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11章 监制
    张然走进包房的时候,余明海正跟一个四十多年的短发男子轻松的交谈着。余明海在电话里给张然说过他找的监制是香江导演张知亮,短发中年人显然就是张知亮了。

    在香江影视圈有“文张武徐”之说,武徐讲的是徐克,而“文张”指的正是张知亮。上世纪90年代初的《笼民》是张知亮创作的一个高峰,不但在东京电影节获得评委会大奖,还一举获得香江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和最佳男配角奖,那种港岛底层草民的惆怅与悲情触动了很多人。

    不过张然并不喜欢张知亮,那部将投资人坑得差点跳楼的《肩上蝶》就是张知亮的手笔。电影亏本非常正常,坑投资人的电影也不少,但坑得投资人差点跳楼真的有点过了。

    一个有电影情节的投资人出于对张知亮同情和信任就给了他很大自由,开始说好拍一部商业片,结果张知亮不断要求增加投资,最终花了7000万。等电影做好,投资人一看傻眼了,电影完全是文艺片,根本无法收回投资,于是就和导演商量能否重新剪切。结果张知亮毫不同情投资人,宣称艺术是无价的,坚决不剪。最后《肩上蝶》亏得一塌糊,投资人差点自杀。

    然而,号称艺术是无价的张知亮剪别人的片子却丝毫不手软,当初他监制张作冀的《暗夜枪声》,把人家123分钟的电影,被剪得剩下67分钟。最终张作冀在香江电影节上,用闽南语对着他破口大骂:“干你娘!”

    张然倒不担心张知亮乱动自己的片子,电影由青影厂负责拍摄,自己有绝对的主导权,外人不得插手,张知亮这个监制只是挂名。

    张然虽然不喜欢张知亮,但这个人能与徐克齐名,实力还是有的,只要用好了,能够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之前张然跟郑冬天合作收获很多,他相信这次也能够学到东西,因此他还是相当客气:“想必您就是张知亮先生,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幸会幸会!”张然走到张知亮面前,伸出右手,笑容可掬。

    “幸会幸会。”张知亮轻轻握了下张然的手,也笑着说道,“我看了你的剧本,写得相当精彩,我在想能写出这么好剧本的人,会是什么人呢?现在见到你,倒是比剧本更让我吃惊,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张导夸张了,您可是与徐克齐名的前辈,我的剧本能入您的法眼,我真是睡着都会被笑醒。”张然哈哈大笑,恭维的话谁都爱听,他也不例外。

    张然本来想夸夸张知亮的电影,说自己从他的电影里面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过他发现自己就看过《墨攻》、《肩上蝶》和《新白发魔女》,这三部现在都还没拍出来,想夸都不都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行了,大家都别相互夸奖了,都坐下说吧,客套下去没完没了的。”余明海一拍手,哈哈笑道。

    坐下后,倒好了茶,三人继续聊着。

    张然问了一下香江电影的情况,虽然他对香江电影市场没有太大兴趣,但对香江电影还是挺有兴趣的,香江是电影人才的宝库,尤其在商业片领域人才众多。张然将来肯定会拍商业片,特技、武术指导这些人才内地相当匮乏,肯定得从香江找。

    从张知亮的言谈中张然知道去年他有一部电影《慌心假期》,虽然没说票房如何,但从他失望的神情就知道票房无疑是惨败的。

    闲谈一阵后,话题也进入了正题。张然道:“张导,现在香江与内地的合作已经是大势所趋,我们这部戏虽然不是商业片,但还是希望能够跟香江方面进行合作,也算是为以后的合作打基础,这得麻烦您了!”

