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四十二章 欢呼声
    “不要说出来啊,司机就是凶手,说出来就是找死啊!”

    “司机是凶手啊,说出来就死定了,不要说啊!”

    放映厅内观众的心都抽紧了,双眼瞪得大大的,紧紧地盯着台上的曹炳坤和季辰,仿佛真到看到一桩惨剧就要发生。

    曹炳坤突然大笑起来:“你的想法真的很有趣,但很遗憾,这事跟我没有关系,三个月前我还不是出租车司机,那时候我还是协警,后来出了一点事,就辞职做起了出租车司机。”

    “啊!”季辰有些无语了,自己推测半天,没想到司机原来竟然是警察。

    现场的观众也都傻眼了,真的假的?司机骗人的吧?

    曹炳坤笑着解释道:“这个案子一直没破,我就一直在揣摩这事,一个人开车又很无聊,就跟你说了说,没想到你会感兴趣,还把我当成了凶手。”

    季辰有些回过味来:“原来是这样!”

    司机哈哈一笑:“我也是怕你无聊,大半夜的坐在车里挺无聊的。你想目睹名人行凶之后,出租车司机乘机勒索,这根本就是小说情节,现实中怎么可能遇到嘛!”

    本是随意的一句话,季辰的脸色却突然阴沉下来:“假设目睹的是你,那你会怎么做?”

    吱——

    一声刹车声响起,曹炳坤猛然回过头来:“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彩虹组合的季辰!”

    季辰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恩,我是季辰!”

    “哈哈,要是我侄女知道的话一定很高兴,她很喜欢你们的歌,你们真的好厉害,能够写出那么好听的歌!”

    季辰的神情有些古怪:“其实那些歌都是他写的,他还说我是个累赘,想要解散组合,今天也是,刚才在他家里我们还大吵了一架。绿灯了!”

    曹炳坤启动车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啊,你刚上车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

    季辰眉毛一挑:“不对劲?”

    曹炳坤回道:“对啊,你的神情很慌张,一看就出了什么事!”

    季辰的瞳孔瞬间放大,脸色白得吓人,眼珠来回转动,像是在作某种决断。

    就在这时,曹炳坤提醒道:“清缘里就在前面,马上到了!”

    “刚才你说,是你会怎么做,如果你拉了一名犯罪的乘客,第二天听到乘客上车的附近,有个跟他相关的人被害,你会怎么做?”季辰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着,一边轻轻地拉开背包,从包里取出一根白色的尼龙绳。

    现场的观众惊呆了,这个叫季辰的乘客是个杀人犯。

    天啊,怎么会这样?

    曹炳坤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笑着道:“当然会报警了,毕竟以前是做警察的。”

    季辰将绳子在手上缠了两圈,用力绷紧,整张脸变得异常地狰狞,仿佛出地狱深处爬出的恶鬼:“不要开到小区门口,开到旁边那条小巷子里!”

    曹炳坤回道:“好的!”

    吱——

    刹车声响起,曹炳坤的声音响起:“清缘里小区到了!”

    话刚落音,舞台上的灯光突然熄灭,小品到此结束。

    怎么回事?小品结束了?

    到底怎么样了?

    司机被杀了,还是抓住犯人了?

    没有人鼓掌,也没有任何反应,现场的观众都处在一种惊心动魄的情绪中,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曹炳坤和季辰站在黑暗里,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我们演得太糟糕了?不至于这么差吧?

    “是不是我演得太烂了?”季辰的声音微微发颤。

    “不会,演得很好!”曹炳坤紊乱的呼吸显示着他内心的紧张。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黑暗中只有他们急促的呼吸声,还有越来越剧烈的心跳声,现场依然一片沉默,整个世界都处在一片令人心悸的安静中。

    突然间,灯亮了。

    一瞬间,强光打下来让曹炳坤和季辰觉得自己好像失明了,那种感觉有点像和夏日午后抬头去往头顶那火热的太阳,以至于他们不得不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时,他们甚至在眼前看到了几缕彩虹般的色彩,这是眼睛对前面光线不适应,焦距不准所产生的一种特殊效应。

    然后,他们看到观众席里有人站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鼓着掌:“演得好,演得真好!”

    他们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但声音却无比的熟悉,那是他们的老师张然,一股暖意在心间化开,至少老师还没有抛弃我们!

