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15章 三试
    北电2002届表演学院三试到来了。

    三试不像一试那样,有近万人考试,只有几百人。不过能进表演系三试的都是人中龙凤,形象气质非常出众。在所有候考的考生中,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特别抢眼,整个人就像雪莲花一样,带着一种出尘的气质。

    许多男生都在用眼睛偷瞄着女孩,可是没一个敢上前搭讪的。并不是因为女孩的妈妈旁边,也不是害怕被拒绝,而是他们都看得出女孩正在生气,现在过去怕是会自讨没趣。只是他们有些好奇,这是谁啊?怎么把小美女气成这样了?

    刘一菲鼓着脸,拉着刘晓丽的手,气呼呼地道:“妈妈,师父怎么还不来啊?”

    刘晓丽很无奈:“可能有事吧!”

    刘一菲非常生气:“师父又骗人,大骗子,骗子师父!”

    就在这时,一个老师站在表导楼门口叫号了。刘一菲听到了自己的考号,对刘晓丽,道:“妈妈,我进去了!要是师父来了,你帮我骂他!”

    刘晓丽鼓励道:“去吧,茜茜,你没问题的!”

    北电三试跟一试二试不同,分为表台考场、声形考场、口试考场。表台考场考察表演和台词,声形考场考察声乐和形态;口试考场则进行口试。这几项考完才是体检,到了晚上还有才艺考察。整个考试要从早上八点,考到晚上十点,相当辛苦。

    刘一菲进入表导楼,很快就有一位老师过来给考生发放了号码牌。而后这位老师又按照号码牌的顺序将所有人分成了许多组,一组八人。刘一菲分在了第四组的第六号,他们这一组早上在表台考场考表演和台词。

    拿到号牌,刘一菲坐在过道的椅子上,一边等待考试开始,一边继续生张然的气,骗子师父,又骗人,真可恶!

    “你好,我叫江燕。”坐在旁边的一个漂亮女孩打量了刘一菲好一阵,觉得这个女生太漂亮了,漂亮得自己这个女生都有些动心,忍不住想认识一下。

    正在跟张然生气的刘一菲,突然见面前伸过来一双白皙的手,看了一眼对这个叫江燕的女孩,微笑着道:“你好,我叫刘一菲,你可以叫我茜茜!”

    江燕笑了:“你也可以叫我爬爬。”

    刘一菲听到这个名字觉得好奇怪:“你为什么叫爬爬呀?”

    “因为从小就动作慢,妈妈就给我起了这小名!茜茜,你多大了?”

    “我十四岁,不过很快就要满十五岁了!”

    “哇,这么小啊!肯定是所有考生中最小的,茜茜你真厉害,这小就敢来考北电了!”江燕看得出刘一菲年龄比较小,却没想到她这么小。

    “我才不小呢!”跟所有小孩一样,刘一菲不喜欢人家说自己小。她觉得江燕跟其他考生不一样,不像普通学生,问道,“爬爬,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是学生吗?”

    江燕笑着道:“我以前是歌手,出过唱片,不过我的嗓音条件一般,想要出头几乎不可能,他们建议我学表演,我就来试试!”

    刘一菲满脸的羡慕:“哇,爬爬,你好厉害哦,都出过唱片!我唱歌唱得不好,我师父老嘲笑我,说我唱得比他还难听!”

    江燕听到这话乐了:“你老师真有趣,不过他肯定是逗你玩的!”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轮到刘一菲他们小组了。

    进入到房间后,领路的老师就让刘一菲这拨八人,排成一排站在房间中间。对面则是十位考官,以及一个负责录像的北电学生。

    进入三试后,会有摄影机进入考场,对考生进行全程录像,这样做的目的一是考查考生是否具有镜头感,二是便于回顾查询。像后来电视台播放的杨迷、黄圣衣他们考北电的视频,其实就是三试的录像。

    进入考场后,学生们都在偷偷打量老师。刘一菲也不例外,只是看清几位老师的样子之后,她突然笑了。老师中有一位她特别熟悉,正是师父张然。

    张然也看到了刘一菲,知道她不知道骂了多少声骗子师父了,微笑着冲她眨了眨眼睛,怎么样,为师没有骗你吧?

    臭师父,大骗子!刘一菲轻轻地“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装作没看见。

    张然笑着摇摇头,去看其他考生,倒是在其中看到了两个熟面孔。只是他们跟其他所有考生一样,看自己的目光带着一丝敬畏。

    其实张然根本不想做这个考官的,他的事那么多,哪有这闲功夫,不过陈建峰对他的能力特别认可,希望他能出把力,他推脱不过,只能答应。

    这时,陈建峰冲霍旋点了一下头,示意可以开始了。霍旋当即宣布:“行了,先报一下考号和姓名!”

