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五十四章 入戏
    班上的学生齐声行礼:“老师好!

    “同学们好!”张然点点头,开始讲课,“在讲今天的内容之前,我们来做一个游戏,现在你们是一群鸡,小公鸡,小母鸡,当你们听说原子弹即将要在你们头上爆炸,你们会是什么反应?把你们的反应演出来。现在开始!”

    学生稍做思考,马上进行表演。

    曹炳坤抖了抖翅膀,身子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张馨艺满脸惊恐,跑来跑去的,想要找一个藏身的地方;黄圣衣咯咯的叫着,缩在了一角……

    李心悦和周正看着众人的表演,实在想笑,但又怕打击到大家,只能拼命的忍着,时间一长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了。不过张然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似乎很满意。

    等大家演了两分钟,张然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然后摇头,道:“很遗憾,没有一个人演对了,你们演的都是你们自己,只不过在表演的时候加入了鸡的动作,你们根本就没有站在鸡的角度去思考。”

    张馨艺不解地道:“张老师,那怎么演才是对的?我已经尽可能的去思考鸡的感受了,怎么会不对啊?”

    张然笑着解释道:“你们真的站在鸡的角度去考虑了吗?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马龙白兰度在演员培训班时,斯特拉女士让大家模拟一个情景,一群鸡当听说原子弹即将要在头上爆炸时,会有什么反应?大部分人跟你们一样,唯有马龙白兰度如无其事地呆在角落不动,斯特拉女士就问马龙白兰度为什么要这么演,马龙白兰度说我是一只鸡,我哪知道原子弹是什么?我怕什么?”

    啊——

    原来是这样!

    学生们恍然大悟,他们的表演看起来没问题,却忽略了最关键的问题,鸡的认知和人不一样,人知道的东西鸡未必知道。鸡知道原子弹是什么吗?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就不会害怕原子弹爆炸,就不会恐惧,那么演恐惧就大错特错了。

    张然这不是在跟大家玩脑筋急转弯,而是希望大家明白如何去揣摩角色的心理,这对演员来说很重要。演员演戏就是演人,要把一个人物演得真实可信就必须尽量的贴近人物,按人物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去揣摩人物的心理,否则演来演去,演的都是自己。

    张然拍了拍,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进入正题:“上一节课我们做了‘坐’、‘喝水’、‘钉扣子’这些简单动作的练习。现在我们要做的训练和‘走’有关,下面我讲一个场景,你们来演。内容是这样的,你过一个独木桥,正走在中间突然发现脚下有一条蛇,仰起头对你吐芯子,但又别无他路,你怎么办?现在给大家五分钟的思考时间,然后我请人上来演!”

    班上的学生就动起来,比比划划,一边思考,一边揣摩动作。

    五分钟之后,张然拍了拍手,道:“好了,现在准备表演!”他的目光在一张张脸上扫过,最终落在了黄圣衣的脸上:“黄圣衣,你来!”

    黄圣衣走到教室中间,定了定神,哼着“我是女生”的曲子,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她突然叫了一声“蛇”,双眼惊恐的盯着地上,慢慢往后退,随即她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朝蛇砸去,然后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接着一脚将蛇踢开,大步流星的走过桥去。

    整个表演有些浮夸,显得比较假,班上的学生都是笑而不语。

    黄圣衣的表现在张然的预料之中,之前班上的学生只是做坐、喝水、钉纽扣几个简单动作练习,现在虽然是演走,但给他们的场景比较复杂,而且演的又不是生活中经常遇到的内容,难度增大了许多,能演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

    张然笑着分析道:“黄圣衣演得不错,做什么,为什么,怎么做,行动三要素都有,不过她的行动有很多不合理的东西,导致整个表演比较虚假。首先她唱的歌是《我是女生》,这应该是小女生喜欢的歌,但黄圣衣演的人物胆子很大,两下就把蛇打死了,歌和人物的性格并不符合;再来说打蛇,脚边刚好有一块石头,是不是太巧了?就算脚边真有一块石头,可怎么就扔这么准,一下就把蛇砸死了?黄圣衣,平常不练铅球吧?”

    班上的学生一阵哄笑,黄圣衣那小胳小腿的,和铅球哪里扯得上关系。

    黄圣衣俏脸微红,咬了一下嘴唇,嗔道:“张老师,你乱说,我才不练铅球呢!”

    张然看了她一眼,笑着道:“你找石头应该有个找石头的过程吧,砸蛇也应该有个过程吧,分几次砸,怎么砸的,砸完之后应该有个判断蛇是不是死了的过程吧?万一蛇没死呢?我说过你们将来接戏,剧本往往不会有具体动作,需要自己来设计。那么你们设计的动作要有逻辑性,要符合现实,也要符合人物的身份,否则就会很假。这里涉及到一个概念——开掘规定情境!

