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九十五章 诈
    “哟呵,小子,你敢跟我动手,胆上长毛了啊!”马脸见张然甩开自己的手,顿时大怒。

    “不不,我是文明人,怎么会做出动手这个暴力的举动。我是过来和你讲道理的。”张然笑着摆摆手道。

    “讲道理,好啊,老子就给你讲讲道理!”马脸见张然怂了,挥拳就向他打来。

    啪——

    一声脆响,马脸捂着脸倒退两步,差点坐到地上,手一松开,脸上五根手指印红得快滴血了。

    张然动作很快,很多人都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他往前一步,盯着马脸冷冷地道:“还想动手打人,真以为没人敢管你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你敢打我!”马脸瞪了眼睛,无法相信自己被打的这个事实,平常在这街上只有他打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打他的。

    “打你?错,我这是教育你!不过以为穿着制服就可以无法无天!”张然满脸寒意,眼神很是骇人。

    “妈的,你敢打我!”马脸发起狠来,大叫一声,“老子今天要废了你!”

    话音刚落,马脸就向张然扑来。张然也不客气,右手一挥,又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这次直接把他抽到了地上。

    “你刚才有没有动手?”张然向前踏了一步,右手指向旁边的胖城管,脸上的杀气之浓简直快实质化了。

    胖城管吓得后退两步,嘴里不由自主地叫道:“没有,我没有,你别乱来,我们是城管,是执法人员,打城管是犯法的!”

    周围的围观群众看得目瞪口呆,两个城管非但没占到丝毫便宜,还被这个年轻人吓得屁滚尿流,连“打城管是犯法的”的怂话都讲了出来。

    刘一菲抱着刘晓丽,含泪的双眼凝视着张然的背影,这一刻,她觉得师父的背影就像山一样高大。

    在张然跟马脸发生冲突之时,其他城管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纷纷放下手中的活飞快跑过来。

    城管队长见马脸左右两边脸都是巴掌印,知道挨打了,沉声问道:“是谁动的手?”

    马脸恼怒地指着张然,大声叫道:“队长,就是这小子!”

    几个城管听到是张然打人,心中震怒,竟然敢殴打国家公职人员,简直无法无天,不等老大开口,呼啦一下就向张然围过来。

    刘一菲吓得花容失色,双手的紧紧抱住刘晓丽的腰:“妈妈,坏人有四个人,师父只有一个人,怎么办呀?”

    刘晓丽不知道张然怎么想的,不过见他有恃无恐的样子,觉得他应该解决办法,安慰道:“别怕,张老师是大学老师,城管不敢打他。”她打定主意城管要是真动手,她就报陈惊飞的名字,陈惊飞是政协委员,参与了危房改造工程,政府部门熟人很多。

    几个城管脚下刚动,张然手一抬,指着他们,杀气腾腾地道:“我看谁敢动手,我看你们不想在这北平城混了!”

    这时,王云也走了过来,指着几个城管大声道:“你们动手试试!告诉你们,要是今天你们敢动手,我就敢拔了你们这身皮,让你们从城管队伍里滚蛋!”

    这两个人口气实在太大了,几个城管都是一惊,不敢贸然上前动手。这两人说话的口气太像北平城的公子哥了,这些人根本是他们这些城管能招惹的,脱掉他们这身制服绝对不是开玩笑!

    城管队长看了张然一眼,见张然竟然没有半分害怕或者躲避的想法,只是那样镇定的站着,目光淡然。如果是普通老百姓面对一群城管,绝对不会这么镇定从容,绝对不会这么有恃无恐。再看张然旁边的王云,以及站在她们后面的刘一菲母亲,穿着打扮,神情气质都不凡,他意识到这次踢到铁板了!

    “我们走!”城管队长觉得还是赶紧走人的好,对着手下一声吩咐,一群人转身就向面包车走。

    “站住,你们打算就这么走了?有这么便宜的事吗?”张然见几个城管想溜,当即大喝一声。

    对于城管,张然没什么成见,很多小贩影响交通,任其放任自流必然是摊点遍街,人车争道,进行管理是必要的。不过小贩大多来自农村或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家属,谋生已属不易,动不动砸人摊子,动人打人,那肯定过了。今天就更过分了,竟然当街调戏未成年少女,简直是流氓行径!

    对张然说的话,几名城管装作没听见,反而加快了脚步。

    王云见城管们不理,提高嗓门,大声道:“你们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告诉你们,要是你们现在就这么走掉,一个小时之内,你们城管局的领导会亲自把你们送回来,到时候你们死定了!”

