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八十三章 讲故事
    张然没有回答刘一菲的问题,看了刘晓丽一眼,淡淡地道:“我有一个朋友是教美术的,他曾经说过,有些家长看到孩子拿回来的作品画得很像,就觉得这个老师教得好,孩子进步很大;而他教孩子画有创造性的东西,家长反而觉得花了时间和钱送到你这里来,怎么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都是什么呀?其实艺术不可能一蹴而就,小孩子学画应该着重培养孩子的想象力,追求画得像反而会抹杀孩子的灵性,表演也是这个道理。”

    刘一菲听得一头雾水,我想学表演,又不学美术,老师怎么说到画画去了?

    刘晓丽当然明白张然的意思,微笑着道:“我们不是那种不开通的家长,这一点请你放心。如果你说肯定能把茜茜教好,能让她成为大明星什么的,我们会认为你不可靠,你这么说我们反而放心了!”

    张然冲刘晓丽点了一下头:“台词是演员的半条命,作为演员必须练声练气,因此学表演必须出晨功,像我们班孩子每天早上6点就开始练晨功,练一个小时,风雨无阻。我担心你们家女儿是不是能吃这个苦!”

    刘晓丽当然不愿意女儿吃苦的,不过这点苦在她看来倒不算什么,她正要回答,旁边的刘一菲抢着回道:“我可以,我不怕吃苦!”

    张然没有说话,继续看着刘晓丽,这事刘晓丽说了才算。如果练个四五天,刘晓丽觉得女儿太辛苦不愿意练了,那还不如不教。

    刘晓丽能猜到张然的心思,笑着道:“放心吧,茜茜也是从小学舞,她性子相当坚韧的。”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张然笑了笑,看着刘亦菲问道,“不知道一菲同学平时的爱好是什么?”

    张然开始尝试着跟刘一菲沟通,他需要找到刘一菲的问题,这样才能有针对性的教学。

    刘一菲想了一下,道:“跳舞,听听音乐,还有看书。”

    张然点头道:“喜欢跳舞,很好。学过跳舞的人学表演是有很大优势的,我们班很多学生都是舞蹈出身。不知道你学过瑜伽没有?”

    “没有。”

    “你可以去学,这对表演是有好处的!”

    斯坦尼体系的一些训练方法借鉴了瑜伽的训练方法,格洛托夫斯基的训练方法也有不少是从瑜伽中提炼出来的,因此好莱坞很多演员都坚持练习瑜伽。

    《少年派》的扮演者苏拉是李安在三千个少年中找到的,完全是一张白纸。为了让苏拉尽快进入状态,李安安排的训练课就包括瑜伽。李安会通过瑜伽中的冥想把苏拉带进过去的某些时期、某些情境,去感受一些比较接近的情绪,进而体验情感进行表演。

    “真的吗?”

    “瑜伽能够静心,能够清除杂念,提升注意力!其实不管是学习表演也好,还是读书也好都一样,关键是要静心,要排除杂念。下面我们来做一个小游戏!”张然从桌子拿起一个遥控器,递给刘一菲道,“这是一个遥控器,发挥你的想象力,把这个遥控器当成别的东西,然后演出来,让我们看明白你演的是什么,能做到吗?”

    刘一菲看了看手里的遥控器,有点不明白:“我不会,老师,你示范一下可以吗?”

    刘一菲演技不行,难道是想象力的问题?张然从刘一菲手里接过遥控器,握在手里按了按,贴到耳朵边,道:“喂,我是张然!”

    “恩,什么事你说!”张然握住遥控器,用西川话道,“胡总也在,他就在我旁边坐到倒起的,我们有几个工程你做不做啊,其实也莫得啥子,就是给月球搞个内外粉刷,给长城两边都贴上彩色瓷砖,再一个就是为了保护环境,减少污染,我们准备给太平洋做一个不锈钢的盖盖把它抗到,弄好了的话,多的不敢说,我们给科威特方面联系,一家拿几十吨汽油回去烧耍!”

    张然演完,见刘一菲他们三个很认真的看着自己,顿时郁闷了,我模仿李伯清的段子模仿得惟妙惟肖,你们都不笑,真没幽默感!

