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六十九章 杀青
    《时间囚徒》的拍摄速度快得令人吃惊,一天拍几十个镜头,简直快赶上电视剧的拍摄速度了。

    这当然离不开张然的努力,从前期筹备,到整个拍摄过程他都是整个剧组的灵魂。剧组在他的调控下,就像一家高速行驶的列车,全速奔向杀青日。

    电影的最后一场戏是曹林早上出门,与住在隔壁的女子一次又一次的相遇。这场戏主要表现曹林因为反复过着同一天,情绪从开始的平和,到后来的不快,到最后愤怒这么一个过程。

    此刻,准备拍的是曹林愤怒爆发的镜头,胡君和演女房客的左小清都站到了表演区域,等待正式拍摄。

    张然对女房客的要求是漂亮,因此制片主任找来了左小清。左小清不但漂亮,而且相当有魅力。陈道名从影多年,向来是绯闻的绝缘体,他唯一的绯闻就出在左小清身上,其魅力可想而知。

    左小清是北电95级的,跟黄垒的女朋友孙利一个班,是北电自己人。现在的左小清跟张婧初的情况差不多,在电视剧里演点不知名的小角色,她被观众熟知要等到04年的《中国式离婚》,而那部电视剧正是跟陈道名合作的开始。在张然的记忆中左小清跟胡君的合作似乎挺多,现在算是把这种合作提前了。

    拍摄开始。

    胡君打开门,从房间里出来。左小清看到胡君眼睛一亮,走了过来。她刚准备说话,胡君抢先道:“你什么都别说,是不是想问我借打火机?”

    左小清诧异地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不过就在左小清要张嘴说话之时,胡君也大声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停!”张然喊了一声,然后把两个演员叫了过来,“你们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异口同声,这样才有喜剧感!”然后又对胡君道:“君哥,你每天都早上出门都能遇到这个女人,每天都说一样的话,天天如此,现在你很烦,很愤怒,这种愤怒主要通过抢白来表现。不过这个女人本身没有任何过错,你又不能完全把火撒在她身上,得有一点控制!”

    “我知道了!”胡君点头道。

    演员表演最难的不是找出最高任务,也不是挖掘人物内心,而在于对人物状态的拿捏,关键在那个度上。就拿情绪来说,情绪太强会显得过火,情绪太弱观众又觉得平淡。有些演员演戏被人诟病演得过火,就是对情绪的度拿捏得不好,比如著名的咆哮马;有些演起来又清汤寡水,内心过于平静,缺乏情感的起伏,比如刘师师。

    拍摄重新开始,胡君从房间里出来。左小清走过来,刚准备说话,胡君抢先道:“你什么都别说,是不是想问我借打火机?”

    紧接着,两人异口同声地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胡君接着道:“你别问我怎么知道,我不想说!”

    两人又异口同声地道:“嘿,你这人真有趣啊!”

    胡君道:“我这个人是很有趣,但现在我很忙,不想跟你说话!”

    左小清看着胡君怔怔出神,这事太奇怪了,这个人好像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似的。

    胡君转身就走,不过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身走到左小清面前,把打火机往她手里一拍:“打火机,不用谢!”说完,快步走出摄影机的镜头。

    “很好,这个镜头过了!下一个镜头准备!”

    “小清姐,刚才你跟军哥搭戏,演出来的状态不对,人物内心的状态没演出来,等会儿拍你的时候一定要把人物的内心情感呈现出来,我要看到人物内心的变化。”在摄影组挪动摄影机的时候,张然把左小清叫了过来。

    “演诧异的感觉,对吧?”左小清沉吟了一下。

    张然看着眼前这个温婉可人的女子,给她分析道:“你是真的想借火,不过这个男的很帅,因此你有点搭话的意思。但你刚走过来,他就把你心里要说的全说出来了,你应该先是诧异,然后是吃惊,最后是疑惑,我要这个心理变化的过程。”

    “没问题,导演!”

    半个小时后,坐在椅子上观看监视器的张然,双眼紧紧盯着画面。足足看了三遍,他才将目光从屏幕上挪开,抬起头,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将内心所有沉重的东西清扫一空,只留下满满的欢愉。

    整部电影,所有的镜头,现在全部拍摄完毕!

