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四十八章 盲剪
    行内有一句老话,剪辑师是三度创作。剧本是第一度,拍摄是第二度,剪辑是第三度。高明的剪辑师操刀,一部平庸的片子可能焕发出新的活力,一部沉闷的文艺片可能会变得悬念迭出。

    有的时候根据需要剪辑能够颠覆一部影片,甚至能把影片改为另一个类型片,比如只要素材足够多,可以把一部青春片剪成惊悚片。

    影片大剪辑概是这个流程,排序、粗剪、初剪、精剪。

    张然对着灯光,将素材迅速拉了一遍,把需要的镜头选了出来,然后将电影胶片按照故事的发展进行排序。

    排序其实就是选择故事的叙述方式,用最好的方式叙述故事。剪辑师跟文字编辑一样,只不是拿镜头当单词使,重新遣词造句。比如两个人在餐厅对话的戏,可以先给全景,把人物所处的环境告诉观众,然后给特写镜头,进行对话;也可以先给特写镜头,交待人物,告诉观众是谁和谁在对话,然后再给全景,交待环境。剪辑师将相同的镜头用不同的方式组合成片段,每种剪辑方式都能营造出不同的氛围,甚至讲述不同的故事。

    现在张然剪辑的是一部三分钟的短片,他不打算在剪辑的顺序上耍什么花活,直接按照正常的逻辑顺序走。

    确定镜头的顺序之后,就是粗剪。张然拿起第一个镜头的胶片仔细查看,这一次他看得非常仔细,一个画面一个画面的看,以便找到最好的剪辑点。

    所谓剪辑点就是在什么时候进行镜头的切换。选择剪辑点是剪辑最重要的一步,剪接点选择恰当,可以使全片人物动作连续,镜头转换自然流畅,内容符合生活的逻辑和观众的视觉欣赏习惯。剪接点选择不当,可能会使片中人物动作别扭,或表意重复,或节奏拖沓,甚至使画面内容违背生活的逻辑,让观众感到费解。

    张然平常选剪辑点主要看演员在哪里眨眼,找到演员眨眼的位置。因为眼睛是灵魂之窗,眼睑是脑和嘴的同步性之窗。如果演员足够优秀,那么他们眨眼时说明人物的心绪在改变,这样可以决定应该在什么地方进行剪切。

    这种方法源自于剪辑大师沃尔特-默奇,他是南加大的老师,是《英国病人》、《现代启示录》、《教父3》的剪辑师,曾经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剪辑奖。他将自己的剪辑法写成了一本书叫《眨眼之间》,这本书是英美各大学电影专业学生的必读教科书。

    不过张然现在是直接看胶片选剪辑点,胶片的画面只有35毫米,不可能看清楚人物是否在眨眼睛,因此他采用了另一个选择办法,看人物的动作,找到人物动作开始和结束那一帧,以此来选择合适的剪辑点。

    电影的第一个镜头是推镜头,首先出现的画面是办公室的场景,是全景镜头,然后镜头斜着向前推,男主角出现在镜头里,画面就变成了中景镜头;镜头继续向前推,变成近景镜头,最后当男主角在镜头中心时,就成了特写镜头。

    这个镜头先是对着办公室拍了大致一秒钟,然后向前推,选择剪辑点比较容易,张然就以镜头向前推的一瞬作为开始的剪辑点。

    镜头结束的时候,主角处在镜头的中心,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因此张然就以主角深呼吸结束的那一帧作为这个镜头结束的剪辑点。

    确定好这个镜头的剪辑点,张然用笔作了一下标注,然后放在剪辑台上,咔嚓两下,将胶片的头和尾巴剪掉了。

    “盲剪!”乔什-特兰克捂住嘴,发出一声尖叫,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

    “罗宾竟然会盲剪,怎么可能?”尼尔简直吓傻了。这是盲剪啊,这个技术在好莱坞都是顶尖的,靠这技术在好莱坞可以拿几十万的年薪,用得着回中国吗?

    “真的是盲剪!他真的掌握了这种技术,不可思议!”林诣彬几乎快说不出话来。

    不只是他们,就连台上的三位评委都非常吃惊:“难以置信,我竟然看到盲剪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掌握了盲剪!”

    “真的是盲剪,这真是个神奇的下午!”

    “张才二十多岁,竟然掌握盲剪了,真不可思议!”

    孙利听到不少人在惊呼盲剪,就问黄垒:“什么是盲剪?”

    黄垒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

    这倒不黄垒无知,主要是剪辑在国内长期不受业界重视,很多人把剪辑当成一项简单的技术活,甚至当成传递导演意图的傀儡。北电导演系要到了2005年才开设剪辑专业,在这之前国内众多的影视院校就没有一个剪辑专业。

    国内电影奖项眼花缭乱,也一直没有剪辑奖项,缺乏对剪辑师的认可和激励。因此,有人认为国产电影整体水准上不去,跟剪辑师长期不被重视有很大关系。

    白云飞对电影的技术手段不是很了解,听到周围的人惊呼盲剪,问道:“盲剪是什么,很厉害吗?”

