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102章 师父是大骗子
    晚上八点,张然来到了刘一菲家。

    “张老师,你来了!”刘晓丽看到张然,赶忙招呼他进屋。

    等张然坐下后,她给张然倒了一杯水:“张老师,这些天你没来,我们家茜茜抱怨个不停,说你说话不算话!”

    张然在沙发坐下,喝了一口水,问道:“她人呢,应该在排观察生活小品吧?”

    “对,我去叫她!”刘晓丽站了起来。

    “不用,还是我过去看看她的训练情况吧,看看她最近进步了多少!”

    张然站起来,跟着刘晓丽向练功房走去。

    张然刚走进练功房,正在排练的刘一菲就看到了他,喊了一声“师父”,欢快地跑了过来。她看着张然,拉着他的胳膊,鼓着脸抗议道:“师父,你都一个星期没来教我了!你一直忙,现在忙完了吗?”

    张然笑着冲李心悦点点头,本来是自己的事情,现在却扔给了她,害得别人假期都不能好好休息。随即他摸摸刘一菲的脑袋,呵呵笑道:“还早着呢,包子,这些天有没有好好练习啊?”

    刘一菲扬起头,有点小得意:“我很努力,每天都很认真的练习。师父,你什么时候才忙完啊,我还想跟你一起去卖冰糖葫芦呢?”

    张然没有回答,不过回头想想,带刘一菲满街卖冰糖葫芦确实挺有趣的。刘一菲在观察生活,他也在观察生活,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不由微笑道:“最近有事走不开,你跟心悦一起吧,你继续排练,我看看。”

    等刘一菲演完小品,张然把她叫了过来:“还有二十来天就要考试了,你的朗诵材料准备好了吧,朗诵一遍,我听听。”

    刘一菲站定,双手放在腹部开始朗诵:“天下着鹅毛大雪。一支红军队伍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中艰难地行进着。突然,队伍中有人喊起来:‘有人冻死啦!’军长一震,急步向前跑去。松树下,一位战士倚着树干,坐在雪窝里,一动也不动。他的右手夹着半截子用树叶卷成的烟……”

    啪啪啪——

    张然对刘一菲的表演报以掌声。

    刘一菲见张然鼓掌,可高兴了,拉着张然的手摇啊摇,问道:“师父,我这个朗诵可以得多少分?”

    张然笑道:“40分!”

    刘一菲的脸鼓了起来,有点失望:“才40分啊,这么少!”

    张然对刘一菲的表现还算满意,评价道:“没办法,我对学生一向是高标准,严要求。你的朗诵重音都抓出来了,停顿也有停顿,节奏把握得很好。不过对表演系的学生来说还远远不够,你给我讲讲,刚才的朗诵中你借助了那些表演的方式?”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很认真的朗诵!”

    “这种朗诵一定要把观众带入规定情境,你的表演要有画面感,刚才朗诵的这篇《军礼》第一句‘天下着鹅毛大雪,一支红军队伍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中艰难地行进着’,你怎么把观众带入到这个情境中?”

    刘一菲想了想,摇头道:“我不知道!”

    张然道:“用你的眼睛!眼睛是心理之窗!如果你内心有视像,如果你内心看到了东西,那么观众看到你的眼睛就能感受到!‘天下着鹅毛大雪’这个时候你的眼神是怎么样的?你的眼神肯定是往上的,你要去看这鹅毛大雪。接下来这句‘一只红军队伍’,队伍是在远处,你的眼神要远望,这样观众随着你的眼神变化就进入规定情境了。第一句你重新念一遍!”

    刘一菲按张然的要求朗诵了第一段,这次在朗诵的时候眼神有了变化。果然,只是简单的两个眼神变化,效果就完全不同了,整个朗诵一下就活了。

    张然冲刘一菲鼓了鼓掌:“在后面出现了几个人物,军长,小战士,冻死的战士,有人物就有位置关系。当你是军长的时候,你站在这里,假设你把小战士放在左边,那么你和小战士对话的时候,你就要对着左边说话,你不能一下对着左边说,一下对着右边说,这样位置关系就乱了。当你把小战士放在左边,那么冻死的战士最好放在了右边。这样人物的位置关系就很清楚了,画面的空间就出来了!”

    “哇,这个好难啊!”

