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九十二章 卖冰糖葫芦的包子
    早上九点,张然带着刘一菲来到卖冰糖葫芦老人的家,取冰糖葫芦。

    老人见刘一菲粉雕玉琢,长相极美,跟画中仙女似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卖冰糖葫芦很辛苦的,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她能行吗?”

    张然点头道:“如果这么点苦都吃不了,她就没资格做演员。”

    刘一菲也道:“爷爷,我能行的,我不怕吃苦!”

    老人赞许地点头:“好,是个好孩子!”

    张然从老人家里出来,肩上扛着一根很长的木棍,木棍顶端,用白色带子包着,上面插着一串串冰糖葫芦,一共一百串,看上去红艳艳的,甚是诱人。

    刘一菲直勾勾地盯着那红艳艳的冰糖葫芦,漂亮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以至于出门的时候,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张然早已看透刘一菲的心思,知道这孩子馋了,选了一支色泽和质地颇佳的糖葫芦递到她的手中:“小馋虫,吃吧,吃完就开始卖啊!”

    “恩恩!”刘一菲连连点头,纤手轻拈,樱唇微启,咬得冰糖葫芦“嘎巴”直响,颇有几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妩媚。

    嘎巴声中,一串糖葫芦被刘一菲迅速吞下了肚,然后她的眼睛又往冰糖葫芦上瞄。

    张然伸手在她头上拍了一掌:“喂,我们是来卖冰糖葫芦的,不是来吃冰糖葫芦的!现在开始卖了!你先喊一嗓子,让为师听听对不对!”

    刘一菲揉了揉头,吸了一口气,大声吆喝道:“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张然对刘一菲的表现很不满意,教育道:“老北平叫卖又称货声,俗称吆喝,你喊的时候,得憋足劲儿,拉长音,隔着两层院子都能听见,人家才能出来买,吆喝既要有规矩又要有艺术性,瞎喊不行。在大宅门前吆喝,要拖长声,既让三四层院子里的太太小姐听见,又要透出优雅;在闹市上吆喝,讲究音短、甜脆、响亮,让人听起来干净利落,一听就想买。早些年北平城南城北的吆喝都不一样,有两个派系。就拿卖冰糖葫芦的来说,东南城的吆喝出来干倔,西北城大宅院多,小贩的吆喝优雅深沉,在王府井附近吆喝的多是小伙子,甜脆响亮。要吆喝得好,除了要有副好嗓子,还要有生活,叫卖艺术是真正来源于生活的。”

    刘一菲听得目瞪口呆,对张然佩服至极,眼睛里都是崇拜:“哇,这么复杂!师父,你好厉害,懂这么多!”

    张然自然不会告诉刘一菲自己也是现学的,高深莫测地道:“当然了,不然怎么能做你的师父,不然我们班上那群土匪怎么会服我!记住世事洞明皆学问,做演员的,要演一个人物就得抓住人物的特点,这个特点可能是外形上的,可能是动作上的,也可能是声音的。我们只有抓住人物的特点,才能把这个人物演好,明白吗?”

    刘一菲连连点头:“明白,师父!这就是观察生活练习,我会好好努力的!”

    张然露出孺子可教地神情:“现在咱们在胡同里,叫卖得拉长音。好了,我先喊一遍,你听听我怎么喊的,然后跟着我学!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等张然喊完,刘一菲吸了一口气,拉着嗓子喊道:“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喊完满脸兴奋地看着张然,问道:“老师,我喊得怎么样?”

    张然点了点头:“气息很足,调子也是对的。不过你太用力,力气用得太满,久了会伤嗓子,记住用七分力。”

    刘一菲吸满一口气,再次扯着嗓子喊起来:“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非常好,就是这样,就这么喊!”张然笑着鼓了鼓掌,把插满冰糖葫芦的杆子往刘一菲面前一推,“拿着,这是你的活,扛好了,边走,边喊!”

    刘一菲握住稻草杆子,感觉很重,噘嘴道:“师父,你一点都不绅士!”

    “绅士是什么,能吃吗?拜托,你现在就是一卖冰糖葫芦的,你看过哪个卖冰糖葫芦的会找人帮自己扛稻草杆子的?再说了,我是师父,你是徒弟,师父年纪也大了,现在是你干活的时候了!”张然咳嗽一声,捶捶自己的后背,一幅老态龙钟的模样。

    “师父,你怎么老是装老年人啊?”刘一菲非常无语。

    “我是老师啊,老师,老师,不老怎么能叫老师呢?”张然咳嗽一声,双手背在背后,悠闲的往前走,“行了,赶紧走吧!边走边喊!”

