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八十章 审查问题
    交流对演员的表演来说非常重要,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在表演的过程中都离不开交流。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01表本的训练就变成了各种交流练习,一句话即兴交流、沉默交流、给任务的即兴交流等等。

    教学之余张然自然不会闲着,他用了一周的时间将《爆裂鼓手》的内容梳理了出来,完成了剧本的第一稿。

    此时的剧本还存在很多问题,需要打磨,尤其是台词更是需反复打磨。不过第一稿写出来后张然有点担心剧本过不了审,虽然国内观众很多将《爆裂鼓手》当成励志作品看,但不可能否认故事确实偏黑暗。

    因此,张然打算找郑冬天帮自己看看,郑冬天是审片委员会的人,他对能不能过审应该有一个比较清晰的判断。

    张然拿着剧本来到了郑冬天的办公室的时候,郑冬天正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

    他见张然进来,放下茶杯,笑着问:“张然,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张然伸鼻子在空气中闻了闻,笑道:“我闻到上好的黄山毛峰味,就进来打秋风。郑老师,有好茶不能一个人藏着啊!”

    郑冬天哈哈大笑:“你小子真是长了一个狗鼻子,这么远就能闻出味道来!”说着,他翻出茶叶,倒了一杯水,放在张然的面前。

    张然倒没急着喝茶,把剧本摆在了郑冬天的面前:“最近我又弄了一个本子,不知道您老有没有空,能不能帮我把把关?”

    “你那么快就有本子了?这还没有多久时间吧?”郑冬天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新本子了,有点意外。导演创作剧本一般都很慢慢,往往需要数月的时间。

    郑冬天对张然的剧本很挺有兴趣,张然是个异数,创作思路跟国内导演差别很大,完全是美国那边的路子。现在张然又拿出一个剧本,他想看看张然这回又写出什么与众不同的故事来了。

    “不是我说大话,拍出来的效果,肯定要比《时间囚徒》要好。”张然自信的说道。

    “不会又是科幻片吧?”郑冬天看了一下剧本的名字,《鞭挞》这是什么意思?有点古怪啊!

    “不是,是关于音乐,关于成功的!”张然端起杯子便觉茶香四溢,喝了一口更觉唇齿留香,果然是好茶。

    郑冬天点了点头,慢慢地翻看着剧本。

    等到郑冬天看完了剧本,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故事跟《时间囚徒》反差很大,《时间囚徒》是温暖的,但这个故事有点阴暗,甚至可怕,这老师是想把学生往死里整,哪有这样的老师?”说道这里,他抬起头,看着张然笑眯眯地道:“你是不是小时候淘气,被一个叫陈为的老师收拾了,因此在电影里对他进行讽刺?”

    张然一头黑线:“这只是一个故事,与现实无关,郑老师,你想多了。不知道对这个故事您有什么看法?”

    郑冬天沉吟了一下,道:“这个故事是在致敬库布里克的《全金属外壳》吧,《全金属外壳》里的教官跟你写的陈为这个老师很像,让我有种看《全金属外壳》的错觉,《全金属外壳》的那个教练因为逼人逼太紧被杀了,《鞭挞》里面的老师因为逼得太紧把自己的学生逼得自杀了,也把自己逼出了学校。你为什么要拍这个故事?”

    张然一怔,原版的《爆裂鼓手》确实受了《全金属外壳》的影响,他以为像郑冬天这种年龄的老师,比较守旧,不喜欢美国电影,没想到郑冬天竟然能一口道出人物的来源,老前辈不可轻视啊!点头道:“是啊,算是对大师的致敬吧!至于为什么要拍这个故事,很简单,我想在国外拿奖,倒不是看重奖项,主要是现在电影市场不景气,光靠国内市场风险太大了。我这样的新人导演输不起的,第一部电影要是票房砸锅,赔了钱,那就没有以后了。如果国外能拿奖,就能卖掉海外版权,回本容易些。”

    郑冬天知道张然说的是实话,现在国内电影市场不景气,给新人导演的机会本来就少。如果赚不到钱,圈内的人都会知道这个导演是赔钱货,就不会再有人投资,张然确实输不起,他这部片子必须回本。

    不过电影要回本何其困难,现在国内导演敢拍着胸口说我的电影不会亏本,肯定能赚钱的只有两个,张一谋和冯晓钢。张一谋的《我的父亲母亲》,《幸福时光》国内票房都不好,有媒体已经开始称他为票房毒药,他的电影能回本,靠的就是海外票房。真正能靠国内市场回本的只有一个——冯晓钢!

