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四十一章 推理小品
    哄堂的大笑声,有如在张然耳边起了个霹雳,让他脸色为止一变。

    曹炳坤开碰碰车出场是张然的主意,主要是为了让曹炳坤和季辰更好的入戏,这跟平常表演小品时搭景块、布置场景是一个道理。但他没想到观众会这么大的反应,曹炳坤和季辰都没有上过舞台,听到观众哄堂大笑,必然会感到巨大的压力。

    忘词是小事,要是本能丧失那就麻烦了!

    台上,曹炳坤确实感觉到了压力,头上冒汗,心脏狂跳不止,不过他还是稳住心神,将车开到季辰身前,停了下来。但季辰愣在了那里,巨大的笑声如同炸雷在他的脑海里炸开,炸得他脑子一片空白,胸口涌起一阵难以呼吸的紧张。

    季辰扭头向台下看了一眼,光线很暗,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但他能感觉到上千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用力掐住他的脖子,简直不能让他顺畅的呼吸。

    李心悦见季辰在台上发呆,内心焦急万分,按照剧本应该是季辰先说台词,曹炳坤往下接,现在季辰在台上发愣,这还怎么演?

    张然心跳几乎停止,千万不要是本能丧失啊!他双眼紧紧地盯着舞台,咬着牙,沉声道:“曹炳坤,现在看你的了,赶紧把季辰拉回到舞台上来,快点!”

    曹炳坤注意到季辰的状态不对,他想起张然对自己说过的话,猛然一拍方向盘,大声喊道:“喂,你到底走不走啊?”

    季辰浑身一抖,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是在舞台上演节目。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收起雨伞,走到曹炳坤身后,在塑料凳上坐下:“去清缘里小区!”

    张然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还好曹炳坤有表演的经验,反应够快,把季辰拉回来了,不然这小品真的就砸了!”

    李心悦拍着自己的胸口,不住地道:“还好还好,真是吓死我了!等表演结束,我非骂季辰一顿不可能,心脏病差点被他吓出来!”

    曹炳坤也松了一口气,双手握着方向盘,回头看了季辰一眼,笑着问道:“你经常上电视的吧?”

    季辰一怔:“诶?”

    曹炳坤笑了起来:“果然是这样,你是那个,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个唱歌的两人组合,你是里面的高个子吧?”

    季辰冷淡地道:“不是!”

    曹炳坤狐疑道:“不是?”

    季辰不耐烦地道:“不是,你认错人了!”

    曹炳坤还是不信:“你真的很像里面那个大个子,我上大学的侄女是他们的粉丝,墙上贴了很多他们的海报。没人对你说你跟他们长得很像吗?”

    季辰皱了一下眉,没有搭理曹炳坤,扭头望向“窗外”。

    曹炳坤对季辰的冷淡态度有点不满,自言自语地道:“名人都喜欢装傻,我又不是缠着要签名。”

    季辰被激怒了,恼火地道:“我说了不是!”

    曹炳坤讪讪一笑,继续开车,隔了好几秒钟,才又道:“我侄女说过一件很有趣的事,名人,你去跟他说话,他会觉得很麻烦,但你要是无视他的话,他又会主动报上名来,这种行为跟罪犯一样,罪犯经常会回到犯罪现场,有的罪犯明明在逃,却会主动谈论自己的案情,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这段对话没有什么头绪,听上去似乎没有意义,观众席中有人开始抱怨:“这演得什么呀?一点意思都没有!”

    “是啊,好无聊,这谁编的小品,也太水了吧?”

    “这个节目怎么过审的?看来这届本科班的水平不怎么样嘛!”

    ……

    这一次季辰没有受观众的影响,非常专注地望着“窗外”,心事重重的。“窗外”哗哗的声音持续不停,雨越下越大了。

    曹炳坤继续说道:“前两天有一个电视台播音员坐我的车,那女人的态度很差,我跟她说工作到这么晚,辛苦了,没想到遭到了她的白眼。还是以前那个播音员人比较好,就是萧雪妍,她很有实力。不过说起来,萧雪妍家就在附近,从她被杀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好可惜啊,我挺喜欢她的。犯人到现在也没被抓住,又不像入室盗窃杀人,警察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事引起了季辰的兴趣:“我看有报纸说,是她的粉丝干的。”

    曹炳坤不屑地道:“什么粉丝啊,明明是变态狂,在事发前两个月就有人跟踪她,她也经常受到恐吓信,警察也进行了调查,但没有发现犯人。”

    季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曹炳坤道:“我记得事情是这样的,好像说她把钱包落在出租车里,从那以后她就开始被跟踪骚扰了。要是真的,大概就是她后面乘客捡到了,那家伙一定就是罪犯!”

    季辰沉吟道:“捡走她钱包的不一定是乘客。”

    曹炳坤奇道:“这话怎么讲?”

