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九十六章 汇报演出
    时间进入一月,期末考试就近了。

    表演系的期末考试分为公共课和专业课,公共课跟其他系相同,毛概、电影史之类的都是笔试;专业课则是汇报演出,在小剧场进行集中展示。

    01级三个班的汇报演出挨在一起,两个高职班安排在星期一和星期二,本科班是星期三,地点都是c楼的小剧场。

    汇报演出是各个班级一学期学习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表演学院每学期的大事,除了表演学院的领导,张慧军他们这些学校领导也会到场观看演出,因此各个班级都不敢掉以轻心。

    张然专门去看了两个高职班的汇报演出,两个班都展现出了极高的水准,看得出他们是下了很大功夫的。

    其实两个高职班能表现这么好,有张然一份功劳,张然班的学生不管是中秋晚会,还是领导听课,表现都非常出色。这让王敬松和胡卫国感到了极大的压力,因此他们都狠命地训练学生。一学期下来,两个班的学生进步很大。

    星期三下午,张然一早来到剧场,和学生们一起布置舞台。

    晚上六点三十分,演出的大幕正式拉开。

    本次汇报以形体、台词以及表演双人小品为主要内容。

    在台词部分,张然班上的学生展示了在行动中,及不同动作的变化下发声或说绕口令,看得台下的老师目瞪口呆。

    刚开始训练这个的时候,班上的学生叫苦连天,他们很难把声音与形体结合好。但他们跟随着张然的脚步每天早上苦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逐渐掌握了这一技能,现在他们在舞台上尽情的呈现。

    形体部分,进行单人练习,在运动中说绕口令,这主要训练学生对肢体的控制,让学生要在练习中让声音与身体有机的相结合,动作与动作之间也要有机的联系;紧接着,进行双人练习,考验了两个人的默契与协调能力,同样也是在不断的变化动作中去说绕口令,这比单人的练习要困难些,因为这需要两个人很好的配合。

    来看汇报演出的都是专业人士,张然班上学生展示的技巧难度,比其两个高职班要大很多,但学生们展现出了极强的控制力。在如此难度的动作下,张然班上的学生气息始终很平稳,台词的节奏始终保持得很好,这让在场的人无比佩服。

    这个班的学生了不得,控制力实在太惊人了!

    张慧军看着张然,满意地点点头:“斯坦尼强调内心体验,格洛托夫斯基强调身体控制,在你们班学生的身上我看到了这两点。看来融合两派的想法是正确的!”

    张然摇头道:“我这只是从我老师那里继承了一点皮毛,距离真正的融合还差得很远。就拿我们班的学生来说,虽然他们的气息比较平稳,但声音的变化不行,高低,轻重,缓急与强弱都还远远不够!”

    陈建峰笑道:“这才一学期,练到这种程度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很多大三的学生做这种动作,呼吸都难以保持平稳!”

    张然不这么认为:“他们真正能在学校踏实学习也就前两年,到第三年都会外出接戏,哪有时间在练,前两年练不出来后面就难了!”

    台词和形体部分展示完毕,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双人小品了。

    班上的几个男生开始上台搭景,他们拿着道具上台一放,转身就走,整个动作干脆利落,仿佛这些布景已经演出了十几场似的。

    搭景完毕,黄圣衣走上台报幕:“各位老师好,下一个汇报作品,双人小品《初见》,表演者,曹炳坤,张馨艺!”

    台下的观众顿时报以热烈的的掌声。

    一座小桥,一棵大树,一块大石头。穿着军装的的曹炳坤,穿着连衣裙的张馨艺肩并肩走上舞台,他们神情没有说话,沉默而又拘谨,缓缓走来,坐在石头上。

    舞台灯光很亮,看上去像晚会的舞台,而不像剧场的舞台。剧场演出讲究灯光控制,利用灯光的强弱、明暗变化,能营造出强烈气氛,让观众尽快入戏。

    张慧军有些诧异,难道张然他们不想要剧场效果,忍不住问道:“你们怎么不搞一下灯光?这种灯光无法营造氛围啊!”

