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14章 表演问题
    三里屯的酒吧圈子化特别明显,不同的酒吧,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群和文化。在这里任何年龄、任何嗜好和任何层次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圈子。

    比如隐蔽的树是外国旅游者的天堂,芥末坊则是本土愤青的大本营。明大在南街独树一帜,以高额的流水将中西方的白领荟萃于此。爱尔兰是周末老外狂欢的场所,很多女孩在这里寻找机会。

    张然原来打算带谢霆封他们去王硕开的那间酒吧的,名字特逗叫“王吧”。酒吧分两层,上层王硕跟姜纹他们聊庄子老子等高大上话题,叫上层建筑;下层是喝酒的地方,结账在下层,叫经济基础。

    不过考虑到王吧是文学愤青、艺术愤青畅谈理想的地方,带谢霆封他们去不合适。最终张然带他们去了豪爵酒吧,这家酒吧经常有小明星、小模特出没。

    五人坐在一张桌子前,看着舞池里面摇晃的人影,神色各不同。张婧初应该很少来这种地方,看上去不是很适应;张然、谢霆封、余纹乐比较平静,很淡定的感觉;程冠希虽然第一次来,却显得十分熟络,仿佛到了他的地盘似的,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

    程冠希拿过来几瓶啤酒,一人手里发了一瓶:“今天大家要喝痛快!”说完,他便喝了一大口。

    张然他们三个男的自然不甘示弱,都举起瓶子咕咕地喝。张婧初是女生,没人勉强她,浅尝辄止。

    程冠希喝了几口之后,邀请张婧初去跳舞。张婧初笑着拒绝了,说她在餐厅站了一天,不想跳舞,就想坐会儿。

    程冠希没有再多说,身为夜店之王到了酒吧还怕找不到美女么?便跟余纹乐窜进舞池里,各自找了一个身材惹火的女孩跳起舞来。

    看看在舞池里面潇洒的程冠希,又看了一眼坐着喝酒的谢霆封,张然问道:“霆封,你怎么不去跳舞?”

    谢霆封道:“我喝酒就好,我跟他们不一样,不是很喜欢跟陌生人说话!”

    张然一怔,随即笑了。中午谢霆封跟张婧初对戏的时候,他点了一下谢霆封的问题。现在正好没事,可以探讨一下:“我也有点,那我们边喝酒边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在台上唱歌的时候会紧张吗?”

    谢霆封点点头道:“会,现在每次上台我脚手还是发抖的!”

    张然又问:“演戏的时候演戏的时候也这样?”

    谢霆封解释道:“演戏的时候也会紧张,不过没上台唱歌的时候那么紧张,唱歌的时候台下观众很太多,特别容易让人感到紧张。”

    张然有些明白了:“那你演戏的时候是怎么克服紧张情绪的?你告诉自己一定要演好,自己一定行的,对吧?”

    谢霆封有些惊讶:“对,你怎么知道?”

    张然心想,你演戏的时候经常都是“老子很会演戏”的表情,这太明显了。他笑了笑,道:“我老师曾经给我讲过一件事,她年轻的时候,主演的一部戏要在百老汇首演。你在美国呆过,应该明白百老汇对演员来说意味着什么。当时她特别紧张,于是她告诉自己,这次演出一点都不重要,下面的观众都是白痴,结果她克服了紧张的毛病。你猜她那天的演出效果怎么样?”

    谢霆封想也没想,回道:“一定大获成功了!”

    张然笑道:“第二天,她觉得自己还不如呆在家里算了,因为她得到的评价奇糟无比。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谢霆封一怔,随即摇头道:“不知道!”

    张然解释道:“因为当她脑子里想着观众都是傻瓜的时候,她表演就不够专注,演出来的效果自然就不够好。老师告诉我,紧张这个毛病是克服不了的,会随着经验和年龄的增加越来越严重。对演员来说,不应该想着怎么去控制紧张情绪,应该专注,减少分心的事,不要去想现实中的东西,忘记你的身份,忘记自己,真正投入到角色当中去,这样就能减轻紧张带来的损害。”

    谢霆封沉吟了几秒钟,先是点头,但又很快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真的要做到恐怕很难,这太难了。”

    “是很难,但是作为演员你必须这么做。其实你的问题不只是紧张,关键还是心理包袱太重。”说到这里,张然指了一下在舞池中潇洒地程冠希,“这样一点上,你该向程冠希学,他的表演技巧无法跟你相比,但他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他演戏特别放松!”