    季辰回道:“也可能是出租车司机!”

    吱——

    急促的紧急刹车响起,台下的观众被吓了一跳,然后大家的呼吸迅速加重。

    难道出租车司机就是凶手?

    出租车司机很可疑啊,刚才他不是说,罪犯经常会回到犯罪现场,有的罪犯明明在逃,却会主动谈论自己的案情!

    季辰被紧急刹车吓了一跳,大声质问道:“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这边是单行道!”曹炳坤指了一下前面,重新启动汽车,“说起萧雪妍,当时她还闹了绯闻,她跟男主持人苏长志的婚外恋被人拍到了。知道吗,在他们的婚外恋被发现不久,苏长志分居的妻子就在家中离奇死亡!”

    原本觉得这个小品无聊的观众,此时都被小品所吸引,感觉像在看一部侦探片。整个故事让观众觉得很刺激,说实话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小品竟然会讲凶杀案,整个对白也设计非常巧妙,让人很容易的接受了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

    此刻,观众的好奇心彻底被吊了起来,又一桩谋杀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季辰也是一愣:“离奇死亡?”

    “恩,她在自己的家里撞破了头,但警察认为她是自己从椅子上摔下来,撞到了头,不过风传她是被萧雪妍杀死的。”说到这里曹炳坤顿了一下,十分肯定地道,“我一听就觉得这事靠谱,我觉得就是萧雪妍干的!”

    “为什么这么肯定?”

    “她一看就不是简单的女人!”

    接下来,曹炳坤开始分析萧雪妍被杀的疑点。在萧雪妍被杀的那天夜里,因为下雪,犯人在别墅的院子里留下了清晰的脚印。而根据脚印的显示,犯人并没有在院子里停留,直接通过院子里的一棵树,爬上了别墅的二楼。

    大冬天家家户户都是门窗紧闭,而犯人直奔二楼的窗户而来,就好像知道窗户没有上锁,这是一个巨大的疑点。

    曹炳坤据此推断,犯人事先就被告知窗户没有上锁,而告诉犯人这一消息的正是萧雪妍自己,这样一来,犯人直接爬树进入二楼就合情合理了。

    但季辰对这个论断表示怀疑,因为萧雪妍死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根木棍,这显然是发现有人进屋,准备自卫,如果是她自己让人从爬上二楼,她根本没必要拿武器。

    曹炳坤认为这其实是萧雪妍的阴谋,实际上她想杀掉犯人。之前她被人跟踪,有人写恐吓信,这些都是她故意编造的,所以警察找不到写恐吓信的人。做好这一切之后,萧雪妍通知犯人,让他晚上爬上二楼来找自己;而她埋伏在房间里,准备把犯人杀死,伪造成小偷潜进家中,她在搏斗中将其杀死的假象。没想到萧雪妍的举动被犯人发现了,搏斗中犯人失手将萧雪妍杀死。

    接下来,季辰开始发布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凶手跟萧雪妍并不是太亲密,既然不是身边比较熟悉的人,也不可能是苏长志那样的名人,如果是这两类人萧雪妍就不能污蔑他是跟踪狂,很容易穿帮。

    至于萧雪妍为什么处心积虑的要杀掉这个人,一定是这个人抓住了萧雪妍的把柄。结合苏长志妻子离奇死亡,风传萧雪妍是凶手这件事,再加上萧雪妍钱包丢失后不久就出现了跟踪狂,萧雪妍一定不是被跟踪了,而是被勒索了。

    事情应该是这样,萧雪妍去见苏长志的妻子,不管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总之是她杀死了苏长志的妻子,而她的钱包正好在落在了前往苏长志妻子家的出租车里。捡到她钱包的司机知道了这个秘密,开始勒索她。

    萧雪妍不堪勒索,决定干掉司机,于是设计了一个陷阱,引司机到自己的别墅,准备将其杀死。没想到司机很厉害,萧雪妍反而被杀死。

    季辰盯着曹炳坤,进行最后的推断:“事发半年的时间内,司机一直担心会被抓,但警察一直没有出现,司机渐渐安心了,于是司机不由想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听,因为司机自己就说过,罪犯经常会回到犯罪现场,有的罪犯明明在逃,却会主动谈论自己的案情。”

    整个标准放映厅鸦雀无声,连观众的呼吸声都听不到,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有季辰略带磁性的声音。

    此刻,所有的推论,所有的分析都指向了曹炳坤,他就是杀死萧雪妍的凶手。跟凶手同车,又是午夜,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现场观众的心弦都绷紧了。

    季辰盯着曹炳坤,开始宣布最后的结论:“所以,杀死萧雪妍的凶手其实就是……”

    (感谢风云抚尘、夜。寻找两位朋友打赏。求收藏,求推荐!)