    “就是内心视像,我教过的。接下来军长和小战士的对话,你一定要进入规定情境,去思考人物的心理状态。军长看到战士冻死后,问,棉衣,棉衣呢?这应该询问的语气,因为军长下了命令,所有的战士都要有棉衣,但这个战士没有棉衣,他内心是有疑问的。接下来,军长喊,军需处长呢?这个时候人物生气了,因为战士冻死了,他要问责。你看虽然只有两句话,但人物内心是有变化的,因此你在朗诵的时候你一定要站在人物的角度去思考。”

    “知道了!”

    “要朗诵好,你一定要分析理解作品,投入到作品中,把自己当成那天在长征的过程中战士,你要变成军长,也要变成小战士。要分析和理解力文章的每一句话,要分析理解人物和人物的关系,分析规定情境,这样你才是真正的投入,朗诵才会真正有感情,否则只是故作深情而已!”

    “师父,我记住了。”刘一菲虚心受教。

    张然简单的分析了一通,又让刘一菲练了两遍,然后宣布休息一会儿。

    四人从练功房出来,在客厅坐下。张然问了一下李心悦的训练安排,提了一点自己的建议,然后说道:“心悦,接下来的课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李心悦知道张然要忙电影的事,点头道:“没问题,交给我吧!”

    刘一菲听到这话,马上问道:“师父,你不教我了?”

    张然道:“今天是最后一次给你上课,以后就让心悦教你!”

    刘一菲拉着张然的胳膊,撒娇似地说道:“师父,你说话不算话,你明明说过一直要教到考试结束。你继续教我嘛,继续教我嘛!”

    张然摊开双手,一脸的无奈:“我以为要开年之后电影才会拉到投资,没想到这么快资金就到位了。现在剧组的筹备工作已经展开,一大堆的事等着我,实在没办法给你上课,剩下的时间就让心悦教你!”

    刘一菲生气了,瞪着张然,大声道:“师父骗人,是大骗子!”

    刘晓丽见刘一菲对张然大呼小叫,显得很没教养,教训道:“茜茜,你怎么能对老师这么礼貌?”

    刘一菲大声嚷道:“我又没说错,他说话不算话,就是骗人,就是大骗子!”

    刘晓丽站起来,呵斥道:“茜茜,马上向张老师道歉!”

    “我不,我就不!”刘一菲喊了一声,气冲冲地跑回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刘晓丽叹了一口气,满是歉意地道:“张老师,实在抱歉,茜茜这孩子有点任性!”

    “不怪她,这事是我不对,确实是我这个做老师的言而无信了!”张然笑着摆了摆手,神情有些尴尬,“人无信不立,实在惭愧!”

    “张老师别这么说,这些日子我们家茜茜承蒙你照顾了,能遇到你这样的老师,是我们家茜茜的幸运。”刘妈妈看着张然,真诚地对说道。

    这是她的真心话,张然怎么教刘一菲她是看在眼里的,刘一菲的进步她也是看在眼里的。更重要的是张然教了一个多月,刘一菲性格开朗了很多。做母亲的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快快乐乐的,因此她对张然真的非常感激。

    “说实话,最初陈院长让我来教她我并不情愿,像你们这种家庭的孩子往往比较娇惯,意志薄弱,不能吃苦。不过这些日子教下来,我发现这孩子意志相当坚韧,以她自身的条件,再加上这股劲,只要不断磨砺,肯定能成大器!我教她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张然连忙摆摆手说道。

    刘晓丽听到张然这么说,相当开心,没有家长不喜欢老师夸自家孩子:“不不,茜茜的进步我是看在眼里的,这都是老师教得好。”

    该说的都说了,张然也没留下继续跟刘晓丽扯闲篇的想法,万一陈惊飞想多了怎么办,站起来道:“刘女士,我还得忙电影的事,就不打搅了!”又对李心悦说了声:“心悦,剩下的就麻烦你了!”

    李心悦点点头,刘晓丽赶忙道:“怎么急就要走,多坐一会儿吧!”

    张然笑道:“电影筹备忙得要命,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回去还得忙电影的事!”

    刘晓丽见张然这么说,也不好再劝,扭头冲刘一菲的房间喊道:“茜茜,快出来,张老师要走了!”

    张然提高嗓门,道:“包子,要是在表演上遇到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

    “骗子师父,你说话不算话,我现在很生气,我才不要你管,我才会不给你打电话!”刘一菲在房间里大声喊道。

    刘晓丽显得很无奈:“这孩子真是!不管她,张老师,以后有空来家里玩啊!”

    张然笑着点头:“没问题,有空一定来!”

    (感谢“书友150516111141124、孤单.。、容理真人、上古路上有我、挺悲伤的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