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六十八章 演结果
    张然把自己笔记本电脑打开,放在地上,点开一段视频。他冲学生们招招手道:“大家都过来,看看这段表演。”

    班上的学生都围了过来,好奇地盯着屏幕。

    “这是电影《甜蜜蜜》中张曼玉的一场哭戏,与胡君的表演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又不同的地方,大家仔细看,一会儿我们来分析。”

    这场哭戏说的是豹哥在被枪杀后李翘到警察局去认尸,警察把豹哥的尸体翻过来的时候,李翘看到了尸体上的米老鼠纹身。局促不安的李翘笑了,结果笑着笑着却变成了落泪,最后变成了失声痛哭。

    张曼玉的这次表演跟胡君的表演相似,整个表演情感非常细腻,层层分明,让人有身临其境的共鸣感。

    放了两遍之后,张然关掉电脑,问道:“胡君和张曼玉都是先笑后哭,胡君老师笑了一次,张曼玉笑了两次,张曼玉的两次笑是不同的,请问区别在哪里?”

    班上的学生听到这话都是一怔,随即思考张曼玉的两次笑有什么不同。

    姚欣桐反应快,举手道:“张老师,我知道!豹哥背上的米老鼠是他当初为了逗李翘笑专门纹的,尸体翻过来后李翘看到米老鼠,她忍不住笑了,这是真笑。但她马上意识到豹哥死了,不敢相信,想否定,挤出了一个笑,然后看左右两边的人,希望他们告诉自己是假的。”

    张然鼓了鼓掌道:“说得很对。下面我们回到曹林这个人物上来,曹林笑过之后,蹲在地上,他为什么不使劲去摇小女孩,不去检查小女孩是否有呼吸,而是伸出手轻轻的碰一下小女孩的手?这样演有什么好处?”

    班上学生都觉得胡君颤巍巍的伸出手,去碰小女孩手指的动作特别生动,特别感人,但为什么要这么演呢?他们认真的思考着。

    短暂的沉默后,黄圣衣举手道:“他害怕,他觉得不是真的,小女孩是睡着了,他担心会吓着小女孩!”

    张然轻轻摇头:“你的想象力太过丰富了,血流一地,怎么可能会认为小女孩睡着了?《时间囚徒》的剧本你们是看过的,大家要联系前后,联系人物的经历来分析曹林的心理状态。”

    郭珍举手道:“张老师,我知道了!”

    “直接说答案,小迷糊!”

    郭珍小声道:“这时曹林已经相信是真的了,但他还是想否定,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他伸出手指去碰小女孩的手指就是想得到否定的答案。不过他知道是真的,所以他的手是颤抖的。当他的手指一碰到小女孩的手指,最后的希望破灭,这是真的,所以他马上就哭了。”

    张然笑着鼓掌,班上的学生也都跟着鼓掌。

    大家都觉得胡君演得好,只是一开始并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现在经过张然的分析,才知道这场戏好在什么地方,动人在什么地方。

    掌声完毕,张然总结道:“好的表演,就像胡君老师的这场表演必然是行动的链条清清楚楚,把人物的心理过程完美的呈现出来,我们能看到人物的纠结,看到人物内心的痛苦,看到人物内心的变化,也就是能看到人物的内心独白。而那些不走心,无法打动观众的表演是怎么演的呢?往往都是一上来眼泪就啪啪往下掉,抱着尸体呜呜大哭。这样的表演省掉了判断这个环节,人物心理过程没有变化,这种表演叫演结果。演结果在电视剧中特别常见,谁能举一个演结果的例子!”

    “咆哮马!”

    “琼瑶剧!”

    “我们不能说琼瑶剧所有的表演都是在演结果,琼瑶剧里面厉害的老演员也很多,但确实是演结果的时候比较多,特别是哭戏。琼瑶剧哭戏特别有名,相当有特点。琼瑶要求女主角哭的时候眼睛鼻子不能皱到一起,不能有表情,因此琼瑶剧女主角的哭戏都特别漂亮,象带雨的梨花一样,惹人怜爱。但就表演来说过直过平,看不到人物内心的变化过程,是典型的演结果。”张然看了一眼班上的学生,见贾奶亮在旁边偷笑,点名道,“贾奶亮,你按琼瑶的方式给大家演一段哭戏!”

    “张老师,我是男的啊?”贾奶亮一脸的无语。演哭戏,还是琼瑶的方式,这不是寒碜人嘛?

    “多新鲜啊,难道我不知道你是男的?还是你以为琼瑶剧的男主角不会哭?”

