?”

    白凡平愤怒地道:“我正在讲进一步解放天性,讲信念感,让学生相信自己是一只猴子,你在旁边胡说八道,我这课还怎么上?就算你们班学生不如我们班,你也不能故意捣乱吧!”

    张然很无语,未来的四小花旦中,我们班就两个,你们班一个叫得出名的都没有,我们班不如你们?他皱眉道:“白老师,我觉得你的说法可能有一点问题,一个正常的人怎么可能真的相信自己是猴子,相信自己是猪?这根本不可能!”

    “为什么不能?一个演员如果你连自己是只猪、是只猴能从心眼里相信,那他将来演其他角色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呢?”

    张然见他这么说,也不客气了:“即然这样,那请白老师示范一下,让我们看看你如何相信自己是一头猪的!”

    白凡平被噎得直翻白眼,愤怒地道:“张然,你这是故意抬杠!”

    张然很委屈:“我怎么就故意抬杠了?是你说要相信自己是猪。不说猪,说猴子,看到那只猴子没有?白老师,你扮演猴子,要是你把那只猴子引过来,我就相信你!”

    01表本的学生纷纷附和道:“对啊,白老师,你给我们示范一个!”

    “白老师,我们都相信你说的,你给我们做个示范吧!”

    “白老师,我们支持你,打倒张老师!”

    白凡平脸气得通红:“斯坦尼曾经说过,人物不可能与角色彻底融合,就算能融合,那也只是瞬间的事。我现在在上课,不想跟你鬼扯!”

    张然冷笑道:“鬼扯?我看你才是在鬼扯!人彻底相信自己动物是什么情形?就是传说中的狼孩那样,不会再把自己当人。你这完全是胡来,简直是误人子弟,你对动物模拟的认识有问题。”

    “我的认识有什么问题?就算你说得对,人确实没办法彻底相信自己是一只猴子,但尽量去靠近总没问题吧?这对学生来说非常重要,不但能培养他们的信念感,还能进一步解放他们的天性!”

    “怎么又扯到解放天性了?能解放什么天性?我不知道解放天性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但这个说法本身就有问题!”

    国内表演流行一种说法叫“解放天性”,一般就是表演互相钻裤裆、演猩猩、做游戏等方式。通过这个训练让在中学被禁锢的孩子们放松身心,开朗大方一些。

    这个想法无疑是有道理的,但天性这个概念太过模糊,导致很多人望文生义,把这个看似简单的课程误读了,一些受过表演培训转而又去培训他人的教师误以为解放天性就是放得开,甚至有些老师直接就说是不要脸。

    在这种观念的主导下,很多老师就纯粹乱来,要求学生相互对骂,骂得越难听越好,甚者有老师让男生和女生脱到只剩内裤,然后拥抱、抚摸、接吻,把解放天性当成了性解放。

    结果很多学生上了解放天性课以为大大咧咧就是自然,嘻嘻哈哈互相打闹就是放得开,非情侣男生女生之间暧昧就是天性得到解放,当街撒泼就是发挥自己内在自我。事实上这样的学生在进行表演的时候特别容易流于表面,特别容易过火。

    白凡平听到张然说解放天性有问题,冷笑起来:“张然,你太狂妄了吧?难道北电中戏的老师都是错的,就只有你是对的?”

    张然道:“我可没说北电中戏的老师都是错的,我只是认为解放天性这个说法有问题,如果对此没有正确的认识,太容易误导学生了!”

    白凡平冷笑道:“张然不要以为在美国读了几年书就了不得了,就可以随便指点江山!要知道解放天性源自斯坦尼,难道斯坦尼是错的,你才是对的?”

    (感谢“沙莽、四方街的、5lookingfor、哦原来你叫、0无极老祖”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