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九十九章 投资人
    晚上八点,张然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出租车司机听到张然要去天上人家,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开口道:“小伙子有钱啊,那地方消费可贵了!”

    张然笑着道:“师傅去玩过?”

    “一晚上五六千,进去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我哪里敢进去!”司机神情羡慕,不过言语之间却带着鄙视,“不过这儿的小姐确实比别的地方的小姐漂亮,有的还是大学生哪,听说还有什么名校的学生。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张然笑着问道:“我是第一次去,怎样装成经常去的样子?”

    司机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天上人家里面的水忒深,我就碰上过好几个从外省市来的,从里边出来以后大骂是黑店,身上要是没万把块钱,最好还是不要进去!”

    张然觉得司机说的应该是真的:“有老板请客,我就是去凑个热闹,穷鬼一个,不然我哪儿敢去啊!”

    没多久,天上人家到了,只见附近已然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司机慢慢把车靠了边儿。

    付了钱从车上下来,张然一抬头,就看到了天上人家的招牌。

    天上人家的门票并不算太贵,150元一张,进门以后,迎面是一条装潢考究的长长的走廊,仿佛是在提醒来这里的客人,云上人间只欢迎挥金如土的土豪,正人君子是不受待见。

    进到大厅以后,从门口进到里面,无数的靓丽可人的女孩在周围匆匆而过,很是亮眼。到了动厅,里面穿兽皮的女孩在钢管舞,周围穿着超短裙露背露脐装的男女在跳舞,看得人眼花缭乱。

    张然找到投资人所说的包厢,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进去,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旁边是两个衣着暴露的小妹。

    “请问是余明海先吗?我是张然!”张自我介绍道。

    “我是余明海,天宏影业的总经理,坐下聊聊吧。”男子冲张然点了点头。

    张然对这个公司没印象,不过影视业风险很大,公司成立得快,倒闭得也快,没听过正常。既然是阎月明介绍的,应该有些实力。他笑着:“余总,我介绍一下我的电影。这部《爆裂鼓手》,故事内容很简单,就是……”

    “行了!”余明海手艺摆,制止张然继续往下说,“你的剧本我看过,故事还不错,但稍微简单了一些。我看了你的《时间囚徒》,那个片子很不错!”

    《爆裂鼓手》故事确实比较简单,不过《爆裂鼓手》最大的优点是将爵士乐的音符节奏通过剪辑转化成了视觉体验,全场观众犹如看完一场演唱会般兴奋得爆血管,这东西看剧本很难体会。

    张然知道会有这样的疑问,从包里取出厚厚一叠稿纸递过去:“余总,我这里准备了故事板,您可以看看。”

    “故事板?”余明海愣了下,接过稿纸一看,这还真是故事板?这玩意国内只有张一谋这样的大导演才会花精力弄吧?

    所谓故事板,就是用类似漫画的方式把电影的镜头画出来,辅以一些专业符号,比如摄影机的运作方向,演员走到路线等等,这样拍摄的时候就可以按照设计来,不容易出错。

    余明海拿起张然画的故事板慢慢的翻起来,一看之下,相当震惊,手中的这几页分镜剧本无论是镜头的长度,灯光的位置,摄影机的机位,其细腻程度让人震惊。

    张然这故事板准备多久了?他不是才回过半年多,而且刚刚拍完《时间囚徒》不久嘛?

    看了半个小时,余明海将《爆裂鼓手》的故事板看完了,他有些明白张然为什么要让自己看故事板了,这跟看剧本完全是两个效果,如果说看剧本给人的冲击力是1,那么故事板带来的冲击是10。

    张然不紧不慢地解释道:“《爆裂故事》的故事确实比较简单,但简单的故事并不代表不好看,关键在于调动观众的情绪。这是一部讲音乐的电影,电影的节奏非常快,视觉重复率很强。余总想一想,要是将故事板的内容,配上外面舞厅的劲爆音乐会是什么效果?”

    余明海听了听外面的音乐,慢慢点头道:“有道理,不知道你这部电影需要多少钱?”

    张然知道这事有门,微笑着道:“800万!”

    余明海一怔,随即笑了:“你这人胆子倒是不小,一个新人导演,从来没在票房上证明过自己,一上来就敢要800万!”

    张然知道投资人投资电影目的是不同的,有人投资电影是图名,有人是图钱,有人是为了洗钱,有人是为了扬名,有人是为了跟演员睡觉……不管动机如何,但肯定有所期许。要想让投资人出钱,就得满足他的期许。既然余明海提到了票房,那就说明他的期许是赚钱。

    既然对方的目的是赚钱,那就得让人家看到钱途!

