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九十四章 城管
    吃过午餐,张婧初和刘晓丽抢着要买单,争得不亦乐乎,最终还是张然出面,让刘晓丽买了。

    服务员见两个女人抢着买单,张然这个大老爷们大刺刺地坐着,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这个卖冰糖葫芦的果然是吃软饭的!妈的,不就是长得帅点嘛!要是老子长这么帅,打死也不会卖冰糖葫芦!没出息!

    从餐厅里从来,张婧初知道张然他们还要卖继续冰糖葫芦,自己不便跟着,就跟大家挥手道别。

    等张婧初走远,刘一菲拉拉张然的袖子,满眼地期待:“师父,以后你也找我演戏好不好?”

    张然对刘一菲的演技实在看不上眼,尽管自己教了刘一菲不少东西,演技应该会比记忆中要好,但她的家庭环境决定了她很难去潜心体验生活,好也好不到哪里去,除非遇到什么大的变故。他笑着道:“我对演员的要求很高,按你现在的水平来说,起码还要练十年!”

    刘一菲觉得自己被小看了,撅起嘴,气鼓鼓地道:“师父,小看人,我才要不了那么久,我很快就会练好的!”

    张然将冰糖葫芦扛在肩上,教育道:“你这种心态不对!表演讲究积累,需要下苦功,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要想着三两下就能练好,表演没有捷径口走!行了,下午我们去街上卖。在闹市叫卖可以锻炼你声音的厚度!现在你可以开始喊了!”

    刘一菲点点头,拉着嗓子喊起来:“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不多时,三人来到了闹市,这条不大的街道平日里有不少小商贩,从早上八点开始,各种各样的叫卖声就响起,整条街就热闹起来。

    三人找了一个比较空旷的位置站定,把稻草杆子往地上一杵,刘一菲就扯着嗓子喊起来。

    张然曾经讲过在闹市吆喝,讲究音短、甜脆、响亮,刘一菲还扯着嗓子喊这就不对,他当即做了两遍示范,然后让重新刘一菲叫卖。

    大街人人来人往,不时有人前来询问,也不断有人来买冰糖葫芦,没多久就卖出区十多串。不过买冰糖葫芦的人总是会好奇地打量着三人,少女、美妇、帅哥,这个卖冰糖葫芦的组合实在太奇怪了。

    卖了一会儿,张然有点受不了刘晓丽了,我是让刘一菲体验生活,不是让你体验生活,什么都你来抢着干,这不白费功夫嘛!当然,他也理解刘晓丽的心情,生怕女儿累着了,可要这么点累都受不了的话,还当什么演员。

    张然把稻草杆子从刘晓丽手中接过来,交给刘一菲,严肃地道:“刘女生,那边有个咖啡馆,我们进去坐坐,让一菲在这里卖!”

    刘晓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不妥,讪讪一笑,跟着张然走进了咖啡馆。

    “张老师!”张然和刘晓丽找了靠窗的位置刚坐下,突然有人在身后叫道。

    张然扭头一看,发现旁边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二十来谁的年轻人,正笑着冲自己点头。是99级的王云,在《时间囚徒》里演一个小配角,前几天张然还推荐他去参加了《黎明之前》的试镜。

    “王云,你怎么在这里?”

    “张老师,这得谢谢你,我通过《黎明之前》的试镜了,演阿九。因为要演地下党,我就想找个嘈杂的地方观察一下,找找感觉。”王云笑了笑,看了一眼旁边刘晓丽,有些诧异,“你这是忙什么呢?”

    张然笑着道:“带一个学生出来体验生活,她在外面卖冰糖葫芦,我们到里面观察她表现怎么样。今天还真是巧,中午吃饭的时候遇到婧初,现在又遇到你了!”

    王云听到这话,哈哈笑道:“还真是巧了。张老师,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坐坐吧,《黎明之前》是你写的,有好多东西想向你请教呢!”

    张然微一沉吟,笑道:“那我们聊聊!”说完,冲刘晓丽点了一下头,示意自己过去一下,就到王云的对面坐下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刘一菲又比较吸引目光,不时有人上前买冰糖葫芦,很快就卖出去了十多串。

    刘一菲很有成就感,喊得越发的欢快了。她正喊得高兴,突然有人惊呼一声:“大家快跑啊!城管来了!”

    还没等刘一菲反应过来,只见她身前身后所有的摊主都在手忙脚乱的收拾摊子,面露惊慌焦急之色。

    “快走快走,草他吗的,过节都不让人安心做生意……”

    “哎呀!土豆掉了!”

    “算了算了,不要了!”

