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九十一章 冰糖葫芦
    今天张然没课,一大早就来到了刘一菲家,准备带她出去观察生活。》

    不过刘一菲看起来状况不佳,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就这状态肯定是没办法带出去观察生活。

    刘晓丽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一点都不听话,给她说过多少次了,少吃冰激凌,她就是不听。结果昨天拉了一天整天的肚子,人都虚了,这回算是给了她一个教训!”

    张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不是吃了冰激凌,是烧烤吃多了,当然这话他肯定不会说出来,毕竟刘晓丽叮嘱过他,不要让刘一菲乱吃东西。他笑了笑道:“既然今天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练了,好好休息!”

    刘一菲听到张然这么说,站了起来:“师父,我没事,可以去观察生活的!”

    张然没有同意:“今天就不出去了,你在家里做元素训练,我也正好思考一下,接下来的观察生活训练该怎么进行。”

    从刘一菲家出来,张然一路盘算着该怎么做才能让刘一菲更好的观察和体验生活。刘一菲年龄小,人又比较单纯,太复杂的事不适合他,太费体力的她又干不下来。

    到底让她做什么,实在是件麻烦事!

    公交车在蓟门桥停下,张然从车上下来,往黄亭子路走。

    “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凛冽的寒风中,一个蓝布衣服的老人迎面走来,肩上扛着一根稻草杆子,上面插满红艳艳的冰糖葫芦。

    张然的眼睛突然就亮了,对啊,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冰糖葫芦!

    当初在上戏读书时,张然的女朋友在体验生活阶段,扮的就是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卖冰糖葫芦除了穿街过巷能接触不同的人,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在体验的生活的同时,能够练嗓子,这比做其他的强多了。

    小贩的吆喝声,又被称为叫卖调,产生在广告事业不发达的旧社会,当时报纸少,广播也不普遍,更没有电视宣传媒体。早年市井叫卖是通过自编自唱的顺口溜,起到广告宣传的效果。其目的是强化视听感觉,以加深人们印象,使产品能够兜售出去。

    各个地方的叫卖调都有本地的特点,比如魔都的叫卖调,多是沪语,高亢的吆喝,婉转的叫卖调,悠扬悦耳,好懂耐听。老北平叫卖调则突出了京味的特点,儿化音的大量运用,一气呵成吆喝出来的叫卖声,字、词、语句间透露出的鲜活,以及幽默、诙谐、好懂耐听的特性。

    冰糖葫芦的叫卖调是其中比较有特点的一种,卖货的人穿街过巷需要拉长音,能够锻炼人的气息,锻炼声音的穿透力,能够锻炼咬字吐音。

    刘一菲声音没有力度,没有共鸣腔,缺乏爆发力,台词一直为人诟病,练叫卖调正好能弥补她台词的弱点。

    让刘一菲卖冰糖葫芦是上佳选择!

    张然从包里取了十块钱递给老人:“大爷,来串冰糖葫芦!”

    老人取了一串递给张然,又把零钱找给了他。

    张然拿着冰糖葫芦一口咬下一颗,口感很脆而且不粘牙,酸酸的、甜甜的,一直沁入心底,由衷赞道:“老爷子,你做这冰糖葫芦的手艺好,入口酥脆,而且不黏牙,又酸又甜,味道真好!”

    老人听张然这么说,显得非常高兴,连连点头:“这是糖熬得好,熬糖关键是熬糖的火候。欠火,糖出沫子,蘸出的葫芦成糊状,外表不透亮;过火,糖色重,入口稍带苦味,不受吃。熬糖要用铜锅,紫铜锅最好,以保证糖的颜色清亮不浑。”

    张然饶有兴致地道:“没想到这熬糖还有这么多讲究!”

    老人见张然感兴趣,就讲了起来:“不要看这冰糖葫芦是个小物件,做冰糖葫芦也讲究技巧,行家里手做出的冰糖葫芦干净漂亮,晶莹剔透,入口酥脆,不粘牙,掉在地上也不粘沙。熬糖、滚糖都是手艺活儿。手艺高超的师傅一斤糖能蘸出三十多串儿糖葫芦儿来。蘸好糖的葫芦儿拿出来,在板子上用力摔一下,啪的一声,放那晾着。凉了以后,冰糖葫芦儿的一边儿会有一个晶亮透明的大糖片儿,非常漂亮。”

    张然本以为做冰糖葫芦简单,没想到这其中有这么多门道,笑着道:“你老人家果然是行家,做冰糖葫芦有些年头了吧?”

