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16章 抢戏
    刘一菲朗诵完毕,便偷瞄张然,见到他微微点头,心里还一阵窃喜,看来我表现很好,骗子师父都点头了。不过这股喜悦还没持续两秒钟,便被张然打击了。

    张然点头之后,看着刘一菲淡淡地道:“朗诵的时候一定要把声音抛给观众,要有穿透力,下来要多练习。”

    “是,老师。”刘一菲应了一声,心中却不断声讨着张然。臭师父,大坏蛋,这么多老师都不表扬我,还挑我毛病,真可恶!

    张然虽然挑了刘一菲的缺点,但对她的朗诵还是很满意的,直接给她打了80分,比朱亚纹都高了5分。

    朗诵结束,接下里就是小品。

    在这个阶段命题小品、规定情境、即兴小品都有可能考到,老师可能会给五分钟商量时间,也可能直接就开始即兴表演。考试题目也特别灵活,小品题目有给定一个情景的,比如“公交车站”;也有较为抽象的题目,比如“秘密”。

    主考官霍旋直接出题了:“下面给大家出小品的考题,你们的考题是——看榜!给你们五分钟准备时间!”

    在霍旋宣布完考题之后,刘一菲他们小组走下台,到旁边商量这个小品怎么演。

    五分钟后,刘一菲他们重新上场,开始表演,整个舞台顿时热闹起来。

    考生们在焦急地等待着表演复试发榜。一位女生扮演家长,轻声地安慰着情绪低落的儿子;有人跟同伴轻声着着话;朱亚纹倒是显得信心十足,站在那里高谈阔论,好像已经考上了似的;陈婕妤在给朋友打着电话,并不时瞄刘一菲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其他人则默默地等候着复试榜,神情各异。

    江燕和刘一菲没有站到人群中去,反而站在外面。刘一菲神情有些紧张,江燕也知道她紧张,拉着她的手道:“茜茜,好多人啊,我们过去排队吧!”

    “爬爬,你先去看吧,我等一会儿再去!”刘一菲非常紧张,从她的神态可以看出她没有考好,觉得自己没有希望,显得畏畏缩缩的。

    “怕什么呀,你肯定没问题的!”

    “你去吧,我等一会儿再去!”刘一菲摇摇头,她不敢过去,害怕受刺激

    这时,霍旋喊了一声:“放榜了,放榜了!”

    他这一喊,在场的学生都动了起来,像是一群麻雀发现了洒落的稻谷般,呼啦一下围了过去,舞台上乱成一团。

    “别挤啊,挤什么挤,都能看的,慌什么?”

    “推什么推,真讨厌!”

    刘一菲还在外围磨蹭,没有急着过去。她演的是一个考得不好,对成绩没信心的女孩,她想通过这种在外围的磨蹭,来表现人物内心想看,但又不敢看的矛盾心理。

    按照设计好的情节,江燕要对刘一菲说,把你的准考证给我,我帮你看,接下来刘一菲会发现自己的准考证不见了。

    但就在此时,前面的陈婕妤突然尖叫起来:“哎呀,我的准考证呢?我的准考证不见了!”

    听到这话,几个考生都是一惊,这不是刘一菲的设计嘛,你怎么把人家的戏抢了?

    因为是集体小品,为了避免重复,彼此演什么都是商量好的。谁也没想到陈婕妤会来这一手。几个考生看陈婕妤的目光充满了鄙视,然后略带同情地看了刘一菲和江燕一眼,江燕可能还好点,刘一菲的人物设计都被抢了,这戏还怎么样演?肯定完蛋了!

    江燕愣住了,好不要脸啊,把茜茜的戏抢了!接下来该怎么演啊?

    刘一菲也傻眼了,我的戏被抢了,怎么会这样?

    艺考集体小品的时候,经常会出现抢戏的状况。因为集体小品根据剧情的需要,角色分配的不同,有的考生台词多,表演空间大,有的考生可能台词就比较少,所以在考试过程中,经常有考生为了在考官面前表现自我,不顾整体安排抢戏,比如给自己加词,或者用夸张的动作进行表演。

    当然还有更恶劣的,在表演的时候给对手使绊子,抢对方的台词;表演的时候去挤别人,让对方出丑;表演的时候挡住对方等等。

    刘一菲现在遇到的就属于特别恶劣的一种,她表现都比较出色,引起陈婕妤的嫉恨,故意抢了刘一菲的台词。刘一菲跟江燕是一组的,刘一菲的戏被抢,江燕也没办法发挥,等于一下灭掉了两个对手,陈婕妤的机会就大了。

