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六十七章 行动的链条
    “这个镜头过,下一个镜头准备!”张然站起喊了一声。

    剧组的工作人员迅速行动起来,开始搬动技巧。

    昨天剧组完成了绿幕的拍摄,今天要拍的是曹林在街上跟小女孩相遇后,小女孩被车撞的戏。

    小女孩与曹林相遇,向街道对面跑去的镜头已经拍完。现在准备拍的一场戏是杨芷扮演的小姑娘被车撞以后,曹林想起来自己车祸中失去的女儿,在小女孩的尸体前痛哭的镜头。

    今天是周末,班上的学生都跑到剧组来了。

    在剧组工作人员搬动设备的间隙,张然对班上的学生道:“这场戏是曹林情感爆发的一场戏,也是一场哭戏。哭戏你们以后肯定会遇到,哭戏很好演,只要演的时候心里想点难过的事就能够哭出来,但要真正把哭戏演好,真正打动观众,又并不容易。待会儿你们仔细观察胡君老师的表演,尤其要注意他内心情绪的变化!”

    班上的学生一个个很认真的点头,他们都知道胡君是人艺的演员,人艺的演员都特别牛。

    剧组成员很快就位,胡君站在了指定位置,杨芷化好妆躺在了地上。

    “开机!”

    “开始!”

    摄影机的镜头中,胡君愣愣地盯着小女孩,眼睛里全是震惊。紧接着,他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向左面看了一下,向右看了一下,然后笑容慢慢消失,神情变得无比的悲伤。他蹲下身子,伸手轻轻地摇了摇杨芷,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呜呜地哭起来。

    喊“停”之后,张然点开监控画面,仔细查看胡君的表演。这是一场电影的一场重头戏,是整部戏的一个转折点,这场戏必须拍好。

    胡君的表演非常出色,尤其是在震惊之后苦笑着向左右两边看了两下,简直是神来之笔。这种戏如果是琼瑶剧或者偶像剧,男演员往往会大吼一声“不”,然后跪在地上,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声吼叫“天啊,这是为什么?”,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张然班上的学生都被胡君的表演打动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演得实在是太好了!”

    “太感人了,演得太好了”

    “实在是太逼真了,这就是人艺演员的实力啊!”

    胡君的表演精彩,更让学生们震惊的是张然一喊“停”,胡君就站了起来,把脸上的眼泪一抹,又恢复了平常的威武霸气。

    这出戏也出得太快了吧!

    学生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平常上课一旦真哭,往往要好一阵才能恢复,就像上次王洛丹哭了好几分钟才止住哭泣。新演员演戏往往是入戏慢,一旦入戏又半天出不来。

    张然盯着镜头看了两遍,眉头微蹙,胡军的笑和哭都设计得非常巧妙,简直挑不出毛病来。不过他对胡君跪在地上伸手去推小女孩的动作不是很满意,觉得这个动作情绪太强烈了,抬头道:“再来一条!君哥,你蹲下来的时候换一种演法!”

    胡君揉了揉自己的脸,冲张然比划了一个手势:“没问题,导演!”

    虽然胡君的情绪抽离了,但他毕竟刚刚真的哭了一场,眼眶还是红的,因此剧组还是得等他眼眶恢复正常。

    五分钟后,拍摄重新开始。

    这一次胡君蹲下之后,没有伸手去摇小女孩,而是拨开了她脸上的头发,把她的脸露了出来,然后才开始哭泣。

    张然觉得这一次的表演比上次要好不少,不过觉得还是不够,他看了郑冬天一眼,问道:“郑老师,你觉得这个镜头怎么样?”

    “这个镜头非常棒!他想笑一下,结果笑着笑着却变成了落泪,情绪在压抑中爆发!人物的内心过程非常清晰,层次感分明!”

    “前面的笑和后面的哭都很好,但他伸手拨开小女孩脸上的头发这个动作我感觉还是不够细腻,有点做作!”