    第三组的学生开始轮流报考号和姓名:“25号,江燕,来自江浙!”

    “26号,齐伟荣,来自三秦!”

    “27号,朱亚文,来自齐鲁!”

    ……

    考号报完,第三小组的学生在旁边的座位坐下,然后轮流上台朗诵。

    第一个上台朗诵的是江燕,朗诵的是《海燕》。她原来是漂亮宝贝组合的歌手,音色相当好,整个朗诵声情并茂,很是动人。

    张然微微点头,这孩子朗诵还可以,不过缺乏画面感!

    等到第三个朱亚文开始朗诵的时候,张然突然叫了停。在场的老师都是一怔,三试进行到现在,张然一直很沉默,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好像一切都跟他无关似的,怎么突然叫停了。

    张然看着像个感叹号杵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朱亚文,微笑道:“不要紧张,你的朗诵没有问题。但你选的文章有问题,不能发挥出你声音的特点来。朱亚文,作为演员你要了解自己的特点,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换朱自清的《背影》,行吗?”

    朱亚文听到让自己朗诵《背影》松了口气,每个考生都会准备三篇文章,他恰好准备了《背影》,点头道:“可以,老师!”

    张然道:“开始吧!”

    朱亚文声情并茂地朗诵起来:“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

    在场的老师都暗暗点头,朱亚文的声音属于男中音,低沉有力,带有磁性,很适合展现《背影》里儿子对父亲的深沉情感。这回的朗诵,比刚才的朗诵确实要好很多!

    刘一菲看了张然一眼,又看了看朱亚文,她知道张然愿意指点这个男生,说他很欣赏这个男生。她相信这个男生以后肯定是自己的同学了,因为师父欣赏的人一定特别厉害!

    很快轮到刘一菲了,她走动舞台中间,行礼道:“老师好,我要朗诵的是《请把我埋得浅一些》!”

    她闭上了眼睛,随后有轻轻地张开了眼,如水的双眸看着每个人,随即开始朗诵:“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在一座纳粹集中营里,关押着很多犹太人,他们大多是妇女和儿童。他们遭受着纳粹无情的折磨和杀害,人数在不断减少。一个小女孩,和她的母亲一起被关押在集中营里……”

    这是李心悦专门为三试选的文章,特别适合刘一菲的声音;刘一菲练了一个月,在里面倾注了很大的心血。现在她拿出了自己最强的力量来,用情的朗诵着。她的神情时而天真,时而悲痛;语调中而天真无邪,时而深沉哀伤,让人随着她的声音,心中不断地起伏。

    在场的考生,不是没有听过这篇文章,可是在听到刘一菲朗诵的时候,搭配着她的动作和眼神,他们的眼神再难以移开目光,完完全全被她带入到了故事的场景当中。

    尤其是当她用天真无邪的语气说出“叔叔,请你把我埋得浅一点好吗?要不,等我妈妈来找我的时侯,就找不到了”,他们好像真的看到了那个站在坑中,即将被埋葬的小女孩,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朗诵结束,在场的考生无不佩服,这个女生太厉害了,这篇文章朗诵得太好了!江燕更是轻轻地拍了拍手,茜茜,真的好厉害啊!

    只有一个叫陈婕妤的女生,愤恨不已。因为她准备朗诵的文章也是《请把我埋得浅一些》,有刘一菲的珠玉在前,她的朗诵将会像土坯一样黯淡无光。

    在场的老师都微微点头,对刘一菲的朗诵表示满意,就连张然也在点头。

    这一环节主要考察艺考生的语音条件,除了学生口齿是否清晰,普通话标准与否,声音是否洪亮和收放自如之外,还要检查学生对作品的理解能力,以及语言表达能力。

    考北电一试二试可以朗诵诗歌和寓言,但三试则只能朗诵散文或戏剧独白。戏剧不必说,为什么要朗诵散文呢?因为散文对对某些生活实践的描述,细致生动,情感起伏流畅。学生在朗诵的时候就能看出他对内容的理解和感受能力,情感表达的连贯性和细腻程度。

    刘一菲把握住了文章的基调,陈述时语调沉重,在小女孩部分又是天真的童音。两相对比,给人强烈的冲击。更重要的是她在朗诵的时候有内心视像,画面感,空间感都出来了。

    表演的时候能不能形成内心视像,可以说是专业演员与业余的重要区别。单凭这一点,在场的老师都觉得可以给刘一菲发北电的录取通知书了。

    (感谢“风云抚尘、5lookingfor、挺悲伤的歌、马业梁”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