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06章 拯救
    镜头开始旋转,象征着蔡妍的世界观即将被颠覆。快速旋转的镜头中,手指的敲击声越来越大,好似在擂鼓,一下一下敲在人的心上。

    与此同时,曹林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我一直渴望对人说出自己的遭遇,但我不敢。现在,我用这种方法告诉你,世界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死后没人能看到我的坟墓,让我来悼念自己吧:曹林,43岁,死于自杀。他是个罪人,然而又是个可怜的牺牲者。我在这个地方,在这一刻,被囚禁了十年。

    噩梦开始于2041年3月17号,我酒后驾车,撞上一辆校车,导致多名儿童死亡,同时死亡的还有我的妻子和女儿……”

    在曹林陈述的同时,画面切换到车祸的现场,汽车残骸,倒在血泊中的孩子,还有他绝望的脸。

    画面再次切换,法庭上法官高声宣布:“你被处以一日无期徒刑:在有生之年,你将永远过着同一天——我们随机选择的那一天,2001年8月19日,你的一切生命活动都只限于这二十四小时之内,直到你的生命结束。作为一种人道主义的优待,你可以在一座热闹的都市中服刑,但在服刑期间,你不能对周围的任何人提起关于你和你所受的刑罚,否则,我们将把你转移到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内,在孤独中度过刑期。”

    漆黑的午夜,强烈的闪电将无人的巷子照亮。张然和黑衣人带着曹林凭空出现,然后三人向蔡妍所在的宾馆走去。

    这时一直被悬念折磨的观众终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科幻片的感觉也终于出来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集中精神,等待着故事的继续发展。

    第一天,曹林早早地起床,打算出去散步。刚打开门,住在隔壁的左小清就走了过来,她看着曹林,招呼道:“嗨!”

    曹林回道:“嗨!”

    左小清又道:“我火机坏了,能借个火吗?”

    曹林掏出火机,把左小清的香烟点燃。

    左小清打量了曹林一番,问道:“你是刚搬过来的吗?”

    曹林点头道:“是啊!”

    左小清道:“看你样子不像本地人,是来旅游的?”

    曹林把早已编好的谎言对她说了一番。

    走到大街上,曹林在拐角处的报童手里买了一份报纸,先看看日期:2001年8月19日,头版的新闻很吸引人。曹林走过马路,在对面的咖啡馆里要了早餐,咖啡和烤面包。

    ……

    第二天,曹林在同一时刻出门。住在隔壁的左小清又走了过来,说出了跟昨天完全相同的话:“我火机坏了,能借个火吗?”

    房客、公园、电影、午饭、鸽子……一模一样的场景,一模一样的事,一切就像时钟的钟摆一样准确,唯一不同的只有曹林。

    在开始的几天,曹林并不沮丧,也没有害怕,甚至还抱着一种优越感和好奇的兴趣,观察这疯狂的世界。

    只是时间一天天的重复,每天都是那些人,那些事,说那些话,曹林很快厌倦了,他变得越来烦躁,跟隔壁的左小清见面后,他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甚至直接开始发飙。

    曹林试图改变这一切,试图打破时间的囚笼,但他不敢搞出太大的动静,因为法官说过,不能对周围的任何人提起自己所受的刑罚,否则,就会被转移到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内,在孤独中度过刑期。

    曹林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改变起床的时间,走不同的街道,遇到不同的人,他打破路灯,想要看看自己的破坏似乎能不能起作用,甚至决定守在12点,看时间如何把自己拉回24小时前。

    午夜11点59分,曹林来到宾馆前台。他略带期待的问道:“今天几号,现在什么时间?”

    蔡妍看了一下时间:“8月20号,0点,怎么了?”

    曹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时间已经被打破?惊喜地道:“真的是20号?”

    蔡妍笑道:“对啊,你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天啦!”说着,蔡妍开始低头去翻入住记录。

    曹林轻轻地挥动着手臂,自己终于摆脱时间的囚禁了,不住地道:“太好了,太好了!”

    就在这时,曹林突然发现蔡妍有点不对劲,她就像木偶一样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不由叫道:“蔡妍,蔡妍!”

    蔡妍完全没有反应,曹林敲敲柜台,问道:“你怎么了?”

    蔡妍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曹林,略带不解地问道:“什么怎么了?”

    曹林的瞳孔瞬间放大,梦游般地问道:“现在是几点?几号了?”