    紧接着,他们看到张然旁边的女人站了起来,然后他身边的人都站了起来,大声欢呼,用力鼓掌,最终全场都是暴风雨般的掌声与喝彩声。

    “太棒了,真的太棒了!”

    “演得真好,这是今晚上最好的节目!”

    现场的掌声就像无数的鼓槌,持续不断的敲击着他们的内心,敲得他们鼻子发酸,眼眶发红,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他们尽情地享受着这些掌声,享受着这些欢呼声,昏黄的灯光从头顶上照下来,给他们身体镀上了一层暖意,观众的目光都看向他们,掌声、欢呼声包裹着他们,让他们觉得像沐浴在温泉中,温暖无比。

    台下的观众非常激动,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如此精彩的表演。

    虽然整个小品场景简单,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动作,但两个演员的表演实在是太棒了。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整个故事的设计,很多对白刚听到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但随着故事的发展,这些话都变成了极为巧妙的伏笔。

    甚至连开场季辰愣在台上的那次失误,现在回头去看,竟然也变成了完美的伏笔。季辰刚刚杀了人,失魂落魄是正常的反应。

    坐在第一排的学校领导,也被这个小品震惊了。张慧军看着冲观众鞠躬行礼的曹炳坤和季辰,无比的满意,转头望着苏院长,问道:“开放式结局,引人遐想。这个小品是谁编的,应该是张然吧?”

    苏院长笑容满面地道:“故事是张然写的,三天前他们的一个舞蹈被打回去了,让他们排一个小品,然后张然就拿这个小品来找我,当时挺担心时间这么短,他们可能演不好,但张然说他们可以。说实话,我没想到只用三天就能把这个小品排到这种程度!”

    “只排了三天?”张慧军脸上现出震惊的神情,不由向后面看了一眼,只是黑漆漆的,也看不到张然再哪儿,“陈建峰没说错,这个张然真的有点本事,看来有空我得去听听他的课!”

    陈建峰靠在椅子上,一脸的轻松,只是嘴角的笑意怎么都遮不去。

    他调到北电的表演学院任院长一年多了,始终打不开局面,很多想法根本无法落实,所以他才不顾黄振宇的反对,聘请了张然。原本他对张然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是希望他能做一点成绩出来,没想到张然远比自己想象的要优秀,现在看来张然很可能成为自己手中的一柄利器,搅动表演学院这一潭死水。

    有人为张然的杰出表现而高兴,自然也有人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黄振宇表面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心里却是无比的郁闷,他实在无法想法张然能在三天内把这么难的一个小品排出来,而且排得这么好。

    胡卫国大受打击,张然这个小品太过出色,内容精彩,演得也非常出色,风头完全压过了《江南雨巷》,这里是电影学校,是电影表演的殿堂,小品更容易受肯定。他就像放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瘫在椅子上,怎么可能?只有三天的时间,他怎么可能把难度这么大的小品排到这种程度?

    “演得真好啊,我都不敢相信他们能演到这种程度!”李心悦用力的拍了一下张然的肩膀,随即压低声音道,“我真想看看黄振宇的脸,现在他肯定郁闷死了!”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做好自己就行!”张然带着笑意,靠在椅子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现在算是轻松了,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李心悦笑着点头:“是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对了,国庆节你准备去哪儿玩?”

    “哪有时间玩啊,得去美国一趟,把拍电影需要的一些东西买回来。”张然摊开双手,笑着说道,“就是《时间囚徒》,剧本你看过的!”

    李心悦有些吃惊:“这么快,电影频道已经批了?”

    “还没有,不过前两天电影频道那边通知我一审过了,后面还有二审三审,应该问题不大。不过就算电影频道不批,我买的东西也不会浪费的,以后肯定会用到!”张然对自己的剧本相当有信心。

    “等项目批了叫上我啊,我想看看特效场面是怎么拍出来!”

    “没问题,到时候叫你!”

    第十四个节目的演员上台了,现场重现安静下来。

    班上的两个节目都演了,学生们的表现非常出色,张然彻底放松了,靠着椅子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电影频道那边的审核,只有电影频道那边的三审通过了,才能拿到钱,《时间囚徒》才能顺利开机。

    张然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着,希望电影频道的三审能够尽快通过,那时候,就真的可以向自己的目标迈进了。他相信背靠前世无数资源,这一次,拍出自己想拍的电影不会再是虚无缥缈的梦。路在前方,一切皆有可能!

    (感谢“后知后觉!、伴梦?”打赏,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