    拿奖卖版权对张然这样的新导演来说是最佳选择,针对这些电影电影节,艺术性强一点、写实程度高一点、社会阴暗面反映多一点的小成本电影比较容易拿奖。因为电影相对成本低,只要能拿奖,往往能卖一个不错的价钱。国内的独立导演,像贾樟柯这些人,他们的电影都没在国内上映,但日子却过得很滋润,就是这个原因。

    “我很喜欢你这个故事,如果拍出来,送到国外参赛,确实有希望拿奖。老师陈为这个人物形象在短短一百分钟内至少产生了四次反转,一开始他像是一名古怪的老师,然后反转成为有施虐倾向的暴君,再反转成为用心良苦的严师,再反转成为心胸狭隘的小人,而在影片最后,当周正用出神入化的表演震惊全场,陈为又像是望子成龙的慈父,很有意思。”郑冬天抬头看着张然,十分严肃地说道,“不过这个人物形象比较黑暗,恐怕过不了审!”

    做导演的没有哪个喜欢审查,基本上都对审查深恶痛绝,审查确实会让电影人的创作感觉掣肘。不过从保护青少年的角度来看,张然也勉强能够理解,有些电影的镜头某些太过暴力、血腥,确实不适合青少年观看。

    不过一个游戏肯定要有规则,只要人人尊重规则,游戏就不会有太大问题,就能很好的玩下去。但如果游戏没有规则,全都是庄家说了算,我说你违规就违规,我让你出局就出局,那就没法完下去了。

    电影审查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没有规则,谁也不知道哪些不能拍,因此一部电影拍出来很可能莫名其妙就被禁了。比如王晓帅的《十七岁的单车》在国内被禁,审查意见是电影反映了北平部分杂乱无章的胡同,影响申奥。

    张然本来有这方面的担心,但听到郑冬天的话心里还是咯噔一下:“最后老师和学生冰释前嫌,相逢一笑泯恩仇了,还是过不了审吗?”

    郑冬天摇头道:“关键是老师的形象太阴暗了,他是真的想毁掉学生,你这个剧本会卡到教育部门那一关,对教育部门来说你这是在抹黑人民教师的光辉形象!”

    张然一怔:“教育部门,这事怎么跟教育部门扯上关系了?”

    郑冬天听到这话就笑了:“看来你对咱们国内的审查制度不够了解,在国内写电业需要得到电业部门认可,写工业得工业部门批准,塑造警察得公安部门同意,你这个故事写教育,当然得通过教育部的审查。现在国内电影现状就是你写哪个行业,他们就会堂而皇之地来审片。歌颂他们自然没事,但要是揭露他们,那就对不起了!”

    张然知道审查制度,知道审片委员会,但没有真正接触过,对其中的门道不是特别清楚,此刻听到郑冬天的话顿时傻眼了:“这也太离谱了吧?”

    “今年央视有一部电视剧《抗美援朝》,开始外交部不让拍,后来美国人要纪念朝鲜战争。央视就找到外交部说,美国人敢纪念朝鲜战争,我们为什么不做?外交部就同意了。片子拍了一年多,审查之后都觉得可以播,结果来了个911。外交部又出来说话了,我们不能在911事件中给美国人民伤口撒盐。本来准备10月份播放的《抗美援朝》,就不让放了!央视这么大单位尚且如此,何况你这个普通百姓了!你拍娱乐喜剧没事,吃喝嫖赌都行,领导不关心。一旦涉及到他们,那就麻烦了。这么给你说吧,一个片子没有上级部门关心是好事,只要一关注那就麻烦了!”

    张然听到目瞪口呆,他一直认为审查都是总局的事,没想到后面会有这么多门道,这也太尼玛扯淡了!

    (感谢“xiaotang246、傲视天下的龙、yongding、月下山人、鳳夜鹰、挺悲伤的歌、看不尽沧海桑田、yㄚん、孤单.。”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