    蔡妍被他的表情吓到了,看了一下时间:“8月19日,凌晨0点过1分。你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曹林顿时崩溃了,没有回答睬蔡妍的问题,呆了呆,道:“哦,是这样,谢谢你。”说完,他绝望地向楼上走去。

    仿佛有一种魔力笼罩着曹林,每当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周期即将过去,那魔力总是会把他拉回二十四小时之前,将他永远的囚禁在这24小时中。

    这天,颓丧的曹林来到一条陌生的街道。在街道拐角,他看到了一个小女孩,跟他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

    曹林不由向小女孩走去,想跟小女孩说会话。就在这时,小女孩对街对面的广告吸引,向马路中间跑去。一辆汽车疾驰而来,将小女孩撞得飞了起来。

    他惊呆了,想起了自己在车祸中死去的女儿,巨大内疚啃食着内心,他发誓要拯救这个小女孩。

    不过曹林的拯救并不成功,事情总是偏差,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操控着,让一切向预定轨道发展,小姑娘一次又一次被撞死。

    但曹林没有放弃,一次有一次的努力着。在无数次失败之后,他终于将小女孩救了下来。

    观众终于忍不住了,所有人都长长吐出一口气,可接下来的情节又让所有人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当第二天早上曹林醒来,他突然意识到一切又回到了开始,小女孩并没有被拯救,在这一天她还会重新遇上车祸。

    曹林发现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不管自己怎么做,怎么努力,时间都会被重置,一切都会恢复原。他坐在床上,绝望地痛哭。

    他彻底绝望了,在时间面前人力实在太渺小了。他开始喝酒,开始鬼混,反正人生都这样了,就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做什么?

    直到有一天,曹林在酒吧里跟人打架,第二天起来脸上带着明显的淤青,他突然意识到有一个办法可以拯救那个小姑娘。于是曹林开始在城市里行走,记录下在自己所遇到的每一个事件的准确时间。

    曹林足足准备了十年,制定了一份完整的计划,每一个时间点自己该在什么地方做什么,精确到秒。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莫尔斯代码,只有这种方式才不会被黑衣人发现。

    最后的日子终于到来,曹林顺利救下小姑娘,救下从树上掉下来的孩子,还帮助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一直忙到晚上九点,曹林回到宾馆。他从蔡妍的手中借来mp3,通过莫尔斯代码写下留言,然后喝下毒药安然死去。

    这时观众终于明白了曹林的想法,他救下小姑娘,然后在这一天死去,时间就能顺利进入第二天,小姑娘就能获救。

    蔡妍坐在台阶上,看看时间,已经是20号凌晨一点,永恒的一天已经过去,曹林永远不会再出现。她觉得这事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古怪的梦,笑着摇头:“曹林来自40年后,年龄33岁,也就是说要7年之后才会出生,曹林已经死了,但实际上他还没有出生。这事太奇怪了!”

    这时,一个念头在蔡妍的脑中闪过,她一下站了起来,神情异常激动:“不对,有一个办法可以救曹林!”

    画面叠化,年轻的蔡妍成了六十来岁的老人,她驾驶着汽车从空中划过,然后在一家酒店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她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一辆汽车旁停下,站在那里等待着。

    好一阵之后,曹林摇摇晃晃地向这边走来,旁边是她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四十年前,蔡妍从曹林哪里见过她们的照片,很幸福的一家人。

    曹林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等妻子女儿上车,他正要启动汽车,蔡妍敲了敲车窗。他打开车窗,问道:“有什么事吗?”

    蔡妍掏出警官证,冷冷地道:“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你涉嫌酒后驾车,请下车接受处罚!”

    曹林一脸郁闷的下车:“警官,我还没开车,怎么能算酒后驾车呢?”

    画面切换,已经是晚上。蔡妍靠在躺椅上休息,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手里拿着那个古旧的mp3,音乐轻轻的响着,是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

    房门打开,一个小女孩跑了进来:“奶奶,你在听什么?”

    蔡妍爱怜的摸了摸孙女的头:“是一首很老的老歌!”

    闪回画面,曹林撞校车的车祸现场,满地的尸体。镜头向前推,推到了一个死去的小女孩的面前,那个小女孩跟蔡妍的孙女长得一模一样。

    画面一黑,字幕在荧屏上划过。

    电视前无数人都愣住了,蔡妍了拯救曹林,拯救了那一车的孩子,但她并不知道,那辆校车正是自己孙女所乘的校车,她在拯救其他人的同时,其实也拯救了自己的孙女!

    (感谢“单骑闯关、挽风不太醉、海一”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