    “我觉得挺好的,小姑娘跟曹林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现在小女孩被车撞了,脸被头发遮住了,曹林拨开脸上的头发,就是想看看自己女儿的脸。”

    “想看女儿的脸?我觉得这不符合曹林的心理状态,这个时候曹林的内心应该还是想否定的!”张然摇了摇头。

    沉吟了一会儿,张然有了主意,抬头对胡君道:“君哥,你蹲下来的时候伸出手,颤巍巍地碰一下小女孩的手,你还是演否定!”

    胡君点头道:“我知道了!”

    拍摄重新开始,这一次胡君蹲下的时候,颤巍巍地伸出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小女孩的手,这一碰之下,胡君面如死灰,眼泪顿时就滚落下来。

    表演结束。

    张然重放了一遍胡君的这次表演,忍不住笑了,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效果,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他站起来大声喊道:“这个镜头过了,下一个镜头准备!”

    郑冬天对这个镜头也是赞口不绝:“这个镜头绝了,曹林伸手去碰小女孩手的动作简直是神来之笔。张然,你这个想法太棒了!”

    “郑老师,你过奖了!”张然谦虚地笑着。

    吃过中午饭,剧组的成员都在休息,张然把班上的学生叫了过来,把胡军的那场哭戏放给他们看。

    拍摄的时候学生们离得比较远,看不清胡君表演的细节。这一次,大家通过监视器的画面,将胡君表演的整个细节看得清清楚楚。

    学生们看得如痴如醉,胡君呆呆的看着小女孩的尸体,先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但笑得很苦,他无助的向旁边看了两下,随即蹲下来,颤巍巍地碰了一下小女孩的手,然后落下泪来,悲伤的哭泣着。

    整个表演笑,从笑到不笑,到碰小女孩的手,再到流泪哭泣,整个表演层层递进,层次分明,让人能清楚的感受到人物内心的巨大悲伤。

    张然关掉监视器画面,看着班上的学生,道:“胡君老师的这场戏演得极其精彩,现在我问你们一个简单的问题,胡君老师为什么要笑,这笑代表着什么含义?”

    班上的学生回忆着胡君的表演,思考着张然这个问题,胡君的笑容是挤出来的,笑得非常苦涩,可他为什么要笑呢?

    短暂的思考后,王洛丹举手道:“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的笑其实是想否定,认为这是假的,是一个玩笑。在他笑的同时他向左边看一下,又向右边看了一下。这两个动作其实就是在寻求支持,希望周围的人告诉他这是假的。但他周围没人,没人告诉他这是假的,这时他意识到这是真的,他就笑不出来了。”

    “说的非常棒!我们看到胡君的笑后转头向左右去看的动作,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在说,这是假的,这是假的!这在表演上叫内心独白。我们演一个角色,人物在行动过程中,在表演的每个瞬间,人物的内心不应该是空的,应该有相应的内心感受和内心活动。这涉及到一个概念叫行动的链条,简单的讲就是感受、判断、行动。”

    说到这里,张然弯起手指,在王洛丹的额头用力一弹。

    王洛丹“哎哟”一声,揉揉自己的额头,看着张然,狐疑地问道:“张老师,你干嘛打我呀?”

    张然冲王洛丹一笑,随即向全班解释道:“行动的链条是感受、判断、行动,就拿我弹王洛丹的脑袋来说,她首先是感觉到我弹她这个动作,感觉到疼;然后她在心里想,张老师为什么会敲我的脑袋呀,是不是我没演好呀?这个心理过程就是判断;在判断之后才是行动,王洛丹就问我,张老师,你干嘛打我呀?感受、判断、行动,这就是行动的链条!”

    班上的学生恍然大悟。

    王洛丹这才知道张然是拿自己举例子,揉着脑袋抗议道:“张老师,下次你拿其他人举例吧,我都快被你打傻了!”

    (感谢“果冻的书、净世天炎、爱小说的读者”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