    ……

    一时间,大街上乱成一团,一帮小贩推车的、挑担的,还背包的、抱筐的,四下逃散,转眼间热闹的大街变得空旷起来。

    刘一菲看得大为奇怪,这是怎么了,大家为什么都跑了?她有些害怕,扭头朝咖啡馆看了一眼,隔着玻璃能看到刘晓丽和张然,顿时安心了。

    她回过头来,顺着逃走的人们,看到了一辆白色面包车耀武扬威的缓慢前行,面包车里面,有人拿着一个大喇叭在大声喊叫。

    面包车外面不远的地方,三穿着蓝色制服的城管正围着一个逃跑不及的摊主,在那里大声训斥。

    “你跑啊,怎么不跑了?有这么本事参加奥运会啊!你自己说吧,该怎么处理?”

    “各位城管大哥,我这也事没办法,我和老婆楼下岗了,家里就指着这个过活,你们行行好吧……”

    “当我们是傻子啊?每次都这么说,你说的不累我们听的还累呢!你们几个,把他的东西全部装车!”城管当中,一个头头模样的中年人冷漠地道。

    刘一菲上次跟张然发小广告,遇到过城管,感觉挺和蔼的,怎么这回的人这么凶?她没有管,扛着稻草杆子继续喊道:“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这一声喊,顿时吸引了几个城管的目光,哟嚯,我们还在这儿,你不但不跑,还大张旗鼓继续卖冰糖葫芦,这也太猖狂了!

    其中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城管,长着一张李咏似的马脸,看到刘一菲眼睛一亮,马上跟一个胖城管走了过来,义正言辞地道:“喂!你有证吗?”

    刘一菲冲他甜甜一笑:“哥哥,买冰糖葫芦吗?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我问你,有证吗?”

    “什么证啊?”刘一菲满脸茫然,她哪知道这些。

    “看来是无证经营啊!东西没收,罚款100!”说着马脸就伸手来抢刘一菲手里的稻草杆子。

    “为什么呀?这是我的,你们为什么收我的东西?”刘一菲眼见地方要抢自己的冰糖葫芦,用力抓紧,气愤地质问道。

    “小妹妹,哥哥看你长得漂亮,不跟你动手!东西乖乖交上来,把罚款交了,然后去去吧!不然下次还得罚你!”马脸嘻嘻笑着,顺手在刘一菲的脸上摸了一把。

    “你干什么呀?”刘一菲尖叫一声。

    “你无证经营,我要没收你的冰糖葫芦!”马脸城管义正词严地道。

    “哥哥,我们是第一次卖冰糖葫芦,一会儿我让妈妈去!你别收我的冰糖葫芦,好不好?”刘一菲看着马脸,软语请求道。

    “少废话!你这种人我们见得多了!每回都说是第一次!再拦着我就动手了啊!”马脸毫无同情心,伸手向刘一菲抓来。

    “这是我的!不许拿!”刘一菲生气了,见对方伸过手来抢冰糖葫芦,伸手去拦。

    “小妹妹,你的手挺嫩的,擦的宝宝霜吧?”马脸抓住刘一菲温柔若无骨的小手,笑嘻嘻地道。

    “你干嘛呀,你放开我!”刘一菲哪见过这种场面,吓坏了,当即大叫起来。

    街上行人不少,见城管调戏小姑娘,大家指指点点很是不忿。不过议论归议论,面对凶神恶煞的城管,围观的群众无一人上前阻止。

    咖啡馆里,张然正跟王云聊得开心,突然听到刘晓丽尖叫一声“一菲”,抬头向窗外看去,只见刘一菲正跟城管拉扯在一起。他顿时大怒,刘一菲这么大点的小姑娘不可能去招惹城管,摆明是城管欺负人!

    “这些混蛋太可恶了,小姑娘都欺负!”张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就向大街上跑去。

    他赶过去时,见一个马脸城管还扯着刘一菲的手在那里嘻哈调笑,怒从心起,大喝一声:“混账东西!你放开她!”

    马脸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杀气腾腾地向这边走来,当即大声叫道:“城管执法,无关的人走开!”

    “放开她!”张然一个大步上前,一把甩开马脸的手。

    “师父,他们抢冰糖葫芦,还摸我的脸,摸我的手!”刘一菲委屈得要命,一直强忍着没哭,现在看到张然算是看到亲人了,万千委屈涌上心头,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

    “好了,没事了,到你妈妈那里去,这里交给我了!”张然知道刘一菲受委屈了,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刘一菲“恩”了一声,扑进刘晓丽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妈妈,他们欺负人,抢我的冰糖葫芦!”

    (感谢“风云抚尘、喵喵的猪小四、贺仙人、正义武奋扬、书友151005230136713”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