    什么是规定情境?就是剧本的情节,剧本的事件、时代,发生的时间、地点、生活条件等等。规定情境有外部的和内部的两个方面。外部情境就是剧本的情节、格调,剧中生活的外部结构和基础。内部情境是指内在的人的精神生活情境,包括人的生活目标、意向、欲望、资质、思想、情绪、动机以及对待事物的态度等等,它包含角色精神生活和心理状态的所有内容。

    事实上,任何表演,任何人物塑造,剧本和导演为你提供的就是一个规定情境。而演员所做就是对规定情境进行发掘,去发掘细节,去组织行动,这就是开掘规定情境。开掘规定情境的方法其实我以前提到过,谁知道?”

    曹炳坤试探着问道:“人物小传?”

    张然点头道:“没错,就是人物小传。我们根据剧本提供的内容,设计人物的家世、学历、成长的主要经历、干过那些工作、以至喜欢吃的东西等等细节,就是开掘规定情境。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内容还是过桥遇到蛇,希望你们接来下的表演要有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们是谁,什么目的。记住,动作一定要真实、准确、细腻,要有生活的依据。现在开始!”

    班上的学生开始重新组织动作,对规定情境进行开掘;而张然、李心悦和周正则走到学生当中,对大家的动作进行指导。

    十分钟的时间一晃而过,张然拍拍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等众人都站好了,张然扫视众人,见王洛丹目光有些闪躲,就道:“王洛丹,你演一遍!”

    王洛丹走上舞台,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擦擦额头的汗,颠了一下背后的大背包,匆匆走上独木桥。突然间,她呆住了。两脚被钉住了似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蛇,呼吸时候都停止了。稍顿,她意识到了危险,极为谨慎,极为小心地慢慢向后退去,一直退到桥下。她赶紧躲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偷偷地观察那条蛇。她发现蛇头正在缓缓地抬起,仿佛就要过来了。

    她向四周看了看,想从别处过河,可惜只有一条路。她思考了片刻,决定折根树枝打蛇过河。正当她折一根长树枝的时候,预感到了什么,她屏住呼吸,低头一看,蛇就在自己脚边。

    通过王洛丹惊恐的眼神和动作,众人仿佛已经看到蛇抬起头,芯子一伸一缩的吐着,蛇的眼睛仿佛凝视着她,随时都会发动攻击,众人的呼吸都有急促了。

    王洛丹扫视了一下周围,没有人路过,只能靠自己。她咬紧嘴唇,突然伸手抓住蛇的七寸,猛的把蛇提了起来,大叫一声,用尽全身力气把蛇向大石头摔过去,紧接着她就发疯似的摔打着蛇,一边摔,一边尖叫。

    直到将蛇打烂,确信蛇已经死了,王洛丹才将蛇一丢,虚脱了似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像个孩子似的大哭起来。

    班上的学都被王洛丹的表演震住了,一个个眼睛都瞪大了;在场的领导也都不住的点头,这表演太真实了,简直跟真的一样!

    张然也被王洛丹的表演惊到了,难道我的开窍神掌起作用了?演技大爆发啊!他拍拍手,赞扬道:“王洛丹,演得棒极了。别哭了,下去吧!”

    可王洛丹没有动,坐在教室中间继续哭,背不停地抽动着,眼泪啪啪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班上学生看到了这状况,都不知所措,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

    张然赶忙走过去,在王洛丹的面前蹲下,递了张纸巾过去。他知道王洛丹是入戏太深,被自己演的内容给吓到了,现在处于没有办法出来的状态。

    入戏对演员来说是好事,不过入戏太深却对演员是一种伤害,甚至可能导致患上心理疾病。那些老是扮演吸毒者、杀人犯、等等内心痛苦或者忧郁之类角色的演员,就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当然,有经验的演员表演时都会控制自己的入戏程度,而没经验的年轻演员则可能一头扎进去,戏后不好走出来。很多演员拍戏杀青结束之后,都会有几天的失落感和不适应,正是因为还没有把自己和角色剥离开。

    张然轻轻地拍着王洛丹的背,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我们只是在演戏,是假的,没有蛇,别怕,别哭了!”

    “小时候在乡下遇到过蛇,差点被咬,想到蛇我就害怕!”王洛丹的眼泪怎么都收不住,哭到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声音也完全哑了,眼睛也完全肿了。

    王洛丹也想停下来,可就是控制不住,就这样嚎啕大哭着,简直这些日子以后把积累在心里的所有伤心都释放了出来。

    张然拍着王珞丹的后背,心里有些诧异,不过随即明白过来,不光是入戏的问题,应该是受了什么委屈。那就哭吧,对王洛丹来说,算是一次情感的释放吧!

    (感谢“爱小说的读者”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