    “师父是大赖皮!”刘一菲哼了一声,扛着稻草杆子追了上去,“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

    胡同里响起了少女脆生生的叫卖声,很动听,像黄莺的歌声。

    胡同里人少,半天也没一个主顾,不过张然并没有改变路径的打算,他让刘一菲卖冰糖葫芦不奢求她把东西卖掉多少,而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她体验生活。在胡同里卖冰糖葫芦有一个好处,必须拉长调,这很锻炼人的气息。

    在胡同里穿行了十多分钟,刘一菲终于迎来了第一笔生意。

    一对年轻情侣手牵手走了过来,男子走到刘一菲面前,道:“老板,给我来两串。”

    没等刘一菲动手,他就自己动手从草人上拔下一串,放到女友的嘴边,笑道:“来,咬一口,小时候你最喜欢吃这个了,看看是不是小时候的味道。”

    “嗯!”女子兴奋的嘴开小嘴,就着男子的手咬下半个冰糖葫芦,眼睛微闭着细细品尝着。

    “怎么样,好不好吃?”男子微笑着问道。

    “真好吃,好久没吃到这么地道的冰糖葫芦了,你也尝尝看。”女子把男子的手推到他的嘴边。

    女子推到男子嘴边的那个,是她刚刚咬剩的半颗,男子一脸的笑意,就咬了过去。

    “怎么样,好不好吃?”女子一脸期待的问道。

    “非常不错,这冰糖葫芦真地道,老北平味!”男子竖起大拇指道。

    张然十分无语,心道你们俩在小姑娘面前秀什么恩爱啊,真是酸死个人了,他从稻草杆子上拔下一串,递道男子手里:“两串6块钱!”

    “怎么这么贵?”

    “我们的冰糖葫芦串大,味道好,是老手艺,味道可好了,真的一点都贵!”刘一菲微笑着把张然教的说辞讲了一遍。

    男子看到刘一菲的模样微怔,随即从包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刘一菲,然后用胳膊碰了一下女友:“这小姑娘长得可真漂亮!”

    知道要卖冰糖葫芦,刘晓丽特意给刘一菲准备了五十块零钱。刘一菲取出四块零钱,递给男子,笑着道:“谢谢,大哥哥!”

    女友深有同感,这小姑娘太漂亮了,笑起来的模样她这个女人都觉得心动。当她注意到刘一菲扛着稻草杆子,旁边的张然却悠闲的站着,心生鄙视:“你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回事,怎么能让妹妹扛冰糖葫芦,自己却站在一边?”

    张然没有解释,看着刘一菲,等她解释。本来就是让刘一菲来体验生活,要是什么都自己来说,那到底是谁在体验生活?

    刘一菲道:“他不是我哥哥!”

    女子就更生气了:“男朋友就更不对了!”

    刘一菲俏脸一红:“不是,不是,他是我师父!”

    师父?男子和女子对视一眼,有些狐疑:“小妹妹,你为什么不上学,却在这里卖冰糖葫芦啊?”

    刘一菲解释道:“师父是北电的老师,我跟他学表演,卖冰糖葫芦是观察生活练习!”

    那对情侣就笑了起来:“难怪长这么漂亮,原来是学表演的,以后肯定会成大明星的!小妹妹你好好学,希望以后在电视上没看到你!”

    “谢谢大哥哥,大姐姐!”

    等那对情侣走远,刘一菲小脸扬起,得意地道:“师父,我卖掉两串了!”

    “刚才表现很好,不过还需要继续努力!”

    “恩,我会努力的!”

    稻草杆子上有一百串冰糖葫芦,有十多斤重。刘一菲从没干过这种重活,两边肩膀换来换去的扛,到后来觉得肩膀有点疼,不过她并没有抱怨,也没有给张然说。

    张然很快注意到刘一菲不住地揉肩膀,知道她应该是扛不动了,平常娇生惯养,能坚持这么久很不容易了,就把稻草杆子接了过去。

    刘一菲顿时感觉轻松了,连叫卖声都轻快了不少:“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走了一阵,张然突然悄然拉了刘一菲一下,低声道:“等一下!”

    刘一菲一怔:“怎么了?”

    “没事!”张然皱了皱眉,有人在后面跟踪,为了免得吓着刘一菲,他并没有说实话,“你站在这里别动,我过去一下!”

    “好的,师父!”刘一菲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脸的好奇。

    张然扛着稻草杆子,大踏步的向拐角走去,然后将稻草杆子猛的指向一个穿着大衣,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女人,冷冷的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们?”他一点不担心,自己手里的稻草杆子很结实,打起来绝对不会吃亏。

    (感谢“风云抚尘、书友130218185630153、伴梦?、那沉浮、谷动、我还在未走远、挺悲伤的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