    “你唬谁呢?!”马脸怪叫一声,惊恐地看着王云。不只是他,其他几个城管也都停下了脚步,惊疑不定地看着王云。这口气也太大了吧!

    “唬人!”王云当即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刘叔叔,我是王云啊,问你个事,你知道城管局局长是谁,电话是多少吗?是这样的,有几个城管调戏我朋友,还动手打人,我想麻烦他过来解决一下?不用,哪能麻烦你呐!哦,莫国璋,我知道了,他的电话是多少?139xxx,好,我知道了!”

    王云的动作麻利无比,丝毫不拖泥带水,那边原本疑不定的城管队长此刻彻底傻了眼,竟然是真的,竟然真的问出来了!

    城管局局长叫莫国璋没错,电话也正是王云刚才说的那个。

    王云冷冷一笑:“你们局长叫莫国璋,电话是139xxx,要不要我现在把他叫过来?”

    城管队长打了一个哆嗦,后背备冷汗打湿了,嘴角抽搐半天,才勉强挤出个一句话:“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王云看着张然,笑着道:“张老师,还你是说怎么办吧!”

    张然冲王云点了一下头,看着几个城管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们,不过你的人刚才对小姑娘动手动脚,歉都不道就走,你们觉得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城管队长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要求道歉,指着马脸鼻子的手都颤了:“陈子龙!马上过去道歉!”

    “我,是队长!”陈子龙咧开了嘴巴,脸上好像是哭又像是笑,说不出的尴尬恐惧。现在他肠子都要悔青了,自己真是猪油蒙了心,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嘛!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小姑娘实在太漂亮了,忍不住啊!

    他低下了头,走到张然和王云的面前,连连鞠躬:“对不起,我错了!”

    “你脑子怎么长的?你向我们说什么对不起,你该道歉的人是我吗?”张然冷哼一声道。

    “是是是!”陈子龙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走到刘一菲她们面前道歉,边道着歉边用右手抽着自己的嘴巴,“对不起,小妹妹,我错了,我不该动手动脚,你原谅我吧,我自己打自己给你出气!”

    刘一菲很生气,这个人是坏人,她才不想理,将头扭到了一边。刘晓丽不想把事情搞得满城风雨,张然已经为自己女儿出气,对方也道歉了,不想再追究,厌恶地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们走吧!”

    几个城管如蒙大赦,哪里敢停留,跑上面包车,如风般逃走了。

    张然舒了一口气,对方人多,这样解决最好不过了。他冲王云笑笑:“今天这事全靠你了,不然没这么容易解决!”

    “主要是张老师你气势太足,一幅京城的纨绔子弟的派头,把他们都震住了!我又恰好知道城管局长的的名字和电话,这么一诈,他们就顶不住了,只能乖乖认错!”王云嘿嘿一笑,轻描淡写地道。

    张然心道我是真在诈,你可不是,不过他并不点破,哈哈笑道:“我是硬挺的,唱了一回空城计,要是没你配合这戏就穿帮了。你演得真不错,气势十足,很有北平公子哥的派头,以后有这样的角色一定找你!”说着,他抬头去看刘一菲,见她正抱着刘晓丽的胳膊眼泪汪汪地望着自己,遇到这种事,她应该吓坏了,走过去柔声道:“包子,没事了,你和妈妈回家去吧!”

    不想刘一菲却摇头道:“不,我还要卖冰糖葫芦!”

    张然一怔:“刚刚遇到坏人了,你不害怕,还敢继续卖冰糖葫芦吗?”

    刘一菲倔强地道:“我要体验生活,有师父在,我不怕!”

    张然突然有些感动,这个时候还能想着体验生活,这孩子是真的喜欢表演,他看着刘一菲,认真道:“包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徒弟了!”

    刘一菲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不解地道:“你本来就是我师父呀!”

    刘晓丽明白张然的意思,他教刘一菲不过是受了陈建峰之托。虽然平时徒弟徒弟的叫着,不过那是逗小孩玩,现在他真的把刘一菲看成自己学生了。

    张然摸摸刘一菲的脑袋,笑道:“对啊,你本来就是我徒弟,我都气糊涂了!好了,我们继续卖冰糖葫芦,把叫卖调喊起来!”

    刘一菲“恩”了一声,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拉着嗓子喊起来:“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