    “打cs的时候你应该玩过狙击吧?”

    “当然玩过!”

    “这就跟cs的盲狙是一个道理,直接看胶片,然后进行剪辑,当然就难度而言,比盲狙难多了。电影胶片只有35毫米,画面非常小,很容易判断失误。南加大的老师沃尔特-默奇是盲剪高手,也是南加大的骄傲。现在咱们学校刚毕业的学生都有人掌握盲剪了,看他们还有什么可得意的!”黄明哈哈大笑起来。

    当年科波拉拍完《现代启示录》,把拍好的素材交到剪辑师沃尔特-默奇手里,请他进行剪辑。《现代启示录》的胶片有125万英尺,也就是38.1万米,时间长达230个小时。这个长度绝对让剪辑师崩溃,光是把所有的镜头放一遍都要大半个月,要剪成2小时25分的电影,按正常速度起码要八九个月,但沃尔特-默奇在五个月内完成了剪辑,而且完成得极其出色。

    事后有人问沃尔特-默奇是怎么做到的,他说出了一个词——盲剪!从那之后,盲剪就成了剪辑师的荣誉,代表着顶级水准。

    当初张然在《眨眼之间》上看到关于盲剪的记载后,觉得有意思,就找了很多老电影的胶片来练手。练到现在,练了四五年算是初窥门径,虽然比起沃尔特-默奇这位真正的剪辑奇才来说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用来剪短片还是绰绰有余。

    舞台另一边的贾森也吓了一跳,盲剪,这家伙竟然会盲剪!

    不过他毕竟是沃尔特-默奇的学生,对盲剪非常了解,马上冷静下来。他知道盲剪是一项极牛的技术,自己做不到,但这场比赛却未必会输,盲剪不看播放的画面,只看胶片的画面,完全是靠剪辑师的感觉,靠感觉就很容易出错。

    其实盲剪并不代表作剪辑水准就一定高,就像漂移玩得好,不一定是顶级赛车手。只不过掌握盲剪得都是顶级剪辑师,大家自然就认为会盲剪的都是顶级剪辑师。

    但张然是个例外,他在《眨眼之间》上看到关于盲剪的记载后,觉得有意思,就专门练这个。练到现在,练了四五年算是初窥门径。要说他的真实剪辑水准和顶级剪辑师还有相当距离。

    贾森吸了一口气,平息因为盲剪带来的情绪波动,全神贯注,更加细致的进行剪辑。张然会盲剪,拼速度是绝对拼不过的,他把赢的希望放在了后两项上。

    张然剪辑的短片场景比较简单,没有大场面,也没有复杂的动作,剪辑点选择相对容易,他很快就将所有镜头剪好。

    这时,张然重新审视整部短片,觉得有不少镜头可以去掉,其实在排序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只是现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不过如果去掉这些镜头,短片的长度就不够,要是按他的想法来剪,剪出的片子大概就2分钟多一点。

    剪辑大赛的第二局是比准确性,剪出来的片子最接近三分钟的获胜,按张然的想法来剪肯定会输,至于第三局会是什么结果,也很难预料。

    沉吟了几秒钟,张然下定决心,按自己的想法来,既然进行剪辑就应该剪出自己心中的最佳效果来,不能被比赛禁锢了思维。于是,他把觉得可以省略的镜头挑出来,扔在了一边。

    剪辑很快进入精剪环节,这一个环节不再关注整部影片,而是剪辑细节,加强并巩固初剪确定的节奏和结构。这个时候剪辑就完全是以帧来算了,张然不敢托大,用看片机将剪辑的镜头检查了一遍。绝大部分镜头的帧都卡得很准,不需要修改,只有几个镜头需要进行删减。

    等所有镜头剪完,张然将胶片卡在接片机上,刷上胶水,然后启动机器,将胶片压合在一起。当所有的镜头连接在一起,电影的剪辑算是完成了。

    张然没有在放映机上播放自己剪辑的影片,查看效果如何,他信心十足的站起来,快速走到舞台中央,按下了自己的红色蜂鸣器。

    嘟——

    计时器停在了19分23秒!

    这个速度太惊人了,贾森-雷特曼的八场比赛差不多都是用二十五六分才能完成剪辑,张然的剪辑速度快了六七分钟。就剪辑速度而言,两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现场观众被震住了,整个罗伊斯礼堂陷入一片沉寂。

    (感谢“爱小说的读者、3ktom、睡觉的懒猫、奥尔封林、木马流牛、小瑶儿的萌果果”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