    张然笑道:“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把舞台上所有的道具都拆掉,演员也不化妆,直接穿着练功服就演,不过他们现在还做不到,还需要外部装饰来激发内部的情感。”

    张慧军回过神来,这是格洛托夫斯基的贫困戏剧理论,去掉所有的多余的东西,用纯粹的表演抓住观众。

    贫困戏剧又叫质朴戏剧、穷干戏剧。顾名思义,就是逐渐地把并非为戏剧艺术所必须的戏剧附加物排除掉,包括灯光、服装、化妆、布景等等,把目光完全集中在戏剧的必不可少的两大因素——演员与观众身上。

    舞台上,张馨艺偷眼去看看曹炳坤,却不想与曹炳坤的目光撞在一起,两人像触电似的,目光迅速移开。

    曹炳坤红着脸,嚅嗫着道:“那个,你……吃了吗?”

    张馨艺虽然也害羞,但要镇定许多:“吃了,你呢?”

    曹炳坤点了点头:“嗯。”

    张馨艺见曹炳坤比自己还羞涩,忍不住笑了:“几点了?”

    曹炳坤不知道张馨艺笑什么,连脖子都红了,看看表,说道:“9点,过5分。”

    张馨艺笑,曹炳坤也在笑,尬尴的气息从两人身上弥散出来,连空气里都是。

    曹炳坤张了张嘴,很想说出自己的想法,却不知道怎么说,吞吞吐吐地道:“我嫂子几次催我回来和你见个面……好订下……好订下那个……可我一直……所以……”

    张馨艺有点失望:“一直,所以,你都不想跟我见面。”

    曹炳坤赶忙道:“不是,不是,我嫂子在每次信中都说你……”

    张馨艺嘴角有了笑意,看着曹炳坤,漂亮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说我,说我什么呀?”

    曹炳坤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道:“说你漂亮,心眼好,手又巧,烧饭做菜样样好!”

    张馨艺害羞地道:“菜呀饭呀谁不会做?”

    曹炳坤想了一下:“你最拿手的是什么?

    张馨艺回道:“手擀面。”

    曹炳坤笑了:“那太好了,我最爱吃手擀面了!”

    张馨艺看了曹炳坤一眼,低头羞涩地道:“我知道,那我今后天天给你做。”

    曹炳坤听到这话非常开心,但他显得有点犹豫:“我在部队,没办法…”

    张馨艺有点失望,这是在拒绝自己么,她咬了一下嘴唇,道:“听你嫂子说,你在部队上作志愿兵?”

    曹炳坤点头道:“恩,我到部队那会儿,领导上保送我到大学里念书,所以,一直……”

    张馨艺看着曹炳坤问道:“那你还要几年才能回乡?”

    曹炳坤低头道:“我学的专业在部队还没有人能代替,所以……”

    张馨艺问道:“所以一直等到别人接你的班才回来?”

    曹炳坤摇头道:“部队里需要我,我不能走的。”

    张馨艺听到这话,看着曹炳坤坚定地道:“张然,我不想再等了!”

    班上的学生都向张然看过来,嘻嘻地笑着;前排的老师和领导都笑而不语;只有张然无奈地摇头,张馨艺这臭丫头真欠收拾,这种场合都敢乱来!

    曹炳坤倒没受什么影响,估计是早商量好的,认真的表演着。他脸色苍白无比,神情中充满失望,嚅嗫着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过了好几秒钟,他终于下定决定,站了起来,坚定地道:“时候不早了,咱回吧!”

    “我是说,我能不能到部队上当……”张馨艺本来是想让曹炳坤给答案,看到他的反应,知道他是误会了,急忙说道。

    只是年轻姑娘家,那两个字终究有些难以出口,她红着脸,咬了一下牙,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当家属,你愿意吗?”

    曹炳坤浑身一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还以为这事吹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猛然转身盯着张馨艺,神情激动地道:“愿意,当然愿意,我也这么想,可是我怕你不愿意,所以,我一直……”

    张馨艺笑了起来:“所以一直没敢说是吧!”

    曹炳坤激动地点头道:“恩,我怕你不愿意。”

    张馨艺看着曹炳坤,深情地道:“我怎么会不愿意,你真傻!“

    曹炳坤神情地看着张馨艺,微笑着,却不说话,他觉得自己真够傻的。

    两人一起笑,又一起低下了头,然后又起头深情对望,最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表演结束,台下热烈的掌声响起。

    台下的观众在拍手,台下的老师和领导又是点头,又是称赞:“这个表演基本上都是内心戏,不好演,但两个孩子演得很棒!”

    “非常好,这两个孩子情感拿捏得很到位!”

    (今天有事,回来晚了!感谢“单骑闯关、书友15051611114112、易寒玲、丶情兮、紫罗兰序曲、5lookingfor、白水间、挺悲伤的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