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一百章 摄影大师
    两天之后,张然跟余明海签订了合同。第一笔前期款很快打到了剧组的账户,《爆裂鼓手》项目正式启动。

    《爆裂鼓手》的拍摄跟《时间囚徒》不同,涉及到审查问题,因此除了动用《时间囚徒》的班底外,还得从香江聘请一部分工作人员。另外,《爆裂鼓手》是冲着奖项去的,在艺术手法上就必须拿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来。《时间囚徒》摄影师的水准稍微次了一点,没法达到张然的要求,因此他打算找更强的摄影师。

    摄影师是剧组主创团队中极为重要的一个职位,他的重要性仅次于导演,高于其他创作部门。

    如果导演是大楼的设计师,他负责的就是设计出整座大楼的外观,以及大楼内部的结构,电梯在哪儿,房间怎么布局,窗户多大。那么摄像师则是负责施工的工程师,一砖一瓦的搭建,将导演的艺术设计变成现实,把故事板变成鲜活的画面。

    张然的目标是赵飞,他是国内最顶尖的电影摄影师之一。张然前世是摄影系毕业的,赵飞算是他的半个偶像。

    在张然看来张一谋最杰出的作品绝对是《大红灯笼高高挂》,放在全世界都能称得上杰作,而这部电影的摄影正是赵飞。除此之外,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冯小刚的《不见不散》也是由他担任摄影。98年赵飞去了美国,连续为大师伍迪-艾伦拍了三部电影。能跟伍迪-艾伦连续合作三部电影,绝对只有最顶级的摄影师才有可能。赵飞跟张然一样,也是去年刚刚回国,现在在北电摄影系任教。

    张然选择赵飞,到不是因为他是自己从前的偶像,主要在于他的风格。赵飞跟张一谋是同班同学,他们那批第五代的摄影师各有特长,张艺谋擅长铺陈画面的用色;顾长卫的画面偏重版画效果,黑白分明,强调光线的感觉;侯咏的摄影更具有写实的风格,画面更有立体、厚重感;而赵飞的摄影更加平面、图案化,具有强烈的装饰意味,而他个人也更加注重布光。

    赵飞的特点正是张然想要的!

    张然选择赵飞还有一个原因,赵飞跟众多不同的导演合作过,都能发挥出极高的水平,说明他是一个善于合作的人。

    导演和摄影师之间的关系常被比作婚姻。摄影师在拍摄现场同导演的密切配合,是影片造型质量的重要保证。摄影师应该充分运用自己的专业特长,调动自己的表现手法去体现并完善导演的创作意图。如果两者之间缺乏默契,那么拍出的作品往往难以让人满意。

    故而,在电影界导演和摄影师一般都是长期合作,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御用摄影师。

    赵飞在圈内大名鼎鼎,还跟伍迪艾伦这种大师合作过,这等人物自然是心高气傲,张然哪里敢怠慢,自然得登门拜访,展现自己的诚意。

    道明来意,赵飞并未因张然年轻就小觑,热情的将他请进家里。

    张然向赵飞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对他的推崇,又问了一下他跟伍迪艾伦、张艺谋两位大导演合作的感受。

    赵飞倒没把张然推崇的话太放在心上,不过大家都是北电的同事,他也没有隐瞒,谈了一些跟张一谋、伍迪艾伦合作的感受。

    双方稍稍客套一下,张然打开包,将故事板取出来:“赵老师,这是电影的的故事板,你先看看,看完了咱们再聊。”

    “故事板?”赵飞闻言一怔。这张然好歹也是导演系毕业的,怎会如此外行?不分解剧本,不勘景,先把故事板画出来了!

    张然知道赵飞所想,解释道:“我是新人导演,光靠嘴说,光拿干巴巴的剧本,投资人哪里肯定轻易投资,故事板起码能让他们知道大致的效果。剧本我是分解了的,景我也勘过,肯定不会胡乱画。”

    赵飞有点明白了,接过剧本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认真看了起来,只翻了两页赵飞就把故事板放下,疑惑地问:“你学过摄影?”

    张然点头道:“学过一点!”