    谢霆封笑着摇摇头,他跟程冠希完全不同,程冠希是富二代,演戏就是玩票,根本就没那么大的压力,而自己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他抬头看着张然,问道:“你是表演老师,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张然不是神仙,不可能两句话就让谢霆封放下心中的包袱,沉吟道:“如果可以,我建议你学瑜伽,或者看看佛经,这样或许能够让你的内心平静些!”

    听到这话谢霆封表情变得有些奇怪,说了一句“她倒是信佛”,然后问道:“这真的管用吗?”

    张然跟谢霆封接触的时间不多,对谢霆封的心理状况拿不准:“我不敢保证,不过我觉得应该可以,你演《半支烟》的时候就非常放松,当时能做到,现在没有理由做不到。”

    谢霆封想了想,道:“那个时候我没有想太多东西,拍电影只是玩票,并没有想怎么样。”

    张然笑道:“这就是关键,那时候拍戏你没有得失心,现在你考虑的东西太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下得失,清空杂念。不过这很难,有些东西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你的表演会有质的飞跃。”

    看张然跟谢霆封聊得火热,张婧初有些不舒服,自己这个美女坐在旁边,不跟我说话,跟谢霆封说过不停,我那么没魅力吗?

    没过多久,程冠希和余文乐跳舞跳累了,带着两个浓妆艳抹,裙子短到大腿根的女子过来。张然对她们的裙子倒没什么意见,只是那脸上的粉厚得让人受不了,估计有一厘米,妆浇点儿水都能种花了。

    两个姑娘见到谢霆封特别兴奋,不过当她们听说张然是导演的时候就更兴奋了,直接把张婧初挤开。一左一右地坐在了张然的身边,双臂环住他的腰,拉住张然的胳膊跟他聊起天来。

    她们是艺校毕业的,平时在酒吧晃荡,就是希望结识导演,争取机会。现在难得遇上一个,自然是百般讨好。

    程冠希很郁闷,我泡来的妹子,怎么一下跑张然身边去了?妈的,我以后也要当导演!他见张婧初坐在一边静静地喝酒,再次邀请她去跳舞。张婧初理也没理,站了起来,看着跟两个女孩说笑的张然,道:“导演,我回去了!”

    张然看了一下时间,还不到八点,就道:“婧初,时间还早,再坐一会儿吧!”

    张婧初摇头道:“我有一点不舒服,想回去了。”

    听到张婧初不舒服,让她自己回去,张然也不大放心,站起来道:“大晚上的,你住得又远,我送你吧!”

    从酒吧出来,张然不住地问张婧初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张婧初只是摇头。等上了车,张婧初道:“导演,真是抱歉,害得你都不能好好玩。”

    张然摆手道:“其实我也想走了,在酒吧里呆着太浪费时间,有这功夫我还不如回去画两页故事板呢!”

    张婧初笑道:可是我看你跟那两个女孩聊得很开心啊!”

    张然白了张婧初一眼:“怎么把我说得跟程冠希似的,我只是有些好奇她们的经历,这些可以用来教育我们班的学生。都是十八九岁的女孩,对他们会有所启迪的。”

    张婧初抿嘴笑道:“导演,刚才你讲了谢霆封表演上的问题,不知道我在表演上有什么问题吗?”

    张然沉吟道:“你表演挺好的,《时间囚徒》的时候君哥都夸你呢。你想啊,要是你演得不好,我不可能找你演第二部戏吧?如果要说问题,就是演戏有点用力,所以你演戏之前体验生活很有必要。”

    张婧初听到张然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嘴角扬了起来。

    在张婧初家楼下停车后,张婧初从车上下来,慢慢往前走。张然看着她脚步有些踉跄,问道:“要不我送你上去?”

    “还是算了,你要上去我室友肯定要误会。”张婧初笑了笑,转身慢慢往楼上走。

    张然觉得也是,别给人家添堵了:“行,那我就走了!”说完,坐上车走了。

    张婧初看着汽车远去,心里很郁闷,其实我只是矜持一下而已,你没看我摇摇晃晃的,还走这么慢吗?

    车子没开多远,张然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刘一菲的电话。他刚一接通,刘一菲声音就传了过来:“师父!”

    张然笑着道:“今天怎么这么乖,竟然没有叫我骗子师父,肯定有什么事吧?”

    刘一菲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用撒娇的口气道:“师父,后天三试,到时候你来一下嘛,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

    张然知道这孩子是紧张了,谢霆封上台演出都会紧张,更何况决定命运的考试了,笑着道:“放心吧,三试那天你肯定能看到为师的!”

    (卡住了,写出来总觉得不对!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