    不过这一切都被几位考官看在了眼里,这种小伎俩,哪里骗得过身经百战的考官,一看台上的反应就知道刘一菲的戏被人抢了。

    几名老师都是在心里摇头不已,在本子上直接把陈婕妤的名字划掉了。集体小品表演是一场综合性的考试,主要是考查考生是否具有团队合作的精神和其他方面的综合素质。如果跑去抢戏,说明你是一个没有团队精神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录取。

    刘一菲朗诵给在场的老师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只要小品正常发挥肯定是北电的学生了,没想到现在突然出了这样的事,这下情况就很难预料了。

    其实演员在舞台上遇到事故,相当正常。比如小品《主角与配角》开始演出不久,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朱时茂手中道具枪套的背带绷断了。由于是现场直播,不能停顿,而且按照情节后来的发展,陈佩斯必须背着枪,因此朱时茂沉着冷静一边说台词,一边迅速将背带打好了结。不过由于带子打了结,短了一截,陈佩斯将枪背在身上,枪就挂在了陈佩斯的胸口,看上去特别滑稽,反而增添了喜剧效果。

    成熟的演员在遇到事故时往往能冷静处理,但像刘一菲这样的初学者,遇到这种情况往往会不知所措,就演不下去了。

    张然双眼紧紧地盯着台上的刘一菲,心提起来了。他对刘一菲进行了很多即兴表演的训练,只要刘一菲能够稳住,是能够演下去的。现在就怕刘一菲稳不住,小孩子受了欺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大人哭诉。只要刘一菲往张然这边一看,那就彻底完蛋了。

    刘一菲确实非常委屈,但她没有看张然。不是不想,如果可以,她很想拉着张然的袖子哭诉,师父,陈婕妤欺负人,但她知道不能这么做。张然讲过很多次,一个演员站在舞台上有三大禁忌,笑场、背台、扫台。

    演员站在舞台上不允许跟观众或考官有眼神的对视。因为场景是真的,你的表演场景里头没有观众,去看考官是大忌,这叫扫台。

    现在她站在舞台上,虽然有些慌乱,但她没有忘记这一条。

    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重新演一个人物?这时一个念头在刘一菲脑海里闪过,陈婕妤抢的只是我的情节,没有抢走我的人物。

    她突然知道该怎么演了,脸上露出害羞的表情,神情扭捏地对江燕道:“爬爬,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上厕所嘛!”

    江燕一怔:“可是榜都出来了,我们还是先看榜吧!”

    刘一菲的表情越发尴尬了:“我憋不住了,好爬爬,你陪我去嘛!”然后她把头伸过去,在江燕的耳边轻声道:“我们利用这个时机重新商量一下怎么演!”

    江燕意识到这事一个办法,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去厕所,快去快回!”说完,两人咬着耳朵下台去了。

    张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孩子没有忘记舞台,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作为演员来说,她算是入门了!

    台上,其他学生的表演还在继续。陈婕妤一通惊呼之后,最终在裤子口袋里找到了自己的准考证。她拍了拍胸口,来到录取榜前看榜。她仔细的查看着,来来回回看了两遍,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准考证号码,怒气冲冲的下场了。

    有个考生因为榜上有名激动得跳了起来,嘴里高喊着:“我录取了,我录取了!”这还不够,他竟然拥抱了朱亚纹,又拥抱了周围其他两个考生,然后欢快的跑下场去了。

    还有一个考生因为没有看到自己的考号,直接将自己的“准考证”撕了,然后大骂道:“中戏简直有眼无珠,绝对有黑幕,北电肯定不会这样!”

    张然直接给他打了0分!考北电的时候骂中戏,考中戏的时候自然会骂北电。戏品就是人品,人品都不好,还演什么戏!

    几个考生中,只有朱亚纹的表演让张然满意。

    朱亚纹演的考生,放榜前高谈阔论,就好像已经考上了似的,但放榜以后,却是榜上无名。他演的人物心理过程比较清晰,将从得意到失落的全过程演出来了,更重要的他没有很用力的去演。在发现自己榜上无名之后,他没有嘶吼,没有大叫大嚷,而是很细腻的把内心的失落感演出来了。

    等到大部分考生都下场了,刘一菲和江燕才磨磨蹭蹭的走到了舞台中央,准备看榜。

    (感谢“单骑闯关、浪荡小宇、书友151019231443824”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