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九十三章 偶遇
    女人摆了摆手,用含混的声音道:“不不,你弄错了,我是路过,路过!”

    张然觉得女人的声音耳熟,正想在哪里听过。刘一菲听到女人的声音,眼睛就瞪大了,跑了过来:“妈妈,你干什么呀,怎么穿成这样?”

    刘晓丽见自己的伪装被女儿叫破,也就没办法再伪装下去,摘掉了墨镜和口罩,把脸露了出来,神情十分尬尴。

    张然见状,不由笑了起来:“刘女士,你这是唱哪一出啊,我还以为遇上坏人了呢!”

    刘晓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张老师你见笑了,卖冰糖葫芦一整天都在外面跑,现在天气又冷,我有点担心!”

    刘一菲觉得妈妈过分,不相信自己,气鼓鼓地道:“妈妈,我不会感冒的,我头上都冒汗了。你不要担心,回去吧,我要和师父继续卖冰糖葫芦!”

    张然估摸着现在让刘晓丽走也不现实,建议道:“你妈妈也是担心你,她都来了,让你妈妈跟我们一起卖冰糖葫芦岂不是更好?”

    刘晓丽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主意?

    刘一菲眼睛一亮,抱住刘晓丽的胳膊道:“妈妈。你跟我一起卖冰糖葫芦嘛,你跟我一起嘛!”

    于是,京城的胡同里出现一个奇葩的组合,一个四十多岁的美妇,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一个十四五的漂亮少女,三人穿街过巷,在胡同里卖着红艳艳的冰糖葫芦。

    到了十二点,三人准备去吃饭,刘晓丽比较讲究,路边摊那肯定不行。张然就提议去岳麓山屋,有刘晓丽在,反正不用自己掏钱。

    路程不远,公交车就三站。

    公交车来了,张然先上去。女售票员看到他扛着冰糖葫芦笑着问道:“趁着元旦出来发财啊?”

    张然笑了笑:“是啊,小本生意,要不来一串?”

    售票员又问:“怎么卖的?”

    张然就道:“男的三元,美女免费。”

    售票员呵呵笑道:“是不是真的?”

    张然随手取下一串冰糖葫芦,递到了她的手里。

    刘一菲见张然就这样把冰糖葫芦送给了女售票员,噘着嘴嘀咕道:“师父大色狼!”

    旁边一个小女孩见了,拉拉妈妈的衣袖嚷着要吃冰糖葫芦。张然弯腰下腰,摸摸小女孩的脑袋:“我这冰糖葫芦男生三块,美女不收钱,你是美女吗?”

    小姑娘眨巴眼睛想了一下,肯定地回答:“是!”

    张然又问:“那你哪里最美呀?”

    小姑娘用手指着自己的脸蛋:“这里!”

    车上的人都笑了,这小姑娘太可爱了!

    张然取下一串冰糖葫芦,递给小姑娘:“来,小美女,这是你的!”然后又大声喊道:“免费了,免费了,还有谁要吃?”

    一双双手伸了过来,转眼间张然便递出去二十余串。

    满车厢里都是吃冰糖葫芦的,红艳艳的,整个车厢都有了一种节日的喜气。

    张然很满意,大声道:“都吃着冰糖葫芦,怎么能不唱呢?大家一起唱吧!”说着他带头唱了起来:“都说冰糖葫芦儿酸

    酸里面它裹着甜

    都说冰糖葫芦儿甜

    可甜里面它透着那酸

    糖葫芦好看它竹签儿穿

    象征幸福和团圆

    把幸福和团圆连成串

    没有愁来没有烦

    ……

    三站路很快到了,张然他们从车上下来,径直往饭店走。

    谁知张然刚一进门,几个服务员立刻围过来,挡在他的面前:“出去!出去!这里不许卖冰糖葫芦!”

    刘晓丽见张然真被当初卖冰糖葫芦的,忍俊不禁;刘一菲咯咯地笑着,抱着刘晓丽直揉自己的肚子。

    张然十分郁闷,把稻草杆子往地上一杵,大声道:“我吃饭还不行啊,你们这是歧视,谁规定冰糖葫芦的就不能下馆子了?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服务员哪里肯定信,继续把张然往外哄:“别废话了,出去,出去!”

    刘晓丽见张然脸沉了下来,怕他吵起来,赶忙道:“我们是一起的,你们太过分了,怎么能把客人往外赶?”

    服务员这才知道这个卖冰糖葫芦的跟旁边这对母亲是一起的,很是吃了一惊,这什么情况,卖冰糖葫芦的跟这对极品母女花是一起的?

    心思龌蹉一点的就想,这卖冰糖葫芦的长得很帅,旁边这女人穿着打扮一看就是有钱的富婆,这卖冰糖葫芦的不会是她的小白脸吧?