    张然笑了笑,分析道:“800万的投资确实有点高,不过这笔钱投给《爆裂鼓手》肯定能赚钱。现在国内电影市场不景气,光靠国内800万的投资想要回本几乎不可能。所以,我们把故事的背景放到了香江,启用香江当红明星,这样一来,港台地区,以及东南亚市场就能打开。除此之外,《爆裂鼓手》将会送到电影节去参赛,卖海外版权。只要能卖掉海外版权,回本是很轻松的,两个月前陆钏的《寻枪》以1200万的价格卖出了海外版权,我们这部电影不会比《寻枪》差!”

    余明海对此却不以为然:“一口一个电影节,就好像电影节是囊中之物似的。我不是没见过开口电影节,闭口艺术性的导演,但真正能入围的又有几个?”

    张然知道打着艺术幌子糟践投资人钱的导演不少:“你说得对,电影节入围并不容易,特别是三大电影节,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入围,所以我的目标不是三大,而且是东京电影节和圣丹斯电影节。东京电影节给新人导演的机会多,跟北电关系不错,容易入围;圣丹斯更是如此,我读的大学ucla电影电视学院跟圣丹斯电影节有合作协议,为学院的师生铺路。就在几天前,我大学师兄林诣彬的电影《明日好运来》在圣丹斯拿到了评委会大奖,这部电影我看过,不是我自夸,《爆裂鼓手》比这部电影高不只一个层次!”

    这真是张然自夸,原版《爆裂鼓手》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在内的多项提名,比林诣彬的那部电影强多了。

    见余明海沉默不语,张然继续道:“这两个电影节,哪怕入围一个,卖几十万美元还是很容易的,如果能拿奖会卖更多。我就算只卖50万美元,这就是400万。《爆裂鼓手》电影讲的是香江故事,用的是香江明星,香江、台湾、以及东南亚版权肯定能卖掉,这些地方的版权加起来300万应该不成问题,国内票房收入100万问题不大吧,这就回本了。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卖电视播放权,卖dvd版权、出音乐cd,所以,这部电影肯定赚钱,只是多少而已!”

    这一番分析合情合理,而且算法保守,余明海不得不点头:“话是不错,不过800万不是小数目,我们必须派制片人。不是不信任老弟,我们不能承担这么大的风险。有些导演,电影没拍,他的车就先买起来了!”

    张然欣然同意:“这是应该的,你们可以派人过来监管财务。电影拍的是香港故事,剧组会启用一批香江成员,你可以找一个香江导演来做监制,这样可以协调两地的工作人员。不过电影制作得由我们青影厂来承担,你们不能胡乱插手!”

    余明海觉得找香江监制这主意不错:“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只管钱,不管其他的。”

    投资问题敲定,下面就是利润分配的问题。

    张然提出自己地看法:“电影的所有收益,不管是票房、音像、电视首播权,还是海外发行权,我要利润的20%!”

    余明海不同意:“张然,20%恐怕有点高吧!”

    张然淡淡一笑:“不知道天宏影业有海外渠道没有,如果你们有渠道,那就交给你们操作,我可以降低分成,如果没有那还是我来操作,美国佬坑人不吐骨头,我在美国那边呆了七年,清楚里面的门道,而且还有些关系,不至于被美国佬坑!”

    余明海迟疑了一下,天宏影业没有海外经验,完全不懂这个,点头道:“那好,海外发行的事由你负责!”

    “事情就这么定了,麻烦余总尽快起草一份合同,咱们尽快把合同签了。”张然的信心在于《卧虎藏龙》在北美票房大爆,哥伦比亚就把目光瞄准了中国,想从国内寻找第二个卧虎藏龙,因此哥伦比亚买了很多中国电影,陆钏的《寻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买走的。

    只要电影能在电影节亮相,卖给哥伦比亚的难度不大!

    “没问题,合同的事我们会尽快拟好。”余明海端起酒杯,“来咱们干一杯!”

    “干杯!”

    合作的事情敲定,两人都露出了笑脸,谈笑风生起来。

    酒一直喝到晚上十一点才散,余明海让张然带个妹子走,张然笑着拒绝了。朝阳群众的眼睛是很尖的,说不准就让人给举报了,王全安、黄海波的教训不可谓不惨痛,张然可不会在这事上犯糊涂。

    (感谢“小白号潜水艇、拖鞋拖鞋拖拖鞋、喵喵的猪小四、冷眸▍east、果冻的书、沙莽、5lookingfor、aissy”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