    贾奶亮推脱不过,开始酝酿情绪,想悲催的事情。

    好一阵之后,他感觉情绪到位了,双手握拳,大吼一声“不”,然后跪在地上,咆哮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不过咆哮之后,贾奶亮的情绪还是出不来,没有眼泪,他哭丧着脸道:“张老师,我真的哭不出来!”

    “笨死,看来你以后是没演琼瑶剧的机会了!”张然瞪了他一眼。

    “真的太难了,张老师,你做个示范嘛!”贾奶亮贱笑道。

    “行,我给你们示范一下!”

    张然站起来酝酿了一下情绪,采取了跟贾奶亮相同的方式,双手握拳,大吼一声“不”,直接跪在地上,紧接着他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下。

    就在学生看傻的时候,张然面部表情抽动,痛苦地咆哮道:“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不会做!”

    班上的学生一怔,随即狂笑起来,贾奶亮直接笑趴在了地上,就连旁边的李心悦和周正都是忍俊不禁。

    好嘛,哭得这么伤心,原来是题不会做,这状态去琼瑶剧绝对会一炮而红!

    哭了十多秒钟,张然抹去脸上的泪水,笑道:“看到没有,这就是琼瑶式演法,眼泪哗啦啦,但一点都不走心。你们谁来一个有心理过程的哭戏?”

    “张老师,还是你演一个吧!”

    “对啊,你演得这么好,再演一个嘛!”

    “你再给我们做一个示范嘛!”

    “我就演胡君老师刚才演过的这场戏,我肯定没胡君老师压得好,不过等我演完你们不准说我演得不好啊!谁敢说我演得不好,我就揍谁!王洛丹,你躺在地上扮尸体!”

    为什么好事想不到我,倒霉的事都找我啊?王洛丹瞪了张然一眼,躺在地上扮尸体。

    张然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始进行表演。

    张然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王洛丹,眼睛里全是震惊。紧接着,他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向左面看了一下,向右看了一下,笑容慢慢消失,神情变得无比的悲伤。他蹲下来,颤巍巍地碰了一下王洛丹的手,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呜呜地哭起来。

    班上的学生彻底看傻了,张老师真的太厉害了,演得好好啊!

    太厉害了,不愧是我们张老师!

    李心悦和周正对视了一眼,真的没有胡君演得好吗?为什么我觉得不输胡君呢!

    张然哭了几秒钟,擦掉眼泪,笑着道:“示范完毕。现在分成两组,轮流演一场有行动链条,能够看到内心独白的哭戏。现在开始!”

    班上的学生分成两组,开始进行表演。

    女生多愁善感,演哭戏很容易,只要想悲伤的事往往很容易就能哭出来,但男生要艰难很多,尤其是贾奶亮这种比较皮的,怎么酝酿情绪都哭不出来。

    贾奶亮哭丧着脸,看着张然道:“张老师,我真的哭不出来!”

    张然走到贾奶亮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来帮你,放松,再放松。很好,继续放松!”说着,他在贾奶亮的胳膊用力一拧。

    啊——

    贾奶亮惨叫一声,眼泪直接就下来了。

    张然满意地拍拍手:“不错,很有琼瑶剧男主角的风范,这情绪,这眼泪都到位了!”

    贾奶亮本来没哭,这听到这话真的哭了,张老师,你这是在报复!

    等所有的学生都演了一遍,张然让大家重新集中:“现在大家应该知道什么是行动的链条,什么是演结果了吧?可以这么说,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不走心的表演往往都是在演结果,缺乏判断这个环节!”

    班上的学生点点头,小声的议论着,对那些演结果的演员大加挞伐,表示了自己的不屑。

    张然看着一张张充满希望,充满青春朝气的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都是很好的孩子,只是不知道几年后,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今天的话呢?

    杨迷、唐焉这些演技被人诟病的小花不懂这个吗?当然不是,她们是北电、中戏毕业的,怎么会不懂这必学的表演技巧。她们早期的角色演生动自然,该有的情绪都有。只不过成名之后接戏太多,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去琢磨剧本,分析角色。因此表演就变成了纯背台词,没停顿,没感情,没有内心戏,没有情绪起伏,表演变成了固定的模式。

    其实这不能完全怪她们,这个社会人心浮躁,演艺圈就更浮躁了,演员红得快,过气也快,如果不拼命接戏搏存在感,很容易过气。

    张然知道自己班上的学生将来也会有人这样,不过作为老师,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在表演上多花功夫,毕竟明星只能做一时,而演员可以做一世!

    (感谢“夜。寻找、风云抚尘”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