    赵飞看了张然一眼,继续翻看故事板,看了没多少,就变得非常惊讶。说实话,张然的故事板画的极好,有相当的强的美术功底,只是张然不但标出了镜头的机位、连光位、用什么灯都标注出来,这就让人震惊了。

    赵飞看得很慢,思考着张然每处的灯光布置,想要找出其毛病来,然而直到他将整个故事板看完,也没有找出一处错误来。

    整个方案详实,准确,操作性极高!

    赵飞简直怀疑张然是不是故意跑来调戏自己的,布光水平如此之高,明显有高水准的摄影师出谋划策,你还跑来找我干什么?

    张然见赵飞将故事板搁下,略带诧异地看着自己,就道:“赵老师,不知道你对剧本有什么看法?”

    赵飞没有回答,反问道:“这布光方案是谁设计的?”

    张然喝了一口茶,慢悠悠地道:“是我,还请赵老师指点。”

    赵飞吃了一惊,这布光方案极具水准,绝对是摄影行家的手笔,却没想到是张然自己设计的:“你这布光方案设计的相当棒,几处骷髅光的安排也非常巧妙,尤其是电影的最后,周旭重新回到台上,坐回鼓架之后,是与之前陈为相似的骷髅光,这昭示着周旭此刻已经与陈为一样入魔了,非常妙!”

    骷髅光就是顶光,就是光从头顶往下打,这种光线会在人物脸部的两个眼睛、鼻子下面和颧骨下面投下浓重的阴影,看上去极像骷髅,因此被形象地称为“骷髅光”。

    电影《沉默的羔羊》中克拉丽丝到监狱见汉尼拔时,给汉尼拔打的就是顶光,上面特别亮,下面特别暗,这样一来,人的眼睛,这个最富有表现力的部位就隐藏在阴影中,像一个黑洞,人物造型呈现出骷髅效果,看上去非常可怕。

    张然的方案基本上是照搬原版电影的,不过这并不是他最终想要的效果:“就是一些小手段,在赵老师这样的大师面前不值一提,还请赵老师指点。”

    赵飞道:“我没什么可指点的,按这个方案布光就行,不过你的这个设计黑色比较重,光线处理的时候要细一点,不然容易出现死黑。”

    死黑和过曝是摄影的两大禁忌,死黑就是阴暗部分过于黑暗,连成一片,看不到细节;过曝就是光线过亮,导致曝光过度。

    张然盯着赵飞,缓缓地道:“虽然这个布光效果不错,却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效果,我想要的是留白加留黑,但这种光我布不出来!”

    “你说什么?”赵飞猛的站起来,双眼紧紧地盯着张然,像见鬼似的。

    “我说我想要留白加留黑。”张然淡淡地道。

    “你对留白和留黑是怎么理解的?”赵飞带着一丝颤音问道。

    “咱们中国画讲究留白这无需多言,而西方美术没有留白一说,但他们的画,尤其是伦勃朗的的画,背景基本上都是黑的,这个我觉得可以称为留黑。留白加留黑简单的讲就是要有明要有暗,虚实结合,很多暗的地方,要把重要的东西突出出来。不能一览无余,光线结构上,区别要非常大,留白很重要,安排了一些黑暗的地方,让观众用想象去丰富。”

    赵飞听完这段话,彻底傻眼了,盯着张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然知道自己的这番把赵飞震住了,赵飞早期在国内拍的电影很讲究留白,不过到美国跟伍迪艾伦这个极为苛刻的老头合作三年,让他对西方绘画有了新认识,对光线也有了全新的认识,他觉得电影灯光塑造最好的效果应该是留白加留黑!

    当然,现在这还只是一种思路,还没有实践。赵飞实践留白加留黑的想法是在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而大成要等到《让子弹飞》。他脑子里的思路突然让张然直接说了出来,自然会给他带来极大的震撼。

    赵飞盯着张然看好一阵,也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既然这个人懂留白与留黑,跟他合作或许能对自己有所启发,最终作出决定:“好,这部电影我接了!”

    张然嘴角上扬,心中生出一种天下英雄入我彀中的豪情,姜纹啊姜纹,兄弟就对不住你了,从今以后赵飞跟我混了,你重新找摄影师吧,伸出手道:“赵老师,合作愉快!”

    (感谢“喵喵的猪小四、挺悲伤的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