    “今年已经六十了,卖冰糖葫芦有三十多年了!”终日劳作让岁月在老人的脸上刻下无数的痕迹,不过他精神矍铄,说话中气十足。

    张然微微点点,笑着问道:“大爷,不知道您卖冰糖葫芦一天大概能挣多少钱?”

    老人也是闲着,有人跟聊天,他也乐意:“一杆子大概有150串,大的2元一串,小的1元一串,卖得好一天下来有一百来块钱。”

    张然想了想,小心问道:“大爷,这卖冰糖葫芦也不挣钱,你都这岁数了,干嘛还受这份儿累啊?在家享清福多好!”

    老人笑着摇摇头道:“卖了几十年都已经习惯了,一闲着心里空落落的。这冰糖葫芦是传统老行当,年轻人已失去了对它的兴趣。我的两个孩子,他们不干这个,这个东西不养老,不养小,太吃苦了!你不知道,这么一杆冰糖葫芦要做两三个小时,天天等着卖,他们哪有这个耐心!”

    张然看着老人,笑道:“大爷,我跟您打个商量,你这冰糖葫芦能不能多做一点,每天我在你这里拿100串,按市场价,2块一串。

    老人一怔,随即打量了张然好半天,诧异地道:“小伙子,你要这么多冰糖葫芦做什么?”

    张然笑了笑,解释道:“我是北电的老师,带了一个学生,这孩子家庭条件比较好,没怎么接触社会,我准备让她卖冰糖葫芦,体验一下生活,同时练一下嗓子,您老的嗓子就好,中气十足,穿透力也好,很远的地方我就能听到你的吆喝声,这有功夫!”

    老人十分心动,这等于每天多赚一百块,点头道:“这个当然好,我每天多做一些就是了,不过小伙子,这卖冰糖葫芦挺辛苦的,现在的孩子娇贵!”

    张然见老人同意了,从口袋里拿出三百块钱递给老人:“就是太娇贵了,所以才需要锻炼。大爷,这是三百块,两百是冰糖葫芦的钱,要100串大的,剩下一百麻烦您给我做一个稻草杆子,散的我没办法让孩子去卖!”

    老人接过钱,放进口袋里,高兴地道:“这个没问题,我给你做一个新的!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要?”

    张然微一沉吟:“后天吧,不知道您老住什么地方,先带我认认门吧,后天早上我们好来取货!“

    老人笑着点头道:“后天是元旦,过节人多,冰糖葫芦好卖。我家离这儿不远,你跟我走吧!”

    张然跟着老人走了一趟,把地方认清楚了,从胡同里出来,张然琢磨了一下这事儿,觉得还是得给刘晓丽打个招呼。

    张然打了个出租车来到刘一菲家,把这事给刘晓丽说了。

    刘晓丽果然皱起来了眉头:“马上一月份了,都要下雪了,天气这么冷,外面冷风吹着,穿街过巷的容易感冒!”

    张然态度严肃地道:“刘女士,这我就得说你几句了。我知道你关心女儿,疼爱女儿,生怕她磕着碰着,生怕她有个头疼脑热。你的心情可以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但你这样对你女儿真的好么?你女儿想当演员,一个想当演员的人这么点苦都不能吃,还怎么当演员?武打戏要吊威亚,要在空中掉几个小时,她演不演?下雨的戏,要在雨中淋几个小时,她演不演?室内戏,几千瓦的大灯开着,温度四五十度,她演不演?如果卖冰糖葫芦这种简单的生验都不让她做,这个学生我没法教了!”

    刘一菲见张然说不教自己,有点急了,拉住刘晓丽的胳膊,不住地央求道:“妈,你让我去嘛!你让我去嘛!我不会感冒的,你让我去嘛!”

    刘晓丽对张然的指导能力非常信服,女儿这些天来进步她都看在眼里。刘晓丽也没一定不让刘一菲去,就是担心天气冷,害怕女儿会生病。

    此刻,她见张然生气了,赶忙道:“张老师,你别生气,我没说不让茜茜去!”

    张然见刘晓丽这么说,便笑道:“我没有生气,就是有点担心。我已经付钱定了100串冰糖葫芦,要是一菲不去卖,那冰糖葫芦可怎么办啊?”

    刘一菲挥着小拳头,抗议道:“师父,我还以为你是关心我这个学生,原来你是关心冰糖葫芦,气死我了,哼!”

    张然和刘晓丽都哈哈笑了起来。

    (感谢“风云抚尘、yili迷ng、挺悲伤的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