    张然环头四顾,见所有人都望着自己,知道大家在等自己的答案。他站起来,拿起了高音喇叭,带着颤音喊道:“现在我宣布,最后一个镜头过了!《时间囚徒》的拍摄工作到此结束!”

    剧组基本上都是老成持重的成员,分分合合都是常有的事,再正常不过,大家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只有第一次拍电影,而且是女主角的张婧初显得特别兴奋,跳了起来,“耶耶”的叫了两声。不过她见大家都笑着看向自己,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张然握着高音喇叭,站上椅子,大声说道:“大家先别着急收拾东西,我想说两句!”

    等大家停下来,张然搔了搔头发,居高临下地道:“《时间囚徒》的拍摄工作道今天算是结束了,十天的时间,这么多的镜头能够拍完真是一个奇迹!现在我的点感慨,我小学是学美术的,到了十七岁才知道自己是轻微的色弱,学美术没有前途。没有办法,我才进了影视这个行当!”

    “啊——”全场顿时愕然,窃议纷纷。

    谁也没想到张然会是色弱,这实在出乎大家的意料,甚至有些超乎众人的想象。

    “其实我也喜欢电影,小时候在电影院,看到放映机放出一道光,照在白布上就能变成人,变成各种漂亮的景物,觉得非常神奇。不过正是因为太过神奇,真没想过做导演。

    读大学的时候,当我第一次站在摄影机后面,第一次摸着摄影机,整个人都在发抖,就好像触摸到了整个世界的脉搏。那时候一直在想,自己将来会拍什么电影,会怎么拍电影。那时候觉得未来就在脚下,觉得自己能像塔可夫斯基那样雕刻时光。只是真正踏进影视圈,才知道这个圈子有多现实,水有多深,大人物的一句话就能让你前途尽毁。不过我真的喜欢电影,所以即时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过,我心里始终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拍电影,一定能够拍出好看的电影!

    现在我终于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长片,全靠大家这些日子的支持,所以,我想对大家说声谢谢!感谢大家的帮助,让我安心拍完了电影,感谢大家让我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在拍戏的过程中,有时候会说话不经过大脑,也肯定有得罪大家地方。我在这里也给大家赔罪,希望大家不要介怀!”说着,张然给剧组的所有人,稍微鞠了一躬。

    众人感受道了张然言语中的真诚,心里有些感动,都噼噼啪啪的鼓起来掌来。只是,他们不知道张然说的是前世,而不是今生!

    “今天过后,大部分人都会各奔东西。我不想说什么离别感伤的话,那太矫情了。不过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家还能有机会合作。我就不多说了,晚上凯悦酒店,剧组请大家吃饭,请务必到场!”

    晚上的杀青宴,酒瓶乱飞,大家轮番找张然敬酒。

    “导演,我也拍过不少戏,这次跟你们合作是最舒服的,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合作!话不多说,都在酒里,咱们喝一杯!”胡君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提着酒瓶,豪气十足,活脱脱的乔帮主形象。

    “这绝对没问题,只要有合适的角色,我肯定找你。咱们喝一杯!”张然跟胡君碰了下杯子,喝了这杯酒。

    “导演,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很喜欢这个角色,也很喜欢这部电影。跟你拍电影我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要是有合适的角色一定叫我,不要片酬都可以!我敬你一杯!”张婧初喝了酒,脸红艳艳的,看上去就是熟透的苹果。

    “你演得不错,咱们有机会再合作。”张然点头道。

    张然需要感谢的人也不少,郑冬天就是一个:“郑老师,这次《时间囚徒》能够顺利杀青,都亏有您坐镇,如果只是我的话,肯定镇不住场子。只要您在这现场一坐,我心里就有底气了!这些天我跟您学到了很多东西,辛苦您了!我敬您一杯!”

    “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特效、绿幕都是第一次参与。张然,好好努力吧,中国电影的未来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郑冬天笑着跟张然碰了一下杯子。

    整个晚上,张然对酒是来者不拒,到后来喝得人事不知,最终还是胡君他们把他背回的宿舍。

    剧组的拍摄工作结束,张然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这是他这一个多月来睡得最好的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拍片拍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这是张然最想要的生活,可惜这两者属于不可调和的矛盾,难以共存!

    草草地吃了中午饭,张然来到青影厂沟通电影收尾的工作。

    (感谢“风云抚尘、白水间”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