    他并没有说审查的原因,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这个当然没问题,我在香江还是有几分名气,找一些剧组成员并不是什么难事!”张知亮笑了笑,余明海跟他说过,剧组会聘请一部分香江的成员。

    “如果余总找的是其他人来做监制,也就罢了,但既然找的是张导您来做监制,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参与电影的拍摄。我是个新导演,到现在为止只拍了一部片子,希望能够从您哪里多学一些东西。”张然客气地道。

    张知亮点点头,他既然来做这个监制,肯定不希望自己就是个摆设,什么都不干,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现在香江电影市场越来越不景气,拉投资越来越困难,北上已经是大势所趋,我也希望和内地的年轻导演多交流。”

    他说的是真话,他确实希望跟张然交流,张然的剧本非常精彩,尤其是这种艺术与现实的冲突,是他一直想表现,却又没有表现出来的,张然这个故事真的是让他深受启发。

    在发现张然优点同时,他也发现了张然的不足,张然对人物,对整个社会环境的描述不够细腻,而这是他最擅长。他觉得张然的故事,加上自己的细腻,整部电影将会是一部杰作。

    张然点点头:“还是说剧本吧,说说具体的看法。”

    张知亮沉吟道:“整个故事相当新颖,角色之间在情感上有很强的冲突,反应的东西也很现实,不过我觉得这个故事三条线不平衡。”

    “此话怎讲?”

    “故事分三条线,女朋友那条有点不痛不痒,虽然名义上是女主角,但戏份还不如某些片子女配角多,主要的用意是为了表现男主角对爵士乐的态度和痴迷。家庭那条线也是如此,父亲的角色看上去也是可有可无,只有餐桌那场戏说明了男主角的处境。”

    “家庭与女友线是为了表现主人公与主流价值观的冲突,一个是家庭,一个是爱情。周旭最后在舞台上成功了,却又失去了很多东西,这到底值不值得,这是一个问题。我希望大家在看完电影后,有一点值得思考的东西!”

    张然觉得张知亮对剧本的理解有偏差,当即向他阐述剧本的构思,人物之间的关系,以及男主角的思维变化过程。

    张知亮很认真的听着张然的陈述,等到张然讲完,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你对剧本主题发掘得不够。”他停顿了一下,见张然的神色没有变化,继续讲道:“按照你说的,用家庭和爱情来表现价值观的冲突,那么你就应该给家庭和爱情更多的展现空间。尤其是爱情部分,你给的空间太少。我看完剧本,感觉不到周旭对陈鑫有多深厚的情感,当他失去这段爱情的时候,我会有一点遗憾,但没有特别强的情感冲击力。如果你们给予他们更大的空间,电影会更有深度!”

    张然笑着摇头道:“我拍这部电影本身还是想讲一个好故事,故事才是电影的核心。我是要展现价值观的冲突,但这些是附带的。说实话,艺术与现实,爱情与事业,这些问题都太大了,我并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深度来深入的探讨这些问题。”

    张知亮看了一眼张然:“你明明以及提出问题了,为什么不更深入一些,往更深入的地方探讨?如果你给女主角陈鑫更多的空间,会让这种讨论更加深入,会给观众更多的思考,电影会有更高的艺术价值!”

    “我也希望自己的电影有深度,但如果按你说的来做,会拖累整部电影的节奏,会损失可看性。要我牺牲可看性去追求深度,我是不会同意的!”

    “你这么想不对,艺术是无价的,你不能为了可看性而牺牲艺术性!”

    “如果我这部电影砸锅,以后就没人再给我投资了。我拍电影的机会都没有了,谈何艺术?”张然摊开双手一脸的无奈,然后看着余明海,道,“余总,如果我这部电影很艺术,但票房赔了,你会投资我下一部电影吗?”

    余明海打了个哈哈道:“不会赔的,这部电影有你们两位合作,怎么可能赔嘛!”

    虽然余明海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从张然走进房间,张知亮就在观察着,年纪轻轻能够写出这样优秀的剧本,想必是一个恃才傲物的人,不过见面之后他发现张然为人谦逊,姿态放得很低,张知亮指出他的剧本不够好,他能很平和的进行讨论。只是当张知亮提出建议的时候,他又能坚持自己的立场,丝毫不肯退让。

    张知亮在电影圈打拼多年,见过许多年轻导演,张然这样的真不多。跟这样的导演合作很容易,因为他谦虚,但又很难合作,因为他有自己的做事原则,不会轻易妥协。张知亮不知道这次合作会是什么效果,但他很期待,他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

    (感谢“疯子duke、乡村发广告、111你111、dfdfb、冰雨pl、xiaotang246、5lookingfor、沙莽、宁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