    他将遥控器递给刘一菲,道:“看明白没有,这个遥控器在我手里就变成手机了。现在你来演,不需要很复杂,随便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我们看出来你演的是什么就行。”

    “好难啊!”刘一菲接过遥控器,偏着头想了想,眼睛亮了起来,“我想到了!”

    她把遥控器横着拿在手里,两只手不住的按着键,嘴里不停地发着“嘟嘟”的声音。

    演完之后,刘一菲问道:“老师,你能看出来我演的是什么?”

    张然微笑着道:“游戏机手柄,演得不错,现在重新换一种物体,然后演出来!”

    刘一菲想了想,重新进行表演。

    ……

    一连换了三次,刘一菲竟然都演出来了。

    张然眉头就皱了起来,刘一菲想象力还可以,看样子也不像特别懒的人,她的问题到底在哪儿呢?难道真是天分太差?

    刘晓丽见张然眉头微蹙,神情严肃,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之事,问道:“张老师,茜茜的表演有什么问题吗?”

    张然回过神来,摆手道:“刘天仙,不是,刘一菲的想象力还可以,这非常好,对她以后演戏是很有帮助的。”

    刘晓丽有点不理解:“想象力跟演戏有什么关系吗?”

    张然笑着解释道:“表演离不开想象力,一个演员创造力的好坏与演员的想象力有直接的关系,比如让你演在烈日下爬山,渴急了,拿起同伴递过来的水壶喝水。你就得发挥想象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跑到这个山头上来?是地质队上山勘探测量,还是几个年轻人假日旅游等等,情况不同,表演起来也大不相同。同样的,天有多热、口有多渴、人有多累也要靠想象来使之具体化。”

    刘晓丽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跳舞也需要想象力,当初我在跳《雀之灵》的时候,就把自己想像成圣洁、高雅的孔雀,把自己完全融入在那翩翩起舞的孔雀之中,因此受到了相当高的评价。”

    “跟懂行的人说话就是好,不用浪费口舌!”张然点了一下头,看着刘一菲道,“下面我们来玩编故事的游戏,故事编得越是花样百出,越是与众不同越好。我先来吧!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在路边摊买了几个包子,一边走,一边吃。当我拿起最后一个包子准备吃,突然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不要吃我,我不是包子,我是人!我吓了一跳,问道,你明明是包子,怎么说自己是人?那包子说,我真的是人,只不过被人变成包子了。我问,那你叫什么名字?包子回答道,我叫刘一飞。我吓了一大跳,心想我今天要见的学生不是叫刘一菲吗,难道我的学生被人变成包子了?我赶紧问,你是不是我学生啊?包子说,不是,你的学生叫刘一菲,我叫刘一飞,飞行的飞。”

    说到这里,张然抬头看了一眼刘一菲,见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奇地盯着自己,心想这孩子是个天然呆!然后继续讲道:“我‘哦’了一声,问他,是谁把你变成包子的啊……”

    张然讲了一个天马行空,乱七八糟的冒险故事,讲了十多分钟才停下。他看着刘一菲,笑道:“现在轮到你了,你来讲一个故事,我不要严肃的故事,越与众不同越好,现在开始!”

    刘一菲想了想开始讲故事,讲得是一个类似彼得潘的故事,她被一个会飞的人带到天空,在天空飞行的故事。

    张然感觉刘一菲讲的东西缺乏生活气息,有点明白她问题的所在了,不过不敢确定,拍了一下手,道:“停!现在你把眼睛闭上,描述你飞在天空的感受!是冷还是热,有没有风,你在天空看到些什么?发挥你的想象力,然后把这些详细的描述出来,越细致越好!”

    刘一菲闭上眼睛开始描绘自己想象的场景:“风很大,吹得衣服哗哗的响,我觉得很冷。我可以看到白云,有很多。从上面往下看,感觉地上的东西都变得特别小,房子就像小盒子……”

    等刘一菲描述完毕,张然点头道:“很好,现在继续讲这个故事!”

    刘一菲的故事讲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因为在她讲诉的过程中张然不时打断,让她描绘其中的一些细节。

    (感谢“风云抚尘、凡逸度载、木头小李子01、悲伤的歌”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