    这话亏得张然没听到,不然非把稻草杆子砸他们脑袋上不可。你才是小白脸!你全家都是小白脸!

    张然他们三人正准备往里走,旁边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张然?”

    张然转头看去,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向自己走来,女子戴着墨镜,看不清长相,不过张然还是认了出来,是张婧初。

    “婧初!”

    张婧初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漂亮的脸,白中透红的皮肤,高挺的鼻子,宝石一般的明亮的眼睛,嘴边露着微笑:“我远远看到好像是你,但你拿着这身行头,不敢确定,没想到真是你!”

    张然拍了拍手中的稻草杆子,哈哈笑道:“最近改卖冰糖葫芦了,你最近还好吧?”

    几个服务员彻底傻眼了,这卖冰糖葫芦的到底什么来头?这又来一个大美女!这家伙难道是传说中的鸭王?

    “挺好的!”张婧初知道改卖冰糖葫芦是在开玩笑,打量了一下旁边的刘一菲母亲,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中年妇女倒也罢了,这女孩实在太漂亮了,“你们这是吃饭?”

    “是啊,这是我学生刘一菲和她的妈妈!”张然介绍了一下刘一菲母女,又把张婧初向她们作了一个简单的介绍,“这是张婧初,荣信达的演员。”

    刘一菲不知道荣信达,但关心女儿未来发展的刘晓丽是知道的,这两年荣信达的《大明宫词》、《橘子红了》红透大江南北,是国内很能捧人的经纪公司。能加入荣信达,就说明这姑娘得到了李邵红的认可,有红的潜质。

    张婧初和刘一菲母女简单的认识了一下,然后看着张然,道:“导演,你们也在这里吃饭,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吧!”

    “你们觉得呢?”张然到无所谓,转头征求刘晓丽的意见。

    “那就一起吧!”刘晓丽也喜欢刘一菲多认识点人,笑着点头道。

    “太好了,那我们走吧!”张婧初一直想和张然套近乎。此刻有个好机会哪能放过了,连忙在前面带路。

    四人要了一个包间坐下。

    张婧初把菜单递到张然的面前,让他先点,然后又让刘一菲母女点,她又点了一菜一汤才停下,把单子送给了服务员。

    “导演,你怎么扛着一竿子冰糖葫芦?不会是下部电影跟冰糖葫芦有关吧?”张婧初知道张然是个做事特别拼的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

    “不是!”张然笑了笑,指着刘一菲道,“我带这个学生体验生活,你在中戏的时候,老师应该有让你们去体验生活吧?她的体验方式就是卖冰糖葫芦,不过她年纪太小,没有社会经验,我带带她。”

    张婧初笑了起来:“我说呢,你这么一个大导演跑来卖冰糖葫芦,实在太奇怪了!”

    刘一菲见张婧初一直称张然为导演,好奇地问:“婧初姐姐,你怎么叫师父导演啊?”

    张婧初一怔:“茜茜,你不知道你师父是导演吗?”

    刘一菲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不是老师吗?”

    张婧初笑着道:“他是老师没错,但他也是导演,而且是很厉害的导演,上个月刚刚拍了一部电影叫《时间囚徒》,我是剧组的演员。”

    刘一菲看着张然,噘嘴抗议道:“师父,你都没告诉过我!”

    张然一摆手:“只是电视电影,有什么好说的?”

    “导演,《时间囚徒》什么时候播出啊?听邵红姐说,这片子拍得可棒了,看过的都赞不绝口!”张婧初对《时间囚徒》很期待,这是她第一次当女主角,非常希望这部片子能够大红大紫。

    “邵红姐她也看过了?”张然有些诧异,不过想想李邵红跟电影频道有合作,看过也就不奇怪了,“听岳涛说,安排在大年初一的晚上播出。”

    “大年初一,那太好了,大年初一收视率肯定很高!”张婧初忍不住笑了,对她这样的新人演员来说,露脸很重要,“导演,这次在你手下学到了很多东西,希望还有跟你学习的机会,只要能在你手下演戏,哪怕是个龙套都没关系的!”

    刘晓丽不由看了张婧初一眼,这姑娘可真会说话,哪像我们家茜茜,是个傻丫头!

    《爆裂鼓手》的女主角挺适合张婧初!张然对张婧初的印象也挺好,能够潜心体验角色,这样的演员很少,而且越来越少,不过现在投资的事没有落实,他不敢乱给别人承诺:“当然,我喜欢跟能够潜心体验角色的演员合作,有合适的角色肯定找你!”

    “谢谢导演!”张婧初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往下说。有些话说多了,反而讨人嫌,适可而止很重要。

    (感谢“风云抚尘、淡看人生一辈子、正义武奋扬、5lookingfor、鳳夜鹰、沙莽、平凡的一颗星、挺悲伤的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